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復牌閃崩50%,網傳將裁員50%以上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微信id:nbdnews

北京時間5月20日晚7點,已經停牌43天的瑞幸咖啡恢復交易。

退市的前景引發投資者恐慌離場,瑞幸咖啡盤前一度跌近50%,之後跌幅逐漸縮小,截至發稿,跌幅為35%,每股報2.84美元。

成立18個月就赴美上市的瑞幸咖啡,此前各種光環加身。

2020年1月17日,瑞幸咖啡曾出現51.38美元的歷史最高股價,相較17美元的發行價上漲約200%。

但4月2日,瑞幸咖啡「自曝」財務造假讓這一切結束。

按照當前每股2.84美元的股價計算,瑞幸的市值僅為7億美元,距離約130億美元的最高點已縮水94%。

市值縮水只是瑞幸面臨的眾多問題中的一個,目前瑞幸已經來到了「生死時刻」。

摘牌退市等來自資本市場的處罰只是一個開端,瑞幸或將面臨後果更為嚴重的處罰與巨額賠償。

分析:聽證會瑞幸勝算渺茫

北京時間5月19日晚間,瑞幸咖啡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來自納斯達克上市資格部門工作人員發出的書面通知,納斯達克已決定將瑞幸咖啡從納斯達克摘牌。

面對這一通知,瑞幸咖啡表示,擬向納斯達克提出舉行聽證會的要求。在聽證會結果產生前,瑞幸咖啡繼續保留上市資格。

所謂聽證會的概念,起源於英美,是一種模擬司法審判的制度。在聽證會上,由意見相反的雙方互相辯論,其結果通常對最後的處理有拘束力。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蘭素英 攝

這就類似於,納斯達克上市資格部門給出了退市意見,瑞幸不服,要申辯。

這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如果上市公司不認可退市決定,它可以向納斯達克聽證委員會提請上訴,這也就是瑞幸目前做出的選擇。

之後,如果上市公司對聽證委員會決定表示不服,它可以向納斯達克上市和聽證審查委員會提起上訴。

如果上市公司對納斯達克上市和聽證審查委員會的決定仍然表示不服,最終它可以上訴到納斯達克董事會。

納斯達克最終的退市決定將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備案。

如此看來,納斯達克給了瑞幸足夠的申辯機會。但分析認為,瑞幸這麽做,有拖延時間之嫌,因為勝算渺茫。

來看看納斯達克給出退市原因:

一是根據納斯達克上市規則5101,瑞幸咖啡在4月2日披露的虛假交易引發了公眾利益問題。

二是根據納斯達克上市規則5250,針對虛假交易的相關商業模式,該公司過去未能公開披露重大的信息。

如果說原因二可能還可以申辯是公司內部存在隱瞞等問題,那麽原因一基本是客觀事實,瑞幸很難對此提出什麼異議。

重要的是,根據上市規則5101規定,納斯達克對在其市場上市的股票擁有廣泛的「自由裁量權」,以維護交易所的質量與公眾對交易所的信心、防止欺詐與操縱的行為、促進正義與公平的交易原則,並且保護投資者與公眾的利益。

針對這種自由裁量權,納斯達克曾就退市條件舉過一些例子。

包括:

與公司有關係的個人曾經有過違規行為;

公司申請破產保護;

公司提供不合規的財務報告;

公司未能提交納斯達克要求提供的信息;

公司向納斯達克提供了重大失實陳述;

公司在溝通中遺漏了必要的信息,以致無法避免對納斯達克的誤導。

可以看到,這些條件非常嚴格。

也正因為如此,納斯達克每年的退市率很高,此前達到了8%。

所以瑞幸被要求退市,是一個十分正常的監管行為。在這一方面,無論是中國公司還是美國公司,只要違反了規則,都會被問責。

陸正耀道歉:「絕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騙投資人」

對於瑞幸咖啡被納斯達克要求退市的消息,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今天凌晨發布聲明稱,堅信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和商業邏輯是成立的,瑞幸咖啡自運營以來每年的營收都在持續增長。

陸正耀在聲明中,首先對於瑞幸咖啡事件造成的惡劣影響,向投資人、全體瑞幸員工和客戶道歉。

不過他認為,瑞幸已根據階段性調查結果,第一時間處理相關責任人、重組董事會、更新管理層、積極進行整改,但納斯達克不等最終調查結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對此個人深感失望和遺憾。

他還表示,堅信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和商業邏輯是成立的,瑞幸咖啡自運營以來每年的營收都在持續增長。

「我的風格可能太激進,企業跑的太快,也導致很多問題,但我絕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騙投資人。」

陸正耀說,質押瑞幸咖啡股票所得資金,也全部用於支持旗下各個企業的經營發展,沒有用於個人揮霍,更沒有轉移資產,對此願意接受任何調查。

此外,陸正耀還提到,瑞幸如果退市,面臨的困難和壓力必將繼續加大,但不論怎樣,都會傾盡全力維持門店運營,竭盡所能挽回股東損失,讓瑞幸這個品牌能夠走下去。

根據瑞幸咖啡最新公布的股東情況,陸正耀目前在瑞幸持有48.49億股B股股票,其中普通類B股39.12%,擁有36.86%投票權,是第一大股東。

以下為陸正耀聲明全文:

瑞幸或將面臨112億美元賠償,240家機構受波及

退市並不意味著瑞幸咖啡故事的結束。或者說退市才是瑞幸咖啡遭遇考驗的開始。

目前,瑞幸面對著來中國境內、境外、機構投資者、一般投資者的多起訴訟。

5月15日,14家境外機構起訴瑞幸咖啡一案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開庭審理。

根據財新報導,Linden、Aurigin等14家基金作為瑞幸的債券持有人,提出訴訟要求瑞幸「不得轉移香港境內資產,不得以任何方式出售或處置在香港及中國內地的資產,不得轉移其通過今年1月發行的可轉債所獲得的收益」,並尋求追回約1.557億美元的損失。

當天下午,華爾街日報報導稱,香港法院已下令凍結瑞幸在開曼群島和香港地區的資產,限制其對開曼群島及香港註冊實體下的資產進行出售或轉移。

據上海律師宋一欣分析,若以2020年初至今作為時間段計算,粗略估算,面臨集體訴訟的瑞幸將遭遇總計約112億美元賠償,折合人民幣754億元。

據統計,截至一季度末,共有240家機構持有瑞幸咖啡,機構持股占比達34.43%。

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指出,摘牌對於投資者的集體訴訟流程沒有影響。

但是上市公司被摘牌,賠償能力也會減弱,這對於投資者而言是個不利的消息。

對此,投資者可以考慮向保險公司要求代為賠償,或者向瑞幸咖啡的中介機構如安永會計事務所索賠。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小慶 攝

瑞幸開始裁員?

關於瑞幸咖啡是否面臨破產的問題,據相關律師表示,被摘牌對於瑞幸咖啡將產生重大不利影響,特別是在融資方面,的確會增加公司破產的可能性。

在咖啡零售領域,瑞幸已經擁有很高的品牌認知度、遍布全國的門店。

截至2019年年末,瑞幸公布的門店數量是4507家,當時提出的「2021年末開出10000家門店」的目標在現在看來已經無望,收縮是更加現實的選擇。

據《中國企業家》報導,多名瑞幸咖啡技術部工作人員表示瑞幸即將大幅裁員,「是真的,除了門店,其它部門都在裁員,瑞幸將按照國家規定對被裁員工進行賠付。」

「基本上各部門都要裁掉50%的人員,砍掉多個項目,目前沒有下發裁員具體指標的郵件,都是在口頭約談。」瑞幸咖啡一位管理人員表示,公司內部很多員工都開始找工作。

據悉,此前瑞幸已下發裁員名額,有意向員工可以聯繫組長直接申請裁員名額,此方式相當於員工主動離職。

「主動申請,可確保會有N+1倍的離職補償,」上述瑞幸技術部門員工表示,「目前裁員名額供不應求。」

對於裁員的消息,瑞幸公關人員稱沒有那麽嚴重,並表示:「隨著公司業務戰略的調整,個別部門涉及人員的轉崗與優化,一些員工離職屬於正常的人員流動,主要是在執行2019年績效考核的末位淘汰機制。」

該公關人士還表示:「目前瑞幸全國門店復工率在90%以上,公司員工總體穩定。」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