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抖音上看不到窮人?

本文來源:小聲比比

微信id:ziquanM

作者:梓泉

大家好,提到抖音

你第一反應是什麼?

是中年賣貨還債的他?

還是猛男必看的它?

是身體和心靈都在路上的她?

還是洗腦上頭的它們?

總之,偶爾刷到農村

也多是濾鏡包裹下的夢回故里

是每個格子間裏偶爾喘息的

996社畜們嚮往的生活

曾幾何時,比比也這樣認為

直到前不久我在抖音刷到這樣一幕

一個衣衫襤褸,頂著爆炸頭造型怪異的農村大媽

拍攝者管叫她「大寶貝兒」

莫非又是老鐵整活環節?

點進拍攝者的主頁

我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這個被叫「大寶貝兒」的大媽

精神上似乎有些異於常人

在跨度近半年的時間裡

大媽幾乎沒洗過幾次頭

爆炸頭是她的日常標配

從這124個視頻裏

隱約可以構建出大媽的畫像

生活在東北偏遠農村

精神上有一些異於常人

有時候會大喊大叫蹦蹦跳跳

但也會做飯、幹一些農活

從介紹看,視頻的拍攝者

也就是叫大媽大寶貝兒的人

是大媽的老伴兒

還發過兩個人結婚的視頻

根據大爺的描述

大媽先天有疾病44歲才結婚

大爺有眼疾兩個人搭伙過日子

不知道拍這些視頻

能不能讓他們的生活有所好轉

接下來的一周

我刷到不少類似的視頻

其中一個引起了我的注意

之前那對大爺大媽,又出現了

拍攝者的主頁介紹裏寫的是

「關愛農村貧困弱勢群體」

我翻了下他的視頻

拍的確實都是弱勢群體

在這些視頻裏

一個小伙子的出鏡率極高

他住在一間破敗不堪的房子裏

牆上一片片黑黢黢的

雖然幾次被調侃沒對象

但他自己卻對現狀非常滿意

幾次拍攝者來到他家裏時

他都還沒起床

吃一頓蒸雞蛋糕,就非常滿足

有時候也會感慨錢難賺

說上幾句成功學大道理

視頻的評論區分成兩派

一派堅持認為是擺拍是假的

一派說農村本來就是這樣

他拍攝的農村孤寡老人更震撼

行動不便走路顫顫巍巍

在煙霧繚繞中為自己做飯

背景像極了70年代的懷舊劇

此前提到孤寡老人這個詞

理解幾乎完全停留在字面

年紀大、行動不便、生活艱難

甚至經常用這個詞自嘲

以至於看到真實的孤寡老人

會有一種不敢想象的虛幻感

仿佛和他們身處兩個時空

相信每期看比比的老i比們

一定對每篇文章開頭

被Logo遮住的少年很熟悉

他就是真香定律的發明人

《變形記》裏被交換到大山

就算死,也不肯吃當地飯菜的

大城市傲嬌少年王境澤

不知道大家發現沒

相比於衝突極強的城市少年

真人秀裏出現過的鄉村孩子

很少被人們記住

所以刷到大山裏的孩子的視頻

心裡猛地顫了一下

那些還沒有鋤頭高的孩子

已經熟練的幫家裏幹農活了

視頻主頁顯示地點位於大涼山

一個只聽過,沒見過的地方

在拍攝者的鏡頭下我看到

背著沉重大背簍的小妹妹

跟大人一起種地的小男孩

還有一臉滿足吃著泡面的姐弟

很多人質疑為什麼拍攝者

不幫正吃飯的孩子擦鼻涕

還有人質疑為什麼孩子家長

都不好好管管孩子的個人衛生

似乎在他們的印象裏

大山裏的孩子本就該樸素乾淨

而不是滿臉鼻涕髒兮兮的

有一些人是純粹的記錄者

還有一群人致力於

幫助孤寡老人、留守兒童

幫他們收拾房間送米送面

雖然被很多人質疑是作秀

但是看到收到禮物開心的孩子

和老人臉上質樸的笑容

無論如何至少幫助是真的

在這些視頻裏我們能看到

衣衫襤褸的流浪漢

居住環境糟糕的孤寡老人

沒有父母陪伴的留守兒童

……

與此同時

評論區經常有人說不夠正能量

的確,這些視頻的背景

或簡陋或骯髒,看起來不夠fancy

記得北京還沒爆發疫情那會兒

每個周末華燈初上的三里屯

總能看到穿著大膽的年輕人

在那裏拍街拍、段子、視頻

這樣的視頻抖音上隨處可見

並且相信大家也都刷到過

各種曬化妝品、鞋櫃

豪車、豪宅……的視頻

再不濟也會刷到一些

旅遊打卡、美食地圖……

總之手握遊戲手柄

吹冷氣吃火鍋唱著歌兒的我們

認為世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以至於最近朋友圈流傳著

這樣一張經濟差距圖

記得幾年前,魯豫在訪談中

採訪農村留守兒童

孩子們說平日裏在學校

吃的都是米飯、鹹菜啊什麼的

魯豫一臉疑惑為什麼不吃肉?

是因為肉很容易壞嘛

堪稱現實版何不食肉糜

寫到這我突然想到

幾天前和小伙伴聊到這件事

她說了個故事讓人感觸很深

她姐每個月都去探望貧困戶

從小在大城市長大的她無法理解

為什麼肉和牛奶會是道選擇題?

這不禁讓我想起科幻小說

《北京折疊》中的世界

那兒,北京被分成了三個空間

第三空間裏住著垃圾工

第二空間裏住著研究生

第一空間裏住著

上班只為打發時間的闊太太

三個空間彼此隔離

就像失去連接的孤島

想跨越空間,要冒生命危險

如今的短視頻和社交平台等

又何嘗不是現實版的折疊世界

在推薦機制的強化下

我們只能看到自己喜歡看到的

至於那些沒被看到的

甚至會認為他們根本就不存在

就像前兩天我寫過的一篇

58同城裏的底層人士

就有人表示質疑,根本不信

還有人為一口飯苦苦掙扎?

這很悲哀

更很危險

「他不知道了解一切有什麼意義,如果只是看清楚一些事情,卻不能改變,又有什麼意義。

他連看都還無法看清,命運對他就像偶爾顯出形狀的雲朵,倏忽之間又看不到了。

他知道自己仍然是數字。在5128萬這個數字中,他只是最普通的一個。如果偏生是那128萬中的一個,還會被四捨五入,就像從來沒存在過,連塵土都不算。」

——《北京折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