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誤會引發市值暴漲150億的烏龍,芯片製造,中國還落後10年

本文來源:正解局

微信id:zhengjieclub

因為一句話,兩天暴漲150億

事情的起因僅僅是40多個字的一句話。

當時,中興在網上回答提問時說:

「公司具備晶片設計和開發能力,7nm晶片規模量產,已在全球5G規模部署中實現商用,5nm晶片正在技術導入。」

6月19日,在中興通訊股東大會上,總裁徐子陽也表示:

「中興通訊的7nm晶片已規模量產並在全球5G規模部署中實現商用。預計在明年發布的基於5奈米的晶片將會帶來更高的性能和更低的能耗。」

我不知道,大家是怎麽理解上面幾句話的?

很多嚴肅的科技媒體直接說成:「7nm晶片已實現規模量產,5nm晶片正在技術導入。」

連專業的券商研報都像下面這樣寫。

不少自媒體更是一陣狂歡:

高通蘋果措手不及。

華為不再孤軍奮戰。

中興翻身了,扔下了一枚「超級核彈」。

中國芯崛起!

幫助華為反擊美國……

中國缺「芯」之痛久矣。

加上,前段時間,有消息說,台積電將斷供華為。

有這樣一個消息提振,加上自媒體炒作。

中興股價一飛沖天,短短兩三天,在A股從39.5元,漲到43元。

中興同時還在香港上市,在港股表現更瘋狂,6月18日當天就大漲21%。

市值一下暴漲150億。

中興真的造不了晶片

中興真的是臥薪嘗膽,打了翻身仗嗎?

在我印象裏,股民算是中國比較精明的一幫人。

很可惜他們這次上當了。

其實,如果是我的讀者,肯定不會被騙。

因為就在上個月,我連續寫過兩篇文章,其中明確說過,晶片製造是中國大陸的最大短板。

果不其然,6月20日(也就是周六)中興發布「澄清聲明」,其中明確說,「中興通訊專註於通信晶片的設計,並不具備晶片生產製造能力。」

因為周末不開盤,沒法賣出股票,但有中興股票的股民,尤其是上周沖進去新買的股民,上個周末是沒過好。

今天一開盤,也果不其然先跌為敬,其中港股直接下跌8%,股價從31港元直接跌到24.8港元。

以下是新聞影片:

製造晶片是中興,也是中國的薄弱環節

其實,晶片產業主要是三個環節:設計、製造、封裝和測試。

中國的晶片設計企業很多,有統計數據說有1400多家。

前兩天,胡潤研究院發布「2020年最有價值中國晶片設計公司」榜單,其中有名的比如有上海的韋爾股份、深圳的匯頂科技、北京的兆易創新、無錫的卓勝微電子等等。

而且,根據中國工程院倪光南院士的說法,在晶片設計方面,中國做得不錯。

比如,連續幾年登上世界第一寶座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用的CPU(中央處理器)晶片,就是中國人自己設計的。

中興在聲明中也說,在專用通信晶片的設計上,公司有20多年的經驗積累,具備從晶片系統架構到後端物理實現的全流程定制設計能力。

而這次,大家緊盯的一個關鍵:量產,也就是大批量製造晶片,這是中國大陸晶片產業鏈中最薄弱的環節。

這個不光中國不行,也是美國的弱項。

目前,這塊做得最好的是中國台灣地區的台積電、韓國的三星。

所以,特朗普一直要台積電到美國去設工廠,生產晶片。

在中興的聲明中也說到,「在晶片的生產和製造方面,我們依托全球的合作伙伴進行分工生產」。

其實,就是委托其他公司生產。

中國晶片製造還落後10年左右

那中國大陸現在晶片製造技術到底怎麽樣呢?

我們現在晶片製造領域最好的公司叫中芯國際。

公司總部在上海,用它官網的介紹叫,「中國內地技術最先進、配套最完善、規模最大、跨國經營的集成電路製造企業」。

中芯國際現在能產生0.35微米到14奈米的晶片。

▲中芯國際的工藝技術

這是個什麼概念?

先看最厲害的台積電,現在,已經能生產5奈米的晶片。

另外,根據台積電方面消息:2021年上半年投入試產4奈米晶片,加快推進2奈米工藝。

再看三星,今年下半年也會量產5奈米晶片。

倒過來看,中芯國際今年才能量產的14奈米技術。

2016年台積電能生產16奈米晶片,2017年是10奈米。三星是2014—2015年左右就能生產14奈米晶片。

也就是說,中國最先進的晶片製造技術也還落後國際先進技術10年左右。

當然,目前在現實生活中,大部分晶片並不需要那麽高精尖。

總體上來說,市場需求70%的晶片都是14奈米以下的。

但現在中芯國際產能還比較有限,上海工廠每月大概是6000片,新投600多億建設的新生產線,產能是每個月3.5萬片。

而台積電7奈米晶片產能現在已經達到每月10萬片。

但不管怎麽說,我們在晶片製造上已經邁出非常重要的一步,雖然差距仍然很大。

短板比我們想像的要多很多

但其實,我們更嚴重的短板在於晶片相關的工具。

比如,我們現在做得比較好的晶片設計,其中最關鍵的一個軟件叫EDA,它也被叫做「晶片之母」。沒有EDA軟件,你就是有再好的想法,也實現不了。

目前,全球EDA軟件市場佔有率大部分握在Synopsys、Cadence和西門子旗下的Mentor Graphics(總部在美國)三家手裏,其實都是美國公司。

在中國市場,這三家占據了95%份額,然後剩下的5%裡面有很大一部分是一家叫作Ansys的美國公司拿下。

然後,中國EDA公司只有極少份額。

為什麼不用中國自己的EDA軟件?因為性能不好。

舉個簡單例子。

美國三巨頭可以提供從IC設計、布線、驗證到仿真等等方方面面,但國產軟件往往只能做其中一項或者幾項。

再比如,大家都知道中國晶片生產缺少光刻機。中國要從外國買,美國是千方百計阻撓。

但多少人知道就算有了光刻機,也不行。

比如,光刻膠就是其中很重要的化學材料。

用業內人士的話說,「我們把光刻機比作一把菜刀,那麽光刻膠就好比要切割的菜,沒有高質量的菜,即便有了鋒利的菜刀,也無法做出一道佳肴」。

光刻膠,中國也能生產一部分,但也只是技術壁壘比較的類型。

高端光刻膠還是嚴重依賴進口,主要向日本、韓國、美國買。

重要的是幹,不是說

說了這麽多,我真正想說的是,中興能量產晶片這樣的話,竟然有人能當真?

不光是自媒體狂歡,甚至專業媒體、研究機構都相信。

說白了,就是心態浮躁。

就像當時疫情中,美國瑞德西韋被認為最有可能成為特效藥,一時間多少中國公司去蹭熱點:又是開發了瑞德西韋原料藥合成工藝和制劑技術,又是能批量生產出瑞德西韋原料藥……

但真正製造瑞德西韋的美國吉利德公司,反而多次在聲明裏說,這個藥效果還不確定,等等。

但我們一些公司哪管這些,反正到蹭熱點,股價上漲,割一波韭菜就是。

說到這裡想到上周一個專業的理工科軟件matlab,突然在中國網絡大火。

很多人不知道,這樣一個小小的軟件竟然這麽重要,中國還搞不出來。

但多少人知道,matlab是新墨西哥大學Clever Moler教授1970年代在教學中開發出來的一個小工具軟件。

搞出來這個影響深遠的軟件,竟然也沒發表一篇論文。

1984年,matlab開始商業化,成立MathWorks公司,當時只有1個員工,1985年員工漲到2個,1986年達到4個,直到1997年也才128個。

這個速度和今天動輒橫空出世的「獨角獸」來說,簡直是蝸牛。

但他們一直致力於優化、完善這個軟件,經過40多年努力,現在MathWorks公司營業額達到10億美元,員工有3000多人,服務全球400多萬用戶。

更關鍵的是,它已經成為全世界科研、工業界不可或缺的工具。

其實,每一個尖端技術背後無一不是經年累月的技術積澱:現在知名的光刻機公司大都有四五十年歷史,台積電成立到現在也有30多年,EDA巨頭Synopsys成立於1986年……

面對尖端科技,我們要有只爭朝夕追趕超越的勇氣。

但更要有久久為功的靜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