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男子到大同旅遊,下飛機臨時被告知要自費隔離14天,出示綠碼沒用也不能返回

本文來源:狐貍罐頭

微信id:SOHU_CAN

作者:度一叨

原標題:遊客到大同臨時被隔離14天,算不算「防疫一刀切」

近日,來自深圳寶安區的林峰(化名)本想躲開五一假期到大同旅遊,沒想到一下飛機,便被要求自費集中隔離14天,隔離費用3248元。

不僅好好的一趟旅行泡了湯,還自由受限,搭上了額外的金錢和時間,這讓他感覺很虧。

從媒體報導來看,在計劃旅行之初,林峰查看了大同的隔離政策,發現並無對深人員的隔離要求。

他還特意詢問了五一期間去大同旅遊的朋友,得知一切暢通後,才訂了5月6日的機票。事前準備可謂周全。

哪知計劃趕不上變化。他於當日下午7點左右落地大同雲岡機場,而工作人員告知,兩個小時前,也就是下午5點左右,接到了臨時通知,要求對來自黑龍江、內蒙古、廣東和湖北四個省份的所有來同人員全部實行14天集中隔離,兩次核酸檢測全部陰性後方可解除隔離。

這樣突然的變動,對很多人來說,都是當頭一棒。既然出現不可逆的變化,如何減少損失成為人自然迫切的考量。

林峰向工作人員展示了健康碼綠碼,並詢問是否可以用核酸檢測代替隔離14天政策,或者他可以立即返回深圳,但都遭到了對方的拒絕。

工作人員解釋,5月2日,太原新增了1例從湖北輸入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所以防控升級,必須要執行嚴格的新政策。

在其與林峰的對話中,表示持「綠碼」不管用,因為新增病例也持有綠碼。似乎為安全起見,林峰必須要做這樣的犧牲。

林峰與街道工作人員的對話。圖片來源:健康時報

眼下疫情並沒完全消失,零星傳播的風險猶在,各地已經復工復學,這讓疫情的防控變得復雜難測。一有新增病例出現,地方上難免精神緊張,臨時改變政策、擴大隔離面,這能理解。

問題在於,疫情防控是有成本的,每一次政策的突然變動,背後關係的是無數人的出行安排和具體利益。

14天的隔離費用,動輒好幾千元,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期和承受範圍。因隔離造成的工作不便及其相關損失,更是難以想像。

在疫情基本受控的當下,地方執行時應保留一定的彈性,在安全的範圍內,盡量減少普通人因政策變動遭受的損失——這已經是一種高度的社會共識。

可林峰的遭遇恰恰相反。大同疫情防控突然升級,事先沒有廣而告之,也沒有出台明確條文,林峰無從提前得知。

這對他來說,已經是一個意料之外的損失,落地時失望的心情不言而喻,從道義上講,其旅途的損失不應由他一人承擔。可面對這位遠方的遊客,當地不問情由地強制其隔離。

若林峰來自疫情高風險地區,或與感染者有過密切接觸,出於安全考慮,強制集中隔離,無可厚非,但綠碼顯示,他來自深圳低風險地區。

若擔心他給當地造成安全隱患,完全可以像他要求的那樣,做核酸檢測或讓其返回深圳,這樣既可以排除風險,也尊重了當事人的意願,減少其損失,比強制隔離更有效率、更合理、也更人性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