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歸玩,鬧歸鬧,別拿擺攤開玩笑

本文是汽車廠商趕搭地攤經濟熱潮做的一篇軟文。

可以看看如何轉折打廣告。

本文來源:蹦迪班長

微信id:MrSugar008

作者:阿毛 班長

忽如一夜春風來,消失的地攤卷土重來。

兒童節這天,多地下發了放寬地攤管制的通知。

隨後,#地攤經濟#這個話題就被頂上了微博熱搜。

即便不刷微博,相信在你的朋友圈裏,也一定飄揚著各種擺攤宣言,湧現著到底賣點啥好的疑問。

這個時代,段子永遠比行動來得早,每一個熱點都能引發一場狂歡。

你以為地攤是小商品、街頭美食的天下,但卻發現創業公司CEO、互聯網公司HR、自媒體小編、金融界大佬都已經練起攤來。

看這意思,地攤經濟2.0時代,會發生這樣的劇情:把兩斤香蕉交到你手裏的人,真實身份是一個幣圈大佬。

瞅瞅,你瞅瞅,現在擺攤的競爭是多麽激烈!

如果你真想擺地攤,又不想只是隨便跟風,而是想擺得又酷又浪,那麽你就有必要觀察一下地攤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1.玩歸玩,鬧歸鬧,

別拿擺攤開玩笑。

其實在地攤鼎盛時期,不論是擺攤的內容,還是擺攤的人,就是一個藏龍臥虎的江湖了。

▲(圖片來源:青紅造了個白)

我有幸親經歷過那個地攤的黃金時代。

那裏不僅有廉價又豐富的物質文明,還有同樣廉價卻美妙的精神娛樂。

在地攤,我能幹的不僅僅是花幾十塊錢擼頓飽串,買10元錢3雙的襪子,還能用不多的零花錢,就獲得日本漫畫、打口CD、神秘學書刊等等亞文化啟蒙。

在我看來,這是那個時代最酷的攤兒,承載了一代人追求精神自由的記憶。

這樣影響我一生的美妙啟蒙,是電視和學校無法給我的。

而對於那些擺地攤的人,也不要低估人家的未來。

往早了說,劉備就是在擺地攤賣草鞋的時候,偶遇了擺攤賣綠豆的關羽,擺攤賣豬肉的張飛。

三個地攤商販不打不相識後,開啟了一段感天動地的兄弟情。

往近了說,在改革春風吹滿地的80、90年代,就有許多小販從地攤起步,搭乘時代春風,一步步實現階層躍升,成為功成名就的企業家。

▲(圖片來源:@蔣東文)

還有一些將載入人類文明史冊的發明創造,也來源於地攤。

比如征服全球的老幹媽辣醬,就是陶碧華阿姨當年擺攤賣涼皮時研究的佐料配方。

又如成為武漢城市名片的熱乾麵,據說是某位小販下雨天收攤子時,不小心將麻油撒在麵上,結果意外誕生的美食。

所以毋庸置疑,身為人類文明中不可或缺的,充滿活力的地攤,擁有光輝燦爛的歷史,巨星雲集,熠熠生輝。

地攤的過去,用比鐵還硬比鋼還強的事實證明了一句話:

玩歸玩,鬧歸鬧,別拿擺攤開玩笑。

不要以為過去的就是過時的,即便過去的地攤已經消失,但它們播下的前沿文化火種,創造的人間美食,依然在這個時代裏奔湧,依然是最浪的浪花。

2.浪漫主義地攤進行曲

那麽,現在擺攤的人,又呈現著怎樣的精神狀態與現實追求呢?

網上那些互聯網人搞的段子,也就圖一樂,當然不能當真。

為了獲得這場地攤復興運動的真實信息,我蹲守在「地攤吧」進行了深度田野調查,翻看了數百個帖子。

然後我發現,在庶民經濟裏,總是流淌著一股自尋歡喜的樂觀主義血液。

這是來自民間的真實浪漫。

掙錢固然重要,但掙錢只是實現人生追求的手段,並不是起點與終點。

攤主丁哥,就將歷史進程與個人奮斗充分結合,用「出攤響應國家號召」的口號,開頭就給擺攤這件事拉升了立意,定下了基調。

即便只是幾筐荔枝,踏上的征途仿佛也是星辰大海。

另一個攤主則像是民謠歌曲《玫瑰》裏所唱的那樣,開了家只屬於自己的雜貨鋪,隨心所欲地賣著自己喜歡的東西。

本來嘛,上班就夠現實的了,擺攤還不得放飛一下自我。

只不過這位擅長拉動內需的小天才過於熱愛自己售賣的冰粉,以至於呀浦呀浦地一天下來,大部分冰粉是自產自銷不說,收到的錢數和賣出的碗數竟然神奇地對不上

我只想問,這到底是來擺攤,還是來當吃播的?

思路最清奇的攤主「暴躁老哥」,拿著2100元1瓶的茅台擁抱蕓蕓眾生,殺入下沉市場。

結果戰績驚人,3小時過去了,一件都沒賣出去。

吧裏的同行們看了直呼迷惑,像這種打破了次元壁的賣法,難倒不是混淆視聽,真也亦假嗎?

誰知道老哥非但沒有退縮,反而加量給攤位引入了荷爾蒙營銷的概念,請來了一位清爽大方的看板娘。

這樣富有衝突感的場景,仿佛杜尚大師的構圖,用達達主義的態度隱喻出階層混搭的浮世繪:

價值2毛的簡陋廣告牌上,假一賠十的四個大字寫的赫然醒目。

而在1這個數字上,卻多了一筆一劃,每瓶茅台的價格唰唰唰,又漲高到2400

也有惹人憐愛的女攤主,說是曬滿手的老繭,但照片裏卻只能看到纖細的雙手和酥軟的棉花糖。

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留白,給了吧友們充分的想象空間,自行去將勞動者的美貌構建。

也不怪有沒受過九年微博教育的鋼鐵直男,感嘆著現實的殘酷,真誠的勸誡樓主:青春易逝,早擇郎君。

不過要說最有調性的攤主,私以為還是這位劉皇叔。

他這一人一車的行頭,讓我聯想到了起碼十部好萊塢公路片,電影裏伴隨著音樂跟亞文化,嬉皮士們一路從大陸的這邊,穿越到大陸的那邊。

有輛車擺攤,這選擇和生存空間一下就豁然開朗了。

正是他,讓我知道,十元三張的碟片,居然能夠靠著車和攤繼續存活在5G的時代。

沒想到當年的亞文化火種

在這個時代依然有傳承人

而還有一些更前沿的地攤弄潮兒,更是動用了電動汽車,既能保證攤位的機動性,又能為攤位提供能源動力,實現攤位升級。

▲通過威馬電動汽車搭建的移動理發廳

還有人敏銳的發現了市場需求,迅速占領擺攤產業鏈的上遊做知識變現,只要網撒得夠大,指不定那天就能發展成地攤界的黃埔軍校。

加之各個帖子裏真假難辨的貨源跟渠道信息,無時不刻的在提醒著攤界的菜鳥們——

地攤創業有的不止有機遇跟財富,還伴隨著困難跟風險。

這就是當下地攤界的真實狀態。

3.前賽博朋克時代,

誰能讓擺攤浪起來?

長江後浪推前浪。

很多人以為,地攤這種個人實體經濟在遙遠的未來,會被吞沒在時間的長河裏。

但在文藝工作者們所預言的未來中,地攤卻是一直是擁有著頑強生命力的存在。

比如在《銀翼殺手》等等賽博朋克的世界裡,主角們各個都愛拉面攤。

仿佛在那冰冷無情的賽博世界裡,地攤就是不多的人間的光,平民的熱。

《星際牛仔》裏,火星殖民地的集市上,人們回歸市民生活的慵懶。

而哪怕是在可怕的廢土世界,蝸居地下城的黑市大佬,也照樣抵擋不住路邊攤香味滋滋的烤串。

不過最拉轟的地攤兒,我覺得要屬「第五元素」裏這位將中華美食文化傳播到銀河系的眼鏡大爺。

他的攤兒,進可破浪開拓市場,退可乘風周遊宇宙。

款式大氣,能源強悍,將機動性優勢與服務性優勢結合,解決了像星巴克和海底撈這樣銷售體驗型店家輻射度始終有限的難題。

由此可以引申出無限的可能。

那麽什麼時候我們才能見到桑拿攤,電競攤,擼貓攤,殯葬抬棺攤,攝影修圖剪輯配樂一條龍抖音攤,甲方PTSD心理輔導AMSR助眠攤,以及祖安分社抗壓杠精三小時速成攤…?

未來雖然遙遠,但能夠代表前沿潮流的答案,今天早已經有伏筆。

比如前面提到的,我們的新朋友威馬電動汽車,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移動攤位,只需要一點打破常規的想象力,他就會是後浪們實現夢想的C位神器。

在她的幫助下,你可以隨時隨地的擺攤創收,邊浪邊回血,猶如老派故事裡牛仔和水手的那般灑脫。

菠菜在手,大力水手就能隨時浪起來。

而可以雙向充電的威馬電動汽車EX5,就像大力水手手裏的菠菜一樣,助你在擺攤路上無所畏懼,坐擁充足動力。

如果你是一位身懷絕技的Tony老師,威馬電動汽車可以讓你一晚上為150個左右顧客服務,平均每人吹十分鐘,讓這條街走遍被你打理過的靚仔。

一台2000W吹風機,平均每人吹10分鐘,

電量可供Tony老師一晚上為150個左右顧客服務

假若你是個吃貨美食家,威馬電動汽車也可以助你搭建一個移動火鍋店或是電力燒烤攤。

遊走在各大寫字樓邊,成為都市白領們不可抗拒的深夜食堂。

一台電磁爐2000W的功率,

威馬電動汽車可供5個電磁爐連續工作約5小時,

滿足多個吃貨的宵夜需求,月賺十幾萬不是夢

▲威馬川渝車友聯誼,Wimer一起品嘗移動火鍋

▲威馬成都用戶中心,2019端午節為車主煮粽子

又如果你和小伙伴們身懷著一份玩樂隊的夢想,大可追隨車庫朋克先輩們的腳步,以各大車庫和廣場作為戰略目標,像眾多令人心馳神往的紀錄片裏所描寫的那樣,發起一場轟轟烈烈的搖滾遊擊戰。

通過威馬電動汽車提供的澎湃動力,用電吉他、電貝司,在街頭藝人行列輕鬆奪人耳目。

其它像是移動咖啡廳、移動KTV、移動健身房等等潮流攤位,都已被威馬電動汽車的年輕車主們成功解鎖。

隨著移動攤位的升級和多元化,以及5G網絡的全面覆蓋,以我貧瘠的想象力,不足以描繪威馬電動汽車在未來能夠搭建怎樣的潮流攤位。

但此時此刻我發現,假如那個被科幻小說家無數次設想的賽博朋克世界真的到來了,那麽冰冷無情的階層分化之外,還有另外一條道路,讓我們可以借助威馬電動汽車這樣閃爍自由精神的生產工具去開拓。

當地攤在科技時代真的復興後,它不應是簡單的重復,而應當是一個充滿冒險家精神的「新航海」時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