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年輕人,一年能消耗掉10億杯奶茶的熱量

本文來源:人間像素

微信id:lucanighttalk

作者:唐雲路

這群年輕人,一年能消耗掉10億杯奶茶的熱量

每年的春夏是健身行業的旺季,也是沉睡在手機里的健身應用蘇醒的季節。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健身在生活里高頻出現:

總有人在曬跑步路線圖,總有人在朋友圈打卡這是連續 Keep 的第 XX 天,也總有人在轉發每天五分鐘擁有馬甲線的教程合集……

「321 go!「「還有 5 秒,再堅持一下!」

不知道有多少人曾在 Keep 上被這個魔性的聲音所支配,那一句「自律給我自由」激勵過多少人,就有多少人曾在 Keep 運動課程獨有的語音提示之下,揮灑汗水。

這個五年前從馬甲線訓練起步的運動 App,已經將課程範圍從減脂塑形擴展到了舞蹈操課、瑜伽冥想、球類體能、產後恢復、健康飲食指導等諸多品類。

這里的訓練總時超過 414 億分鐘,相當於看了兩千萬遍《武林外傳》。

過去一年 Keep 用戶 在 Keep 燃燒掉 2224 億卡路里,相當於約 10 億杯一點點全糖奶茶的熱量。

5 年積攢下 2 億用戶,Keep 已經開發了超過 1200 套自主課程,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每一套短短十幾分鐘的課程,背後都是 Keep 運動內容團隊至少 45 天的打磨。

「要讓用戶有正反饋」

正如 Keep 創始人王寧常常強調的,Keep 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不是健身公司,Keep 的課程產出體系,用互聯網產品的研發流程來類比更好理解。

每一套課程都可以理解成是一個內容產品,產品經理負責統籌整個項目。

第一歩首先是用戶需求的調研與挖掘,產品經理會通過通過線上問卷調研、線下和真實用戶面對面訪談的方式,來挖掘出用戶最真實的需求。

「Keep 的用戶有兩類,有一部分就像候鳥,他們把 Keep 視為幫助他實現目標的工具,就好像每年 3 月都會突然變胖一樣,年年都是 3 月開始來 Keep 鍛煉,每年的 3 月到 8 月是這類用戶的高活躍期。」Keep 內容產品經理顧申宇告訴人間像素。

另一部分用戶,剛開始接觸 Keep 的時候只是想要讓身材變好,但是數據顯示他們在註冊三個月乃至半年之後,運動目標發生了變化。

「這部分人逐漸把運動變成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天在 Keep 練一節課,就像吃飯、睡覺一樣成為了習慣。」

顧申宇 2016 年 8 月加入 Keep,在那之前,他已經是運動營養領域的專家。

在 Keep 待了這麼多年,目睹著越來越多用戶持續從運動這件事獲得正向的改變,Keep 的課程設計原則也逐漸變得清晰。

Keep 的第一任課程設計師就是創始人王寧自己,因為他自己要減肥從而創辦 Keep 的故事已經為大眾所熟知,而落實到課程解決的用戶需求上,首先要讓人能夠抽出時間訓練,更重要的是讓人訓練到最後能瘦下來。

「這就是我們持之以恒的一條原則,要讓用戶獲得身體的正反饋。

當然,不同的用戶對於身體正反饋的需求是不同的,最直接的需求可能是燃脂暴汗,隨著 Keep 的用戶群體擴大,覆蓋人群的年齡、背景、身體狀況日益廣泛,用戶對於身體正反饋的需求也變得日益多元。

這也是為什麼,在站內已經有足夠豐富課程的基礎之上,Keep 的運動內容團隊還在持續挖掘用戶需求,開發新的課程。

「減少信息折損,比專業名詞更重要」

隨著初期的小白用戶慢慢成長為進階用戶,許多 Keep 的老用戶對課程設計都提出了更具挑戰性的訴求,也更追求「自主訓練」的準確性。

Keep 上的跑步、騎行指導課程由此而來。Keep 為學生群體推出了籃球體能提升課程、宿舍瘦腿課程,針對老年群體,Keep 分別與國家體育總局和太極禪合作推廣「科學健身十八法」和「太極 Fit 課程」,針對職場人群久坐不動的現象,Keep 則推出了辦公室肩頸放鬆和一平米拉伸等課程。

在 Keep 做課程設計,專業是第一位,解決「代溝」的能力也同樣重要。

內容研發王衡是 Keep 運動內容團隊 12 名課程設計師之一,在 Keep 線上課程設計之外,他有豐富的線下教學經驗:當過微博健身 KOL,創業做過健身網站,賣過健身器材,在北京知名健身房做過體能教練。

從一開始在 Keep 設計內容,課程設計師和用戶之間的「認知差距」就是王衡最注重的問題。

在線下,教練與學員之間是面對面、手把手的教育關係,教練通過示範、糾正動作,學員很容易理解動作要領,找到每一個動作的正確發力姿勢。

但是當教學轉移到線上,信息的折損就成為阻礙用戶堅持訓練的最大阻力。

「早期我們用了很多專業名詞,比如做深蹲,在健身房教課的時候我一邊示範就一邊告訴你,什麼是屈膝屈髖,但是手機屏幕那一頭的用戶聽到這樣的語音指示,就很難明白到底要做什麼。」王衡回憶說,「健身這件事,每個人身體結構不一樣,做同一個動作有人很輕鬆,也會有人覺得很困難,如果解決不了信息折損的問題,用戶體驗就不會好。」

一開始,團隊的解決辦法是掰開了、揉碎了講,把「學」和「練」暫時剝離開,假定用戶把一個動作的要點全都掌握了再開始正式訓練,這種方式一定程度上能夠提高用戶體驗,但是如果用戶跳過「學」的過程,一樣沒有效果。

現在,運動內容團隊更多地借鑒了線下操課的方法去編制課程,把用戶高頻出現的問題,轉化一個個語音指令,讓用戶在訓練中更好地理解動作。

還是以深蹲為例,將「屈膝屈髖」的指令轉化成「想像有一把椅子在身後,慢慢坐下去」,這個動作,用戶就更容易做準確。

這群年輕人,一年能消耗掉10億杯奶茶的熱量

△王衡帶領同事內測課程

類似的細節提升,往往是在一遍又一遍的打磨中發現的。

課程設計師在編完課之後,會自己錄制一個帶講解的視頻小樣,在公司內部和內測用戶中小範圍內測。

Keep 上有一門針對腰腹的課程《熱汗瑜伽》,課程設計師趙彤是一位資深的瑜伽老師,最初的版本里,訓練者需要長時間跪坐在地上完成訓練。

趙彤的水平比較高,長時間跪姿訓練對她不是什麼問題。

在公司內部測試時,因為同事訓練基礎都比較好,也沒有人發現練習時會因為膝蓋疼痛難以完成訓練,直到邀請小白用戶來體驗時,這個問題才被發現。

這個已經上線的課程,就又回到了打磨、優化的流程中。

「對於專業人士可能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細節,用戶卻會把它當成一個天大的事。」當用戶將信任交付於你,就要用更專業的精神回報這種信任。

在 Keep 自主研發課程的討論區,用戶往往能「活捉」課程設計師的 ID,回答用戶在訓練過程產生的疑問。

「比如一個動作左右腳各示範一遍,左腳的動作模特是全腳掌踩著地面的,右腳動作則是腳尖點地做的,其實這個動作你腳怎麼踩都不影響,但用戶就會留言去確認,到底怎樣效果更好。」

這群年輕人,一年能消耗掉10億杯奶茶的熱量

△趙彤設計並示範的課程《熱汗瑜伽》

瑜伽課程設計師兼課程示範趙彤遇到類似的問題更多,從瑜伽的體式調整到呼吸的節奏,她乾脆就建起了兩個用戶答疑群,每天花固定的時間為訓練課程的粉絲答疑。

在獲得用戶反饋、與用戶交流的過程中,趙彤也為 Keep 的用戶所激勵。

「我自己不算是非常自律的練習者,但是接觸到他們以後,他們的狀態真的超乎我的想像,每天打卡,練習時長都在 1 個小時以上。」

直接面對這樣的用戶,趙彤覺得她更懂用戶了,也會站在用戶的角度來設計新的課程,而不是像外界的老師,可以很自在地教授自己想要傳播的知識。

「在來 Keep 之前,我做課程會更偏瑜伽專業,但是在 Keep 接觸到的用戶並不都是沖著瑜伽來的,他本身可能只是對瑜伽感興趣,作為瑜伽專業的我,就會去考慮如何把瑜伽變成能夠滿足用戶健身需求的一種形式,而不是單純的教授傳統瑜伽課程。」趙彤說。

「在這里,我能夠看到更多人的跟練和反饋,我覺得我的付出被發揮到了最大化。」

「參與項目的每個人,都要有體感」

通過調研確立需求、課程立項之後,項目負責人召集起的團隊,在 Keep 內部的說法,是「在這個項目面前一字排開」。

像王衡、趙彤這樣的課程設計師,可以類比成 IT 行業的產品研發,視頻編導、剪輯、課程示範相關的人員,都屬於前端的角色。

無論是課程設計師、產品經理,還是視頻編導、剪輯師,在這個項目面前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執行角色,每一個項目的參與者既承擔各自的職能,也是這個課程的第一批內測者。

Keep 視頻編導趙月說,這是在視頻行業工作這麼多年的經驗里,為 Keep 製作視頻與之前製作綜藝視頻最大的不同之處。

「作為視頻編導,課程研發的環節我們不參與,但是這個課程的 demo 一出來我們就會去練習,這個課程要傳遞的體感如果和我自己練習得出的體感有差異,我們就要和課程設計師再去討論,為什麼會呈現這樣的差異,課程需要在哪里改進。」

趙月原先在電視臺工作,自己產後開始接觸到健身減脂,慢慢養成規律的健身習慣,也由此對健身這個行業產生興趣。

進入 Keep 之後,她仍然做視頻相關的工作,將一個個課程設計師研發出來的課程,最終以視頻的形式呈現在用戶面前。

到 Keep 工作,趙月也不算轉行,只是她經手的視頻內容由電視節目換成了運動內容。

但是對於趙月來說,電視節目的製作已是非常成熟的事,但是做 Keep 的視頻,挑戰卻更大。

「這些內容不是說要多花哨的特效,多酷炫的剪輯,它的要求就是準確和專業。」趙月說,「剪輯師最後剪完視頻,也要自己再練習一遍,看看從用戶的角度,剪輯出來的版本,呼吸是不是順暢,體式變換的時間是不是足夠。」

用戶最熟悉的 Keep 語音提示音,並不是電腦合成的音效,而是來自一位專業的配音演員。

從第一次錄音起,課程相關的課程設計師、示範教練就是和配音演員付潔一同待在錄音棚里錄制的。

付潔還記得,許多次在錄制開始之前,課程設計師會在錄制現場為她示範動作,感受動作與動作之間語的呼吸節奏,這樣才能讓用戶在跟著訓練的時候,體驗更好。

類似這種花在看不見的地方的時間,還有很多。

Keep 的課程設計師大多有「配樂囤積症」,因為每一次為課程挑選配樂的階段,都是強迫症大型發作現場。

「當配樂的節奏變迅速的時候,動作也會跟上,如果動作幅度在這里變大,那我希望配樂的重音能夠加重,配樂和動作踩上點了,用戶練習的體驗才會好。」

而趙月則會把大量的時間花在挑選模特上。

尋找模特往往從項目立項、需求明確、課程設計之初就同步開始,Keep 的模特不僅僅需要形象好、表達佳,還需要符合課程目標用戶的氣質,更重要的是,要在對應領域足夠專業。

「在這個領域是否專業,是表演不出來的,必須有足夠的積累,才能不露怯。」

Keep 最近上線的的《氣質芭蕾》課程,項目組就找了兩個月,才定下了如今這位烏克蘭籍的芭蕾舞演員。

進入到拍攝階段,模特把一個動作拍上二三十遍都是常有的事。

還是那句話,只有課程內容做到 100 分,用戶獲得的信息折損才會盡可能地小。

就這樣,最少 45 天,多則幾個月甚至一年,一套課程歷經調研、研發、內測、正式拍攝直到最終上線,運動內容團隊的工作也並不會到此為止,每一個項目的復盤和數據總結,都會成為下一步課程優化的基礎。

「我們會去觀察,用戶是練到哪一個動作退出率比較高,原因具體是什麼,是動作太難了,還是指令不清晰。」顧申宇告訴人間像素。

這群年輕人,一年能消耗掉10億杯奶茶的熱量

△新上線的《氣質芭蕾》課程,請來了烏克蘭芭蕾舞演員

在 Keep 製作課程內容,就如同一場長跑,需要專業、耐心與堅持。

沒有人能通過三分鐘的訓練速成馬甲線,也沒有一個讓人持之以恒的課程,是隨隨便便拍攝完上線的。

在陪伴用戶成長的五年里,Keep 早就不再是那四個字母,而是一個真真正正可以融入到年輕人的生活方式。

「很多在奧森跑步的人會在一座橋上拉伸,每次我路過那個橋,都能聽見付老師配的那句’3、2、1, Go!’此起彼伏,他們都在用 Keep 的跑後拉伸訓練。」

趙月每次帶孩子去奧森散步,都會遇到不少 Keep 的用戶,「我真真切切地能感知到,他們就在我們身邊。」

付潔則常常在生活中收到善意的吐槽:「再堅持五秒,數下來明明不止五秒!」

一群因為熱愛健身走到一起的人,為 2 億同樣因為熱愛與自律聚在一個 App 上的人,默默打磨著一個個課程,希望能幫助每一個想要動起來的人。

堅持、再堅持一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