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前瞻:「十三五」如何收官,「十四五」將會是什麼?

五年計劃,主要是對國家重大建設項目、生產力分布和國民經濟重要比例關係等作出規劃,為國民經濟發展遠景規定目標和方向。

第一個五年計劃,簡稱「一五」計劃,啟動於1953年。

本文來源:中新社

微信id:cns2012

作者:夏賓

「十三舞那是什麼舞?第13個五年計劃……」

2015年,一首《十三五之歌》火遍世界。

轉眼五年過去,「十三五」已到收官之年,「那是什麼舞」的完整答案也將揭曉。

在即將到來的全國兩會上,如何確保被疫情打亂「舞步」的「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料成代表委員建言獻策的重點。

而「十四五」如何接續「起舞」,也將成為各方關注焦點。

兩會前瞻:“十三五”如何“收官”,“十四五”如何“起舞”?

從目前的完成度看,「十三五」規劃整體進展順利,大部分任務已提前完成或達到預期進度,如城鎮化率已達60.6%、易地扶貧搬遷建設基本完成、165項重大工程項目紮實推進等。

但「十三五」規劃仍有「硬骨頭」要啃,也有「硬仗」要打,毫無疑問,確保實現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目標任務是其中的重頭戲。

「‘十三五’期間中國取得了顯著的脫貧成績,但面對‘最後一公里’的攻堅戰依舊有艱巨任務。」

「如何克服疫情對脫貧工作的影響、鞏固之前取得的脫貧成果、加強脫貧攻堅工作的力度等會是今年兩會代表委員們的熱點話題。」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長賈晉京如是說。

兩會前瞻:“十三五”如何“收官”,“十四五”如何“起舞”?

▲資料圖:5月13日,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31戶村民集中搬遷至昭覺縣易地扶貧搬遷縣城集中安置點的新家。 張浪 攝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來襲,中國經濟一度按下「暫停鍵」,對與經濟民生相關目標的實現平添了許多挑戰。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黨委書記、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余淼傑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稱,若不是疫情影響,完成目標很容易,而從長遠看,今年兩會應更加關注將中國經濟從疫情影響下拉回正軌,以及挖掘經濟發展的深層源動力。

以目標數據為參考,但絕不唯數據論,從「六穩」到「六保」,並重創新與綠色,中國官方愈加注重發展的質量,並將恢復經濟放在重要位置。

余淼傑進一步稱,中國經濟增長目標要著眼長遠,而當下政策也將加碼發力,結合目前挑戰的緊迫性,預計赤字率水平、消費券發放、幫扶中小企業政策、加大新基建投資、發行特別國債、財政政策一攬子組合等將成為今年兩會的重點討論內容。

與此同時,為確保「十三五」這支舞能完美「謝幕」:

強化創新引領作用,推動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

推進新型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促進城鄉區域協調發展;

推動形成綠色生產生活方式,加快改善生態環境;

深化改革開放,構建發展新體制;

持續增進民生福祉,使全體人民共享發展成果等,亦會是今年兩會的熱點議題。

兩會前瞻:“十三五”如何“收官”,“十四五”如何“起舞”?

▲資料圖:4月27日,北京市海淀區二里莊社區內設立的分類垃圾箱。5月1日起,《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全面實施。中新社記者 蔣啟明 攝

兩個五年規劃將在今年兩會「相遇」,「十三五」收尾意味著「十四五」即將「起舞」。

一般而言,逢五和十的年份,各種關於下一個五年規劃的討論都會密集展開。

因此,為編制「十四五」規劃建真言、謀良策自然也會成為今年兩會濃墨重彩的一筆。

「下一個5年,是進一步深化改革至關重要的5年,在考慮‘十四五’規劃時,既要做到腳踏實地,又要志存高遠,要放在未來30年的時間尺度里去對即將到來的5年的發展目標做出安排。」談及對今年兩會有關「十四五」規劃討論的期待時,能源基金會首席執行官兼中國區總裁鄒驥如是說。

一方面要與「十三五」相銜,另一方面要消除疫情陰影搶回良好開局,「十四五」如何「起舞」顯得尤為關鍵。

余淼傑希望今年兩會對於「十四五」規劃的討論可集中在如下方面:

強調要素的市場化配置,構建國內開放的統一大市場;

進一步推動減稅降費和改善營商環境,深化「放管服」改革,更好地促進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

實現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的三化融合,深化新舊動能轉換;

踐行區域協調發展,推進五大城市群建設;

加大對科教文衛的投入,使得人民生活幸福感繼續攀升等。

不謀萬世者,不能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能謀一域。

每一個五年規劃的起承轉合,都是大國發展藍圖的前後銜接,中國必將為「十三五」精心收尾,為「十四五」細致謀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