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湧入但沒什麼訂單,順豐外賣【豐食】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獨傢|商傢湧入但幾無訂單,順豐外賣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本文來源:連線Insight

微信id:lxinsight

作者:向陽

順豐做外賣平臺的消息傳出後,商家聞風而動,紛紛湧入平臺提交入駐申請。

魏萊從業五年、經營著4家小型餐飲店,他在5月10號看到順豐推出外賣平臺豐食的消息。

他發現,豐食目前主推的是團餐,而魏萊的4家門店,相比外賣80%的營業額貢獻,團餐10%的占比很低。

另一方面,豐食目前入駐的幾乎是品牌店,沒有小型餐飲店,門檻較高。

盡管如此,他還是馬上提交了入駐豐食的申請。

申請過程很簡單,填上地址、門牌、身份證、電話號碼等信息,提交後等待豐食工作人員的聯繫。

連線Insight了解到,豐食平臺籌備已久,早在2月份,順豐就已經秘密聯繫了部分品牌商家尋求合作。

兜約下飯菜創始人楊躍軍告訴連線Insight,今年3月,順豐突然找到兜約下飯菜(後文簡稱兜約),希望和兜約合作,根據順豐的企業客戶開發團餐,並提供了關於整體規劃、費率等情況的資料。

目前,豐食已有超過52家餐飲企業入駐,包括德克士、必勝客、西貝莜面村、望湘園等大牌餐飲企業。

獨傢|商傢湧入但幾無訂單,順豐外賣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 入駐豐食的品牌,圖源豐食小程序

連線Insight了解到,不少商家的後臺已經準備就緒,但平臺仍在測試階段,有商家告訴連線Insight,「豐食」預定的推廣期在不斷延遲,從4月中下旬推遲到了5月下旬,目前還不確認是否會如期執行。

因此,很多商家上線至今還未接到過一個訂單。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豐食主打團餐,但也允許個人用戶點餐,這也意味著和美團、餓了麼在主營外賣業務上也會正面碰撞。

「豐食」小程序顯示,在外賣下單頁面可以根據定位顯示附近的餐飲門店,用戶下單後由順豐同城的配送員進行配送,但頁面顯示的送餐時間比一般外賣平臺更長,如果在早上8點到11點下單,預計送達時間是中午12點。

不過,這一功能在5月12日突然關閉,如今再進入外賣下單頁面,只允許合作企業的員工在認證後進行下單。

獨傢|商傢湧入但幾無訂單,順豐外賣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外賣下單頁面前後變化

對於之後豐食是否會再次上線個人外賣業務,很多商家保持著期待。

外賣行業被美團和餓了麼壟斷已久,傭金也不斷上漲,一個背靠巨頭的新平臺出現,顯然讓商家趨之若鶩,畢竟要搶市場,新平臺會給出更好的扶持政策。

順豐的外賣故事現在剛剛起步,它能以團餐為切入口,殺入更廣闊的C端外賣市場嗎?

商家湧向豐食

很多商家目前還無法判斷豐食的發展勢頭,但還是會馬上提交申請「占位」。

他們都抱著和魏萊一樣的想法,「希望能多一個渠道去銷售自己的商品。」

順豐也似乎要重現舊日外賣大戰時的補貼盛況,推出了強有力的優惠扶持政策。

豐食小程序顯示,商家可享受「免費上線」。

此前,順豐同城的相關負責人曾對媒體表示,「豐食」目前採取了極低傭金的方式。

商戶在今年7月1日之前上線「豐食」,傭金僅千分之三;商戶在7月1日之後上線的,傭金也只有2%。

另外,在「瓜分500萬」活動中,用戶可通過「邀請企業入駐」和「我要推薦企業」頁面推薦企業。

獎勵金額也十分可觀,企業成功入駐後,推薦人將獲取1元獎勵。

而推薦的企業6月30日前在豐食消費1000元,推薦人還可另外獲得500元獎勵。

「豐食肯定是會有紅利期的,相比早期美團餓了麼對商家的扶持力度差不多。」魏萊提到,目前豐食還沒有針對用戶推出補貼。

獨傢|商傢湧入但幾無訂單,順豐外賣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豐食「瓜分500萬」活動,圖源其小程序

順豐和商家的簽約速度很快,楊躍軍告訴連線Insight,雙方溝通的情況不錯,在一周內便簽下了合作的協議,合作只針對團餐業務,配送由順豐同城配送團隊負責,費用由兜約支付,配送範圍在5公里內,費用則規定在3公里內配送是8塊錢,超過3公里每多1公里加兩塊錢。

以往兜約的團餐是由自己或是合作的第三方平臺配送,相比之下,順豐同城的配送費用並不算高。

楊躍軍十分看好豐食未來的發展,他告訴連線Insight,順豐做外賣平臺是有優勢的,它有自己的配送團隊,有行業內的信用度,顧客認知度高,認為它的服務有安全性、保障性,而且順豐的用戶質量也相對較高。

順豐與品牌商家定下的協議條款也充滿誘惑。

「相對其他平臺而言,豐食團餐服務費率、扣點(入駐傭金)並不高,其他平臺的團餐扣點大概在12%左右。」

兜約團餐運營沈萍萍表示,他們對順豐企業用戶群體也十分看好,這部分用戶會反哺到豐食上。

獨傢|商傢湧入但幾無訂單,順豐外賣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除了團餐外,楊躍軍更希望未來能夠在豐食上迎來更多C端用戶。

不過,順豐在要不要做個人外賣上似乎有些猶豫。

5月11日,順豐曾針對種種爭議回應媒體,「‘豐食’是順豐同城內部孵化的團餐平臺,主要為解決公司內部員工的用餐問題,系內部推行,接受的也是內部訂單,並未要專門跨界做外賣。

如果企業解決方案足夠成熟的話,未來也可能會探索給順豐同城做增值服務,但仍處在探討和孵化的階段。」

在這個回應出來後不久,豐食下架了個人點餐的界面。

目前為止,豐食是否會再次上線個人外賣點單界面,正式入局,還沒有定論。

團餐難做

雖然不少品牌商家已經上線了豐食,支付流程等後臺搭建也已經完全準備就緒,但訂單遲遲未到。

一位餐飲品牌負責人告訴連線Insight,自從上線豐食後,無論是企業團餐還是個人外賣,都還沒有出現一筆訂單。

同時,豐食與其溝通的預定計劃也在延後。

該負責人提到,「沒有訂單主要是因為豐食沒有對外界做任何宣傳推廣,最開始他們是預計4月15日或者4月下旬進行推廣,但這個計劃沒有實現。」

「後來豐食的預計推廣時間延後了一個月,要到5月25日左右,不確定會不會因為近期受到的關注提早或延後。

試水團餐也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疫情期間,團餐業務的增長可觀。

楊躍軍介紹,兜約從2019年開始正式做團餐,還成立了團餐部,後來團餐占營收的5%到10%。

在疫情期間,兜約重點聯繫服務過的企業客戶並開拓店面附近的客戶,那時候單店日均有幾十份團餐訂單,團餐營收占比提升到了30%。

不僅是豐食,美團和餓了麼也紛紛推出企業團餐訂購業務。

根據餓了麼和美團官網,企業團餐業務的形態已經十分完善。

比如餓了麼支持三種服務形態:線上訂餐,員工通過餓了麼企業版自主下單,用餐時間統一配送,有專業運營團隊負責管理用餐現場;集體送餐,通過中央廚房或周邊品質商戶統一配送至企業;還有生日會、下午茶等定制服務。

獨傢|商傢湧入但幾無訂單,順豐外賣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美團團餐開通流程

但業務模式和利潤空間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商家對團餐的投入。

楊躍軍提到,兜約已經上線了餓了麼企業團餐,因為兜約客單價偏高,導致目前還沒有什麼單量。

他表示,包括兜約在內的很多餐飲品牌的製作過程都是專業的廚師現炒,而不是用機器炒菜或是讓廚師做「大鍋飯」而後分裝,店面地段、裝修、人員配備等的不同,導致兩者成本差距較大。

目前兜約的客單價在40-50元的檔次,而團餐客單價普遍較低,在20塊錢左右。

團餐業務的模式和堂食、外賣有較大區別,現有模式下沒有多少利潤空間,現階段兜飯並不適合做大規模的團餐訂單。

但楊躍軍提到,「順豐做了之後,我們也有計劃,把原有的中央廚房騰出一部分來製作團餐。」

不過,這也意味著,如果餐飲品牌要重點布局團餐,需要一定的調整期。

美團給的空隙,順豐能否抓住?

順豐做外賣,很多人並不感到意外。

在美團和餓了麼整合了頭部即時物流平臺後,順豐同城是少有的獨立於外賣平臺之外的即時物流平臺。

2019年,順豐同城發布了「順豐同城急送」品牌,進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200多個城市,日均訂單量超過100萬,騎手數量超過30萬人。

同城急送已將業務擴展至餐飲、商超、生鮮、服裝、醫藥、奢侈品等多個本地生活服務領域。

這意味著, 做外賣平臺,順豐已經有了配送基礎。

楊躍軍認為,順豐做外賣平臺,有利於把閒置人力進行優化,餐飲外賣的訂單集中在午餐和晚餐時間,所以產生了大量兼職外賣員在高峰期送外賣,順豐快遞員也有可能是里面的一員。

如果順豐可以讓旗下的快遞員送外賣,有利於順豐的市場競爭和企業管理。

獨傢|商傢湧入但幾無訂單,順豐外賣的正式推廣期或在五月下旬

對順豐而言,拓展企業團餐並不困難,順豐快遞業務合作的企業數量巨大,其中不乏高端客戶。

這些客戶資源,都可能是團餐業務的資源。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順豐進入外賣從團餐做起,是一種正確的選擇。

未來團餐市場的潛力巨大,會達到幾千個億的市場,而如果從個人外賣開始布局,不免直接和美團、餓了麼迎來正面競爭。

他也提到,無論是消費者還是商家,都希望新的玩家進入,倒逼其它外賣平臺,給行業正面的促進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豐食上線的時候,正是大批商家爆發對美團抽傭不滿的時期。

一位餐飲品牌負責人提到,美團活動力度大、客單價低、扣點高,這導致商家被「綁架」、被強制性地買排名。

商家不僅是對抽傭不滿,魏萊提到,部分平臺的推廣功能並不完善,商家買推廣求曝光,但是商家並不能明碼標價的買到曝光位,推廣了卻沒有帶來銷量。

這給了順豐爭奪市場的空隙。

但不可忽視的是,外賣行業已經形成了餓了麼與美團雙雄爭霸的局面,兩者占據了巨大的市場,擠壓了剩餘玩家的發展空間。

外賣行業向來是燒錢補貼培養市場習慣,無論是騎手端,還是用戶端和商家端,都需要豐厚的補貼支撐。

順豐控股2020年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公司營業總收入335.41億元,同比增長39.59%,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9.07億元,同比下滑28.16%。

順豐並不理想的業績表現,從2019年就已有預兆。

順豐控股2019年年度報告中曾提到,順豐經濟件、快運、同城等業務在2019年伴隨市場擴張在進一步擴大網絡覆蓋,規模效益進入新一輪爬坡期,因此影響順豐2019年整體毛利率較上年度稍微下降0.50個百分點,為17.42%。

近期豐巢已經因為超時收費陷入爭議,雖然還在燒錢搶市場的階段,但虧損狀況也不容樂觀。

美團給了順豐殺入外賣市場的空隙,但順豐是否有資源、有財力抓住這個機會?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看了央視的節目和幾個新聞後,我是堅決不再吃外賣了

xxx

武漢有人點外賣,送來的包裝和一道菜是真的,其他都是調包的

xxx

外賣騎手不是員工沒有「社保」?中國官方可能介入調整

xxx

你吃的外賣,半年前就做好了?

xxx

零下40度,我在中國最北的城市漠河送外賣

xxxx

「料理包加熱」進軍外賣市場,可能會賺翻了?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