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弗洛伊德】當時影片拍攝者身份曝光,被質疑見死不救

本文來源:上觀新聞(解放日報旗下)

微信id:shobserver

本文綜合海外網、央視新聞、澎湃新聞、觀察者網

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執法致死後,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已蔓延全美140多個城市。

當地時間6月4日,弗洛伊德的首場追悼會在事發地明尼阿波利斯市舉行。

▲現場圖 海外網圖

據CNN等美媒報導,追悼會在一所大學舉行,數百人出席,包括弗洛伊德的家人、明尼蘇達州州長蒂姆·沃爾茲及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長雅各布·弗雷等。

▲事發地市長跪在弗洛伊德靈柩前大哭 海外網圖

弗洛伊德的靈柩兩旁擺放了白色和紫色的花。著名黑人民權活動家阿爾·夏普頓致悼詞。

追悼會開始前,現場還出現動容一幕,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長雅各布·弗雷單膝跪在弗洛伊德的靈柩前,一手輕撫棺材,一手掩嘴痛哭。

5月28日,雅各布·弗雷曾發推紀念弗洛伊德,他說,「弗洛伊德理應得到公正。黑人社區理應得到公正。他的朋友和家人理應得到公正。」

據了解,當天是弗洛伊德的首場追悼會,在其出生地北卡羅來納州的追悼會將於6日舉行。隨後,他的遺體將運往曾生活的城市休斯敦,正式葬禮將於9日舉行。

目前,涉案的4名警察已被革職,並全部遭到起訴,其中跪壓弗洛伊德近9分鐘的警察肖萬被改控二級謀殺罪,較此前起訴級別有所提升。

弗洛伊德案另外3名涉事警察出庭受審

被控同謀和教唆殺人

當地時間6月4日,與弗洛伊德之死相關的另外三名涉事前警察亞歷山大·金、托馬斯·萊恩 和陶·邵,在亨內平郡地方法院首次出庭受審,他們分別被指控為二級協助教唆謀殺罪和二級協助教唆過失殺人罪。

法官對三人分別開出了100萬美元的無條件保釋金,按照慣例,被告在首次出庭時通常不會認罪,下一個開庭日期被定在6月29日。

喬治·弗洛伊德死前同伴:

弗洛伊德態度謙卑,並沒有拒捕

一名美國非裔男子稱,喬治·弗洛伊德死前並沒有作出拒捕舉動。該名男子是弗洛伊德生前好友,在弗洛伊德遭逮捕時,他與弗洛伊德待在同一輛車內。

據美國《紐約時報》6月3日報導,該名男子名為莫裏斯·萊斯特·霍爾(Maurice Lester Hall),今年42歲。霍爾稱,弗洛伊德從一開始盡可能展現出謙卑的態度,表明自己沒有在抗拒逮捕。

「當時他只是在哭泣,希望有人幫助,因為他快死了……我將永遠記得弗洛伊德充滿恐懼的神情,因為他原本是一個如此有氣概的人(such a king)。看到一個成年人如此哭泣,再看到他如此死去,這讓我久久不能忘懷。」霍爾說。

霍爾與弗洛伊德均為德克薩斯州休斯頓人,在一名牧師引介下於2016年結識。報導稱,霍爾是弗洛伊德死亡事件的關鍵目擊證人,但霍爾目前已被逮捕。

一名明尼蘇達州官員表示,霍爾因為持有槍枝、家庭暴力、藏有毒品等罪名遭逮捕,且以上罪名都為重罪。

在弗洛伊德死後,霍爾搭便車於兩天後抵達休斯頓返回家中。6月1日,他在家中遭警方上門逮捕。

霍爾稱,他遭逮捕後,明尼蘇達州的執法人員一直在向他詢問有關弗洛伊德死亡的事情,沒有談及霍爾遭逮捕的罪名事項。

「黑人死亡」事件拍攝者身份曝光

被質疑見死不救

5月26日,美國警察暴力執法事件視頻拍攝者,17歲高中生弗雷澤在案發次日再度回到現場,並當場崩潰,稱「我眼看著他死的,大概就離他1.5米遠」。

隨著案件發酵,她作為目擊者及拍攝者被卷入輿論之中。

目前,弗雷澤正接受心理疏導。

回顧整起事件,17歲女孩達內拉·弗雷澤(Darnella Frazier)扮演了重要角色——她拍攝下這幕慘劇的整個過程,並公之於眾。

從此,這名高三學生成了一場謀殺案的關鍵證人,也引來了「圍觀群眾」的頻繁騷擾。

有人質疑,她當時為什麼沒去阻止警察?

另一方面,親眼看著弗洛伊德一點點失去生命,也讓弗雷澤多日來沉浸在痛苦中。

紐約每日新聞6月2日稱,自目睹這一事件以來,弗雷澤就一直在接受治療,並處理著來自網絡的攻擊。

「所有人都問我有何感想」

弗雷澤的臉書賬號顯示,她於當地時間5月26日上傳了弗洛伊德遭警察跪壓頸部的視頻片段。

隨著視頻的快速傳播,來自各方的質疑聲令這名高中生不堪忍受。

▲弗雷澤臉書截圖

弗雷澤對美媒表示,很多人批評她「為何除了拍下視頻什麼都沒做?」

還有人告訴弗雷澤,她本應該做更多事幫助弗洛伊德,例如介入此事,制止警察。

「我這麽做是為了影響力?是為了引起關注?為了得到報酬?」5月27日,弗雷澤在臉書責問質疑者。

她坦言,自己只是個17歲的未成年人,害怕和警察發生爭執,「我不指望任何沒有站在我立場上的人理解我的感受,以及我為什麼這麽做。」

弗雷澤進一步解釋,她不希望再有其他人死去,也不願被置於和弗洛伊德相同的位置,但若不是因為她,涉事的警察還會繼續工作。

「警察肯定會用一個故事來掩蓋這件事……弗洛伊德可能也是你所愛的人,你們也希望看到真相。」

左翼媒體「NowThis」29日發布的獨家視頻顯示,在弗洛伊德死後翌日,弗雷澤來到事發現場,她向周圍參加抗議的人群哭訴:「我看著他死去……所有人都在問我有何感想?我不知道,因為我太難過了,兄弟。」

「他們(警察)殺了這個男人,而我就在五英尺外。」弗雷澤情緒激動。

▲弗雷澤講述事發經過 視頻截圖

除了在網上遭受的騷擾,人們還擔心弗雷澤會有拉姆齊·奧爾塔(Ramsey Orta)相同的遭遇。

6年前,另一名黑人埃裏克·迦納(Eric Garner)同樣因警方「鎖喉」死亡,奧爾塔當時拍下了事發過程,三周後,他遭指控非法持有槍械被捕。

弗雷澤的支持者們要求為這名未成年人提供更多保護,他們說,弗雷澤也目睹了警察的殘忍殺戮,歷史不能重演。

目前,弗洛伊德死亡事件的4名涉事警察已全數被捕,實施「鎖喉」的白人警察德裏克·肖萬(Derek Chauvin)被指控了更嚴重的二級謀殺,另三人被控協助和教唆實施二級謀殺,以及協助和教唆二級過失殺人。

「弗雷澤是無辜的」

作為此案的關鍵證人,弗雷澤5月30日向聯邦調查局及明尼蘇達州刑事執法部門提供了證詞。據紐約每日新聞6月2日的報導,目前已經有律師在協助弗雷澤處理後續事宜。

弗雷澤的律師賽斯·科賓(Seth B. Cobin)表示:「弗雷澤是一個完全無辜的人,在無意中發現了什麼,做了正確的事。就像意識到了『我必須做些什麼,我必須站出來,去改變歷史』。」

科賓透露,弗雷澤有跟當局表明,她在事發時拿出手機拍攝,是因為她意識到,如果自己不做些什麼,就沒人會相信發生的一切,「如果她不拍下來,誰會相信呢?這就是另一件黑人被警察殺害卻沒有任何後果的事。」

還在讀高三的弗雷澤尚有一個9歲的表妹要照顧,被卷入「弗洛伊德之死」為她帶來了巨大心理壓力。

「這對她來說非常痛苦,她真的是一個普通的,非常可愛的少年。」科賓說。

科賓將弗雷澤稱為「她這一代的羅莎·帕克斯(Rosa Parks)」。(觀察者網註,羅莎·帕克斯是一位美國黑人民權行動主義者,1955年,她因拒絕在公車上給白人讓座被捕,引發蒙哥馬利巴士抵制運動)

紐約每日新聞稱,居住在事發地附近的弗雷澤一家,目前安置在一個秘密地點。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美軍退出後,塔利班表態:歡迎中國投資阿富汗,不允許任何人利用阿富汗攻擊中國

xxx

比爾蓋茲夫婦「沒有」婚前協議,離婚後1300億美元財富怎麽分?

xxx

美國史上最大龐氏騙局主謀在獄中去世,詐騙全球650億美元被兒子揭發

xxx

美國喬治亞州立法要求對投票者的身份核實引起企業界反對,川普號召民眾抵制企業

xxx

拜登勝選後,美國新聞業愈來愈「蘇聯化」?

xxx

既然巴菲特炒股這麽厲害,我們完全複製他的交易可以嗎?他買什麼我們買什麼?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