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第二次收到納斯達克的退市通知

本文來源:中國基金報

微信id:chinafundnews

作者:泰勒

瑞幸咖啡終究還是要從納斯達克退市。

從4月2日曝出財務造假,到今天6月23日被第二次通知退市,只經歷了短短兩個多月,不知道國內A股小伙伴看了做何感想。

瑞幸咖啡再次收到納斯達克退市通知

這一次是因為沒有提交年報

瑞幸咖啡6月23日公告稱,因未能提交年報而收到納斯達克的退市通知。

瑞幸咖啡解釋稱,公司一直在努力尋找盡快提交年度報告的可能方法。

但是,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導致的財務報表編制流程延遲,以及先前披露的內部調查的懸而未決,公司無法提交年度報告。

自4月2日曝出財務造假後,瑞幸咖啡股價斷崖式下跌,股價已抹去85%,市值縮水至10億以下。

股價開盤暴跌20%

納斯達克的消息一出,美股開盤後,瑞幸咖啡的股價就崩了20%左右。

隨後股價盤中狂拉,跌幅有所收窄。

對於此次退市通知,此前已有相關跡象。

6月16日,瑞幸咖啡公告稱,公司向美國證監會提交文件表示,因受目前公司內部調查事項以及公共衛生事件影響,公司無法在規定時間內提交2019年年報(即20-F),預計無法在規定提交日期後15日內提交2019年年報。

此前5月20日瑞幸復牌,連續三天股價暴跌68%,最低至1.33美元,僅為年初最高價的2.5%。

自5月22日創出1.33美元的歷史新低後,瑞幸咖啡股價大幅反彈,昨日收於3.18美元/股。

33天收到兩封退市通知

5月15日,瑞幸公告稱,因財務造假東窗事發,公司收到了納斯達克的退市通知,並計劃就此舉行聽證會。

按照相關法律,聽證會通常安排在聽證請求日期後的30至45天舉行。

就在收到通知的當天深夜,瑞幸董事長陸正耀深夜發文,先是質疑納斯達克的決定,他表示已根據階段性調查結果,第一時間處理相關責任人、重組董事會、更新管理層、積極進行整改。

但納斯達克不等最終調查結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對此個人深感失望和遺憾。他還表示,堅信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和商業邏輯是成立的。

到了今晚,這也是33天內,瑞幸咖啡收到的第二封退市通知。不過,這次瑞幸並未在公告中透露是否要就此舉行聽證會。

瑞幸被追討3億美元債務

遭遇內憂外患

6月21日彭博社消息稱,根據開曼群島法院16日的判決,由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 Group AG)牽頭的貸款人贏得了一項法庭指令,要求清算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家族控制的兩大實體Primus Investments Fund和Mayer Investments Fund,並試圖追回3.241億美元的未償還債務。

此前,這兩家實體原打算通過再融資和出售資產的方式償還債務,但這一請求被法院拒絕,原因是「沒有可靠證據證明,債務能在合理的時間內被償還」。

根據公開資料,Primus Investments Fund由陸正耀的家族信托Haode Investment Inc.全資持有,此前Primus Investments Fund有5625萬股被質押於承銷商擔保貸款。而Mayer Investments Fund的實際控制人Sunying Wong則是陸正耀的姐姐。

此外,據財新援引監管人士的消息稱,有關部門已掌握了陸正耀對於公司財務造假的指令性的電子郵件,陸正耀可能被公訴,極有可能面臨刑事追責。

6月20日凌晨,瑞幸咖啡在官網發布通知,將在7月5日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討論包括解除獨立董事Sean Shao、黎輝、劉二海以及陸正耀本人的任命,同時討論是否任命Ying Zeng、Jie Yang為獨立董事。

公告介紹稱,Ying Zeng現任Orrick Herrington&Sutcliffe LLP的合伙人職務,在商業和法律領域有超過25年的工作經驗;Jie Yang(中文名楊傑)現在中國政法大學(CUPL)擔任多個職務,包括商學院副院長,MBA中心副主任,商學院首席秘書等。

今年5月初,隨著對瑞幸咖啡造假調查持續推進,其涉及造假的首席執行官(CEO)錢治亞、首席運營官(COO)劉劍等人已被免職,並已退出董事會。

易會滿談瑞幸咖啡造假事件

據證監會網站22日消息,近日,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接受了財新記者專訪,就中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和中美跨境監管合作問題坦誠地談了他的看法。

易會滿表示,近期出現的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事件,完全不能代表全部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

在「後疫情」時期,全球流動性充盈甚至泛濫的環境下,各主要金融市場可能共同面臨「資產荒」的局面,對優質上市資源的爭奪必將更加激烈。

美國一些政治勢力逼迫中概股退市,必然引發「雙輸」或「多輸」的結果,這既是我們不願看到的,相信也是美國金融監管部門和華爾街不願看到的。

瑞幸咖啡「翻車」時間線

瑞幸於2019年5月在納斯達克(Nasdaq)上市,由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和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牽頭,並通過幾次股票和債券發行從投資者那裏籌集了20多億美元。

2020年1月17日,瑞幸咖啡股價達到巔峰,盤中股價最高觸及51.38美元,是時市值高達約129億美元;

2020年1月31日,瑞幸咖啡遭知名機構渾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做空,但另一知名做空機構香櫞(Citron Research)也發推文,表示看多瑞幸咖啡不過當天,瑞幸咖啡股價下跌幅度接近10.74%,盤中一度跌超過20%;

2020年2月3日,瑞幸咖啡否認了做空報告中的所有指控,並回應稱報告毫無依據,論證方式存在缺陷,屬於惡意指控。當日,瑞幸股價盤中最高反彈7%,並於次日大漲15.6%。

2020年2月5日,一份名為《塵光研究關於瑞幸咖啡重大財務數據造假和業務數據造假的研究報告》,直指瑞幸咖啡的財務數據造假。

2020年2月13 日,瑞幸咖啡及其兩名高管在美國紐約南區聯邦法院被投資者代表提起集體訴訟;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提交的Form 6-K文件,自爆22億流水造假,股價觸發熔斷機制,隨後在40分鐘內觸發了 6 次熔斷,最終瑞幸咖啡當天股票從前一日的26.20美元暴跌至6.40美元,跌幅75.57%;

2020年4月22日,國內投資者向廈門中院起訴瑞幸咖啡,申請立案;

2020年5月12日,瑞幸咖啡董事會終止CEO錢治亞、COO劉劍的職務,同時將另外六名涉及或了解相關偽造交易的員工停職或辭退;

2020年5月15日,瑞幸咖啡收到納斯達克發出的書面通知,稱已決定將瑞幸咖啡股票從納斯達克市場摘牌;

2020年5月19日,外媒披露陸正耀起訴瑞幸咖啡主承銷商之一的瑞信,要求其就一項5.32億美元貸款安排中的職責作出賠償,報導援引的法庭文件日期為5月6日。

2020年5月20日,陸正耀發文表示「深感失望」,同時表示竭盡所能挽回股東損失,讓瑞幸這個品牌能夠走下去,同時瑞幸咖啡復牌,暴跌35.8%。

2020年5月21日,瑞幸咖啡復牌第二日,再跌28.72,目前市值僅6.78億美元。

閱讀原文

挑戰星巴克在中國市場霸主地位,拆解瑞幸咖啡的「碰瓷式行銷」?

xxx

「喝」下去的中國千億市場,投資人:不可能還投傳統模式的食品公司

xxx

瑞幸咖啡、蛋殼公寓之後,接下來又是誰會被血腥引爆?

xxx

外媒:納斯達克擬收緊上市規則,加大中國企業上市難度

xxx

瑞幸咖啡創始人楊飛:老有競品盼著我們停止補貼,不要有這個盼頭

xxx

星巴克中國最大對手「瑞幸」在故宮開店,星巴克則啟動外賣服務,肉搏戰開打。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