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風波20天,一群作家用14天創建新站自救

本文來源:刺蝟公社

微信id:ciweigongshe

作者:佳璇 

沒有烏托邦,只有生物圈2號。

花14天,我潛在一個QQ群裡,看一批網文作者討論創建新網文網站的事情。

至今,距離4月27日閱文人事調整已經過去了20天。

網文圈經歷了合同風波、維權鬥爭、輿論混戰。

閱文聲明將於5月底或6月初公布新版合同,而在合同發布之前,網文產業變革也進入了短暫的「停滯期」。

看似平靜的表象之下,是憤怒著、迷茫著、觀望著、湧動著的人心,有關於網絡文學的一切,已經不再是一個安全話題。

行業的震動,也讓網絡作者這個群體變得四分五裂。

作者的創作背景和成長歷程各有不同,占據不同的立場,表達不同的訴求,所採取的抗爭手段也大相徑庭。

在這20天里,有一批作者選擇聚集在一起,花費了14天,共建了新的網文平臺。

他們是倉促拉起的「草臺班子」,卻偏想在巨頭林立的網文生態中,找到另一條出路。

組織者在微信公眾號發布最新進展,支持者們在QQ群匯聚和討論。

我以為這些作者大多正被憤怒驅使,充滿戾氣,時刻準備開啟戰鬥和防禦模式,因此很是小心翼翼,怕一句話說不好,便被「扣上帽子」,清理出群。

但事實是,在集體情緒之下,他們大多是一個個活生生的有訴求的人,有創作數年的老作者,有迷茫無措的新人。

他們或是對網文平臺感到失望,或是曾為合同條款所累,或是堅持自己所認同的價值,不肯放棄網文創作。

5月15日,23時33分,是新網站的公測時間。

公測過程十分波折,按照一位群友的話說:「幾乎全是重大事故」。

網站公測時間拖延;網址出現問題,無法登入;內測數據並未刪檔。

但總體上說,這仍然像是一群網文作者的「跨年夜」。

有網友在龍空論壇發帖:「你們這麼急幹嘛,網文圈這麼多網站開過站,第一次見把人家當成手遊公測來排隊。」

許多人嘴上喊著困,卻還是守在電腦面前,苦苦等待著組織者「月影梧桐」發布公測網址。

作者匯集的龍空論壇也在實時更新新站公測相關的帖子。

討論群里不停出現口令紅包,「穩住」「別著急」「開門大吉」……

5月16日,零時十七分,終於有人登上網站。作者們開始搶註ID,發布作品。

半小時時間,作者ID序號突破兩千。

「願以卑微之力挽天傾」

事情要從14天前說起。

5月2日,凌晨2點10分,網文作者「月影梧桐」在個人公眾號上發布了第一篇眾籌文章。

他翻來覆去睡不著,心里有恐懼。

他今年41歲了,寫網文十多年,曾是起點中文網的5級作者,創作過幾百萬字的商業小說,卻從未真正嘗試過創業。

閱文集團的管理層變動,宏觀戰略的調整,網上的新舊合同爭議,都讓他坐不住了。

在他看來,站在資本立場上,閱文集團的變革沒什麼問題。

「用免費模式占領更多圈層,集中流量打造出一個大IP生態來變現,類似《戰狼2》這樣的高光電影,一部就可以拿下50億營收,一年只要有3到4部,將會大大充實資本回報,還可以連帶變現更多衍生產品。」

但對靠付費訂閱獲得收入的普通網文作者而言,免費模式的推行將為未來收益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作者權益將很難得到保證。

而通過渠道和流量激發的網文創作,將使作品陷入更大規模的同質化,讀者將喪失極大的選擇權。

月影梧桐想了很久。

他決定眾籌建立一個新的網文網站,一個專注於作者寫書與讀者讀書,不注重IP和版權開發的小眾平臺。

網站、作者、讀者之間形成相對平等公允的主體關係,讓新站給許多只想好好碼字寫書的中小作者,留一處容身之地。

他的妻子極力反對。

一個中年網文作者,也非大富大貴,既然擁有穩定的付費讀者群,安安穩穩連載小說有什麼不好,偏要妄圖改天換地?

從理性上,他認同妻子的看法。

但網絡輿論繼續發酵,月影梧桐始終不甘心。

他瞞著妻子,去打聽家附近的寫字樓,了解線下辦公的場地和租金,咨詢辦理新站的條件和手續,查看眾多企業的發展軌跡、脈絡、股權結構等等。

他嘴上不說,心里卻埋著事,在家里長籲短嘆。

他的妻子不忍,主動與他溝通。

聊完後,妻子最後還是同意了創建網站的計劃。

他們立約:「50萬,保證虧完離場。」

最初,月影梧桐打算自己出70萬,用一個月時間眾籌30萬,湊足100萬作為啟動資金,一切計劃都慢慢來。

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想眾籌建站的消息一出,眾籌群火速爆滿。

5月2日當天,12個小時內就籌集到30萬,幾位資金充足的響應者「不依不饒」,堅持追加,截止到當夜凌晨,籌集了50萬元。

在期待和支持之下,他加速了建站進程。

眾籌的那天,因為消息和私信太多,他的電腦死機了6次。

他告訴每個參與眾籌的朋友,成功幾率很低,風險很大,要做好虧70%的準備。

他們依然堅持:「書站這東西,努力過了多半還是不成,但如果不努力,以後回想會悔恨無極——我當年幹嘛去了?」

支持新站建立的網友們主要匯聚在QQ群里,除了投資群,還有新站討論群。

14天里,新站討論群從1個增加到10個,每個群的成員數從500人到2000人不等,粗略估計一共可達萬人。

群里的討論聲很多,關於文學創作,關於行業問題,關於新站想法……

新站的4次內測,每次都在深夜,大家依然響應,積極提出建議,還以搶註作者ID號為樂。

除了內測需要,月影梧桐很少出現在討論群里,也幾乎不出現在其他社交平臺。

他選擇直接通過個人公眾號、郵箱、微博與大家建立聯絡。

一方面是防止仿冒和詐騙。

月影梧桐想把新站品牌名取為「聯合閱讀」,沒幾天就出現了帶有「聯合閱讀」字眼的公眾號,宣稱會組織第二輪眾籌,同時市面上還出現了不少打著「月影梧桐」招牌的山寨小說站點。

為了防止有人上當受騙,他選擇通過單一渠道發布信息並匯報最新進度。

另一方面是屏蔽嘈雜聲音。

為了快速建站,他沒有一天早於凌晨3點入睡。

他的朋友們看到許多質疑和詆毀,希望他能站出來回應。

他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部分質疑源於現實困境,他無從辯駁,部分詆毀則無須辯駁。

此時此刻,嘴上的辯論和爭吵,遠沒有他租辦公室、買設備、招聘人員、調整合同、收集測試意見……來得緊急和重要。

正值五一假期,辦理手續並不容易,只能持續推進。

5月7日,新站《眾籌協議書》草案發布,辦公場地完成租賃,5月8日,他曬出了辦公室地址和照片,歡迎大家過去坐。

幾天後,他們在辦公室收到了書友送來的一箱櫻桃。

「新的選擇」

5月14日,月影梧桐公布了新站簽約合同的征集意見稿。

出於運營成本和長遠發展的考慮,合同的不少細節還在調整當中,但有一點保持不變,他堅持把影視、遊戲、動漫的衍生版權留給簽約作家,平臺保留經過作者允許並協助作者出售的代理權。

在IP開發熱潮之中,這注定是個專注於網文創作的小眾平臺。

月影梧桐反復強調:建新站並非為了打倒誰或顛覆誰,這也是不可能實現的事,但至少希望能保留一個「孤芳自賞」的凈土,以付費閱讀制度為核心,致力於打造精品小說。

按照計劃,新站第一年只推行作品分成簽約,不會設置行業內普遍存在的全勤獎勵。

這種運營方式,主要是為了降低平臺成本,也代表著作者無法獲得任何物質上的創作保障,只有靠讀者付費才會有收入。

群里的許多作者依然表示支持,打算前期先「為愛發電」。

大多數作者指望不上IP。

網文行業的競爭,遠比許多圈外人想像得更加殘酷和激烈。

零門檻的網文創作,意味著所有人都可以拿起筆,也意味著大多數人都得不到頭部資源。

大神永遠是少數人,爆款永遠是少數作品,也正因為是少數,他們被眾多寫手仰望。

起點中文網(閱文前身)曾是作者們公認的「證道之地」。

很多網文作者會勸告新人,不要去起點,那里厲害的人太多,創作了上千萬字也出不了頭的作者也太多,新人很容易被打擊。

但有更多網文作者會說:如果真的想證明自己有天賦,有實力,那就去吧,再小眾冷門的題材,只要你寫得好,都會有讀者,都能出頭。

不服輸的新人作者們一遍遍嘗試,在起點巨大的流量里摸索市場規律,在個人表達和讀者口味里尋求平衡,有的熬成了「老撲街」,有的蟄伏多年,終於一飛沖天。

還有部分作者,在其他小站慢慢磨練,心里始終存著某天到起點「證道」的憧憬。

對他們來說,除了物質上的收益,記錄作品訂閱數的上漲軌跡,將某種抽象的進步外化,是幸福感的重要來源。

網上流出的合同文件里,「委托創作」,「聘請作者」等字樣,以及部分版權相關的條款,著實刺痛了他們。

「可能將來有一天,我要為了養家糊口而被迫寫作,但至少現在不是。」

「養家糊口我沒問題,但是心里憋屈。」

「說真的,寫小說的確希望掙大錢,但是明明撲街還堅持寫,真的是為了夢想。」

「如果為了賺快錢,我不會來起點。」

合同引發爭議後,閱文聲明會調整不合理條款,並舉辦了懇談會,許多作者因此而產生的憤怒和失望卻難以平息。

對於商業市場來說,網絡文學是IP戰略的源頭兵,但優質網文IP和優質網文本身,終究不同。

大量作者「心有IP力不足」,部分作者熱衷的創作題材和風格,並不符合目前的IP改編規律。

沒有通過網文賺到很多錢,又喪失了在平臺寫作的價值感,他們把這次事件評價為:「新的選擇」。

支持建站的作者們,有共同的負能量需要被發泄。

除了在群里灌水聊天、討論網文和平臺之外,他們也會吐槽抱怨,甚至在網站內測時惡搞。

新站每次內測一般只有一小時,大家利用短暫的時間上傳作品。

他們用這些將會被刪檔的虛構內容,「玩梗」影射現實風波,借此發泄負能量。

有些寫得好的,還會被群友四處問作者是誰,再讚上一句:人才。

發泄負能量之餘,他們也努力避免「誤傷」。

一位起點簽約作者在群里發布作品廣告,請大家支持。

幾位在線作者幫著一起看內容,提出看法和建議。

他們並非與「起點作者」為敵,畢竟,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曾是或曾渴望成為「起點作者」。

「功成不必在我」

對部分作者來說,支持新站建設,有維護創作尊嚴的意味。

但現實層面上,新站成功困難重重。

眾人鼎力支持的另一端,是質疑、觀望、沉默者的不看好。

「注定不成,有啥好聊。講真話要挨罵,講假話又何必。」當被問起對新站的看法,一位資深網文作者對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說。

閱文事件突然爆發,許多作者、讀者、其他業內人士參與討論,大量聲音湧入。

互聯網環境之中,虛擬與現實交織,在作者群體內部,每個人的立場和需求並不一致,每個網絡身份的影響力和話語權並不均衡。

部分極端情緒讓人失去理性,事態發展不受控制。

閱文官方頻繁辟謠,回應質疑,並聲明會在5月底或6月初公布新版合同。

合同發布之前,那些已經走上創作軌道的人們,還要繼續向前行駛。

對於新站建立,他們選擇沉默。

沉默的背後,是許多不如人意的歷史嘗試在佐證。

2002年底,中華楊和蘇明璞等一批網絡寫手,成立了「明楊•全球中文品書網」,首次提出了VIP的概念,曾引發轟動,後期作品內容乏力,被幻劍書盟收購。

這種付費訂閱模式,由起點中文網最終確立並鞏固。

網文發展二十年中,平臺方每一版合同條款的向前推進,都曾帶來一次小動蕩。

17K中文網,縱橫中文網等其他老牌平臺的出現,其中都有合同風波的原因,但把時間線拉長,他們並未撼動起點中文網的地位。

早年間創業者們一呼百應,公司在時代浪潮中被互聯網紅利滋養。

如今,隨著互聯網秩序和結構更加堅固,這些動蕩的水花越來越小。

2016年成立的有樂中文網,投資兩千萬,較為成熟的編輯團隊,一群沒有合約限制的作者,穩坐網文行業第二把交椅的掌閱幫忙導入流量。

四年過去了,有樂仍然是一個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的小網站,生存艱難。

「如今的新站,資金一百萬,沒有團隊,沒有成名作者,沒有流量……」一位業內人士沒有再說下去。

在他們看來,提出具體的條款需求,積極與平臺協商,比這些手段有效得多。

哪里有真正的烏托邦,每個新平臺,都仍是一個生態的起步。

它更像是一個生物圈2號,在期望的模式下創建,卻可能沒有活水,可能氧氣枯竭。

所幸,這些建立新站的人們,已經做好了沒有現實回報的心理預期,卻仍決定開始。

在第一篇眾籌文章里,月影梧桐曾對新站作出預測:高歌凱進,一炮走紅的可能性小於1%;行情慘淡,毫無人氣,連續虧損的可能性不小;穩紮穩打,雖仍入不敷出,但前景還算看好的可能性最大。

他給自己定下6個月的期限。6個月後,公司會根據運營情況再做一次決策:繼續融資運作,或宣布解散。

「功成不必在我。」他說。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