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未開放個人擺攤,城管:怕一夜回到解放前

本文來源:財經十一人(財經雜誌旗下)

微信id:caijingEleven

記者:楊立赟

6月6日下午,一位打扮時髦的上海阿姨,拎著一個黑色塑料袋,出現在BFC外灘楓徑步行街裏。

她在一排攤位的隊尾駐足,在地上鋪開一條色彩鮮艷的絲巾,從塑料袋裏拿出蜜蠟、檀木、老白銀等項鏈、手鐲等物品,熱情兜售。

這是一條官方在外灘金融中心區規劃的限時步行街,也是6月6日啟動的上海夜生活節的活動區之一。

裡面的數十個商戶攤位吸引了一大批消費者前往,在疫情後重現了人山人海的熱鬧場面。

她對《財經》記者表示,自己在市區擁有一家飾品店,疫情後無人光顧,「東西放在那裏沒人買,還不如拿過來這裡賣賣看」。

她一邊解釋,一邊流露出警惕的表情,對於能否在此處擺攤隱隱感到不安。

正如她內心所料,半個多小時後,這個步行街的組織者和安保人員上前阻止,她很快收拾東西離開這個場地。

▲一位上海阿姨(左)來到BFC外灘楓徑擺攤,但很快被主辦方要求離開。攝影:楊立赟

「現在上海沒有開放一處個人擺攤的地方。」

 一名市容管理人員對《財經》記者說:「你看看別的城市就知道了,一夜回到解放前,擺攤產生的垃圾需要處理三天。」

「上海在搞垃圾分類,(如果擺地攤)怎麽分得清楚?只要有一家出來擺,家家都出來。」

兩名市容管理人員站在步行街的出入口,時刻觀察著路面情況。其中一人表示,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觀察是否有個人擺攤的情況。不過他們身邊一名穿便服的領導很快否認,稱「維持道路通暢就行」。

「地攤經濟」越炒越熱,但各地對於「如何擺攤」、「哪裡擺攤」的問題大多仍未出台具體的政策。

北京、上海這樣在政治、經濟上承載特殊功能的超大型城市,對於「地攤經濟」更持有審慎的態度。

6月6日,《北京日報》發表評論文章《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為北京定調,稱「需要錨定城市功能定位和管理要求,有所為有所不為,切實鞏固好來之不易的城市治理成果」、「保就業保民生,北京有自己的一系列招和法」。

上海未有定調的官方聲音,不過從幾個側面已可見端倪。

近日上海城管發文,辟謠一張「2020上海擺攤夜市分布圖」。這張圖片中提到上海浦東、閘北、閔行、普陀等七個區的部分道路可以擺攤;上海市城管執法局表示,內容不實,系謠言。

城管部門將因地制宜釋放「地攤經濟」的最大活力,但目前擺攤需前往根據屬地政府和相關管理部門科學設置的市集。

上述市容管理人員則對《財經》記者表示,目前未聽說將有個人擺攤的政策出台。截至發稿,上海市城管局的官方電話未能接通。

在6月6日開幕的上海「夜生活節」中,安義夜巷、BFC外灘楓徑、豫園文化夜市等活動區域或許是對於目前擺攤熱的一種回應和疏導。

這些步行街和夜市顯現出久違的市場熱情。傍晚6點,安義夜巷開始限流,場外排隊、場內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場面,喚起了人們對這個商業之都深刻的思念;如果不是人人都戴著口罩,很容易忘卻過去幾個月市場經歷的重創。

▲6月6日,BFC外灘楓徑步行街人流如織。攝影:楊立赟

《財經》記者走訪發現,能在這些區域擺攤的,均是通過申請或獲邀入場、擁有營業執照的商戶,沒有個人攤位。

在BFC外灘楓徑,一家食品公司以限時免費試吃來推銷其旗下的「植愛」植物肉品牌。品牌推廣是很多商戶入駐這裡的目的。

零食品牌「一米市集」、冰淇淋品牌Luneurs均坦言,步行街裏的銷量並不好,他們在這裡主要是借客流量來做品牌推廣。

一米市集的工作人員說,6月份四個周末的攤位費大約2000多元。不過,更多攤主是「內部人士」,即這條步行街旁邊BFC商場中的商戶,這些攤位相當於他們的「外擺位」,也不用額外繳納攤位費。

也有商戶肯定了夜市的作用。在靜安寺附近的安義夜巷,Lois畫室受主辦方邀請免費租到一個攤位。

其負責人對《財經》記者表示,原先在淮海路有一家畫室,但是疫情後沒有生意,已經歇業;來安義夜巷擺攤,雖然無法彌補虧損,至少有生意可做。

▲6月6日晚,安義夜巷熱鬧非凡,開始限流。攝影:楊立赟

官方規劃的「擺攤」,只是滿足了一部分消費需求;民間對擺攤的熱情被調動起來,不少人已經躍躍欲試。

夜幕降臨後,酒吧街區158坊外的巨鹿路上,出現另一個「野生攤位」。

一家貿易公司在路邊半賣半送韓國LG集團日化產品,一邊在抖音直播,線上線下兩不誤。

他們的攤位是一輛阿斯頓·馬丁跑車的發動機蓋。豪華超跑、高端護膚品、限時低價特賣,這些元素無一不吸引附近潮男潮女的目光。

該貿易公司的負責人告訴《財經》記者,公司受疫情影響嚴重,庫存堆積,所以願意用很低的價格去庫存,順便宣傳品牌。

「這是第一天擺攤,之後可能會流動到其他地點。如果有具體的政策出來,我們會去官方要求的地方擺攤。但是現在也不知道是哪個部門在管這件事,我們不知道跟誰聯繫。」

他說:「如果不讓擺攤,我們就撤,但我們實際上也不能算占用城市道路,東西放在車上,車在停車位裏。」

▲酒吧街區158坊外的巨鹿路上,出現一個擺在豪華超跑上的「野生攤位」。攝影:楊立赟

《財經》記者了解到,沒有門店為依托的外擺攤位,是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的管轄範圍。

上海城管部門近日回應看看新聞Knews稱,發展夜間經濟、支持特色小店「外擺攤」,並不意味著無序設攤。

上海城管部門表示,針對擺攤,上海城管部門雖未像部分其他城市一樣出台了專門性規定,但近些年來已有不少探索,如六年前,在靜安區就出現了第一批被媒體稱為「免遭城管驅趕」的街頭藝人。

6月6日晚,《財經》記者在靜安寺歐芮百貨門口看到,橡皮泥素、小醜氣球、樂隊等街頭藝人已經恢復營業,他們均是持證上崗。

正在紮氣球的「小醜」說,5月1日之後這個區域重新開放。他的「街頭藝人證」於2019年11月取得,將於2020年10月過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