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個現象級女團《火箭少女》謝幕,有人被一個億豪賭,有人沒資本繼續

本文來源:財經天下周刊

微信id:cjtxzk

作者:徐曼菲

6月23日晚,火箭少女101告別典禮結束。

直播彈幕內不時能出現被熱搜吸引進來的人,最出圈的那條熱搜是 #楊超越 跟老板吵架第一名#。

堅持了一晚未落淚的楊超越,在鏡頭前哭成淚人,「我真是幹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

從出道前到現在,楊超越沒少在舞台上流淚,兩年後她依舊算不上一個唱跳特別合格的偶像,甚至時不時就會有 #楊超越車禍現場# 這種話題登上熱搜。

對於外界對她的爭議,楊超越感到很委屈,「我一出錯就罵我,我真的想說我練了好久了」。

失去了十個姐妹給她打掩護,她哭著說自己未來再跳錯就會變得非常明顯。

有楊超越在的地方就不缺流量。

去年,楊超越上過50 次熱搜,其中有超過10 次熱搜登頂。

這對於一個實力不配位的藝人來說,是運氣的同時,也是負擔。

楊超越坦言,自己在過去兩年的瘋狂工作中,已經逐漸沒電了,她需要充電,但不知該去哪充。

其他十位成員同樣接受了名氣和疲憊的雙重洗禮,但比起眾多未能出道的女孩,她們已經幸運太多。

有業內人士表示,火箭少女101為國內女團提供了先例和模板,是一個堪比首屆超女選秀的現象級案例。 

女團之路多艱

2018年選秀綜藝《創造101》為女團市場開辟了一條出路,但在此之前,內地女團市場已經沉寂許久。

在紀錄片《女團》中,鏡頭展示了國內各處正在興起的不知名女團們,女團成員多是20歲上下的姑娘,她們每天待在練習室訓練,偶有演出卻需要親自上街拉人來看表演。

問及她們的夢想,有的人眼神篤定,有的人說需要兼職,有的人猶豫著要發展副業。

尚處於懵懂年紀的女孩們,如飛蛾一般撲向了這片看似絢麗的火。

成團注定是一條不平坦的路。

選擇去做偶像,意味著可能無法像同齡人一樣完成學業,甚至練習幾年也不見得能出道。

將青春押寶在這樣一個不確定的行業上,誰又來保障這些女孩的未來呢?

蜜蜂少女隊老板陳英傑在回應這個問題時,沒有否認女團當前的困境,他表示女孩們會在練習生涯中學習到很多社交、粉絲運營方面的技能。

但總體聽上去,這種規劃依舊處在願景當中,女團的未來像一門玄學,仍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

這也不能怪有些家長會大力反對子女進入偶像行業。

比較典型的是,創造101選手張楚寒曾在節目中與父親爆發激烈言語衝突,張爸爸大力反對女兒去做偶像,「你拿什麼去跟人拼?」

在他的認知裏,女團是要有資本去包裝才能出頭的行業,但是自家的條件不能滿足女兒當偶像的夢想。

張爸爸的這份清醒,讓內心堅持的女兒備受打擊,話一說完,張楚寒躲到房間裏哭了,得不到家人的支持,成為她事業發展路上一大阻礙。

「每次有人罵我的時候,總是你們在最前面罵我!」

她說自己要把《創造101》當成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不能進入前11個出道位,自己就按照父親期許的那樣回家當老師。

後來證明,張楚寒失敗了,包括第二次衝上《青春有你2》依然沒能成團。

落榜那天,別人都在擁抱告別,張楚寒在摸舞台,目前她的微博已經有了超過100萬粉絲,但她沒有選擇簽公司,只是在個人簡介處留下一個工作郵箱。

這些姑娘的未來該何去何從,沒有人知曉。 

精疲力盡20歲

作為內地首個以選秀方式誕生的女團,火箭少女101一成立就備受關注。

無論是以「錦鯉」表情包掃遍全網的楊超越,還是「巨C出道」的孟美岐,亦或是吳宣儀、Yamy等等,兩年來她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聚光燈放大。

日夜兼程地排練和通告,讓這些二十歲的女孩不堪重負。

李紫婷就因為突發性耳鳴不能參加火箭少女告別典禮錄制,其他幾位成員也被曝出,因連夜排練狀態很差,只能在車裏補眠。

但偶像的路上沒有停下,面對外界一分一秒的變化,停下就意味著給別人超過自己的機會。

瘋狂的輸出,也讓這些本就處於積累期的女孩感到力不從心,楊超越在節目《橫衝直撞二十歲》中提到,連續不斷的工作,已經讓自己沒電了。

「我這一年就像坐火箭一樣,已經竄到那個點了,需要累積了。」

但她也不知道該去哪充電。

從當初被粉絲一票一票投到第三名的位置上,楊超越的出道成為一個現象級事件,2019年,楊超越上過55次熱搜,其中有超過10次熱搜登頂。

她以一己之力撐起原本資源不足的經紀公司聞瀾文化,並使得旗下擁有宋茜、楊洋等藝人的傳遞娛樂有限公司在去年9月向聞瀾文化開出收購價碼。

這次押寶以對賭協議方式展開,傳遞娛樂第一階段出資9600萬收購聞瀾60%股權,其餘回購價格要看聞瀾在未來三年內具體業績情況,並以0 – 8000萬不等的價格收購剩餘40%股權。

雖然是面向公司收購,但這份對賭協議可以說完全押在了楊超越身上,約期三年內楊超越能否達成資本市場給到的預期,尚待時間檢測。

從村花到頂流,對於一個唱跳不佳的藝人來說,是運氣的同時,也是負擔。

楊超越曾在節目中表達過這種擔憂,她認為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去說服外界認同自己的觀點。

「你再這麽努力地往前的時候,大家還會覺得你可以再快一點、再往前一點。」

解散在即,火箭少女成員對未來的期許是怎樣的?

在互評十年後的變化中,楊超越說Yamy十年後會結婚生子,不再說rap,因為時間會消磨掉對世界的態度;Yamy說吳宣儀會變有錢,有個很愛她的男人,楊超越立即說,「做這行有點懸」。

其他的,有的說未來會巡演,有的說以後會發展副業,有的覺得自己不適合當偶像,想轉身幕後做經紀人。

根據此前毒眸對哇唧唧哇CEO龍丹妮的採訪,她提到火箭少女成員的運營方案:

段奧娟、Yamy、賴美雲、張紫寧、Sunnee楊蕓晴、李紫婷、徐夢潔這類以vocal/rapper出道的成員,未來的方向還是定在音樂;

以唱跳見長的孟美岐,將朝著影視、音樂多方向發展;

吳宣儀、楊超越和傅菁發展綜藝和影視方向。

看似很明確的規劃路徑,對於這些羽翼尚未豐滿的新生代藝人來說,依舊是任重而道遠。

在成團兩年連軸轉的工作中,楊超越沒有明確感受到自己的進步,只知道從未停下來過。

在屬於她的那期《橫衝直撞二十歲》,楊超越帶團員去浙江山村體驗「尋靜24小時」,大家都在有說有笑時,只有她哭了,「這個地方明明是安靜的,但你的心不是安靜的。」

沒有人能預測未來十年這些女團成員會是怎樣的,但能夠看到的是,表面光鮮亮麗的橫衝直撞20歲,或許已經精疲力盡。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