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中國遊戲檢舉大事件

本文來源:觸樂

微信id:chuappgame

作者:陳靜

我們整理了中國遊戲行業發展中的一些舉報事件。

它們不是全部,但都或多或少影響了玩家、遊戲公司,以及更多的人。

5月10日上午6點,PlayStation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由於PlayStation中國商店系統安全升級,PlayStation中國商店從當天早上7時起暫停服務,恢復服務的時間將另行通知。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PlayStation中國宣布,PS中國商店將於5月10日起暫停服務

不久後,微博用戶「森里螢四」將這條消息截圖發表,配文:「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此前,他曾多次發微博表示自己會舉報PS4。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我做到了!」

PS國行商店是否僅因一個人舉報就立刻「暫停服務」,不同的人或許有不同見解。

社交平臺上,相關討論也眾說紛紜。許多玩家覺得,事情的真正原因必然不止舉報這麼簡單,但舉報也足以成為一根分量十足的導火索。

不論如何,一個不可避免的事實是,「舉報」與中國遊戲行業如影隨形。

在此,我們整理了中國遊戲行業發展中的一些舉報事件。

它們不是全部,但都或多或少影響了玩家、遊戲公司,以及更多的人。

「光榮四君子」

「提督的決斷」是以「二戰」太平洋戰爭為背景的戰略模擬遊戲系列,由光榮開發,1989年至2001年期間共發售了4代。

比起「三國志」「太閣立志傳」等熱門系列,「提督的決斷」的口碑和知名度都有所不及,還因為內容牽涉「二戰」歷史而受到抗議,但遊戲仍以海戰題材吸引了一部分玩家。

《提督的決斷2》由於自帶繁體中文版,在國內傳播度不低。

1996年是天津光榮軟件有限公司在中國大陸開展業務的第7年。

5月,日本光榮總公司向天津光榮發送資料,將《提督的決斷3》圖形修整工作交給他們進行。

工作中,天津光榮公司員工梁廣明、高原、郭海京、祁巍發現遊戲中存在「‘二戰’時期日本戰犯形象及法西斯內容」,並拒絕繼續工作。

此後,4人與日方管理層溝通沒有達成一致,宣布辭職,並將這一事件通報當地媒體與天津市委、市政府。

經媒體報導後,原本寂寂無名的《提督的決斷3》迅速受到多方關注。

天津市新聞出版局採取行動,扣查了天津光榮內部與遊戲相關的資料,並控告天津光榮違反《出版管理條例》,罰款47.9萬元人民幣。

1996年8月18日,《人民日報》在第1版發布《為了民族的尊嚴——記天津光榮軟件有限公司四青年》文章。

12月4日,中央電視臺報導了這一事件。

同日,新華社向全國新聞傳媒播發通稿:違法製作美化日本軍國主義遊戲軟件、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日本光榮公司被處罰。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這一事件曾被許多報紙、雜誌引用

由於「在大是大非面前,以無畏的勇氣,表達了熱愛中華民族、熱愛世界和平的熾熱感情」,梁廣明、高原、郭海京、祁巍被譽為「光榮四君子」。

由於時間緊鄰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光榮四君子」事件的影響力持續時間比人們想像的更長。

2005年,《中國青年報》在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專題文章《警惕日本電玩遊戲傳播錯誤的歷史觀》中,仍點名批評《提督的決斷3》「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任何一個有民族正義感的中國玩家都無法接受」。

《三角洲特種部隊》風波

1999年6月5日,北京男青年趙海濤向媒體舉報:《三角洲特種部隊》某戰役某關卡中出現了帶有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八一」軍徽的直升機,而玩家的任務是消滅包括這些直升機在內的全部敵人。

他認為,這些內容涉及嚴重的反華行為。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三角洲特種部隊》首發於1998年10月,中文正版並沒有延遲太多

第二天,國家新聞出版署介入調查,責令相關單位上交說明報告,組織技術人員對遊戲進行審查。

茲事體大,當時還叫「電子藝界」的EA中國分部並不承認「反華」一說,但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北京市公安局等先後表態、媒體大篇幅負面報導之後,電子藝界的解釋並沒有為大多數人信服。

出於題材原因,許多有著軍方背景的報紙、雜誌紛紛在《三角洲特種部隊》事件中發聲。

這些報導和評論的內容在如今的中文互聯網中已較難考證,但仍然可以從一些記錄國內遊戲發展歷程的文章中窺豹一斑:《美國反華遊戲再次升級》《美國將「導彈」裝進遊戲軟件,「特種部隊」對我發動文化戰爭》……

這些文章不僅影響了主流輿論對遊戲的觀感,也讓遊戲行業上下遊從業者變得更加謹慎——上世紀90年代末,許多遊戲公司都在為正版遊戲進入中國而努力,相對寬鬆的環境也讓不少遊戲得以發行正版,《三角洲特種部隊》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在遭到舉報「反華」後,當時國內較有影響力的幾家軟件銷售商和零售渠道同時主動宣布將正版《三角洲特種部隊》下架。

根據報導,一周後的6月13日,全國停止銷售《三角洲特種部隊》的專賣店超過了600家。

6月末,新聞出版總署音像和電子出版管理司公布了針對《三角洲特種部隊》的調查結果:經專家審定,遊戲中「疑似」中國空軍軍徽的圖案與真正的軍徽並不相同,因此不能認定為中國空軍機徽。

但這個結果對電子藝界和《三角洲特種部隊》來說已經無濟於事。

《三角洲特種部隊》在中國正版遊戲市場上就此消失。

2002年,電子藝界北京分部關閉。

新世紀

2000年6月12日,文化部、國家經貿委、公安部、信息產業部、外經貿部、海關總署、工商局等部委聯合頒布《關於開展電子遊戲經營場所專項治理的意見》,俗稱「遊戲禁令」。

受其影響,中國遊戲行業進入了一個奇妙的階段。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關於開展電子遊戲經營場所專項治理的意見》

與遊戲相關的舉報內容也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有其積極的一面:2000年前後,「黑網吧」成了舉報內容中的重要一環,有關部門與學生家長試圖通過拒絕未成年人進入網吧的方式控制他們沉迷遊戲。

這類舉報在2002年北京「藍極速」網吧惡性縱火案之後數量激增,並一直持續至今。

與此同時,網絡遊戲中的不文明行為也隨著玩家數量增加而成為舉報對象。

另一方面,針對遊戲的舉報仍然繼承了90年代的主題。

如2006年網易《夢幻西遊》「國旗事件」:2006年7月7日,《夢幻西遊》更新,建鄴衙門牆壁上的一張貼圖被玩家認作日本國旗,加之此前網易將一個有明顯引戰內容的ID封號,一部分玩家指責網易在「七七事變」紀念日故意「辱華」,甚至傳出了「網易將《夢幻西遊》經營權賣給日本人」的流言。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夢幻西遊》截圖,右側牆壁上的圖案為爭議貼圖

盡管網易很快出面辟謠,稱轉賣旗下網遊和服務器給他國是「無稽之談」,那張引發爭議的貼圖,其原型也是中國古代官府中常見的「海水朝日圖」,而且自遊戲內測時就一直存在,但一部分玩家並不買帳。

在遊戲中「示威」的同時,有人聲稱自己向有關部門舉報了網易和丁磊——但直到事件平息,沒有跡象表示這些人的舉報(如果他們說的是真話)起了什麼作用。

舉報也日益成為遊戲公司之間的競爭手段。至少在一部分從業者口中,一個成功的遊戲總是難以避免被舉報的遭遇。

2007年,史玉柱在ChinaJoy上透露,曾有競爭對手向有關部門每天發5000封信舉報《征途》,而「政府管理部門的人到遊戲里看了看,發現遊戲里女孩子的衣服比央視模特大賽的模特穿得還多」,舉報因此不了了之。

2009年7月,《魔獸世界》中國大陸地區代理權的更替似已塵埃落定,但在這一年的ChinaJoy高峰論壇上,九城CEO表示他們以不正當競爭的名義署名舉報了網易及其合資運營公司。

玩家很難從九城、網易的態度中輕易判斷出誰對誰錯,但從結果上看,《燃燒的遠征》持續兩年多,《巫妖王之怒》國服遲遲未開導致的各類事件卻都要由玩家承擔,再追究誰對誰錯也沒什麼意義了。

劉睿哲

中國遊戲舉報史上,劉睿哲是個不能不提起的名字。

2011年4月,文化部開通「12318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主要受理娛樂場所、營業性演出、藝術品、網吧、網絡遊戲、網絡音樂等市場的群眾舉報。

這是文化部繼2005年啟用「12318」文化市場舉報電話之後的另一項重要舉措,網站開通後,文化部能夠更迅速地受理群眾舉報——相應地,一部分人也有了更「方便」「有效」的手段來進行舉報。

2014年,微軟、索尼開始在中國大陸推出正版主機與遊戲服務。

由於微軟Xbox One實行鎖區導致玩家不滿,不少人對索尼PS4是否鎖區格外關注。

12月,時任索尼電腦娛樂中國戰略部部長的添田武人放出消息,「會為中國玩家提供全球統一的遊戲體驗」。

玩家們認為,這是在暗示PS4並不會像Xbox One一樣鎖區。

12月31日,劉睿哲在文化部網站上實名舉報索尼中國。

他舉報的原文寫道:「預計於中國2015年1月上市的索尼中國在中國發售的遊戲機PlayStation4(簡稱PS4)已經被各大媒體所證實,其能運行各種未經中國文化局審核的在其他國家發售的遊戲。

這些遊戲包括《 俠盜獵車手5》(Grand Theft Auto V)這種鼓吹毒品、暴力、犯罪、屠殺、濫交等情節的遊戲,嚴重影響中國文化建設。本人強烈要求封殺索尼中國此類藐視中國法律制度的行為。」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劉睿哲舉報索尼中國的內容

隨後,劉睿哲在百度貼吧貼出了舉報信截圖。

這在國內主機玩家群體中引起軒然大波。

此前,有人聲稱Xbox One鎖區而PS4不鎖區是「不公平」,要舉報PS4以獲取公平——這種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抱怨在許多玩家眼中只是個玩笑,但劉睿哲讓他們意識到,這不是玩笑。

更重要的是,與證據不甚明顯的其他舉報行為相比,劉睿哲對索尼中國的舉報或多或少導致了國行PS4延遲上市。

2015年1月,有媒體通過文化部市場司相關負責人證實,「確實接到個別人士反映索尼PS4‘不鎖區’問題,有舉報人還稱PS4運行的部分內容涉及毒品、暴力、犯罪等情節」。

在國內文化產品不分級的前提下,這幾乎可以將大多數主機遊戲拒之門外。

隨後,劉睿哲以「雪封刃」的ID在百度3ds吧進行了回應。

他說:「如果索尼沒有鑽空子,那麼我的舉報也不會產生任何作用;如果索尼鑽了空子,那麼我僅僅是推動一把,遲早得鎖。」

他還認為,把事情鬧大的不是他,而是「你們」——「(你們)人肉了我,把事情弄得天下皆知,誰的生活更空虛呢?」

1月8日,索尼中國宣布預計於2015年1月11日發售的PS4、PSV、配件產品及相關遊戲軟件的正式上市時間將推遲。

3月20日,國行PS4、PSV正式發售,玩家立刻發現是鎖服不鎖區的「閹割版」。

人們對劉睿哲的怒火再次升級。

3月20日,有玩家在首發現場掛出了「千古罪人劉睿哲」標語,劉睿哲及其「事跡」很快被編入各種網絡百科,在論壇、貼吧、社交平臺上廣泛流傳。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有人在國行PS4發售時掛出了這樣的橫幅

劉睿哲帶來的影響並不僅限於此。

曾經有一些遊戲玩家認為,「踩死」劉睿哲可以避免下一個劉睿哲,然而實際上,劉睿哲或許不是那個打開潘多拉魔盒的人,但他確實是讓「舉報」一詞成為無數玩家心理陰影的人——至少是其中之一。

李鬼戰李逵

2016年2月15日,3DM論壇用戶「deavee」發布了帖子「正版狗不讓咱們玩破解,咱們也不讓它們玩正版,大家一起去舉報Steam國區,附舉報地址和教程!」,號召更多玩家舉報Steam平臺。

在帖子中,deavee提供了舉報的參考格式,強調了舉報的注意事項。

舉報的理由是,Steam平臺「擅自在我國提供涉暴涉黃遊戲的付費下載服務」,在事件描述的結尾,deavee呼籲,「請相關部門予以重視,還青少年一個健康發展的網絡空間」。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3DM帖子中的「舉報格式」

與舉報時的理由不同,在帖子中,deavee號召舉報的理由是「正版狗不讓咱們玩破解」。

此事的源頭是,2016年1月,3DM發布了日本光榮公司的遊戲《三國志13》的破解資源,隨後,光榮向3DM發送了警告函,要求3DM停止侵權行為並道歉。

2月,3DM站長宿菲菲在微博中宣布「3DM不會再破解任何單機遊戲了」。

隨後,上述舉報事件爆發。

近年來,許多正版玩家與盜版玩家始終在不同場合進行著爭論,「3DM用戶舉報事件」是這一爭論的延展——只是轉換了思路與戰場。

事實上,事件的另一主角Steam也是舉報事件的常客,曾在不同時段,因不同事由遭到過多次舉報。

另一方面,每當Steam發生網絡波動或連接故障,玩家們都會習慣性猜測「是否又被舉報」。

截止目前,Steam的社區已有相當長一段時間無法使用。

出師未捷

2018年8月14日,騰訊WeGame平臺發布公告稱,因「《怪物獵人:世界》部分遊戲內容未完全符合政策法規要求,相關政府管理部門接到大量舉報,該遊戲相應運營資質文件現在已被取消。

應主管部門要求,現執行下架整改,停止遊戲售賣」。

騰訊在2018年7月7日宣布代理《怪物獵人:世界》,遊戲登陸WeGame平臺。

對許多玩家來說,引進《怪物獵人:世界》意義重大。

尤其是在公布代理後,騰訊宣布WeGame版《怪物獵人:世界》將早於Steam版2天登陸PC平臺——這意味著WeGame版本的《怪物獵人:世界》將會是PC平臺的全球首發。

正因為代理引發了眾多關注,《怪物獵人:世界》的下架成為當時最熱門的事件之一。

圍繞著「到底是誰在舉報」的討論層出不窮,說法各異。

有人認為「部分玩家」厭惡WeGame平臺,進行了舉報,也有說法認為,友商因眼紅本次代理而舉報,所有的討論都沒有定論。

中國遊戲舉報大事件

▲WeGame版《怪物獵人:世界》下架公告

事實上,《怪物獵人:世界》並不是WeGame平臺上第一個被下架的遊戲,早在2017年,平臺上的《星露谷物語》《這是我的戰爭》等遊戲就曾下架。

在玩家之間也一直流傳著「這些遊戲因為舉報而被下架」的傳言。

很難評估這一系列事件的影響,確切無疑的是,在《怪物獵人:世界》之後,暫時還沒有哪款引進遊戲引發過同等規模的討論。

直至今日,WeGame版的《怪物獵人:世界》仍未再次上架。

結語

目前,「森里螢四」的微博已經清空,帳號也查無此人。

在PlayStation中國公布具體原因之前(也許他們永遠不會公布了),一切猜測都僅止於猜測。

而我們仍未知道下一個舉報者和被舉報者是誰。

▲「森里螢四」帳號刪除後,許多人用相似的帳號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閱讀原文

假如「民國」也有網路社交..

xxx

中國互聯網將開始審核「彈幕」,網民百花齊放的「原始」時代結束了

xxx

仿facebook的【人人網】是中國一代人的青春,回去看最後一個狀態,那是你青春的截止日。

xxx

在朋友圈千萬別搞這五種自殺式社交

xxx

「屌絲」為何是影響中國網路文化最深的詞彙之一?

xxxx

中國國家級語言監測中心發布2018年度十大網絡用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