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本文來源:南方日報

微信id:NF_Daily

作者:譚超 

在百度圖片上輸入「表情包」關鍵詞,第一頁出來的幾乎滿屏都是「醜萌賤」的蘑菇頭。

據統計,蘑菇頭表情包在微信上已累計發送208億次

這個火遍全網的動漫形象,其實是90後創業青年吳武澤10年前的一次無心之作。

「當時找工作比較迷茫,也挺頹的。但是在QQ上找不到一個表情可以表達那一刻的情緒,於是自己動手畫了蘑菇頭。」

目前,吳武澤創辦的蚊子動漫整體操盤蘑菇頭、花哥等系列表情包的商業化運營,已經成為廣州市白雲區的一個明星企業。

近日,記者走進吳武澤的辦公室,對其進行了一次專訪。「白雲區的雙創環境很好,我在這里讀書,在這里創業,希望永遠紮根白雲,從未想過離開。」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全球近8億用戶總發送208億次加推抗疫表情包傳遞正能量

「多運動」「雲聚會」「躺著掙錢」「睡著學習」……這個春節,疫情突如其來。

吳武澤便和同事完成了一組「蘑菇頭」抗疫表情包。

目前,這一套表情包共有16個,累計下載總量超過了8萬次,累計發送總量近80萬次。

蘑菇頭是廣州蚊子動漫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主打動漫形象,吳武澤既是公司的創始人,也是蘑菇頭的創作人。

「我們希望通過這一組表情包積極宣傳疫情防控正能量,號召市民朋友一起鬥圖宣傳疫情防控。」他表示。

2013年,蚊子動漫在廣州市白雲區三元里正式成立,是一家以創造年輕人新型社交文化為目標的IP公司,致力於通過IP培養、運營、授權及其他內容增值服務的方式,開拓旗下IP的衍生產業市場。

截至目前,該企業共創作53套1155個表情包,國內總用戶數約達5.83億人,總發送量約達208億次,網友的二次創作更是不計其數。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隨著人們工作生活節奏越來越快,一些醜得不合常規的「醜賤萌」表情反而更能激起人們的興趣,蘑菇頭表情包就是「醜賤萌」領域的代表。

據統計,每10個微信用戶,就有5個使用過蘑菇頭表情。

這個「醜賤萌」的表情在聊天鬥圖中很受歡迎,自誕生以來熱度一直不減。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應聘表情包公司失敗後他畫出了那個「有點頹」的「蘑菇頭」

「蘑菇頭」的誕生,和吳武澤早期的「廣漂」生涯分不開。

十多年前,吳武澤就只身一人從潮汕老家來到廣州闖蕩。

嘗試過很多工作,最後他還是決定重拾兒時的興趣,在白雲區的一所職業院校攻讀數字動漫專業。

2012年,找工作屢屢碰壁的吳武澤感到很迷茫,一度懷疑自己還能否繼續在廣州打拼下去。

他還向記者透露了一個小秘密,「那一年,我還應聘過表情包的公司,但是沒有成功。」

說起這段經歷,他感慨萬千。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過,自己後來創作的表情包,可以如此火爆。

迷茫、苦澀但仍然對生活懷有憧憬……吳武澤突然發現,在QQ群上找不到任何一個表情可以表達自己這份情緒。

於是,他決定自己動手畫一個,那個壞笑中藏著一絲冷峻的蘑菇頭形象一經推出,立即得到了網友們的共鳴。

剛開始,蘑菇頭表情包只在QQ上小範圍內流傳,種子用戶只有幾百人。

「我想要一個魔性一點的動作,可以做嗎?」「蘑菇頭如果跳起舞來,應該也很讚!」「大哭的表情,麻煩貢獻一個?」……

每一天,蘑菇頭的種子用戶都會給吳武澤發來各種各樣的創作需求。

「這也成為了我一直堅持下來的動力,雖然沒有任何的經濟收益。」吳武澤告訴記者,「蘑菇頭可以走到今天,要感謝這些鐵粉一直不離不棄。」

直到2014年,醜醜萌萌的「蘑菇頭」終於在全網爆紅。成功「出圈」後,吳武澤看到了更大的希望。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重金奪取IP「主權」蘑菇頭開啟商業化之路

蘑菇頭表情包基於很火爆的「金館長」、韓國中年笑星崔成國,以及美國前職業摔角選手伊利亞•博克(綽號「教皇」)等的面部形象,在動作、場景化配文上做了更豐富的二次創作。

讓粉絲充分互動的同時,增加故事性和趣味性。

在蘑菇頭獲得高度的網絡認可後,吳武澤團隊對版權更加重視。

在獲得天使輪融資後,吳武澤馬上委托專業團隊去到韓國聯繫「金館長」崔成國的經紀人,簽下他的全球獨家肖像權。

後來又到美國佛羅里達州找到「教皇」簽下全球獨家肖像權。

「這幾年融資的錢,幾乎全部砸到版權購買和著作權的申請上了。」吳武澤表示,「目前蚊子動漫旗下已經擁有500多個著作權」。

「經常看到市面上有許多網友用蘑菇頭形象自制的表情包。」吳武澤很清醒地意識到,從創業初期的靜態表情包、動圖、條漫到現在網紅視頻,市面上的二次創作已經出現泛濫的情況。「蘑菇頭表情的大規模無序使用,讓商業化之路困難重重。」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內容付費習慣逐漸養成90後成表情包消費主力軍

目前,蚊子動漫盈利方式主要有IP授權、品牌合作、內容付費、周邊銷售等,盈利最多的是在合作授權的事宜上。

「例如與白雲區凱德廣場的一次跨界合作,讓消費者在廣場內與蘑菇頭互動,打造網紅打卡點,就取得很好的反響。」吳武澤表示。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表情包的賽道上,日本通訊軟件公司LINE屬於「別人家的孩子」,僅僅依靠販售表情包的業務(不包括LINE FRIENDS系列IP衍生品的收入),LINE 2019年Q1營收達到117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1億)。

在中國,則是另一番光景。

「目前國內的表情包商業化還沒有成熟的模式,用戶消費習慣也沒有養成,願意付費使用表情包的主要還是90後群體。」不過,吳武澤也看到,「從近年的發展來說,用戶內容付費意識明顯增強了,C端客戶在蚊子動漫的營收占比上穩步增長。未來這將會是一個擁有巨大挖掘潛力的市場。」

據了解,在微信上,一塊錢就可以買下一套蘑菇頭的表情包。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初心不改:「讓中國動漫形象走向世界」

近兩年,央視官方微博、團中央、人民網等發布信息時也使用了蘑菇頭表情 字幕解說的形式,這讓吳武澤和他的團隊更提振信心。

他提到,現在官方媒體、官方和政府也開始用表情包來吸引年輕人的注意力 ,「我們對政府的使用敞開大門,隨便用,這是我們的社會責任感」。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目前,該企業也正積極尋找更多傳播途徑,進一步提高防疫表情包的曝光率以及和受眾的互動,進一步擴大傳播範圍。

根據當前疫情防控工作的具體情況,蚊子動漫還和團白雲區委開展合作,為今年紀念五四運動主題活動定制專屬紀念品,並籌備開展一系列特色線上活動,以覆蓋更多青少年群體。

你可能不認識這位潮汕人,但肯定用過他做的表情包

現在,除了活躍在對話框里,蘑菇頭已經出現在很多實體物品上,如食品包裝袋、玩具甚至面膜。

「我的創業初心就是中國本土卡通形象能夠走向全世界。」吳武澤希望,這個形象不僅限於線上發光。

吳武澤認為,蘑菇頭要走的路還很長。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