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說華為沒有996更無007,網民酸了

本文來源:老斯基財經

微信id:laosijicj

作者:寶庫斯基

原標題:任正非說的都對

疼痛的光在珠江三角洲彌漫,廣州,深圳,東莞,佛山。

億萬打工者馱著生活的火車,修建通往新世紀的康莊大道。

一位深圳的流水線工人,寫下了這首詩。

「哥,你要有求生的欲望。」

站在被告席上的劉漢黃聽到弟弟向他喊話,失聲痛哭,此時的他只求一死。

任正非說的都對

他家境貧寒,17歲就外出打工,支撐整個家庭,這是不幸之一。

他在一家五金制品廠工作時被機床軋傷,導致右手掌被截肢,這是不幸之二。

隨後在與公司就工傷賠償問題的訴訟期間,公司將其解雇,他以跳樓威脅才得以留住在宿舍,這是不幸之三。

毫無進展的談判,上上下下對他的孤立,極大地刺激了他的內心。

最終,在和經理的爭執中,他掏出了彈簧刀,結局兩死一傷。

這事發生在2009年的深圳。

黃慶南走在路上,準備去找一位工友。

幾天之前這位工友問他,工資被拖欠了怎麼辦?

作為龍崗「打工者中心」的負責人,黃慶南指點他去勞動局投訴,然後勞動局會要求工廠依法支付工資。

《勞動合同法》頒布後,附近的工人成群結隊前來咨詢。

這對總是被拖欠工資和加班費的工人來說,是件大好事。

為了保護這位工友,黃慶南找了兩個人給他壯膽。

但他還是不放心,到了下午他決定親自去看看。

在路上,一個壯漢拿著一個用紙包住的東西向他撲來,紙掉落下來,黃看到那是一把刀。

這顯然是工廠老板派來的。

他的左腿筋骨、血管、肌腱與神經全被砍斷,只剩少許皮肉相連。

這事發生在2007年的深圳。

悲劇在他身上發生了兩次。

再往前數八年,在工廠宿舍睡覺時他臉上被潑了硫酸,毀了容。

任正非說的都對

這事正好發生在老板打算任命他做總管的節骨眼,被頂替的總管不斷地威脅,要他離開。

但悲劇發生後,兇手一直沒找到,或者說大家根本就不想找。

深圳是座年輕的城市,總是朝氣蓬勃。

曾經這里到處都是工廠,吸引了全國各地的打工仔,出賣體力獲得報酬。

後來廠房撤退寫字樓步步緊逼,全國各地的青年才俊來了。

他們比打工前輩們更有知識,更有才能。

但一樣兩手空空,想要改變命運。

不斷迭代的養料,滋潤出深圳不老的容顏。

這裡最傑出的企業家任總,剛剛展示出一貫慈祥的微笑,向後生們作出保證:「我們沒有996更沒有007 ,員工想多加一點班也不行。」

為了不造成誤解,我把任總整段話搬上來。

我們在勞動合同方面高於中國標準,因為要接受歐盟調查,如果我們加班過多,他們(歐盟)沒有加班那麼多,這是對歐盟勞動者不公平,會制約。

所以我們最基層的員工想多加一點班也不行,超過一定小時數以後原則上是不再給報酬的。

至於少數科學家、少數特別高端的人員,在有使命感的情況下多一些時間工作是有可能的,這也是有時段的。

他們經常去櫻花的國家在樹下開會,在法國薰衣草叢中開學術會,半休息、半開會、半聊天,頭腦風暴幾天再回來,也是有彈性的。

所以沒有996的說法,007就更沒有了。

我不想去搬出事例來反駁任總,沒意義。

2006年6月華為員工胡新宇因病毒性腦炎去世,他的同事回憶,「30多天里,他只回家了4次。除此之外,每天工作到凌晨3點,睡在實驗室的床墊上,早上9點又開始工作。」

2007年5月7日,一則關於華為的報導稱:「有員工在國外遭歹徒襲擊頭上縫了三十多針,康復後又投入工作;有員工在宿舍睡覺,半夜歹徒破門而入拿槍頂著我們的員工進行搶劫……有員工在恐怖爆炸中受傷,或幾度患瘧疾,康復後繼續堅守崗位……」

同年,年僅26歲的員工張銳自縊身亡。

進入華為只有60多天的他,生前曾多次向親人表示工作壓力太大,並兩度想要辭職。

任總隨後寫了一封信——《要快樂地度過充滿困難的一生》,但這似乎並沒勸住年輕人們。

後來還有悲劇上演,還有不久前的「251事件」。

我絕對不是故意找華為的黑料,而是隨便在網上一搜就是一大堆。

要怪,就怪互聯網有記憶。

我今天不罵人。

華為的奮鬥者協議,馬總說996是福報,劉強東說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郭臺銘說尿不黃表示工作不努力。

這些言論總能引起大家的憤慨,可我要先為這些人說幾句好話。

為什麼社會要有企業家?

他們只有一個使命,壓低成本,提高利潤,為此用盡各種手段。

可以靠技術,可以靠管理,甚至可以靠壓榨工人,只要能降低成本。

然後靠宣傳,也可以靠產品質量,靠性價比,甚至靠坑蒙拐騙,要賺錢,要賺大錢,這是最終目的。

當然有善待員工的好老板,但這是老板自願的選擇,不是他的義務。

以後再遇到類似員工被壓榨的新聞,不要再一臉天真地問為什麼會有這麼壞的老板,請記住,老板不是搞慈善的。

更不要去搬出什麼「剝削」、「剩餘價值」、「資本家」那一套話語來批判,顯得多麼有見識。

請記住,資源是永遠有限的,絕對公平是永遠不存在的,總要有人搬磚幹活的。

但是,我們員工就得被欺負嗎?

絕不允許。

在新冠肺炎的衝擊下,越來越多的人面臨失業的壓力,我相信,有許許多多的朋友遇到了難題。

可能是賠償糾紛,可能是工作量加大導致的加班加點。

在這里,我懇請有關部門,能按照《勞動法》切實保障大家的權益,用法律,來昭示人間正義。

壓榨員工,老板們做了他們該做的;舉報投訴,員工做了他們該做的。

那麼剩下的就是你們該做的。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這是黑心老板的緊箍咒,也是員工們唯一的護身符。

請不要讓橄欖枝從工人的手中滑落。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