甘肅法鏡寺石窟佛像迎來「毀容式修復」,回應:上了點顏色

本文來源:魔都囡

微信id:modunann

我們一早就想吐槽這個事情了,實在是看不下去……我們中國為何稱得上文化底蘊深厚?

就是因為一代代人把文化傳承並且發展了下去,而且老祖宗們給我們留下了太多的寶貝,未來我們可以創造,但是過去是無法復制的。

祖輩們給我們留下的東西難道不應該珍惜嗎?

我們都知道,文物修復是一項極其專業的工作,專業到讓我們驚呆。

就拿一副看似簡單的古畫來說,除了基本的修復裝裱技能,還要鑒定分析紙張成分,了解不同植物纖維的紙張韌性,還要涉獵化學、昆蟲學、地理學等等,還必須掌握中國繪畫技巧,提高鑒定能力,根據不同的古畫選擇不同的方法。

以絹本畫為例,就首先看畫掉不掉色 :不掉色,就用熱水來洗 ;掉色,就用溫水或冷水洗。

洗完後把畫卷背後的覆褙紙揭掉,重新找到補紙,重新托,重新補,補好破洞再補缺全色。

這些流程看似一分鐘就能說完,但每個步驟卻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每一幅畫,通過清洗到修補再到曬幹等工序,往往需要耗費幾個月時間,一位成熟的修復師一年最多也只能修復 4~5幅古畫。

從古畫的修復我們就能知道,文物的修復極其復雜,且對文物修復者的綜合能力要求極高,因為一旦弄不好,文物修復不成功不說,反而還會毀掉文物。

文物的修復一個基本準則就是最大限度的保留文物的原始風貌,修復受損的部分。

這恰恰是最難最難的,幾十年的老師傅都未必有把握能準確還原當年的歷史風貌。

給大家看個動圖,修復的過程比繡花還要細致:

修復每一個地方都極其小心翼翼:

而現在恰恰就有很多地方的人完全不珍惜!

不僅不珍惜,還要用那令人髮指的「修復」去「變相毀掉」古跡,搞「個人非主流藝術再創作」!你敢信?

這幾天鬧的沸沸揚揚的大佛事件,就差點讓我們氣炸了肚皮。

先說個大致位置,法鏡寺石窟位於甘肅西和縣城北12千米的石堡鄉石堡村五台山支脈崖壁上,現存大小窟龕24個,造像11身。

由於法鏡寺石窟的造像佛龕大多都處於公路旁邊,每天過往的車輛不計其數,並且每年農歷的三月份中旬都會有廟會在此地舉行,人潮擁擠,難免會對石窟有所影響,經調查發現大多數的窟龕都有煙熏過的汙跡。

可溶性鹽的侵蝕,再加上石窟所處的位置是出風口,加速了石窟文物的風化作用。

如上圖窟窟內正壁一身坐佛,石胎泥塑,殘高大約有1.03米,胸以下部分僅存石胎。

左右壁內側各塑一身立像,現僅存石胎,殘高大約1.06米,風化特別嚴重。

保護性修復是好事,但是……我們前面說的「個人非主流藝術創作」來了。

看到上面的受損佛像,你覺得能修復成什麼樣子?

屏住氣,壯觀的場面來了(絕非我們搞怪PS,真實照片):

「我XXX……」差點脫口而出髒話!

我們都驚呆了,這是哪朝哪代的佛像造像會是這樣?

法鏡寺石窟建造於北魏太和年間(447~499),我們不能完全參照其他的佛像,就用幾個差不多同時期的佛像比較一下,「笑佛」大概是什麼樣子:

這是北魏的泥塑佛頭。

可以看得出,和法鏡寺的佛像還是頗為相似的,再看這個菩薩像。

可以看得出,雖然造型各異,但是當時主流的「審美觀」我們大致心裡有數,可是幾千年後的現在,這些佛像被「修復」成什麼樣子?

我們再次重申,真不是我們PS,是現場實拍!

全身是這樣:

修復成這樣不怕老祖宗們半夜趕過來拿拖鞋抽你們臉?

這個臉上極其猥瑣的眼睛,這個皺紋?這是什麼造型?猥褻男看到美女的樣子?

真的是慘不忍睹……

原作者要是看到修復成這樣,泉下有知,不得氣得冒煙?

此事一經披露,網友們都炸了……

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頭像是櫻桃小丸子,我們忽然想起了裡面爺爺的一個朋友叫做中野先生……你們修復是按照他的造型來的嘛?

網友實在忍不住,表情包馬上出來了:

媒體採訪了當地文化站的站長,得到的回應卻是這個:

我們很難接受這種說法,對於佛像如此詭異的笑容,站長解釋是「正常的」?

難道這佛本是就是如此的詭異笑容?

顯然不是,我們看下旁邊的另一座未經修復,保存較好的一座佛像: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來,這種笑容才是真正的「笑佛」,和藹,慈祥:

這樣的笑容其實很接近我們前面貼的幾個北魏同期的笑佛樣子,哪怕你不懂修復依樣畫葫蘆,找幾張同時期的笑佛照片看看大致心裡也該有個數?

也不至於修成網友的表情包做的那樣?

網友都對這種說法不認可,怎麽可能原版是這種表情?

面對全網的質疑,當地竟然再次重申:沒有修復過,是原貌。

我們查詢歷史文獻,從一篇2017年關於石窟佛像的研究中看到這麽一段:

也就是說,幾年前學者研究的時候就已經明確,佛像的確是被當地的村民胡亂修補過,作為文化站怎麽可能不知道?

還敢大言不慚的說佛像本身就是這個樣子?

你家的佛像是如此猥褻的笑容?

其實這個事情的背後反映出很多問題,我們發現了幾乎一模一樣的案例,2018年,四川資陽的安岳石窟也是這樣,原來未修復前是這樣,雖然斑駁,但是佛像莊嚴:

然後修復後……宛若一個濃妝艷抹的庸俗凡人……這渾身的色彩搭配……開什麼國際玩笑……

網友也怒了:

而媒體採訪時,我們看到了幾乎和現在一模一樣的回復:都是當地老百姓幹的。

兩個案例雖然表現形式不同,但性質和原因卻大同小異:皆由群眾或民間社團組織自發為之。

當地管理部門回答得輕巧,責任也推得一幹二凈,但守土有責,責任是誰的就是誰的,豈能一推了之?

為何群眾或民間社團組織要自發為之?

追根溯源還是當地管理部門的失職。

正因為摩崖造像多年來依然飄零在風雨中,日漸斑駁和損毀,無人愛護,群眾才自發捐資重繪。

類似的案例還有很多,這是資中東巖:

第一次修復,已經有點像黑人說唱歌手了:

顯然還不夠味,再來!這個畫風!

還有金鳳山摩崖群像,原來的水月觀音:

感受一下修復後的「驚艷」:

不僅這2座,包括其他的佛像,比如資陽市忠義鎮唐代大佛等,整個佛像群都被塗成這樣:

原版的佛像肯定不是這樣,而現在被活生生塗成了山寨貨:

成功達到了幼兒園小朋友塗鴉的配色水平:

馬鑼困佛寺摩崖睡佛:

2013年遼寧省朝陽市雲接寺擅自對寺內清代壁畫進行維修重繪,蹦迪的色彩體現的淋漓盡致,這是修復前:

他們竟然在原壁畫上重新畫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畫,色彩鮮艷,甚是刺眼,畫面真美,一股濃郁的廣場舞風格撲面而來。

斜立於江中礁石上的世界八大斜塔之一的左江斜塔,被抹上一層厚厚的白灰漿,本是古樸而富有歷史痕跡的斜塔就這樣被修復了。

修復前:

修復後,這是是什麼配色?紅十字給你們的靈感嗎?

還有對文物肆意改動的,有著170年歷史的浙江溫州平陽鰲江福星橋,由原先的五孔橋「修復」成四孔橋,這是原來的五孔:

一座南宋古橋,被修復的歪歪曲曲,當地老百姓看不下去了:

檢察日報發過文:

人民日報也曾經發文,真的看不下去了,這樣下去要毀掉多少老祖宗的寶貝?

如果僅僅是不懂文物保護或者缺乏審美水平其實都沒關係,只要你不動手就行了,把文物的修復工作交給專家,或者幹脆就讓菩薩羅漢們繼續風餐露宿。

但他們偏偏就要動手。

這背後可能有無利益在驅動?

他們不清楚這是一項多麽專業的工作,也根本認識不到這文物有多大價值。

有文物的地方就應該做好相應的宣傳,讓當地民眾有最起碼的文物保護知識。

上述兩個案例中群眾或社團組織之所以「好心做壞事」,主要還是缺乏相應的文物保護知識,不知道文物修復要本著「最少干預」的原則,修舊如舊,修舊如故,讓文物回到原狀。

否則,讓人哭笑不得的修復只會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我們過去已經毀掉太多物件,總得給我們的子子孫孫後代留點東西嗎?

否則我們以後怎麽去面對列祖列宗?

做個人吧!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