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霸主被封禁之後,那些代夫/父出征、扛起直播賣貨重任的女人們

本文中的辛巴,是隱於東北、統治中國農村社交APP「快手」的天王。

和快手的品牌形象一樣,比較是農村土味天王、地方上的霸主。

不是直播一哥李佳琦、一姐薇婭那種光鮮亮麗一線城市全國知名大網紅。

在城裡人、菁英階層熱議直播熱潮的時候,沒把這些地方土霸放在眼裡,媒體報導很少提到他們。

但是辛巴其實很賺錢。

2019年,辛巴花了人民幣五千萬辦婚禮,請了成龍在內的42位大明星。

然後在婚禮上直播賣貨,營收一個億。

當天是中國互聯網大新聞,震驚四方。

  東北網紅結婚花人民幣五千萬請42位明星,靠直播營收一億倒賺三千萬

文中提到的幾位網紅都差不多,都是快手上的一方之霸,都被官方下令封殺。

女朋友(女弟子)都很漂亮,在天王被禁期間承擔流量重任。

例如我們最喜歡的東北社會搖大宗師-牌牌琦,被官方封鎖兩年多了,他的招牌slogan仍在江湖上迴盪:【社會人中萬人迷,唯有男神牌牌琦】

弟子開枝散葉不說,老婆(女弟子出身)小伊伊代班那麼久了,也有了自己的一片天。

以下影片是2019年小伊伊的一場直播,「城裡人」接受不了這種風格:

  大陸有一種舞叫【社會搖】,廣場舞之後的國民舞?台灣也有人跳(附影片)。

本文來源:娛樂硬糖

微信id:yuleyingtang

作者:劉小土

「師父還沒回來,但我們每個人站在這裡都能頂起一片天,給辛選用戶一個家。」

快手主播辛巴帳號被封半個月後,5月23日,辛巴的徒弟蛋蛋「代父出征」。

55分鐘銷售額破億,蛋蛋含淚哽咽著感謝師父師娘和818的家人們。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隨即,辛巴的妻子初瑞雪發來連麥,叮囑蛋蛋和粉絲「你們別叫他名字」,並代表丈夫發聲:都好好的,我將用畢生心血堅持辛選理念,為百姓說話。

堅持無可奈何的未來,堅守「曾經的他」對我的期望。我自堅強,有你們,我痛並幸福著。

得知老大消息,粉絲總算安下心來,刷起了滿屏的「818」「想念班長」「等王者歸來」。

而在「用蛋蛋今天的成績,告訴所有人他的名字」的集體使命驅動下,這場直播最終賣出了3億。

不露臉的辛巴,穩住了「快手一哥」的江湖地位。

從天佑到辛巴,論虐粉,流量明星也幹不過快手主播。

對於快手之外的世界,辛巴近乎「橫空出世」。

相對於其他平臺,快手具有一定的自閉性。

外面的人摸不出門道,里面的人缺乏向大眾安利的熱情和手段。

2019年,辛巴先以一場明星雲集的「帶貨」婚禮強勢出圈,正式開啟電商主播生涯。

此後,他同台郭富城,出席芭莎慈善夜,攻入韓國、泰國市場,成為比肩李佳琦和薇婭的頂流選手。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快手帶貨一哥」的大標籤下,密集的熱搜讓辛巴的大眾形象豐滿不少。

農民之子、淳樸商人、草根楷模、微商頭頭……可讚美和爭議的背後,卻仍鮮少有人能說清:

辛巴到底咋火的?

搶榜出道吧

羅永浩簽約抖音開播以來,討論度和銷售額都在明顯縮水。

唯有每次直播的「榜首爭霸」,成了路人最期待的保留節目。

猶記老羅第二場直播,「小鑫鑫老師」和「周文強太太」兩大富婆在音浪榜纏鬥整晚,風頭甚至蓋過了正主老羅。

堪稱當代的五陵少年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可惜老羅不是琵琶女,富婆也不似五陵少年心思單純。

隨著觀眾打卡富婆主頁,小鑫鑫老師漲粉數萬。

一轉頭,小鑫鑫老師就策劃起「寵粉送禮」專場,火速切入帶貨模式,引得圍觀群眾驚呼「套路」。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硬糖君頂著鍋蓋說一句:抖人有啥資格嫌棄快手老鐵土呀?這波搶榜出道,都是快手玩剩下的!

幾年前,快手就流行砸錢抬咖了。

想漲粉的無名新人,在網紅主播的直播間狂刷禮物,搶下榜首。

網紅主播則會點名、連麥榜一大佬(即甩人),引導自家粉絲關注對方直播間,幫其漲粉。

彼時,想做零售電商的辛有志(辛巴)正尋找積累粉絲的平臺。

幾經考慮,他選擇在快手分享創業故事,時不時搞些抽獎福利,但整體漲粉效果不佳。

2018年,辛巴開始遊走各大快手網紅的直播間,嘗試搶榜引流。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這一時期,他在初瑞雪直播間豪擲數百萬,圈下大批原始粉絲之餘,還成功網戀奔現,事業愛情雙豐收。

但初瑞雪也只有百萬粉,輸送流量的能力有限。

求粉心切的辛巴又將目光瞄向了散打哥、祈天道等更頭部的快手網紅。

先是,散打哥解禁首秀,辛巴深陷抬榜套路,被倒逼著狂刷九十萬。

雖說這次搶榜漲粉虧了,但辛巴真正立穩了土豪人設。

而後,他又連線PK二驢,霸氣放話不差錢,誰幫自己漲粉就刷給誰。

在二驢助力下,辛巴單場直播漲粉近60萬,818家族逐漸有了姓名。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經過2018年的引流鋪路,辛巴順利躋身快手上位網紅圈。

而2019年一場聲勢浩大的婚禮,則讓他不僅在快手彎道超車、甚至出圈成名。

2019年,邀請明星唱堂會成為快手主播圈的時髦操作。

眼看別家風光無限,辛巴粉絲也在直播間提議辦活動,給818家族掙面兒。

通過傳媒公司,辛巴選定了成龍、王力宏、張柏芝等明星,推出了名為「從辛出發」的群星演唱會,並在活動前後穿插了一場婚禮和一次帶貨直播。

2019年8月18日,這場耗費巨資的演唱會上線開場,迅速引起了吃瓜群眾的注意。

網友吐槽明星接活兒越來越low的同時,也對辛巴夫婦萌生好奇。

尤其是當晚帶貨1.3億的驚人成績,讓辛巴成了外界眼中的「快手帶貨一哥」。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事實上,當時有大批快手主播的人氣遠超辛巴。

可靠婚禮出圈的辛巴熱度高漲,粉絲量逐漸追平方丈、張二嫂等前輩。

但即便圈下4700多萬粉絲,辛巴仍然沒能坐穩一哥位置。

論粉絲量,散打哥略高辛巴;論知名度,辛巴艷壓散打哥。

看明白了嗎?這是路人盤和粉絲盤的矛盾啊。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散打哥是快手頂流,辛巴是大眾明星。

誰的商業價值更大、誰才是貴圈之王?

和娛樂圈的粉絲矛盾一樣,兩家也因地位之爭矛盾頻出。

最終,在近期的公開罵戰里引爆了退網風波。

是師父,也是兒子

缺乏表演型人格的主播,難以在快手這片戰場存活。

辛巴最大的成功,正是在快手幾大家族的複雜鬥爭裡,演活了師父和兒子兩個經典角色。

快手發展初期,網紅想要獲得和穩住地位,就必須抱團。

頭部主播大多採取師徒制,及時發展一批徒弟,以家族形態行走江湖。

其本質就是公會,只不過家族這種說法更具人情味和江湖氣。

以前的佑家軍、牌家軍,現在的散打家族、辛巴818,可稱快手「四大家族」,旗下主播幾乎占據快手半壁江山。

而落到粉絲量、帶貨轉化等具體數據,辛巴818又有著吊打其他家族的實力。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2019年,辛巴在「從辛出發」演唱會官宣收下首個徒弟韓佩泉。

沒錯,就是那個「你的報應就是我」的魔音使者——韓美娟。

可沒過多久,坊間就傳言兩人因觀點不合決裂。

一時間,818粉絲湧進直播間圍攻「逆徒」。

敲重點了,逆徒也是快手史話里的高頻詞。

既然有普遍的收徒制,自然有想自立門戶的逆徒。

不光韓美娟是辛巴的逆徒,上代快手頂流牌牌琦也是逆徒,他的師父叫仙洋。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扛起全家生計、憑才華爆紅的魔性大媽「韓美娟」,其實是男孩,今年19歲

說回韓美娟,逆徒被孤立人氣驟降,身陷封殺傳聞。

而從這段破裂關係,我們不難看出辛巴這個師父的生殺予奪。

這是洪七公式的師父,不是嶽不群,叛出師門做不得令狐沖。

蛋蛋,顯然比韓佩泉更好地扮演了辛巴徒弟一角。

2019年10月,辛巴直播透露收下首個女徒弟蛋蛋,並拉其出鏡互動。

在「自家孩子,全靠家人們照應」的寒暄下,蛋蛋短短兩分鐘漲粉30多萬,成為818家族熱捧的團寵大師姐。

今年4月,蛋蛋隔空對線帶貨首秀的羅永浩,憑借4.8億總銷售額一戰成名。

慶功會上,蛋蛋痛哭流涕著感謝辛巴,「永遠是你的孩子」「沒有818,就沒有今天的我」,自然又掀起一場家族狂歡。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截至發稿,辛巴門下已有蛋蛋、時大漂亮、鹿、趙夢澈、徐婕等網紅,分別負責服裝、彩妝、零食等不同條線。

辛巴經常現身徒弟直播間,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的讚美和不滿,成功樹立起慈父嚴師的形象。

而每當辛巴「管教」蛋蛋,總有818粉絲彈幕護短。

一來二去,主播追求的家族凝聚力,也就有了。

如今,即便辛巴失聲暫退,照樣能通過徒弟們維持自身熱度。

而那些黏性超強的粉絲,一直在忠實等待。

自出道起,辛巴就反復在直播間強調「我是農民的兒子」。

草根 土豪的雙設定,給足了粉絲代入感和信任感。

看完辛巴系列「情景劇」,就連硬糖君都恨不得立馬到超話刷一句「班長給百姓謀福利,大家支持這個努力的男孩」。

直播賣貨,他為粉絲福利和供應商爭個面紅耳赤,「莫把我的粉絲當孫子」的怒吼賺足好感;

吐槽同行,他跪地乞求廠家別賣垃圾貨,「不能坑害消費者」的宣言無比感人;

醉酒時分,他數次痛哭喊話離不開粉絲,「處成真感情了」的告白讓人迷失自我。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無論對家如何嘲諷辛巴「快手影帝」,都無法掩蓋他虐粉、固粉的實力。

為啥快手主播啥貨都能賣出去?

家族粉為愛發電,買得是一份家族榮譽嘛。

你別用消費者心理去想,用粉絲狀態去代入,就全明白了。

辛巴的「貨」

「我準備做產品供應鏈,希望可以陪著快手做到一年5000億。」從一開始,辛巴就走了條和李佳琦、薇婭等帶貨主播截然不同的路。

他不是單純推廣品牌,賺取傭金和坑位費。

而是以「辛有志嚴選」(簡稱辛選)賣貼牌產品,產銷一條龍,類似「網易嚴選」,屬於零售里的「重」模式。

辛選是辛巴原創品牌,主打「高性價比」,涵蓋日用、洗護、服裝等品類,滿足了電商直播里低客單價市場。

辛巴團隊帶貨時,一方面,他們頻繁合作華為榮耀、美的、迪奧等知名品牌,通過提升直播間調性來吸引更多新客。

另一方面,他們又主推辛選品牌,持續向用戶種草性價比高的自選、自制產品。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在蛋蛋最新一場直播里,她強推了防臭椰子鞋和束腰芭比褲兩款辛選新品。

其中定價幾十塊的束腰芭比褲作為低價爆品,上線秒出數萬條。

辛巴並不滿足於自家主播賣辛選產品,而是想做整個主播圈的供應鏈。

簡單點說,他想借助自身影響力去整合貨源,充當中間商給主播供貨。

事實上,市面已經出現了許多負責對接商家、主播的團隊。

他們在源頭工廠進行初步篩選,再打包提供給調性相符的主播帶貨。

如此下來,主播節省了大量選品時間,而工廠又避免了開店、占坑等麻煩流程。

辛巴宣布退網後,據說是全面投身供應鏈打造。

甚至有粉絲認為,辛巴可以開發直播平臺,從淘寶、京東、拼多多等巨頭手里分走電商蛋糕。

隨著辛選幫APP悄然上線,「辛巴自立門戶」「辛巴告別快手轉型」的解讀越來越多。

快手辛巴,帶貨王必須先是影帝

對此,辛巴團隊官方澄清辛選幫並非自創直播軟件,只是辛選供應鏈的供貨品牌。

主播能在此挑選優質商品,以極具競爭力的品質和價格,實現流量變現。

目前,軟件正在內測階段,暫未正式投入市場。

如果用「互聯網話術」翻譯,這就是辛巴在搞產業互聯網,玩最時髦的2B生意。

願景挺美好,快手大主播的粉絲實力也確實不容小覷。

但必須指出的是:快手並沒有粉絲想像中那般依賴頭部主播,天佑、牌牌琦、方丈等快手頂流被封殺後,平台照樣發展強勁。

而離開的主播即便回歸,也很難重返巔峰。

蛋蛋代父出征,小伊伊代夫出征(社會搖紅人牌牌琦的老婆),初瑞雪曬辛巴看粉絲留言爆哭視頻……一次次封號之後,快手世家們倒有了點「楊門女將」的意味。

不如,就把這個作為最新一集的劇情?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