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服」更名為「螞蟻集團」,不再只是金融支付工具

2020年3月1日,支付寶宣布轉型,要打造為全球最大的數位生活平台。

6月22日,螞蟻金服正式更名意味著走出「金融」範圍。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6月22日消息,支付寶的母公司名稱已由「螞蟻金服」改為「螞蟻集團」,全稱是「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新浪科技從接近螞蟻人士處獨家獲悉,早在2014年10月,以支付寶為主體籌建阿里小微金服的時候,公司就持有了antgroup的功能變數名稱,當時已經考慮到提前布局螞蟻集團的名稱。

今年5月以來,「螞蟻集團」已頻繁出現在公司對外公開的信息和新聞中,井賢棟、胡曉明的對外title變成「螞蟻集團董事長」、「螞蟻集團CEO」。

近日,螞蟻集團旗下部分渠道也逐漸使用新名字。

螞蟻金服與阿里巴巴的獨立與協同

以下內容來源:中國基金報、騰訊財經

作者:安曼

眾所周知,阿里巴巴是一家外資控股的公司。

軟銀(日本)和雅虎(美國)分別占據阿里巴巴的34.5%和22.6%股份。

由於國家不允許外資控股在線支付工具,所以馬雲2011年就把支付寶從阿里巴巴集團獨立出來,後來又在支付寶基礎上成立了螞蟻金服。

成立僅僅5年的螞蟻金服,先後經過A、B兩輪融資引入全國社保基金、國開基金、中國人壽、中郵集團等國資背景企業。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螞蟻金服是一家國有資本控股的公司。

但是從業務邏輯上來看,兩家公司卻有著緊密的協同關係。

螞蟻金服提供的是金融、支付的基礎設施。

無論是電商、網約車、教育還是旅遊,各個行業都需要支付跟金融的基礎設施,所以螞蟻為阿里巴巴的各項業務賦能。

所以在螞蟻金服轉讓33%股權給阿里巴巴時,阿里巴巴首席執行官張勇表示:

「阿里巴巴以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為使命,這次入股是我們與螞蟻金服長期戰略合作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持有螞蟻金服股權,阿里巴巴將可以與中國第一大移動支付和TechFin平台進行更加緊密的協同,從而促進用戶規模的增長和用戶體驗的提升,也能更好地分享全球金融科技行業的成長機會。」

而螞蟻金服CEO井賢棟表示,基於更緊密的股權關係,雙方將在服務小微企業和實體經濟、探索農村電商和普惠金融,以及圍繞eWTP探索中國企業全球化方面更緊密的協同。

「這將幫助我們更好地把螞蟻金服打造成一家中國的國民企業。」

最大贏家不是馬雲?

根據企查查的數據顯示,如果螞蟻金服成功上市,最受益的是現任阿里巴巴副總裁彭蕾,而不是人生贏家馬雲。

從股權穿透的結果來看,馬雲最終受益股份約1.22%,現任螞蟻金服CEO井賢棟最終受益股份4.43%,而彭蕾的最終受益股份最多,持有15.68%。

與此同時,國有資本最終受益股份約13.8%左右。

支付寶宣布轉型:不再只是支付工具,要作全球最大數位生活平台

以下內容來源:中國基金報

微信id:chinafundnews

記者:趙婷

3 月10日,螞蟻金服CEO胡曉明開了一場線上發布會,宣布了一件大事情,要做全球最大的數字開放平台

這場發布會有近2萬家企業通過直播雲參會,近百家支付寶生態伙伴派出了企業logo「親臨現場」。

螞蟻金服CEO胡曉明表示,支付寶升級成為數字生活的開放平台,就是要打造服務業數字化的「新基建」。

與此同時,支付寶的slogan也將從「支付就用支付寶」,變為「生活好,支付寶」。

為此,支付寶將進行一個升級,上線兩大政策,推出4大助力。

具體來看:

1、  進行1個升級

支付寶App升級,首頁平台流量全面對外開放,並推出一站式流量開放平台。

希望生態伙伴們能有更豐富的經營場景和源源不斷的客流。

2、  上線2大政策

DT時代數字經營轉型計劃和小程序扶優計劃,流量規則更加清晰透明。

讓好服務=好權益,商家伙伴們為數字化經營和提升服務品質所做的每一分努力都有回報。

3、推出4大助力

拓展服務商數字增值服務能力、新開放多收多貸及到家兩大能力、推出支付寶大學成長課程,及行業激勵政策一攬子成長助力計劃。

希望服務商伙伴們面對數字時代挑戰有能力,有底氣。

「僅僅幫商家把店鋪搬到線上是不夠的,關鍵是把我們積累十多年的能力開放出來。」

「只要商家有需要,整個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的獲客、經營、物流、小程序、會員管理、支付金融、地理位置推薦等能力,我們全部開放。」胡曉明說。

支付寶這些新功能上線了,要做最懂你的APP

此輪改版,被胡曉明稱為「支付寶創立15年來最重要的一次」。

對於個人用戶來說,簡單理解就是用支付寶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了。

據了解,目前杭州用戶已經有用戶體驗到了新版本。

根據網友曬的截圖,最大的變化是首頁新增了生活服務板塊,除了支付寶官方的功能板塊,還有一些第三方商家的服務,包括外賣、果蔬商超等。

在最上方的推薦欄內,也會加入不少生活服務類的小程序。

更重要的是,更新後的首頁會「千人千面」。

按照大數據智能演算法,這些板塊會結合用戶個人習慣安排哪些可以顯示在首頁,讓用戶能更便捷的找到想用的功能,支付寶希望能夠借此成為最懂用戶的支付軟件。

對商家來說,支付寶的變身意味著更多的商業發展機會。

據了解,支付寶APP端還將推出新功能,在支付結果界面點1個贊,可幫老板獲得100元貸款免息額度。

未來將發動1億消費者為2000萬商家點贊,送出100億「無接觸貸款」免息額度。

會上,支付寶還宣布推出「中國小店2020計劃」,讓小店的貸款可得率提升20%,幫小店營收平均增加20%。

據了解,當前,螞蟻金服正在推廣「310」普惠信貸模式。

即3分鐘在手機上點一點,獲得貸款需要申請的信息輸入;1秒鐘風控數據模型進行考評,給出授信額度;全流程沒有人工參與。 

3年新目標:幫助4000萬商家完成數字化升級

在發布會上,支付寶提出新目標,3年內聯合5萬家服務商,幫助4000萬商家完成數字化升級。

在《支付寶致合作伙伴們的一封信》裏,胡曉明提到,還有80%的服務業沒有被數字化,疫情給中國服務業數字化按下了快進鍵,支付寶願意也必須成為這場變革的加速器,責無旁貸!

胡曉明在信中稱,過去一個多月裏,因為疫情,商家、服務商和支付寶共同參與到一場巨大的協同作戰中,我們比任何時候更加緊密的連接在一起,攜手並肩也讓我們更加明白同路人這三個字的意義。

信中還提到:「越是艱難,越要擔當。支付寶和合作伙伴風雨同舟,冷暖與共。我們堅信挑戰與機遇並存,服務業數字化的明天會更好。」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副教務長、《商業評論》總策劃忻榕教授表示:

「服務業數字化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關鍵,大量服務業還沒有互聯網化,沒有數字化。」

「支付寶從金融工具到數字生活開放平台,能夠幫助線下商家尤其是服務業商家早日實現數字化轉型,這是一條值得鼓勵探索的道路。」

「同時一站式數字化服務平台,也給消費者數字生活體驗提供更多便捷和選擇。」

螞蟻金融到底怎麼賺錢?

以下內容來源:新金融瑯琊榜

微信id:finrank

作者:董雲峰

支付業務

支付是螞蟻金服的命脈。

據易觀國際統計,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47.70萬億元。

其中,支付寶以53.21%份額排名市場第一,相當於一季度交易規模在25萬億元。

目前國內第三方支付行業費率很低,面向B端商戶在千分之六左右,面向C端的大部分不收費,信用卡還款、餘額提現等通常費率在千分之一。

表面上來看,由於交易量巨大,對應的是數百億元乃至上千億元的收入。

但成本同樣巨大,除了支付機構本身的各項成本,尤其是市場推廣費用,還要固定向銀行以及銀聯/網聯支付服務費。

過去幾年里,在激烈的競爭之下,支付寶與財付通(微信支付)展開了補貼大戰,導致雙方市場推廣費用居高不下,影響了盈利性。

好在,這場補貼戰已經接近尾聲。

鑒於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滲透率已經相當之高,同時互聯網用戶規模基本見頂,補貼效果一直在下降;更重要的是,眼下大環境欠佳,支付戰爭耗損太大,雙方都打不下去了。

在未來一段時間里,不管是支付寶還是財付通,投入減少、費率上升會是大趨勢,推動它們進入比較穩定的盈利周期。

我在《支付無戰事》一文中有過闡述:真打累了,反正誰也幹不掉誰,所以先不打了,一起賺錢再說吧。

另外,強監管之下,備付金集中存管減少了相當一部分收入,不過其對財務報表的影響在2019年之前基本消化完畢。

消金業務

螞蟻的消金業務主要是花唄、借唄。

在互聯網消費金融最火爆的2017年,重慶螞蟻商誠小貸(借唄)營業收入114.3億元,淨利潤61億元;重慶螞蟻小微小貸(花唄)營業收入65.96億元,淨利潤為34億元。

也就是說,在2017年,借唄和花唄加起來就為螞蟻金服貢獻了95億元的淨利潤,是不折不扣的隱形消金巨頭。

不過,在2017年末,網絡小貸迎來了監管整頓,其杠桿率被嚴格限制,這對螞蟻金服原有的以ABS為主的表外融資模式構成了衝擊,並迫使其對旗下兩家小貸公司增資82億元。

這推動花唄、借唄進一步向助貸模式轉變。

盡管杠桿率受到了限制,但花唄、借唄在獲客與風控方面的領先優勢,確保了這塊業務依然有著良好的利潤空間。

而在助貸模式下,消金收入的主要部分,很可能被歸入到科技收入,而非金融收入。

財富業務

不必糾纏於概念,此處既包括天弘基金,也包括螞蟻財富。

螞蟻金服持有天弘基金51%的股份。

截至2018年底,天弘基金的營業收入為101.25億元,淨利潤為30.69億元,均排名行業第一。

在2013年,這兩項數據分別是3.54億元、0.11億元。

在餘額寶平台走向開放之後,目前天弘餘額寶的規模穩定在1萬億元左右,同時天弘基金的非貨幣基金類產品漸趨成熟,因此背靠螞蟻金服,其盈利能力應當穩定無虞。

螞蟻財富,以基金代銷為主,還有理財型保險代銷。

2018年,螞蟻基金營收超14億元,同比上年增長88.2%;淨利潤為2225.33萬元,同比上年增長300.7%。

相比支付和信貸業務,國內的在線財富管理業務遠不夠成熟,除了代銷收入,盈利手段很有限。

在此背景下,螞蟻財富這幾年處於投入期,通過開放平台吸引基金公司入駐並自運營,同時花大力氣在摸索智能理財服務,但是短時間內看不到規模化盈利的可能。

此外,並非所有代銷業務都在螞蟻財富里面,諸如目前餘額寶產品就有一部分是網商銀行代銷。

其他業務

這里的其他業務,並不代表業務不重要,而是目前的利潤貢獻相對有限。

網商銀行:現階段,這家銀行並非完全的盈利驅動,而是服務於阿里系大生態,主要面向網商和碼商,在業務下沉上走得相對激進,並且費率上整體偏低,所以盈利狀況遠不如微眾銀行。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網商銀行作為生態服務者的定位不會改變,也很難實現太大盈利。

國泰產險:這家公司一直在虧損,在螞蟻金服入主後同樣如此。

雖然目前主打傳統保險 金融科技的概念,但互聯網保險的不溫不火注定了這條路並不平坦。

好在背靠螞蟻,獲客方面具備優勢,帳戶安全險收入亦比較可觀,整體上看不到太大盈利前景。

芝麻信用:一方面,徵信太敏感,芝麻信用又無牌照,因此在商業化上會受到不少束縛;另一方面,芝麻信用扮演著底層基礎設施的功能,在to B業務中占據著重要地位。

這意味著,芝麻信用很難貢獻太多帳面盈利。

科技業務:鑒於國內to B業務普遍不掙錢,以及來自騰訊等對手的競爭壓力,因此其科技業務應當以戰略佈局搶占市場為主,還沒有到大規模收割的時候。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螞蟻集團發布整改方案:將申設為金融公司納入監管

xxx

螞蟻集團CEO請辭。華爾街日報:中國可能對阿里巴巴祭出破紀錄的罰款

xxx

胡錫進評螞蟻調查:中國不是資本主義社會,一些「聯想」難免,但其發酵不應受到鼓勵

xxx

中國各大巨頭會重啟互聯網支付戰爭嗎?

xxxx

四部門約談螞蟻集團,提出四個要求

xxx

阿里巴巴所在的浙江省委書記談反壟斷約談:一支獨秀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