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失業的東莞農民工在圖書館的留言感動許多人,東莞市府出面為他找工作

本文來源:央視新聞

微信id:cctvnewscenter

近日,一張湖北農民工在東莞圖書館的留言圖片刷屏了。

「我來東莞十七年,其中來圖書館看書有十二年。書能明理,對人百益無一害的唯書也。」

「今年疫情讓好多產業(企業)倒閉,農民工也無事可做了,選擇了回鄉。」

「想起這些年的生活,最好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了。」

「雖萬般不捨,然生活所迫,餘生永不忘你,東莞圖書館,願你越辦越興旺。識惠東莞,識惠外來農民工。」

留言的主人公是在東莞打工17年的吳桂春。

由於疫情的影響,他工作的鞋廠停工,無奈之下他打算返鄉。

臨走之前,他寫下了對東莞圖書館的眷戀。

6月25日,東莞圖書館官方微博也轉發了這張留言的照片:

「感謝,我們一直在,等您再來!」

昨天深夜,記者獨家對話吳桂春。

吳桂春說,在當地政府部門的幫助下,他不用和東莞圖書館告別了。

今天,他將在東莞一個小區從事綠化工作,往後他又能常去鑽書堆了。

「我的第一職業是打工,第二職業就是看書」

吳桂春2003年來到東莞,工作主要以在工廠打雜工為主,工作之余就會去地攤上買書看。

「你這麽喜歡看書,為啥不去東莞圖書館,那看書不花錢,書也多。」2008年的一天,同事對吳桂春說。

吳桂春第一次去圖書館,發現空調很涼快,書真的很多。

「看到那些書,覺得這是我應該來的地方。」

他說,「別人說什麼我都不管,我知道這些書對我有幫助。」

每逢節假日或者工廠輪休日,吳桂春大多會在圖書館度過。

「如果我今天要去圖書館,我早上就會多吃點,這樣中午不會餓,可以一直待到晚上閉館。」

從2008年至今,連續在圖書館讀了12年書的吳桂春已經不記得自己讀了多少本書,但是那些書對他的影響日漸增多。

「做人要有正氣,要知道是非,通過讀書知道怎麽樣做事,怎麽樣做人。」

他說:「我的第一職業是打工,第二職業就是看書。」

退卡時心裡特別難受,拿起又放下

在臨回湖北之前,吳桂春來到圖書館退讀者卡。

他說,退卡時心裡特別難受,把卡拿在手裏放下又拿起,拿起又放下。

他原本不想銷掉這張陪伴了自己十幾年的讀者卡,又想著萬一不回東莞,卡拿在手裏也沒用。

聽到吳桂春說捨不得讀者卡,圖書館管理員好奇:「你這麽喜歡看書,怎麽退卡?」

聽了吳桂春的故事,管理員便說:「你對我們圖書館的印象好,就留個言吧!」

於是,吳桂春在留言簿上寫下了對東莞圖書館的眷戀與不舍。

網友:溫暖又有力!

吳桂春的留言被發到網上後,字裏行間透露出的真誠讓無數網友為之動容,大家紛紛留言:

「你永遠猜不到一間實體圖書館能給一座城市帶來的驚喜和溫暖。」

「您的言語,對我們而言,溫暖又有動力,東莞圖書館等待著與您重逢的一天。」……

吳桂春說,這兩天東莞市的政府部門也在努力幫他,大家都想續上他和東莞圖書館的緣分。

得知可以去小區裏做綠化工作,吳桂春表示,「東莞把我留下,唯有讀好書做好人來感謝」

他還希望大家都喜歡看書,做為國為民的好人,「真正看書看得多的人,是不會做壞事的」。

央視熱評:閱讀的熱情與城市的溫情

萬般不舍,躍然紙上。

字裏行間流露出對東莞的眷戀,對圖書館的留戀,更有對讀書的愛戀。

是閱讀讓這位農民工精神充盈,熱愛閱讀便是精神明亮的人。

當地有關部門幫他解決就業難,讓人看到了一座城市的溫情。

圖書館的農民工留言為何能感動千萬人?

以下內容來源:做書(知名文化出版自媒體)

微信id:zuoshu2013

作者:春男

為什麼這則短短百字的留言能夠在朋友圈、豆瓣、微博之間接力傳播,感動了上千萬人?

因為它讓人們看到了公共圖書館存在的價值,以及閱讀對於普通人的意義。

不少人因此回想起那些被圖書館「拯救」的時光,閱讀點亮人生的時刻。

有東莞市民回復:莞圖24小時開放的那個館特別多外來務工的人,有的睡覺有的看書,在精神和身體的層面上都是庇護所。

不少人在評論中引用了毛姆的那一句「閱讀是一座隨身攜帶的避難所」,往往是從精神層面而言。

但對於很多都市中的邊緣人、失落者來說,公共圖書館卻是是身體、精神雙重層面的避難所。

很多人留意到這條留言中的一個傷心之處:在東莞打拼了17年,他的身份依然只是「湖北農民工」,意味著這位建設者從未被這座城市接納,一場疫情就足以把他掃地出門。而他只是疫情之下無數失去工作,被拋擲出去的外地務工者的縮影。

然而,因為有了這座公共圖書館,這座冰冷的城市終於有了一絲溫暖與人情。

在這裡,不分高低貴賤,不問戶口積分,沒有強制消費,不會遭遇歧視白眼,他可以和其他市民平起平坐,享用城市公共資源,獲取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成果。

對他來說,這座城市中「最好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了」一點也不誇張。

幾年前,有一位常年在杭州市圖書館看書的拾荒者,遭到了其他讀者的投訴。

館長明確表示他無權拒絕任何一個讀者,唯一的要求就是借閱之前洗手,「我無法拒絕他們來讀書,但您有權離開。」

當然,這樣的館長和這樣的農民工終歸是少數,不然也不會有網友特意曬出自己在圖書館看到的老年人、環衛大哥、水電工……

這些群體之所以會被格外留意,恰恰是因為他們顯得格格不入。

只要你去過幾次公共圖書館,就會發現裡面大部分座位都被自習、備考的年輕人占據,就像在Shopping Mall中你只能看見年輕人一樣,在公共圖書館你也很難看到社會底層的勞動者。

雖然大多數公共圖書館是沒有門檻的,但閱讀對於很多打工者來說卻是一件奢侈之事。

正如豆瓣用戶木木所說,她在服裝廠打工期間在首都圖書館辦了一張借書卡,但只看了一個月就把卡退了。因為「服裝廠每天早上八點上班,直到深夜十二點下班,根本沒有時間再看書。」

其實,不只是農民工這樣被城市生活排除在外的人,還有很多人留言表示在人生最低落、迷茫的時候,是圖書館接納了自己,讓自己有地方可依。

「我在人生最晦暗最低落的階段,連續泡了近一個月的圖書館,最終活了過來。」

很多人的人生經歷都跟圖書館緊密聯繫在一起,比如青年作家鄧安慶——「2008年在西安找工作時,就特意租在西安圖書館旁邊的剛家寨。找不到工作時,就泡在圖書館。雖然生活感覺一時間找不到出路,看書卻是快樂的。後來在蘇州工廠待著煩悶,也常騎車去蘇州圖書館借書看,有時候在館內的電腦室寫小說。」

而城鄉之間公共資源方面的巨大差異,在圖書館上也體現的淋漓盡致。在互聯網尚不普及的年代,大學、城市裏的圖書館幫助無數鄉村少年打開了一個廣闊的世界。

這位來自湖北的務工者之所以萬般不捨,也是因為回去之後不太可能有如此開放、豐富、便利的公共圖書館。

不用辦實體借用證,有大面積的24小時圖書館,有沙發和充電插座,半夜還有保安巡邏,這樣的圖書館全國恐怕也僅有東莞一家。

不久之前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遊部2019年文化和旅遊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止2019年全國共有公共圖書館3196個,這意味著平均每44萬人才擁有一家公共圖書館。

相比之下,美國、英國、德國的這個指標分別是1.3萬人、1萬人和6600人。

從增長趨勢來看,雖然10年來人均圖書館面積逐年遞增,但公共圖書館數量卻已經連續多年原地踏步,2019年僅比2018年增加了20個,人均藏書量也增長緩慢。

希望公共圖書館真正能成為各個階層自由享用的公共資源,農民工留言不再成為讓網民、媒體如獲至寶的新聞。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