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開始送外賣,單挑美團餓了麼

本文來源:投資界

微信id:pedaily2012

作者: 周佳麗

沒想到,順豐悄悄送上了外賣。

投資界(ID:pedaily2012)獲悉,日前順豐同城上線了一個「豐食」平臺,主打面向企業員工市場的送餐服務。

無論是企業團餐還是個人用戶,都可以在豐食上下單點外賣。

目前,豐食上已有近百家知名餐飲企業入駐,包括必勝客、德克士、真功夫、吉野家、達美樂、雲海肴、西貝、周黑鴨等。

至此,順豐正式光明正大殺入外賣領域。

受到疫情影響,「堂食」受限,企業團餐迎來大爆發,豐食應運而生。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豐食配送費高,但主打低抽點。

不久前,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控訴美團外賣傭金過高讓眾多餐飲商家不堪重負,豐食用意不言而喻。

順豐已是中國快遞界巨無霸,最新市值超2000億。

但是,王衛顯然不甘心只做「送快遞的」。

坐擁覆蓋全國的網點和配送網絡,順豐野心勃勃,旗下順豐同城已經在一二線城市開始布局餐飲、商超、醫藥、生鮮、服務等等。

外賣只是順豐的小小試水。這家快遞巨頭正謀劃一個更龐大的藍圖——周邊三公里,我什麼都可以送。

悄悄殺入外賣:這一次,順豐正面PK美團餓了麼

本以為美團、餓了麼坐穩了外賣這片江山,沒想到竟然被順豐攪了局。

「攪局者」為豐食,是順豐同城推出企業團餐平臺,主要面向企業員工市場的送餐服務,專注於企業團餐,為企業提供專屬折扣,集合品質大牌餐飲,嚴格把關用餐安全,可為企業提供集體預約訂餐、集中配送,無接觸安全送餐服務,更能有效解決企業員工就餐問題。

投資界體驗發現,在「豐食」小程序首頁端,列有已經開通的「外賣下單」和即將上線的「堂食點餐」功能。

從「外賣」頁來看,豐食旨在面向所有類型用戶。

其中,企業端用戶可通過「日曆點餐」,選擇指定的日期預定相關餐食;個人用戶在滿足起送要求的基礎上也可自行下單。

以上海為例,小金額訂單配送費在5元左右,而有像蛋糕店(單個產品單價超過200元),則無需配送費。

除了外賣配送之外,有部分品牌也支持到店自提。

堪稱兇猛:順豐正式送外賣,單挑美團餓瞭麼

順豐明顯是有備而來,殺手鐧是「商戶入駐」和「企業訂餐」板塊,分別打著「免費上線」、「專屬優惠」的標語。

這段時間,美團與廣大餐飲商戶們因為傭金鬧得沸沸揚揚,不可開交,如今順豐就入場聲明了「免費」與「優惠」,用意不明而喻。

先搶商家,再搶用戶,順豐甚至玩起了「補貼價格戰」的遊戲

豐食推出了「瓜分500萬」的活動,用戶可通過「邀請企業入駐」和「我要推薦企業」頁面推薦企業。

獎勵十分誘人——企業成功入駐後,推薦人將獲取1元獎勵。

而推薦的企業6月30日前在豐食消費1000元,推薦人還可另外獲得500元獎勵。

堪稱兇猛:順豐正式送外賣,單挑美團餓瞭麼

不僅如此,為了平臺和商家更好地被大眾認知,豐食還推出了「成為分銷員」活動,用戶可與商家合作成為分銷員,推廣頁面分享給好友將獲取傭金,傭金直接轉至微信錢包。

根據小程序頁面信息,豐食已經獲得德克士、必勝客、超意興、船歌魚水餃、大城小愛、大弗蘭、刀小蠻、兜約下飯菜、飯戒、粉氏、福記、福客優選、雲海肴、吉野家、老娘舅、味千拉面、西貝、真功夫、俏江南等近百家連鎖品牌入駐。

快遞巨頭順豐為何幹起了送外賣的生意?

受到疫情的影響,很多復工企業的員工吃飯的相關事宜成為了一件麻煩事。

順豐同城曾向媒體表示,進入餐飲外賣行業只是為了幫助大家解決吃飯的問題。

疫情催生新商機:萬億團餐市場,順豐想做老大?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順豐嗅到了新商機。

疫情期間,吃得安全、吃得放心是復工企業的大事。

但傳統線下「食堂」無法營業,由此催生了團餐式外賣的新模式。

與此同時,各地政府也提出積極鼓勵推廣團餐,為企業正常復工提供支持和保障。

如北京、上海、廣東等地公布了一批預約式網絡訂餐企業名單,倡導供餐企業根據分餐制要求,按人數統一打包供應配餐。

這讓在生死邊緣搖擺的餐企看到了希望。

一時間,企業的團餐成為眾多餐飲企業爭搶的香餑餑。

真功夫、老鄉雞、西貝莜面村、雲海肴、和府撈面等多家餐企都殺進了團餐領域,有些品牌甚至靠團餐撐起了過半訂單。

外賣平臺也看到團餐式外賣的巨大需求。

早在2月中旬,美團、餓了麼等聯合地方政府、工業園區等機構,分別發起「放心工作餐直供」、「企業團餐安心送」行動,攜手必勝客等眾多家頭部餐飲品牌,為企業員工復工之後提供無接觸配送服務。

中國龐大的團餐市場開始浮出水面。

據艾媒咨詢數據統計,2019年中國團餐市場規模高達1.5萬億元,占整個中國餐飲市場的33.23%。

預計2020年中國團餐市場規模將增長12.67%,屆時中國團餐市場總規模將達到1.69萬億元,餐飲市場的占比將提升到35.65%。

粗略估算,團餐的體量大約為在線外賣的6倍。

盡管被認為是中國餐飲的「最後一片藍海」,但目前的團餐市場依然處於「高度分散,小企業林立」的狀況,巨頭尚未形成。

據中國烹飪協會數據,整個行業99%的企業年營收不足1億元,團餐行業前十強企業集團的營業收入合計超過550億元,前十強的市場集中度約為5%,這一數據遠低於歐美日韓等國家。

盤子大且無人稱霸,這或許是順豐瞄上團餐的一大原因

做得了快遞的老大,說不定還可以做團餐外賣的老大。

王衛的野心,順豐的商業版圖

成立20多年,順豐已是中國快遞界巨無霸,不想再做只是「送快遞的」。

自2017年2月上市之後,順豐就變了,它不願意把自己禁錮在現有的業務領域里。

王衛曾對公司員工強調:靠出賣勞力搬貨,不是順豐的終極宿命。

因此,嘗試新穎的、可持續的、利潤較高的增值服務,對順豐來說是勢在必行。

從便利店、無人貨架、生鮮速配、智能物流、金融業務到產業集群,再到跨境電商「Wow哇噢「……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憑借著自身強大的快遞網絡和渠道能力,順豐一度野心勃勃。

曾有行業相關人士認為,借助自身強大的配送網絡體系和渠道運營能力,再聯通線上線下平臺,王衛或將能與馬雲分庭抗禮。

但事與願違,順豐抗衡不了阿里,王衛口中堅持的「絕不能失敗的任務」,還是以失敗告終。

2019年4月,順豐旗下的社區生鮮超市品牌「順豐優選」宣布將在全國範圍內關閉線下門店。

從2012年上線線上購物平臺順豐優選,到2014年上線線下實體店「嘿店」,再到2016年統一線上線下將線下店定名為「順豐優選」,王衛對新零售的執著停在了2019年,順豐的便利店之夢也走到了盡頭。

當順豐在生鮮、零售、電商里反復折騰,中國快遞江湖風雲突變,諸侯四面而起,三通一達增長迅猛,在速度上將順豐甩在了身後;而京東物流也高調開通個人物流業務,利用「電商 倉儲「的模式彎道超車。

整個快遞行業,人稱「順豐和其他」的時代已悄然逝去。

同行的窮追猛打,讓順豐壓力倍增,迅速進軍電商物流。

「順豐現在做電商物流是個死,不做電商物流,將來可能也是個死。」 王衛在內部會議上如此強調。

自己做不成電商,就靠著別人來做。

順豐選擇與唯品會合作,放下了身段加入「價格戰」。

2019年5月,順豐推出了針對電商客戶的新業務–特惠專配,並於12月聯手唯品會在配送環節上加碼,獲得唯品會全年超5億訂單。

效果是顯著的。

疫情之下,今年2月,順豐快遞經營數據卻逆勢而上,速運業務量同比上漲118.89%。

同時,順豐今年1月和2月的累計市場份額五年來首次超越韻達、圓通和申通。

中金公司預計,在繼續捆綁唯品會的同時,順豐或將繼續擴大自己在電商業的版圖。

要想穩住這好不容易搶回來的市場份額,順豐仍然不敢怠慢,勢必要走出一條差異化的道路。

在擁有了龐大的物流體系和成熟的渠道運營能力後,順豐入局團餐外賣,似乎是水到渠成。

如今,市值2000億的順豐已經不再是一家單純的快遞公司,它的邊界開始變得模糊。

而在不斷「試錯」後,相信王衛的野心也不止於團餐外賣。

正如,誰能想到當時賣優惠券的王興,後面還做起了網約車的生意呢?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看了央視的節目和幾個新聞後,我是堅決不再吃外賣了

xxx

武漢有人點外賣,送來的包裝和一道菜是真的,其他都是調包的

xxx

外賣騎手不是員工沒有「社保」?中國官方可能介入調整

xxx

你吃的外賣,半年前就做好了?

xxx

零下40度,我在中國最北的城市漠河送外賣

xxxx

「料理包加熱」進軍外賣市場,可能會賺翻了?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