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也能當網紅的年代,看你要誦經的還是會武功的

本文來源:ELLEMEN睿士

微信id:ellemen_china

作者:鹽水鵝

幾乎從短視頻誕生那天起,土味和庸俗就是這種媒介甩不掉的標籤,被自詡後浪的年輕朋友所不齒。

但在佛教的視野裏,「俗」沒有太多的貶義,它只是佛門之外芸芸眾生的概念。

在這個連央視主播、羅永浩和董明珠都親自視頻帶貨的時代,短視頻app們早已悄悄實現了他們「看見每一種生活」的承諾。

這裡不僅有島市老八、假臉妹妹和亞逼天團——

不刷抖音快手的你大概想像不到,它們的觸手早已伸進廟宇,把佛門和俗世纏繞在一起。

短視頻網站裏的和尚主要分為「文」和「武」兩個派系:

「文」就是記錄日常生活:讀經打坐、雲遊四方,偶爾配上幾句飄逸的雞湯。

「武」更好理解,佛寺僧人的功夫一直存在與我們的文藝作品之中,被百姓熟知,武僧們在短視頻裏的一招一式,都能讓人們找到看武俠小說和「西遊」「少林」的無限樂趣。

先聊聊文的

「最帥和尚」釋明心,就是文派的極致,別看他身材高挑、面色紅潤,但說話卻總是輕輕的,你需要把手機聲音捏到最大才能聽清。

在這個年代,但凡攢了幾百萬粉絲,每個自媒體人都覺得自己是傳道授業的大師,但這位來自溫州的和尚估計分享不了什麼訣竅。

賬號開通兩年時間,釋明心發了三百多個作品,大部分都是他在佛寺的院子裏照顧一院子植物(以多肉為主)的日常。

根據天氣變化澆水或者搬運、或是蹲在前面,細細觀察每一株的顏色變化。

看雲打坐、投餵錦鯉、喝茶擼狗,真正的「佛系」莫過於此。

幾千年來,中國人對於這樣的出世隱居生活,有著不竭的嚮往。

但互聯網帶給釋明心的不只是流量和關注,還有很多煩惱。

有人慕名而來,揪壞了他的多肉;有人寄來一個飲料瓶,瓶裏裝著疑似農藥的液體,他被迫報了警。

更讓他頭疼的是,有無數人用他的名字和視頻公然開小號冒充,甚至以他的名義在網上集資騙錢……

為此,法師發過好幾次視頻,呼籲大家不要上當受騙。

當然,要想在網上吸引粉絲,完全的超然世外肯定不具有普適性。

相比於單純的記錄生活片段,給老鐵們整個活才能更加貼近平台調性。

在老鐵們熱衷整活,講求社交零距離的快手上,釋聖心、釋思然這樣的和尚,就不是以佛家日常內容為主。

打開他們的主業,你會發現作品同質化非常嚴重。

白天,他們會上傳一個視頻,坐在話筒前,給大家吟唱一首佛家歌曲,晚上,他們準時直播,帶著網友們一起誦經打坐。

即使日日如此,他們的受眾也並不會感覺到審美疲勞。

點開評論區,你不難從語言風格裏感受到,他們的受眾,應該是那些平日裏會去寺廟俸香祈願的中年女性。

▲反正我媽在朋友圈就是這麽說話的

當然,即使是唱歌整活,佛門裏也能給你安排上細分領域。

如果你對男和尚審美疲勞,還可以去關注女師傅。

上面這位女師傅叫做釋覺空,以她為代表的尼姑團體一樣在快手上做的有模有樣,不僅粉絲黏性高,還能帶貨。

但要論整活,論放飛自我,內地的法師們還是太過於文靜和含蓄了,我們不妨調轉鏡頭,看看這位叫做紮巴的藏傳佛教師傅。

他的抖音裏有著關於年輕生活的一切,他喜歡說唱、會唱英文歌,玩汽車模型和漫威手辦,愛拍卡點視頻和慢放,也會挑戰熱門。

雖然身處佛門,但是他幾乎沒有拍過和佛家生活相關的內容,只有身上的這幅麻布僧袍時刻提醒觀眾,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年輕酷小伙。

紮巴毫不掩飾自己對年輕生活的追求,他的抖音名稱就叫做「酷酷的先僧」,而簽名則是「我很年輕,也很喜歡玩」。

從古至今,佛家弟子的最高理想都是「得道」。

但紮巴的追求不止於此,作為一個擁抱互聯網的新時代僧人,他還想成為一名導演。

抬起他束滿佛珠的手,每個人都會被那個小豬佩奇所吸引。

▲「小豬佩奇身上紋,掌聲送給酷先僧」

聊完文的,我們再聊聊武的

提到武僧,少林永遠是繞不開的話題——抖音快手也一樣。

從網紅孵化的角度來看,少林寺無疑是一個成功的MCN機構。

無論抖音還是快手。

只要你在搜索框裏輸入「少林」,引入眼簾的都是一排網紅大V,平均粉絲百萬,在流量層面全面碾壓「文系僧人」。

其中,既有高大帥氣、身材一流的青年武僧,也有拳腳稚嫩、奶兇奶兇的萌娃小師傅,更有不遠千裏,來到少林拜師學藝的非洲友人。

粉絲最多的這位,叫做「少林釋延高」,坐擁350w粉絲,是和尚界的頂流。

他既不是得道高僧、也不是十八銅人,而是一位身材高挑、長相帥氣的「小哥哥」,

釋延高的視頻符合了很多人對少林生活的想象,吃齋念佛、挑水劈柴,最重要的還有少林功夫。

作為屢登春晚的表演項目,少林拳腳的觀賞度毫無問題。

看著釋延高這幅好身材在螢幕裏舞刀弄槍、上下翻騰,你刷上一小時也不會膩。

這份靈動帶來的感官刺激,本就是短視頻app裏長盛不衰的流量法寶。

理論上,憑借這幅好身手,少林武僧們可以蹭上一切動作挑戰的熱點,事實上,他們的確是這麽做的。

▲釋延高播放量最高的一條視頻,模仿自今年1月演員張晉的爆款視頻「一飛沖天」

相較於日常的枯燥訓練,這種精心配上了BGM和動作慢放的表演性質視頻更多充斥於他們的賬號之中。

只不過,他們有時像「一飛沖天」一樣飄逸,有時卻有些魯莽。

比如頭開鋼板、針穿玻璃這樣的粗暴內容,甚至讓我回憶起十幾年前在在縣城街頭圍觀的和尚賣藝。

你看,僅僅是武術內容,就能精準涵蓋兩類人群,雅俗共賞,一起收割。

少林生活的主題本就自帶流量,幾十年來,大量的電影電視劇已經窮盡描繪。

如今,看慣了同人作品的你可以來短視頻網站看看原汁原味的少林生活。

在這個生活被工業消費品包圍的時代,你依舊可以看到僧人自己打鐵,製作武器;

而在短視頻網站,你一樣也能看到僧人們在街頭施粥,原來電視裏演的都是真的。

而當你刷到釋延高少量的日常內容時,又會發現,剝離掉所有的僧人元素之後,他的形象完全可以做一個抖音男網紅。

這時候,再仔細回想視頻的剪輯和配樂,就不難理解他火的原因了。

顯然,少林寺裏的確藏龍臥虎,不僅有來自海外的黑人弟子,連搞新媒體的高人也在。

不要低估他們的帶貨能力,因為,即使他們什麼都不賣,依舊有人盯上他們腳上的球鞋。

他們有所不知,早在短視頻app誕生之前,少林寺就把飛躍指定為專用訓練鞋了。

當然,他們不可能什麼都不賣,佛門雖然強調清心寡欲,但是這幾十口子人還是要恰飯的嘛。

不過看著慘淡的銷量,他們帶的這些貨似乎並不能創造太多利潤,這一點上我們建議少林寺效仿故宮,深耕文創,文體兩開花。

僧人網紅,由來已久

早在移動互聯網到來之前,和尚就已經成為網紅了,年輕人學著延參法師的口音創造關於「繩命」的流行文化,中年人每天一集星雲大師學習人生大智慧。

而移動互聯網來臨之後,也有一些文化公司早早地占領了網紅生態位,雖然他們沒有正牌和尚,但還是可以開發出相關IP,比如抖音上的「一禪小和尚」,主打賣萌和雞湯,四千多萬粉絲的頂流,真人和尚也難以企及。

一禪小和尚甚至火到,有很多自媒體來蹭他的熱點,用一禪小和尚的語錄起標題,爭奪十萬加。

有一說一,一禪小和尚的形象,總是讓我忍不住想起當年紅極一時的動畫電影《大聖歸來》裏的主角「江流兒」。

不管這兩者之間有沒有實際上的借鑒關係,現代中國人對佛門的了解確實來源於影視劇。

三十多年以前,一部少林寺讓整整一代人做上了功夫夢;再後來,一部《西遊記》席卷中華大地,從此每一個少年都會拿著棍子大叫「吃俺老孫一棒」;再就是新世紀的頭一個年頭,周星馳又用一部《功夫足球》把流行文化中的佛教元素推向高潮,徹底讓傳統的變成流行的。

當然,有熱度就有質疑,過去,它叫「改編不是亂編」;現在,它則變成了釋延高評論區狗皮膏藥式的反對標語「和尚不念經,天天拍抖音」。

顯然,這種標簽式的話語看似尖銳但毫無力量。

網絡所代表的信息加速,不正好適合僧人法師們弘揚佛法?

在廟堂裏誦經,一次只能為幾十上百人祈福,而在短視頻裏直播誦經,法師們面對的卻是百萬粉絲,何樂而不為?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