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深圳華強北女人世界。(圖片拍攝:盧奕貝)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

微信id:wowjiemian

作者:盧奕貝

「高級購物中心湧現,電子商務崛起,滿足了女性消費的各種需求。曾經喧囂熱鬧的便宜貨天地華強北女人世界,在快速衰退中開始最後的自救。」

從4月開始,深圳華強北的女人世界外貿城慢慢變得安靜起來。

這個偌大的商場已悄然清空了場內商戶,把所有設施推倒。

有傳言說它已正式倒閉了。

大門貼上了一則聲明,解釋稱自己只是在升級改造。

在深圳,女人世界外貿城是為數不多的可以買到「便宜貨」的地方。

從發夾、襪子到女性服飾,它是這座高樓林立的城市中,尚存市井與煙火氣的一角。

女人世界相關負責人對界面新聞介紹,場內裝修預計在7月完工,女人世界未來的方向,是美妝與母嬰產品——與不賣iPhone轉賣化妝品的整個華強北一致。

目前,女人世界已有樣板商鋪供人觀看考察。

更寬闊、更明亮,原本場內雜亂的1200個鋪位,被減少至650個。

鋪位間由透明玻璃板隔開,面積大約在8至10平方米。

租金也降低了,在8000至10000元區間。

商場甚至還開辟了直播專區,供未來的場內商戶使用。

它自己大概也意識到,早就沒有年輕女人會來這里逛街購物。

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女人世界裝修效果圖。(圖片來源:女人世界公眾號)

「我已經記不清有多久沒有去過女人世界了。」

梁潔是1990年代最早那批趕赴深圳務工的人。

那時,所有人說要逛街就是去女人世界。

「當時深圳商場里的女裝非常貴,一件衣服可以賣到700-800元,我當時的工資才300塊。但女人世界就很便宜,什麼都能買。」梁潔回憶道。

那個時候,無論是在羅湖金融區出入的外企白領,還是在寶安打拼的工廠女工,都匯聚於此。

但20年過去,創業、開公司,梁潔已在深圳紮根。

過往那在女人世界擁擠攤販前,仔細挑選廉價首飾以及1元襪子的日子,已經很難被她記起。

女人世界也曾是一些女性創業的地方。

汪瑤自2009年起,在女人世界賣了5年睡衣。

她形容在這里做生意,「極其不容易」。

幾個合夥的女生每天早上10點開檔,一直營業到晚上10點才關店。

入駐之初,汪瑤想著這里商品豐富,人流又多,雖然睡衣的利潤很低,但對每年上漲的租金還能忍受。

到2013年,雖然女人世界里往來的人們還有挺多,但網上購物的大潮正在襲來。

人們不再依賴女人世界這樣的小商品商場,轉而去網上購買一切便宜貨。

2014年,汪瑤正式關掉了自己在女人世界的店鋪。

從她們的故事中不難看到曾經女人世界的風光。

這里曾因華強北電子帝國的興盛而火熱,或者說,時代選中了華強北。

騰訊的創始人馬化騰、神舟電腦的創始人吳海軍、TP-LINK路由器的創始人趙建軍,都在這片土地起步。

工廠、工人、錢流和信息流在這里匯集。

自1994年,華強北第一家大型購物商場萬佳百貨(華潤萬家)開業起,女人世界、曼哈商城、銅鑼灣百貨、順電等各類專業主題商城紛至沓來。

工業廠房就地改造成商業物業,華強北的人們真正開始有了城市生活。

女人世界則憑借五花八門的小商品,低廉的價格,專攻女性消費的定位,在種種業態里脫穎而出。

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1995年女人世界開業時的招牌。(圖片來源:女人世界公眾號)

隨後,由於女人世界的經營模式大獲成功,在全國範圍被廣泛復制。

此外,在女人世界的帶動下,男人世界、兒童世界等專業市場也紛紛搶灘華強北,帶動了這里的繁榮。

隨著人們消費水平的升級,數十個購物中心以勢不可擋的姿態占領了這里。

它們擁有更舒適的購物環境、更全面國際化的品牌商戶、更大的資金運營投入,打得一眾老牌百貨措手不及。

等女人世界意識到轉型已迫在眉睫時,電商又開始興起了。

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NICO女人名店商場是女人世界公司的另一商業品牌。(圖片拍攝:盧奕貝)

等到女人世界有所行動時,它已經頗為被動。

女人世界2015年初計劃涉足互聯網 業務,計劃「將線上和線下的優勢完美結合,通過網絡導購,把互聯網與地面店面對接,實現互聯網落地」。

不過這個項目不了了之,如今,甚至已經查找不到關於這個線上商城曾存在過的跡象。

此外,女人世界還曾想用更優質的品牌、更全面的女性消費業務覆蓋,來走出與大型購物中心不同的一條路。

2016年,深圳女人世界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副總經理艾紹峰在接受採訪時曾說,會在女人世界名店中引進例如ZARA、H&M等知名度高、價格適中的快銷品牌,覆蓋多一些的消費者群體,滿足消費者對品質的要求。

在他的介紹中,女人世界還會全面涉足美容、服裝、飾品、休閒旅遊等所有與女性相關的產業經濟,增加如美容、修眉、美甲、眼鏡城等體驗性消費的比例。

但這項計劃也並沒有真正實現過。

查閱大眾點評以及百度地圖2018年的評論可以看到,即使經過數輪重新裝修,女人世界的業態仍是以前的那個門店攤鋪式小商品市場——荒涼、雜亂、擁擠、質量差、性價比不高是人們對它的印象。

直到2017年深圳市女人世界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曾向股轉遞交掛牌申請書時,它真實的運營狀況才被外界認知。

根據這份招股書,女人世界的業務很簡單,就是租賃商業項目,重點打造女性專業消費商場。

在承租女人世界商鋪的線下實體零售商中,2015年、2016年,百勝餐飲、華爾街英語培訓中心、招商銀行深圳分行連續兩年位列女人世界的前五大客戶,2016年分別向女人世界貢獻了301.52萬元、217.62萬元、772.42萬元。

這些都並不是它的核心業務商戶。

依靠收租,女人世界2015年、2016年度實現營收1341.22萬元、9116.84萬元;凈利潤-854.91萬元、316.83萬元。

扭虧為盈是因為,它在2015年12月整合了盈利能力較強的女人世界專業市場和NICO女人世界名店。

事實上,即使只在華強北,女人世界的運營管理也稱不上有什麼突出的地方。

甚至2015年前後還傳出有商戶聚眾抗議租金過高的新聞。

而原本工廠廠房的建築,也限制了女人世界商場的發展。

更重要的是,華強北早已不是從前的華強北了。

逝去的山寨潮流,消費者擁抱電商的衝擊,還加上地鐵封路鎖住了這里的4年,華強北電子帝國已不復從前。

人流大幅減少、大幅實體商鋪空置、出租率下降,讓許多商鋪甚至轉型賣起了化妝品。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華強北進,則女人世界進;華強北退,則女人世界退。

華強北女人世界,已經沒有女人

▲女人世界門口的地鐵站曾修了4年。(圖片拍攝:盧奕貝)

另一方面,像女人世界這樣以「女性購物」為主題、售賣低價商品的商場業態,早已被市場淘汰。

近20年來,在全國各地都曾湧現過這類主題商場。

北京的王府女子百貨、上海的東方美莎女子百貨、廣州的靚點1836女子主題百貨……大量分散在各地的女性商場或轉型、或被收購、或直接停業。

從分布上看,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大型綜合商業高度發達,以往的女性主題商業大多以失敗告終。

而二三線城市的綜合商業發育不充分,女性主題商業維持的年份反而較一線城市長些。

定位女性主題看似是一個差異化的舉措,但事實上,所有大型商場的主力消費者都是女性,從這一點看,女性主題商業定位也許是個「偽命題」。

女性主題商場能買到的東西,大部分購物中心都能買到。

而購物中心還能提供完善的配套服務、男性及兒童主題商品、以及餐飲、玩樂等設施。

而過去的女性主題百貨大多低端的消費定位、陳舊的商鋪格局、落後的運營管理,令它們的衰落顯得近乎理所應當。

但這不意味著女性主題商業沒有前景。

上海靜安大悅城通過大數據分析,曾得出上海都市女性最青睞的業態比例為:零售50%、餐飲33%、服務12%、娛樂5%。

事實上,女性專門停車位、女性升級試衣間、閨蜜級導購、老公寄存處/男性同伴休息室、豪華化妝間、升級版母嬰室、浪漫裝置藝術場景等等,國內新型購物中心如大悅城、K11、芳草地、芮歐等都在為迎合女性消費下功夫,並經營得有聲有色。

這門生意最終比拼的,也許還是商場的運營策劃能力。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梁潔」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