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農民夫妻跳鬼步舞在抖音上走紅,起舞原因是為了彼此

本文來源:都市快報

微信id:dskbdskb

作者:朱家豪

最近,溫州瑞安一對農民夫婦跳舞的視頻在抖音上很火,最新一期播放量6000多萬,點贊250多萬,評論超10萬條。

視頻裏,一幢老舊的房屋前,夫妻倆踏著《渴望》的音樂節奏,舞步統一整齊,動作乾淨利落。很多網友驚訝點贊。

「沒有璀璨的燈光,沒有華麗的舞台,可你們兩口子照樣出彩。」

「我從來不羨慕豪車大房子,就羨慕這樣的生活。」

「有沒有人像我一樣,看了六七次了?」

也有不少網友表示懷疑:

「我就不相信,農村人,有時間練這麽好?」

「應該是練了很久的吧?換身衣服就成農村人了?」

前天,我去溫州瑞安市見到這對夫妻,面對面和他們聊了聊。

以下是影片:

溫州瑞安馬嶼鎮霞嶴村,村口進去300米,就是夫妻倆住的兩層小樓。

范得多,49歲,皮膚黝黑,頭髮有些雜亂。彭小英,45歲,紮咖啡色馬尾辮,笑起來露一口白牙。

「我們倆是前後村的,她哥哥是我同學,我經常放學去他家打桌球,拆下來的門板中間放兩塊磚頭,一根扁擔橫在中間,她呢,和我侄女關係好,有一次我去侄女家喝粥,看到她,她羞得頭都不敢抬……」

「是啊,那個年代,哪像現在那麽開放,看到男孩子都臉紅的。」彭小英說。

彭小英22歲那年,兩家定下親事。成親不久,兩人離開瑞安,開始背井離鄉打工的日子。

先去了雲南昆明,守鞋店賣鞋子,老板包吃住。大女兒出生幾個月,彭小英每天背去店裏,晚上再背回來。

房東好心,叫來木工,在十幾平方米的鞋店裏搭了一個木制平台(有點像現在的LOFT結構),一家三口睡在店裏。

春城夏天溫度不高,但屋裏依然悶熱,很多夜晚,范得多一邊給娘倆扇扇子,一邊打盹。

幹了七八年,有些小積蓄,夫妻倆籌劃開間小店時,出了事。

那年范得多39歲,一天晚上和幾個朋友去看店面,打算合伙做小生意。

「我坐在司機座位後面位子上,迷迷糊糊的,突然轟隆一聲,我就沒知覺了,醒來就在醫院了……」范得多說。

小英告訴我,她聞訊趕去醫院,被丈夫的樣子嚇傻了:臉上全是血,下嘴唇完全裂開,牙齒掉了好幾顆……好在醫生說,人沒生命危險。

那段時間又要忙生意又要照顧丈夫孩子,所有壓力彭小英都一個人扛。親人朋友來看望,她都笑笑說,挺好的。

「讓別人看到你傷心難過,別人也幫不了什麼,你只能堅強,不如笑一笑。這就是為什麼我微信裏老是說,牙再大也要笑。」彭小英說。

三個月後出院,夫妻倆去了山東,跟朋友做服裝生意。

車禍後范得多身體康復,但留下嚴重後遺症:經常一個人發呆,眼睛長時間直愣愣盯著一個地方,一刻看不到老婆就緊張不安,抽搐發抖。

范得多說,那時候他經常想到車禍的場面。好幾次大半夜,老婆睡著了,他一個人爬起來,開門出去,坐在小區花壇上,長時間一動不動。

有時緊張起來人會原地抽搐,手不停發抖。在山東那兩年,打120去醫院就不下十次。

一檢查,說沒毛病,又去看心理醫生,說是車禍導致心理後遺症,開了藥,吃了,作用不大。

身體和精神的雙重壓力,越來越重地壓在彭小英身上,她覺得每一天都在透支,後來也出現了問題。

「我怎麽都吃不飽,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餓,還感覺氣管這裡有什麼噎住,堵住了。去醫院做胃鏡,醫生說沒毛病啊,可能是心理壓力太大了。」彭小英說。

醫生建議她多走出去運動運動。

一天吃過晚飯,彭小英看小區旁邊有群人跳「佳木斯」,加入進去跳了幾天,腰酸背痛,加上家裏事情多,放棄了。

(佳木斯快樂舞步健身操,黑龍江省佳木斯市退休幹部於繼承創作而得名,適合中老年人,2008年一經推出就深受群眾喜愛,迅速風行全國)

半個月後的一個晚上,彭小英又閒逛到廣場,看一個30多歲女人在跳一種奇怪又很帥氣的舞蹈。問是什麼步子,女人說是鬼步舞。

「我說我想跟你學,她說想學可以,怕你堅持不了,我說我喜歡的事不會半途而廢的,她就教我最基礎的步子。後來我知道,這是澳大利亞的曳步舞。」

[曳(音同葉)步舞,又稱鬼步舞,起源於澳大利亞墨爾本,後風行世界。動作簡潔,快速有力,通過雙腳快速切換,滑行、踢腿、踩踏、轉身等動作,完成即興式表演]。

彭小英說,半個月後,師傅再也沒來,加上大女兒面臨中考,夫妻倆從山東回到瑞安,鬼步舞也丟到了腦後。

又過半年,彭小英偶然看到廣場上有人跳舞,很像鬼步舞,問一位大姐,真的就是,她又加入了這支隊伍。

幾天後跳得越來越熟練,彭小英拉老公也去跳。

「我說我一個大男人,跳什麼舞嘛!她說你不跳也行,就去看看嘛,我就去逛了一圈。一看這個舞蹈,唉,還蠻好看的,節奏感特別強,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范得多那天跳得很盡興,出了一身大汗,回家洗個澡,晚上睡得特別香。

從此夫妻倆早上跳,晚上跳,下地幹活間隙也跳,還在手機上搜索跳法自學。

別人學舞照鏡子,他倆的鏡子就是彼此。

視頻裏一段慢動作看完,老公跳給老婆看,老婆再跳給老公看,互相指出不對的地方。

「偶爾還會因為誰跳得不對吵架,不過我們都不是強勢的人,拌完嘴,音樂一起,繼續跳,看看到底是誰的問題。」彭小英笑著說。

跳舞之後,范得多身體情況越來越好,不再緊張焦慮,也不會盯著一個地方看。人變得愛說愛笑。

「別人都說我看起來比以前年輕了,說我老公也越來越精神了,我說,可能就是跳舞跳的吧。」

後來兩人想,鬼步舞不是可以自由創作嗎,能不能自己編一支舞?

曲子定下來,毛阿敏的《渴望》。彭小英說,《渴望》裏劉慧芳的穿著和生活,像極了年輕時的自己,歌詞仿佛說的就是他們自己的事。

「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難取舍,悲歡離合,都曾經有過,這樣執著,究竟為什麼。」

「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誠的生活,誰能告訴我,是對還是錯,問詢南來北往的客……」

舞蹈動作是夫妻倆一起琢磨的,有學奶奶梳頭的,有挑扁擔下田的,有鴨子走路的,有學田裏的蛇昂起頭的……

每個動作都來自他們從小到大的經歷和田間勞作的辛苦。

夫妻倆越練越熟,步子越來越統一,不知不覺,跳了4年。

疫情期間,大家都待在家裏,彭小英在手機上開了直播。

很多人看過他們的跳舞視頻,紛紛點贊留言。有個粉絲留言說,剛剛做了手術,傷口還隱隱地痛,但看了兩個人的舞蹈,覺得生活美好,傷口好像也不疼了。

今年5月9日,他們上傳了第一條抖音視頻,點贊量達到幾百萬,粉絲猛增到100多萬。

不少商家聯繫他們「帶貨」推銷產品,夫妻倆都婉拒了。

「我們也不懂這些東西,也不想賺多少錢……」范得多說。

彭小英說,每次跳完一支舞,她都要和老公抱一下,想起這些年的風風雨雨,出車禍、生病,東奔西走……心裡都會特別感慨。

「現在我們每天去田裏幹幹農活,種種玉米、茄子,有時候一家人一起跳舞,簡簡單單,快快樂樂,夠了,還圖啥呢。」彭小英說。

霞嶴村村委會主任林發國說,范得多和彭小英以前一直在外面打工,范得多出車禍後沒兩年就回來了,從此老老實實種地,在村裏他家條件算比較苦的。

幾年前夫妻倆突然開始跳舞,經常晚上在村頭跳給大家看。

「現在他們跳舞突然紅了,我們村裏人也很開心的,支持他們,他們也願意帶著大家一起跳舞鍛煉。」

夫妻倆的大女兒24歲,去年結了婚,現在在瑞安市區開班,教人學跳街舞。

彭小英說,女兒很孝順,前段時間還給爸爸買了新手機,方便他直播用。

「本來女兒想教我們跳街舞,但是我們倆實在學不會,動作太年輕了,學不來的,哈哈哈……」彭小英說完又大笑起來。

以下是新華社的專訪影片:

以下是當地政府為他們製作的一段專訪影片:

鬼步舞,原名是曳步舞,就是腳拖曳在地上的一種舞蹈,源自澳洲。在中國被戲稱為鬼步舞。

▼2017年,東北吉林一位七十多歲的大爺老當益壯,跟著妹子一起跳鬼步舞。

▼韓國妹子跳鬼步舞

閱讀原文

花粥,女,中國民謠「流氓」,歌詞低俗卻很好唱;【裝逼歌】就是她唱的。(附作品)

xxx

iPhone4被做成標本了,當紀念品出售

xxx

中國「動態風箏」第一人張天偉,讓風箏能飛能動能唱,代表作秦始皇銅車馬(附影片)

xxx

那位隱身於南京大學當清潔阿姨的黑板作畫大師,作品來了

山東青島農民工,白天搬磚頭晚上寫小說,14年創作55萬字

xxx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