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連出兩個「冒名頂替上大學」,欺負的都是老實人

6月17日晚,被冒名頂替而失去上大學機會的山東女孩陳春秀,通過媒體表示已聘請律師,將對頂替者提出告訴。

另一起案例則是頂替者已被開除並撤銷黨籍,其同事受訪時表示,不用做那麼絕,雙方應該可以「協商」的。

本文來源:新聞哥(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newsbro

作者:知春路吳彥祖

短短兩周,山東聊城出了兩起「冒名頂替上大學」的事。

哥實在驚訝,竊取他人命運的方式是如此輕易。

第一個被報導的是農家女陳春秀,被人整整頂替了16年。

在此後「被落榜」的日子裡,陳春秀做過電子廠工人、餐廳服務員,如今在老家的幼兒園做幼師。

而另一邊,當年18歲的考生陳艷平拿著陳春秀的錄取通知書,成了山東理工大學的一名學生。畢業後也回到冠縣,入職煙莊街道辦審計所。

兩個山東冠縣的高考生,人生就此替換。

哥很感慨陳春秀和她父親這兩天做出的回應。

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整個家庭對於「知識改變命運」的篤定。

回憶起自己念書的時候,陳春秀帶著哭腔說,自己出生在貧窮家庭,心裡想著一定要考出去。

當年宿舍燈關了就去樓道裏看書。

以下是受訪影片:

有人質疑她們家當年是為了錢賣學歷,氣得陳春秀父親話都說不連貫——

「只要妮考上,我砸鍋賣鐵也要供,當老農民有啥出路,上學才能改變命運。」

末了,陳春秀父親無奈的說了句——

「就打聽我是個老農民,慫人,才出現這樣的情況。我要是有能力,他們也不敢。」

不就是欺負老實人嗎?

關於「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這樣的事」,陳春秀有過很多種設想。

那時大專含金量不同今日,無數貧困學子,靠著高考邁向上層。

如今一切都成了泡影。

當年的大學生混到現在,家裏的平房都矮人一頭。

在老話裏,斷人財路尚且不能忍,那直接斷了人生路呢?

陳春秀的事情現在還在掰扯。

上周,陳艷平說是自己找了中間人花2000塊錢買的學歷,今天又說是通過已故舅媽的代辦,反正死無對證。

山東聊城的辦事效率實在讓人著急,哥也不想贅述。

這件事終究不會出現一個讓所有人都滿意的處理結果,至少對於陳春秀自己來說很難。

遲到的正義尚且算作正義的話,那被人調換的人生是真的回不來了。

你沒辦法去衡量受害人的損失,用金錢也無法彌補錯失的人生,也就無從談起給「頂替者」相應的懲罰。

「被替換者」的經歷大抵相似。

哥同大家一樣,感嘆於他們錯位人生,無奈也絕望。

可昨天山東聊城爆出的第二件「頂替上學」的事,暴露出了更深層次的無奈,是關於權力傲慢。

1996年,山東聊城的王麗麗沒收到錄取通知書,以為自己落榜。

2016年8月,聊城市昌府區柳園街道辦事處的「王麗麗」主動上門,告知了當年頂替上學的事兒。

主動上門並非良心發現,而是所在單位有個調查需要真實的王麗麗配合。

為了達到目的,頂替者與王麗麗套近乎,還想讓自己父母認她做乾女兒。

甚至問王麗麗:「你想要多少錢?」

王麗麗回復,我就算窮死我也不要這種錢,我這一輩子就值這點錢了?

王麗麗很氣憤,從2019年8月開始層層上告。得到的結論卻很荒唐,工作人員查實了頂替者身份造假,但就是說不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想要對方出具書面結果,也被拒絕。

其實想想也是,從盜用身份、冒用學籍,截胡檔案…一系列移花接木的操作背後,是盤根錯節的關係網。

這哪是一個普通人就能做到的事兒?

▲王麗麗指認,紅圈處就是頂替者

但要說隻手遮天,家財萬貫?

似乎也沒有。

倘若如此,陳艷平不會只找個專科頂替,畢業後去個街道當審計員。

王麗麗也一樣,十幾年後被查出來,還要冒著風險去找「被頂替者」串供。

說到底,他們手握不多的權力,也解決不了太多的問題。但卻足以鬆動教育公平的底線,輕易勾抹他人的人生。

太魔幻了。

▼下圖是2017年發現被頂替上大學的河南王娜娜

還有,這兩起「冒名頂替上學」的事件被發現純屬陰差陽錯。

試想一下,如果不是陳艷平突然想成人自考,「假王麗」的單位突然要調查,事情就這麽石沉大海,無人得知。

十幾年來,到底還有多少類似的事情發生,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呢?

不敢想,也想不到。

有人說,這些都發生在十幾年前,高考制度剛恢復尚不完善,出現「冒名頂替」在所難免。

可教育不公平的事情還在發生。

仗著自己臨汾人大常委會任職的父親,更改身份的仝卓算不算?

昨天爆出的,靠著身為同校老師的父母更改成績,被保送的陳玉鈺算不算?

有句話說得特紮心——

人家幾代人的努力,憑什麼輸給你寒窗苦讀十幾年?

這話聽起來不舒服,但早已被現實捶打在地的人,似乎無法反駁。

讓人家用幾代人攢起來的資源和人脈錘,得認。

哥也承認投胎是個技術活。

你可以贏你的,但不能勾抹我的人生,起碼不能在教育公平上動手腳,不能明搶豪奪。

因為「知識改變命運」,因為讀書,是很多人和家庭翻身的唯一機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