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進攻,華為入場,中國網路地圖迎來大變局

本文來源:深響

微信id:deep-echo

作者: 丁直仁

摘要

市場可能高估了美團與滴滴之間的衝突,而低估了滴滴與高德之間的競爭。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華為便在組建自己的地圖團隊。

騰訊地圖或因數據質量問題遭遇考驗:公開信息顯示,今年1月中旬,特斯拉地圖數據服務商由騰訊地圖更換為百度地圖。

平靜已久的互聯網地圖行業迎來了一個重要變量。

今年的五一長假來臨之前,滴滴安卓版低調上線一個新功能:公交換乘查詢。

目前,滴滴iOS版也已上線公交功能模塊,只是在主菜單欄位置比較靠後。

這並不是滴滴第一次想切入公交服務,早在2016年,滴滴就曾推出獨立的公交查詢產品,2018年,滴滴再次試水公交業務,在南京、青島、貴陽、深圳聯合公交公司推出滴滴公交,通過平臺可以呼叫公交。

但滴滴本次的公交業務與前述嘗試存在顯著區別。

首先,此次推出的公交查詢業務集合在滴滴主APP內;其次,相關服務類似高德地圖的公交換乘查詢,未切入到重線下、重運營的公交運營層面。

滴滴進攻,華為入場,互聯網地圖迎來大變局|

也就是說,滴滴此次的公交業務重要性得到進一步的提升和凸顯,同時,公交換乘查詢模塊的加入,也延展了滴滴出行工具的邊界。

上線公交業務是滴滴因順風車事件低調近兩年後的一次謹慎試探,在此之前,出於安全、監管和輿論的考量,滴滴在業務層面選擇收縮,與此同時,高德、美團等平臺激進補位。

在2017年低調上線打車業務後,高德地圖於2018年上線聚合打車服務模式,得益於網約車新政培育的新型供應端資源,高德地圖得以迅速打開局面,成為網約車市場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

輿論層面,美團打車被視作滴滴的最有力挑戰者,而從實際業務對標及競爭關係來看,市場可能高估了美團與滴滴之間的衝突,而低估了滴滴與高德之間的競爭影響——

事實上,二者的競逐對於用戶滲透率極高的地圖行業會帶來很大改變。

在滴滴逐漸走出蟄伏期,開啟新一輪進攻模式後,網約車以及承載網約車服務的底層產品互聯網地圖,正在迎來變局。

高德轉向

在滴滴與美團熱鬧的PK戰背面,作為國內頭部互聯網地圖服務商,高德地圖正在抓緊時間修建自身的護城河。

據「深響」了解,早在兩年前,高德地圖內部就已經將滴滴視作頭號競爭對手,而此前,被列為頭號競爭對手的是百度地圖,目標的轉移結合滴滴的最新戰略不難理解。

今年4月16日,滴滴出行CEO程維在公司戰略會上公布了未來三年的戰略目標,即「0188」,其中的兩個8一個意指國內全出行滲透率8%,另一個指全球服務用戶MAU超8億。

滴滴進攻,華為入場,互聯網地圖迎來大變局|

全出行的提法已經跳出了市場對滴滴提供網約車服務的既往認知,公交業務上線是一個明顯信號——除了包括出租車、網約車、共享單車之外,滴滴還在試圖提供出行的信息解決方案,最終,它希望承擔的,其實就是用戶手機里的地圖APP所承擔的功能。

而對互聯網地圖產品們而言,滴滴在網約車業務上的壁壘更難攻破。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百度地圖主打AI提升地圖導航體驗,仍聚焦互聯網地圖的傳統功能時,高德地圖已經看到了滴滴潛藏的巨大威脅,因此,其將滴滴視作頭號競爭對手的做法不難理解。

2017年,當美團在南京上線打車業務吸引全民注意時,高德地圖也低調上線打車業務,但是無論美團還是高德,通過復制競爭對手打法的嘗試都未取得理想效果,因此高德在次年轉換思路,於2018年7月上線聚合打車服務模式。

滴滴進攻,華為入場,互聯網地圖迎來大變局|

所謂「聚合模式」,是指高德地圖、美團等平臺通過接入第三方網約車平臺來提供打車服務,與以滴滴為主的自營模式相比,聚合模式重在通過上下遊產業鏈的分工協作,來滿足乘客的出行需求。

這一模式大獲成功,以至於滴滴在2019年中旬一度計劃上線聚合模式以應對競爭。

與滴滴相比,高德可謂是地圖行業「老大哥」。

高德是一家擁有十餘年歷史的地圖公司,其發展階段可以概括為:汽車導航、阿里巴巴以及移動時代。

2001年,高德公司成立,彼時其主營業務為GPS應用,以車載導航儀銷售為主,是國內首家具有航空攝影甲級資質的民營企業。

從2005年起,高德先後為多家汽車廠商提供導航電子地圖,依靠此業務高德於2010年7月1日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

2013年,高德地圖開始轉型互聯網,該年8月其宣布導航產品免費。

此前,高德導航售價為50元人民幣。

根據彼時其公布的數據,當時高德裝機量為7000萬。

2014年2月,高德被阿里巴巴全資收購,這是高德完全進入移動時代的轉折點,從此,高德的競爭對手不再是原來維度里的導航公司,更多成為阿里巴巴整體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得益於自身在底圖數據上的優勢,高德在並入阿里巴巴體系後迅速完成移動互聯網轉型,成為與百度地圖直接對標的互聯網地圖服務商,2016年,雙方還曾爆發誰是業界第一的口水仗,但隨著百度地圖自身轉向,以及俞永福離任影響,高德與百度之間的摩擦日益降溫。

滴滴進攻,華為入場,互聯網地圖迎來大變局|

圍繞網約車的系列布局後,高德地圖的競爭重點轉移。

從2016年開始加大對地圖業務投入的滴滴,此前一直將地圖作為支撐服務的底層工具,公交上線意味著這一底層能力正在走向臺前。

無論是從網約車服務切入全場景出行,還是從地圖工具切入全場景出行,滴滴與高德之間的競爭愈加直接,隨著二者在服務和工具上的配備逐漸靠近,雙方爭奪的用戶其實已經高度重合,戰爭不可避免。

地圖新變局

在滴滴低調切入地圖服務的同時,另有巨頭在默默布局地圖業務。

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在發展自主研發的分布式場景OS鴻蒙和移動生態HMS的同時,華為對地圖業務也不斷加碼。

在2019年8月的華為全球開發者大會上,華為HMS向開發者開放了面向海外的地圖能力,今年上半年,華為正式在其應用商店AppGallery上架自家的導航地圖HERE WeGo地圖,該地圖已支持 100 多個國家 1300 多個城市,服務不僅支持最基礎的定位、導航功能,常用的步行、公交、汽車路線出行建議、打車等服務也一應俱全。

滴滴進攻,華為入場,互聯網地圖迎來大變局|

HERE WeGo地圖的底層服務並非華為自研,而是來自諾基亞推出的Here地圖(2015年被寶馬、奔馳和戴姆勒三大汽車廠商組成的收購集團以25億歐元收購),在全球市場,除谷歌地圖外,Here地圖是為數不多能夠提供相對較全的地圖數據和地圖服務的產品,因此,在無法使用谷歌的相關服務後,華為選擇了與Here攜手。

不過,華為對地圖的投入並沒有到此為止,據「深響」了解,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華為便在組建自己的地圖團隊,由於中國的互聯網地圖人才主要集中於北京,為了提高研發效率,華為要求地圖團隊去松山湖總部封閉開發半年,目的不言而喻:以最快速度生產出自研地圖,擺脫對第三方圖商的依賴。

對於任何一家企業而言,組建團隊自建地圖服務都是一件投入巨大的事情,華為組建地圖團隊,研發自研地圖的動作,足以體現其發展鴻蒙及HMS生態的決心。

滴滴進攻,華為入場,互聯網地圖迎來大變局|

雖然華為自研地圖的當下戰略重點是海外市場,但隨著相關業務逐漸成熟,國內市場會成為其繞不開的一塊,這意味著在滴滴之外,行業會迎來另一重磅選手。

伴隨滴滴、華為對地圖業務的加碼,原本平靜的行業已經開始出現波瀾。

在2018年930變革後,騰訊地圖被並入CSIG,承擔著拓展車聯網業務的重任,「深響」從接近騰訊地圖高層人士處獲悉,騰訊地圖在2019年或因數據質量問題丟掉重要客戶,在該年的績效評定中,團隊多位管理者績效考核被打二星。

公開信息顯示,就在今年1月中旬,特斯拉地圖數據服務商由騰訊地圖更換為百度地圖。

因此,當華為加大地圖業務投入,招募團隊時,騰訊地圖出現了部分人員流失情況。

與短視頻、內容社區等產品不一樣,地圖是一個平日並不熱鬧,對用戶的時間消耗沒有那麼嚴重的產品。

但從實際效用來說,地圖已經成為大部分用戶的剛需,是用戶出行的第一入口,也是拓展自動駕駛、智慧交通、車聯網等更廣闊業務空間的底層能力,因此對於有實力的大廠而言,地圖從來都是無法拱手讓人的戰略要地。

在新的變量出現後,行業對於發展路線的爭論、對上遊數據的爭奪,以及對相關人才的爭搶都會加劇。

更重要的變化在於,隨著滴滴從服務側切入撬動行業格局,互聯網地圖的產品邏輯、商業模式、資源布局會被重塑,而這將反過來影響行業的競爭焦點。

硝煙只會漸濃。

  中國最成功的文化產品,是手機遊戲
  華為:鴻蒙操作系統不是為智能手機設計的,手機繼續用安卓
  鬧出桃色新聞的天貓總裁,被阿里巴巴取消合夥人身份和上一年度所有獎勵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