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國際市場,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正在擺脫「中國公司」的形象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本文來源:投資界

微信id:pedaily2012

作者: 楊繼雲

字節跳動再次引發一場巨震——正在大規模地將國際業務徹底轉移到海外。

投資界(ID:pedaily2012)獲悉,路透社引援知情人士稱,字節跳動在全球緊張局勢加劇之際,正逐步實施將海外業務權力中心從中國轉移出去的一整套戰略。

據悉,這是一項已經低調地進行了數月的行動,而最新的佐證是,TikTok撬走迪斯尼高管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任命其擔任CEO,這正式宣告了字節跳動的海外軍團已經集結完畢。

三個月前,字節跳動剛剛解散了北京總部一個上百人的團隊——TikTok的海外內容審核團隊。

當時,TikTok相關負責人回復投資界稱:「我們尊重不同文化和法律背景下對於內容健康的要求,一直把相關的內容運營管理工作交給熟悉當地文化和法律的本土團隊負責。」

如今,經歷了疫情等一系列風波後,美國對TikTok的監管審查會更加嚴格,而TikTok一直將美國視為其最大的市場之一。

字節跳動,不得不加速將非中國業務遷出中國。

字節跳動的最新行動:海外豪華軍團已到位,將權力中心轉移

這是一項已經低調地進行了數月的行動——字節跳動大規模將國際業務徹底轉移到海外。

更多細節流出。

多名知情人士透露,字節跳動旗下TikTok撬走迪斯尼高管凱文•梅耶爾擔任CEO,背後是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在全球緊張局勢加劇之際,將非中國業務權力中心從中國轉移出去的一整套戰略。

這是一項鮮為人知的戰略。

字節跳動最近幾個月低調采取了一系列行動,逐步將國際業務的決策與研究職能部門轉移到海外。

需要強調的是,這一戰略不僅針對面向海外用戶的TikTok,還包含字節跳動其他不是以中國為中心的海外業務,例如印度社交軟件Helo等。

可以作為佐證的是,凱文•梅耶爾不僅僅是TikTok的CEO,更是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COO),他同時還需負責Helo以及字節跳動的音樂、遊戲業務,同時負責字節跳動全球職能部門(不含中國),包括企業發展、銷售、市場、公共事務、安全、法務等。

事實上,字節跳動早已悄悄開啟海外人才戰略,集結起了一支豪華的全球化軍團。

投資界梳理,從2019年起,已有包括前華納音樂集團高管(Ole Obermann)、前微軟首席知識產權顧問(Erich Andersen)、前Facebook高管(Blake Chandlee)、前谷歌資深員工(Theo Bertram)等在內的海外高管先後加入字節跳動。

前不久,Hulu前高管Nick Tran加盟字節跳動,出任TikTok北美營銷主管;同期,前萬事達公司高管Rohan Mishra,擔任字節跳動Helo印度市場負責人一職。

顯然,被寄予厚望的TikTok,正努力完善自己更加國際化的高管團隊,擺脫「中國公司」的印象。

此外,字節跳動的海外資本運作也令人關注。

據悉,字節跳動已經聘請了一位駐紐約的投資者關係總監Michelle Huang,是前軟銀的一位投資人,曾經參與對字節跳動的投資。

Michelle Huang的到來,主要是為與包括美國泛大西洋投資集團和KKR在內的主要投資者保持聯繫。

這是籌備下一輪融資,還是謀求IPO,令外界充滿了各種猜想。

眾所周知,字節跳動正在世界各地大規模招聘,如在新加坡、雅加達和華沙等地招聘工程師,同時,字節跳動也不惜開出高薪,從谷歌、Facebook等公司挖人。

不久前,解散中國一個上百人的團隊工作機會轉移到海外

然而,伴隨著國際業務遷出中國,原本的中國團隊可能面臨著轉崗或裁員的風險。

路透社在報導也委婉地指出這一點:一些原本負責該公司全球業務的字節跳動員工,不得不謹慎地迎接這些重大的組織變革。

有員工擔心自己在下一階段的擴張中,可能會變得不那麽重要,並開始尋找其他工作機會。

事實上,這一幕已經發生了。

今天3月初,一份關於《關於TNS國際化部分部門集體被迫轉崗的想法》的內容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直指字節跳動對業務調整「一刀切」,疫情期間部門宣布解散,100多名員工被迫轉崗。

投資界輾轉獲悉,這次被解散的,是字節跳動旗下應用TikTok的海外內容審核團隊。

據了解,這樣的調整其實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隨著各國監管的愈發嚴格,TikTok不得不努力消除外界對其中國背景的忌憚。

當時,投資界試圖聯繫採訪,TikTok相關負責人回復稱:「我們尊重不同文化和法律背景下對於內容健康的要求,一直把相關的內容運營管理工作交給熟悉當地文化和法律的本土團隊負責。」

這番言語背後,夾雜著無奈——TikTok的海外監管難題,始終是字節跳動的心病。

一直以來,TikTok因中國背景接連在海外遭受質疑,尤其在美國強監管政策的聚光燈下,TikTok被視為一種威脅。

據華盛頓郵報去年10月25日的報導,美國的兩位參議員向美國情報部門聯合申請,調查TikTok是否構成「國家安全風險」。

另外兩位資深參議員致信美國代理國家情報總監,對TikTok的數據收集行為提出了質疑。

今年3月,一場美國國會參議院關於TikTok數據安全問題的聽證會在華盛頓召開,這是繼2019年11月後,TikTok第二次被納入美國參議院聽證會討論。

TikTok也在積極斡旋。

先是竭力擺脫「抖音海外版」的標簽,實現了在數據、產品架構、人員、商業化等各方面的完全獨立。

從2018年起,TikTok在各個國家的運營團隊逐步建立,在內容審核上盡力「本土化」。

最新的消息是,TikTok將停止使用在中國上班的審核人員來監控海外內容,並將把這些工作崗位轉移到中國境外。

巨無霸字節跳動不再只是一家「中國公司」

時至今日,估值超千億美金的字節跳動,已經悄悄將主戰場由中國轉移到海外。

這是一個始於7年前的想法。

一位字節跳動早期的投資人表示,在頭條才剛剛成立的2013年,張一鳴就開始計劃全球擴張。

此後,字節跳動的全球化版圖徐徐鋪開。

2015年,今日頭條正式發布了海外版,名為「TopBuzz」,這個應用在2016年進入巴西市場。

內容領域的布局開始通過投資持續進行,2016 年10 月,今日頭條投資了印度最大的新聞聚合平台Dailyhunt;2016 年底,今日頭條控股了印尼的移動互聯網明星項目——新聞推薦閱讀平台”BABE”。

2017年是字節跳動在海外快速擴張的一年。

如果還能回憶起,在抖音尚未到達2018年春節的徹底爆紅時,字節跳動的全球段視頻計劃就已經啟動。

這一年,字節跳動先後推出了火山小視頻海外版Hypstar和抖音海外版TikTok,同時還收購了短視頻平台Flipagram、移動新聞服務商News Republic和音樂短視頻平台musical.ly。

TikTok開始風靡,進而稱霸全球。

今年2月,TikTok以1.13億次下載量創下記錄;3月,TikTok下載量達到1.15億次,用戶數超過10億,下載量超過20億。

一家追蹤app數據的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統計,整個一季度,TikTok下載量超過3.15億次,數據高於全球任何一款應用。

目前,除了內容資訊和各種短視頻平台,字節跳動在海外還有短視頻剪輯工具Viamaker、休閒遊戲發行平台Ohayoo、針對海外市場發布的企業辦公套件產品Lark等。

從地域上,TikTok的總部在美國,以此為據點,字節跳動的海外根據地正漸次擴張。

今年5月,字節跳動決定將TikTok歐洲業務中心設立在英國倫敦,並將在倫敦招聘大量人工智慧工程師和軟件開發人員。

在此之前,TikTok規模最大的辦公地位於美國洛杉磯(TikTok總部),而倫敦辦公規模將與洛杉磯相差無幾,成為TikTok的第二大辦公區。

投資界最新獲悉,字節跳動正在尋求在印度建立第二家公司實體。

人口紅利尚在的印度市場一直是字節跳動出海的重點,除了TikTok,字節跳動在印度還上線了火山小視頻海外版Vigo Video,2018年6月,字節跳動專門為印度開發的社交軟件Helo投入運營,今年3月,字節跳動又發布了在印度的音樂流媒體Resso。

有意思的是,字節跳動在海外戰場再次遇到中國的「老對手」——騰訊、快手。

去年4月,騰訊2億美元領投了ShareChat,這被看作是與字節跳動在海外競爭的又一個標志性事件。

騰訊從2019年起不斷通過投資手段攻占海外市場。

同年2月,騰訊以1.5億美元領投美國娛樂、社交及新聞網站Reddit D 輪融資。

值得一提的是,字節跳動之前也曾嘗試收購Reddit,但最終沒有達成。

就在上月初,快手在美國發布了應用Zynn,這個短視頻應用竟然付錢給用戶來觀看內容和招募其他用戶,效果立竿見影。

據Sensor Tower提供的數據,Zynn發布一個月就成為美國下載量最高的iOS應用,被視為Tiktok的有力競爭對手。

這是極為罕見的一幕:在全球互聯網的競爭中,開始出現越來越多中國巨頭的身影。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阿里和騰訊雙雙跌出了全球十大市值公司

xxx

狂飆十年的中國互聯網光環不再(穩),我想去國企

xxx

讓騰訊蒸發3800億人民幣的那篇官媒文章已經刪了

xxx

除了罵裁判,中國互聯網八大平台都是怎麽看奧運會的?

xxx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戴字節跳動(抖音)的工牌能光宗耀祖嗎?

xxx

中國的B站正在日本走紅,但走紅的路子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