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開發20年12省份GDP變化:四川居首位,貴州逆襲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

微信id:cbn-yicai

作者:林小昭

1999年位居前三的是四川、廣西和雲南;到2019年,位居前三的是四川、陜西和重慶,其中四川已達4.66萬億,陜西、重慶、雲南和廣西都是身處兩萬億梯隊。

西部大開發,成為當下區域經濟發展聚焦的熱點。

5月17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發布,讓西部大開發再度成為區域經濟發展的熱點話題。

自1999年西部大開發戰略啟動以來,迄今已超過20年。

1999~2019年的這20年間,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巨大進步。

但由於各種因素影響,不同地方的增長存在較大差異。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了西部12省份1999~2019年的GDP變化,其中貴州、陜西和西藏這三個省份的經濟增長超過了15倍,其中貴州高達17.5倍。

西部大開發20年12省份GDP變化:四川居首位,貴州逆襲

▲西部12省份20年GDP變化(來源: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各地統計公報、公開數據製作)

貴州逆襲

2019年,貴州全省地區生產總值達16769.34億元,比上年增長8.3%。

而在1999年,貴州的經濟總量僅為907億元。

這20年,貴州的經濟發展可以說實現了逆襲。

曾經,貴州的人均GDP一直處於倒數第一的位置,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最落後的地區之一。

2010年10月26日,貴州召開史上第一次工業發展大會,推出「工業強省」戰略。

同年12月26日,108家央企投資貴州47個項目,總投資達2929億元。

在工業強省、大力承接產業轉移的同時,近年來貴州強力推進大扶貧、大數據、大生態三大戰略行動,尤其是大數據產業發展相當突出。

貴州省通信管理局發布的《2019年貴州省互聯網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全省互聯網企業數量達到360家。

從全國來看,貴州省大數據產業發展指數為76,僅次於北京和廣東,位列全國第三位。

作為國家首個大數據綜合試驗區,貴州加快發展電子信息製造產業、軟件與信息服務產業、通信業,完善「一網一雲一平台」,著力構建產業培育、政府治理、服務民生的大數據發展體系,為全省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西部大開發20年12省份GDP變化:四川居首位,貴州逆襲

▲圖為貴州省貴安新區的數據中心項目施工現場 新華社圖

貴州省社科院研究員茍以勇說,貴州經濟快速增長主要是地方政府準確把握了政策和時機,抓住了發展的機遇。

在大力改善交通基礎設施的同時,抓住了東部沿海產業轉移的機會,抓住了產業發展的規律。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分析,進入新世紀後,貴州高速公路、高鐵等基礎設施大規模建設,極大地改善了貴州發展的環境,同時積極對接東部沿海地區人才優勢和先進理念。

近年來,貴州的大數據發展也做得很不錯,加上煙酒產業、旅遊業等獨特資源的發揮,經濟快速增長。

陜西的GDP也在20年中增長了15.2倍,在12省份中位居第二。

陜西經濟的快速增長,一方面得益於進入新世紀後能源價格飛漲,依賴煤炭、石油等能源資源的陜北地區經歷了一輪快速增長。

另一方面,2014年後,雖然能源價格下行,但陜西所受到的衝擊遠比東北、山西、內蒙古要小。

陜西省城市經濟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寶通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進入新世紀後,陜北重點建設能源化工基地,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同時,陜北的煤炭質量比較好,銷路也就比較好。

此外,相比東北、山西等地,陜西的產業結構比較齊全,既有陜北的煤炭石油能源產業,也有關中的裝備製造等產業,抗風險能力較高。

尤其是2018年2月,國家發改委和住房城鄉建設部正式發布《關中平原城市群發展規劃》,關中平原城市群定位為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家級城市群,西安正式成為第9個國家中心城市,陜西的創新發展和轉型升級不斷加快。

丁長發分析,關中平原有歷史時期沉淀下來的基礎,比如三線時期的產業建設、大量的高教資源等,還有近年來獲批的國家級新區、國家中心城市等各種利好,在營商環境、體制機制改善後,發展比較快。

西北仍落後西南

從經濟總量位次來看,1999年位居前三的是四川、廣西和雲南,GDP分別是3711.6億元、2001.68億元和1899.82億元;到2019年,位居前三的是四川、陜西和重慶,其中四川已達4.66萬億,陜西、重慶、雲南和廣西都是身處兩萬億梯隊。

從位次變化來看,20年來,貴州、陜西和重慶上升明顯,其中貴州從12個省份中的第9位上升至第7,重慶從第5上升至第3,陜西從第4上升至第2;相比之下,原本位居第2的廣西,2019年卻退至第5,原本第3的雲南降至第4,原本第8的甘肅降至第9。

從具體的GDP數據看,甘肅和廣西近20年的增長均低於10倍,是過去20年中西部增長較慢的省份。

此外,青海、內蒙古和新疆近20年的GDP增長也低於西部平均水平。

丁長發說,甘肅面積大,人口不多,受自然地理條件約束也比較大。

另外甘肅的營商環境也有待提高。

相比之下,雖然廣西靠近第一經濟大省廣東,又有北部灣等優良的條件,氣候也不錯,但這些並沒有充分轉化為發展優勢。

當前廣西的基礎設施、營商環境、對接大灣區等方面都有較大提升空間。

今年的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廣西將以「五網」建設為重點,加速構建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

採取超常規舉措,開展「五網」(交通網、能源網、信息網、物流網、地下管網)建設三年大會戰,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加速通達通暢,促進要素集聚,築牢發展硬支撐。

廣西財經學院教授鄭鐵橋認為,廣西的區位優勢還是比較不錯的,但原有的基礎薄弱,發展比較滯後,現在無論是工業化還是城鎮化正處於一個加快發展的階段。

從大的空間區域來說,近年來大西北地區經濟增長不如西南地區。

丁長發說,西北地區生態環境較為脆弱,人口較少,產業結構相對單一。

相比之下,西南地區人口稠密,市場更大,氣候宜居,又有過往沉淀下來的產業基礎,產業結構也更為豐富,隨著長江經濟帶加快發展,西南地區也進入發展快車道。

尤其是西南的貴州、雲南等地城鎮化潛力大,在基礎設施大幅改善後,隨著一些工業項目的上馬,雲貴地區原有的電力等能源優勢也逐漸轉化為工業項目,拉動當地經濟快速增長。

另一方面,當前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

由於西部地區不少省份經濟發展的客觀條件比較差,這就更需要集約化發展,充分發揮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對區域的引領帶動作用。

此次《意見》也提到,因地制宜優化城鎮化布局與形態,提升並發揮國家和區域中心城市功能作用,推動城市群高質量發展和大中小城市網絡化建設。

《意見》還指出,要加強西北地區與西南地區合作互動,促進成渝、關中平原城市群協同發展,打造引領西部地區開放開發的核心引擎。

推動北部灣、蘭州-西寧、呼包鄂榆、寧夏沿黃、黔中、滇中、天山北坡等城市群互動發展。

支持南疆地區開放發展。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