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攤經濟狂歡過後,400萬中國清潔工人的眼淚

本文來源:顏小乙

微信id:niduDJ

作者:我是顏小乙

顏顏說:

地攤經濟一夜爆紅,狂歡過後,

留給環衛工人的是無盡的疲憊。

今天的文章只有一個目的,

希望各地加強對地攤的管理,

輿論督促地攤經濟合理化,

不要再給環衛工添負擔了!

1.

6月2日,網友爆料大連夜市變成了垃圾街。

攤主扔下的廢棄原材料、顧客沒吃完的小吃、丟下的竹簽和塑料袋子隨意地橫在路邊。

風一吹,就飄來一股惡臭味。

環衛工人清理起來非常困難。

幾個大爺淌著汗滴,喘著粗氣,拿著掃帚掃了一早上,路上還是有幾堆垃圾。

垃圾車上的「文明你我同行」,此時看起來格外扎人。

一管就死,一放就亂。

這個場景,讓我想起幾年前的一幕幕。

熱火朝天的商販、喧囂的人群以及遍地的垃圾,實在令人咋舌。

如今,地攤經濟放開,髒亂差的夜市環境又要回來了嗎?

福建石獅日報前天拍下了當地老街夜市不文明的一面。

夜生活之後,留下的是滿地狼藉。

油漬已經將路面染成了黑乎乎的一片,商戶各自忙碌著,無暇顧及地面的髒亂不堪。

河南信陽,夜市垃圾成堆、汙水橫流,蚊蟲騷擾著不能停息。

只是看網友的爆料圖,這烏煙瘴氣的場景就已經撕下了地攤大軍的羞恥布。

垃圾將夜市分成兩個世界。

晚上,地攤大軍鑼鼓喧天。

白天,環衛工人苦不堪言。

人有禮則安,無禮則危。

擺攤可以,扔垃圾不行。

地攤經濟要搞,城市環境人人也有責。

四點起床的清潔工,是城市的美容師。

他們維護著一個城市的體面,卻是整個中國社會地位最低的一批人:

拿著最少的錢,幹著最累的活。

請不要把自己的快樂,建立400萬環衛工人的痛苦之上。

2.

在中國,做一個環衛工人有多難?

這是環衛工人的手。

布滿老繭,掌紋粗糲,創可貼被垃圾染黑,環衛工大爺卻不捨得撕下來換個新的。

因為窮。

這是環衛工人一個月實發的工資:

1061。

而他們的工作量有多大呢?

市政環衛算了這樣一筆賬:

他們每天的清掃面積達32億多平方米、年清運垃圾約1.5億噸、糞便約2100多萬噸……

以赤道 40,000 公里來算,環衛工每人每年繞赤道要走兩圈多。

南方周末統計:

環衛工人清掃完400米長的道路,一共需要彎腰2548次。

在這樣的強度下,中國400多萬環衛工成了最卑微的一批人。

他們窩在垃圾車上就能睡著。

躺在路邊,腿都來不及伸開,人已經沉睡過去。

又或者終於幹完活,剛上車,沒等調整好方便休息的姿勢,頭一歪,接著睡了。

因為累。

電視劇《安家》中,房似錦有這樣一句台詞:

「每條光鮮的裙子背後,都有一個不經意被勾破的洞。」

成年人的生活,都是忍辱負重。

而環衛工拿著最貧瘠的收入,做的卻是最苦最累的營生。

下面是一個杭州環衛工人的居住環境。

他們在公廁安家,床的一側是連成一排的蹲坑。

另一邊,馬桶上支了木板,上面整齊地放著風扇、洗漱用品、洗衣粉。

逼仄的空間不時飄出一股濃濃的尿臊味。

白天老鼠竄來竄去,放老鼠藥也沒辦法治成群的老鼠。

環衛工愛蓮不因這憋屈的環境難過,讓她委屈的是隔三差五就有小偷偷東西,之前就有小偷把她的兩個高壓鍋都帶走了。

環衛工王玉華就住在隔壁,她算過,工資一個月1000元左右,如果在杭州自己另租一個房間,就要花掉大半的工資。

她也沒想過離開。

我記得看過這樣一個視頻。

視頻裏,女子手裏攥著幾張嶄新的人民幣,隔著一扇玻璃,沖屋內的孩子笑。

而那孩子理都不理,眉頭緊皺,臉上寫滿不耐。

媽媽尷尬地抽回拍打玻璃的手,心酸地低下頭。

再抬眼的時候,眼角都濕了,她對記者說,

「我在北京火車站做環衛工,逢年過節都不回家。 

我一個月才掙那麽幾個子,回家就要扣錢。還不如多賺幾個,寄回去給孩子買身新衣服。

幾年沒回去了,孩子記恨了。

我知道,他其實是想媽。

他想我啊。」

看到大姐一把年紀言不由衷的樣子,我沒忍住,也跟著哭了。

劉亮程曾說:落在一個人一生中的雪,我們不能完全看見。 

人們的悲歡並不相通。

這些環衛工人省吃儉用,住在幾平米髒亂的環境裏,日子再苦都沒能讓他們低頭。

反倒是陌生人,害慘了他們。

浙江一名環衛工人在清理垃圾時,雙手被垃圾中的強酸化學品腐蝕。

我不忍心看這雙手。

他的指甲因為壞死已經變成了灰白色,手指上的皮因為腐蝕掉去了一大塊,沾著血的肉猙獰地暴露在空氣中。

而受傷的環衛工人,他的苦又能說給誰聽?

因為我們的大意,垃圾傷人案件屢禁不止。

江蘇的萬大媽清掃街面的時候,她腳下的鞭炮屑炸了,

她來不及躲藏,臉和手臂重傷。

廣東52歲的環衛工被垃圾裏的不明物體炸傷,他的左前臂被炸斷,慘遭截肢,雙眼球挫傷。

一位環衛工告訴中青報記者,「環衛工人都是看命。」

這話不是沒道理。

他們每天眼睛盯著車輛,車少時,趕緊沖到馬路上,把過路車輛和路人留下的垃圾扒到一邊。

而如果行車不避讓,又或者酒駕來不及剎車,環衛工人就會命隕於此。

環衛工人撿垃圾被撞的慘案一直在發生。

武漢52歲的李阿姨撿煙盒的時候,被一輛越野車從身後撞倒,又被對面車道的面包車連續撞擊,當場身亡。

死前,她手裏還攥著撿來的煙盒。

煙台67歲的魏大爺,天還沒亮就趕到路邊作業,低頭掃地的時候,被撞身亡。

2017年新年第一天,哈爾濱男子酒駕撞飛兩名環衛工人,拖拽數百米才停下,環衛工人當場去世。

環衛工人才是真正的弱勢群體。

他們是世上最悲慘的人,勤勞,貧窮,卑微,沉默地活著,失去生命也不會驚動多少人。

在暗夜裏生活的這些人,什麼時候能看到陽光呢?

然而,擺在他們面前的是現實裏越不過去的鴻溝。

3.

在一些人眼裏,環衛工沒文化、素質低、外表髒,是「次等公民」。

鄭州,保安把垃圾扔丟在街上,環衛工大爺出聲勸阻,結果被重重推倒在地。

保安仗著身強力壯,對老人拳打腳踢。

蘇州,環衛工何彥龍打掃衛生的時候,偶遇一對夫妻在遛狗。

狗狗沒有戴牽引繩,差一點撞到了何彥龍的保潔車,幸好何彥龍及時剎車,才沒有撞到寵物狗。

而這讓雙方從口角之爭演變成大打出手。

何彥龍倒地不起,血流了一地。

那對夫妻卻心疼地抱住了狗。

「你撿垃圾的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們就是來掃垃圾的。」

下面這張圖暴露了人性有多骯髒。

西安,因嫌棄環衛女工擋路,海歸教授踹倒女工,把人打得滿臉是血。

他的妻子在一旁牛逼哄哄地說,

「我掙多少錢,你掙多少錢。」

環衛工掙紮著從垃圾堆爬起,女子又一拳揮了出去,然後在她臉上又跺了幾腳。

環衛工用最髒的手,賺著世上最清白的錢。

他們是弱勢群體,但不是可以欺負的群體。

我奶奶今年70,老太太腿腳利索,65歲那年還在外面做環衛臨時工。

家裏人拉著她勸了一次又一次,年紀大了,在家歇著吧,唾沫星子不知費了多少。

老太太倔,只說,「趁著我還能幹,我就幹點兒。」

如果我奶奶在馬路牙子上幹活的時候,被路人欺負,遭陌生人吐口水,我一定毫不客氣一拳打過去。

對待弱者的態度,是衡量一個社會文明程度的標尺。

把環衛工當軟柿子捏,才不配稱之為人。

那些被世上瞧不起的環衛工人們,其實有著最高貴的靈魂。

還記得疫情期間,一伙環衛工人酒店隔離結束後自行打掃了房間。

房間一塵不染,仿佛沒有人住過。

客房經理查房的時候哭了,她從沒見過退房的時候房間還能如此乾淨。

滂沱大雨天,老大爺把頭埋進惡臭的井內,跪地20分鐘,徒手疏通下水管道。

他不怕自己髒,只怕管道堵了,髒了別人。

山東日照,一環衛工匿名捐款1.2萬元,只留下一張字條「急轉武漢」,便匆忙離開。

那1.2萬是大爺的血汗錢啊。

自己家徒四壁,卻為武漢雪中送炭。

平凡成就偉大。

半生遭盡白眼的環衛工人們,理應得到大家的尊重。

一組數據告訴你,中國環衛工人的真面貌。

中國環衛工人年齡在49歲以上的幾乎占一半。

在小城鎮,老齡化現象則更嚴重。

以山東淄博為例,全市共7000多名環衛工人,50歲—60歲的環衛人員占總數量的80%左右。

什麼意思呢?

退休了的老爸老媽,在農村賺不到錢的爺爺奶奶,為了混口飯吃,

連一個喝水、避暑、遮風、躲雨、更衣的地兒都沒有,但多苦,多髒,多累他們都不怕。

因為那1000出頭不到2000的工資,於他們是最後的尊嚴。

而在美國,一個10年工齡的普通垃圾車司機年薪11.2萬美元。

韓國,成為一名環衛工需競聘,上崗年薪起價約14.3 萬人民幣。 

日本,市民自覺清理垃圾,環衛工人只負責將一袋袋分好類的垃圾袋裝車帶走,月薪達到2.5W-3W人民幣。

中國在編環衛工僅20%。

也就是說80%的人收入沒有保障。

超過70%的環衛工人表示「受歧視,不被尊重」是他們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難。

環衛工人幾乎都曾受過身體上或言語上的傷害,行人的冷眼相對、冷嘲熱諷,甚至破口大罵。

也就是說我們在路上擦肩而過的的每一個環衛工,都不曾程度被欺凌過。

可那些自詡高級,滿口仁義道德,行為卻卑鄙下賤的人,有過歉意嗎?

我看到這張圖的時候心情非常復雜。

下雨了,環衛工沒帶傘。

路過的司機停下車,打開後備箱,和環衛工一起鑽進去。

兩個人一邊躲雨,一邊樂呵呵地聊天。

勞倫斯說:使人高貴的是人的品格。

為別人著想,是最好的教養。

如果說,我們都是漂浮在都市鋼鐵森林中的工蜂和螢火蟲。

那環衛工人就是凌晨四點的城市黃玫瑰。

有人夜店撒錢,有人十元溫飽。大千世界,蕓蕓眾生,誰是螻蟻,誰又是為了口飯在苟且偷生。

我們之間並無高低貴賤之分,都是人世間的一粒浮塵罷了。

《月亮與六便士》中有這樣一句話:

我用盡了全力,過著平凡的一生。

深以為然,有的人光活著就已經使盡渾身解數。

看到環衛工人累癱在地上的照片,顏顏很心痛。

他們又是誰的家人呢?

善良與學歷、職業、年齡、身份無關,它靜靜流淌在每個人的血液裏,悄無聲息地改變著世界。

我們也許不能馬上改變環衛工人的艱辛處境。

但至少,在全國各地都忙著擺地攤的時候,

作為顧客,你別亂扔垃圾;作為商戶,請你收攤帶走垃圾。

你要做的很少,給環衛工人多點尊敬。

而你的那一點微不足道的尊重,是環衛工人最大的心願。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