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了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這屆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瞭

本文來源:深響

微信id:deep-echo

作者:鴻鍵

摘要

「北漂的生活也可能是一眼望得到頭的。」

「誰規定說只能在大城市努力?」

「離開不是因為壓力,我和這座城市氣質合不來。」

「我從沒想過離開深圳是妥協。」

「為什麼安穩的工作就等於望得到頭的生活呢?」

離開北上廣,還是繼續留下?疫情之下,「逃離北上廣」這個老話題又一次引發了廣泛討論。

引發當下討論的特殊背景是無法忽視的疫情。

在疫情發展最揪人心的階段,部分大城市出現了租客無法返回小區的情況。

而疫情之下,許多公司選擇壓縮成本渡過難關,一些行業整體處境艱難,為部分職場人帶來生存上的壓力。

在新的變量作用下,部分人選擇離開,話題隨之發酵。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這屆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瞭

但對於多數人而言,疫情帶來的影響只是一時的,離開或者留下對於任何人而言都是涉及人生選擇的重要決定,需要考量的因素會更加複雜。

多位接受了「深響」採訪的北上廣年輕人也表示,疫情並未改變其對北上廣的態度,無論離開還是留下,疫情只是放大了此前的考慮或者傾向,並非決定因素。

那麼,在「逃離北上廣」這個經久不衰的話題背後,人們到底在談論什麼?

對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輕人來說,這個問題肯定已經想過無數次。

過年回家時,這份糾結會更加強烈:父母親戚輪番詢問「什麼時候回來」;那些在老家生活的朋友們不用擠早晚高峰,雙親在側,歲月靜好。

很多人開始有些動搖,存在類似糾結的人並不少見。

在大城市工作常常被描述成為理想拼搏,離開是因為工作和生活壓力太大,是妥協,去小城市或者回老家等於選擇「一眼望得到頭的生活」。

不過,情況似乎已經變了。

「深響」找了幾位正在或曾在北上廣深工作的人聊了聊,發現有關「北上廣深」的選擇不再那麼簡單。

離開不一定是因為壓力,可能是「和這座城市氣質不合」;而留下的原因,也沒想像中那麼高大上;更重要的是,年輕人對於生活、職業的選擇和考慮,被容納進更多因素,比如互聯網對社會經濟差距的拉平效應。

生活很複雜,每個人做選擇時考慮的都不一樣,下面的自述觀點各異,但都打動了我們,如果你有共鳴,或者有故事想分享,歡迎你來告訴我們。

北漂的生活

也可能是一眼望得到頭的

姜南:北京工作4年,考慮離開

我2015年畢業就來北京工作,換了三份工作,工作經歷都在互聯網大廠。

北漂那些東西我基本都經歷過,地下室沒住過,但第一個租房也沒好到哪去,是在客廳里打出來的隔斷,放一張床和書桌就滿了,三室一廳的房子里住了12個人,當然這種群租房是違規的,後來查的很嚴。

最開始是來實習的,工資一天80塊。

雖然窮,但每天都很有精神,實習公司平臺很不錯,那段時間我接觸了些行業里的牛人,去了高大上的活動,很開眼界,覺得來北京來對了。

當時確實覺得自己來北京是追求理想,過上豐富的人生,而不是和一些同齡人一樣選擇安逸,不過後來就不這麼覺得了。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這屆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瞭

▲5號線要排好幾次才上得去,天通苑是北漂的大本營

正式工作後,新鮮感邊際效應遞減,而工作中的糟心事越來越多。

職場免不了有人際問題,同事間有利益糾葛,八面玲瓏是必修課。

互聯網企業聽起來好像更自由、更尊重個性,其實在媚上迎合、使小動作、黨同伐異這些事上,跟其他地方沒什麼兩樣。

最困擾我的不是職場關係,畢竟這些事到哪都會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

開始懷疑自己到北京的價值,是因為在大企業「螺絲釘感」越來越強。

名企的頭銜很光鮮,但很多人的工作其實都是機械重復,每天看似處理的事情很多,但技術含量並不高。

說實話,很多人的能力配不上他拿的工資,為什麼擔心裁員,因為離開這家公司他們很難拿到同等水平的薪水。

升上去當個小領導,其實也只是一個執行者,為KPI殫精竭慮。

至於為什麼做,從長遠來看方向對不對,那是次要的,先把數據弄起來,個人考核和晉升比較重要。

我認識不少北漂多年的人,除去少數自己創業當老板的,大部分都是在大廠當個小中層,他們的生活也沒什麼差別:早上被領導cue醒、工作出了岔子被罵、開車在五環堵半天、早出晚歸努力還房貸、擔心自己被裁員。

他們在同齡人里已經算混出一些名堂的了,但這樣的日子就不是「一眼望得到頭的生活」了嗎?

不出意外的話,我的未來也會和他們差不多,但我不想過那樣的日子。

既然都是望得到頭的生活,我想換個愜意的地方,江南煙雨朦朧,我很喜歡,那里是我的第一選擇。

誰規定說只能在大城市努力

林冰:北京工作10年,已在北京買房

大學的時候我來北京實習,實習完準備回去的時候,領導問我要不要留下,我想這家公司平臺高,機會挺不錯的,就接受了offer。

之所以一直待在北京,充滿可能性和機遇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我一直挺順的,換了兩份工作都有人介紹,生活和收入也不錯,沒什麼很強的契機讓我想離開。

我幾個好朋友都在北京,在北京的交往圈子也讓我挺舒適的,我喜歡四季分明的地方,北京的秋天真的很美。

選擇一個城市,其實就是選擇了一種圈子和生活。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這屆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瞭

▲北京西山大覺寺,秋天的時候特別美

不是沒想過換個城市,但我是北方人,說話比較直,說話聲音也大,北京的氣質和我很合得來。

南方有很多很舒服的城市,我都去過也很喜歡,但我可能還是沒法過那種精致的生活。

逃離北上廣,這種這麼大的話題在我看來都是偽命題,在大城市工作就是為了理想拼搏?離開就是壓力太大了?這種觀點在我這講不通的,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

我有個朋友,曾經在某大廠幹到中層,但在內部鬥爭里被整得很慘,被迫離開了那家公司。

他背著房貸,兩個孩子等著他養,他是河南農村出來的,家里沒法提供支持,離開北京回家也不可能,只能一直在北京熬。

去小城市就是選擇安逸我也不認同,努力當然是需要的,但誰規定說只能在大城市努力?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和很多KOL和MCN機構很熟,有個做的很不錯的MCN機構就在安徽,他們就是在現在的平臺里發現機會,然後去實踐。

我有個朋友,他和他老婆在蘇州也做了個MCN機構,日子過得有聲有色,收入很不錯。

還有個朋友是影評人,平時就在東北小城研究電影,有活動才去北京上海露個面站站臺。

他們不努力嗎?

很多東西學起來門檻並不高,只要你會上網,諸如運營之類的東西都可以自己學,也可以直接去實踐。

機會是很多的,只要你有心做這個事。

每個地方情況和資源不一樣,說白了,只要你想做,在哪里不是最重要的。

離開不是因為壓力

我和這座城市氣質合不來

秦欣:上海工作2年,準備離開

因為學習和工作的經歷,我在北京、上海、香港都待過,上海是我剛到的時候就很喜歡的城市。

和很多人一樣,我對上海的第一印象是精致、洋氣,我很享受這樣的氛圍。

來上海工作前,我曾在上海短居,當時覺得這里能給我想要的生活,充滿可能性,不是那種兩點一線的單調日子。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這屆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瞭

▲愚園路一家西餐廳戶外,人們坐在草坪上聊天

到上海工作了幾個月,每天出門前要認真打扮,著裝得體,參加各種活動,和有頭有臉的人接觸聊天,這是以前我向往的生活,也符合我對上海的印象。

直到有一天和朋友聊天,朋友說他很愛上海,很享受上海的生活,我開始靜下來回想這幾個月我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突然發現除了各種浮華,什麼也沒想起來。

以前的我會因為花開而雀躍,會因為偶爾遇到的煙火氣而感動,但現在的我對生活失去了原有的感受力。

認識的人同質化嚴重,喜歡名流、喜歡網紅店、喜歡人造景觀,我來之前所期待的多樣性並不存在,這種生活帶給不了我有生命力的感覺。

我的同事是典型的上海女孩,追求品牌,談吐間會顯現出名流范。

她的家境很好,經常發在外灘的party或者酒店的照片,打扮得很精致妥帖。

我和她關係不錯,但我感受不到她個性化的一面,覺得她完全是被上海的景觀塑造出來的女生。

我和其他同事的關係也不錯,偶爾會有觀念上的衝突。

有次我們想吃一家平價但很有名的老館子,一個同事說:「就吃這個?我的工作餐最低配都是Wagas。」

有次我去跳操課,那個健身房在的地段比較繁華,來的都是附近的女性白領,她們像是約好了一樣穿著現在很紅的某國外品牌的瑜伽褲,課程開始前都在對著外景自拍,然後發到朋友圈,非常典型的滬上精英作風。

當時我特別想離開那個環境,那不是我待的地方。

身邊有不少朋友和我有一樣的感受,她們對在上海社會規範中生活感到疲憊和無趣。

工作方面其實都還OK,但我和上海的氣質確實合不太來,現在我在找另一個心儀的城市,找到了就會離開了。

我從沒想過離開深圳是妥協

毛戈:曾在深圳工作3年,現居重慶

我畢業後去了深圳工作,深圳做海外電商的企業很多,我的專業也對口,所以就去了。

第一份工作在一家電商公司,每天的工作內容都差不多,9點上班,下班會晚一些,一般是晚上7點多,那種很誇張的加班比較少。

雖然算不上太忙,但會有壓力很大的時候,有時會整夜睡不著。

這份工作比較機械重復,覺得自己沒什麼成長,所以做了一段時間就跳槽了。

第二份工作在一個軟件公司,老板是香港人,業務上經常有要去香港工作的時候,這家公司加班很嚴重,有時運維和開發的同事12點多了還在香港工作,弄完過關回到深圳,都已經兩點多了。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這屆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瞭

▲第二份工作加班下班時拍的,路上車還是很多

我做的是銷售,相對技術的同事要好一點,沒有那麼忙,但也比第一份工作要累挺多。

晚上一般8點下班,回到家和室友一起做飯、吃完飯收拾,也就10點多了。

洗洗澡刷刷手機,一天就過去了。

這份工作一開始覺得還不錯,但待久了也遇到問題,主要是人際關係上的。

最難受的一次是轉正的時候,老板拿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難我,那天我和他溝通到了晚上10點,離開公司的時候天有些冷了,我走在天橋底下,風吹過來,覺得很無助。

之後還發生了很多事,其實很難說有什麼事讓我下定決心離開深圳,這是個此消彼長的過程。

有一天我突然下定決心要回重慶,然後就開始做計劃。

我本身是重慶人,回去後確實感覺重慶比深圳慢很多。

就說我在重慶的工作吧,早上9點上班,下午5點半下班,沒有人會加班。

我有幾次5點50的時候走,就是辦公室里最後一個人了,得把燈都關了。

差別還是挺大的,深圳機會多,重慶大公司很少,工資也低,同樣的崗位只能拿到深圳的一半多一點,但生活壓力不大,月薪6000只要不買大件過得都還可以。

同事和朋友租了個三室一廳,一個月1500,好一點的小區也就兩千出頭。

在重慶我的空閒時間挺多,夏天下了班就去遊泳,前陣子報了個班學跳舞。

之前在深圳下班會在外面跑步,但不會有時間報班學東西。

沒想過會有同輩壓力,我好幾個朋友在深圳很好的企業,也會經常跟我吐槽。

她們的生活其實沒你想的那麼好,大家面臨的問題都差不多。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回深圳,當時離開不是因為累或者生活成本高,是沒有遇到能說服我、讓我全心投入的工作。

當這樣的機遇沒有出現時,回重慶是我最好的選擇;當它出現了,我可能會再去深圳,或者任何一個忙碌的城市。

為什麼安穩的工作

就等於望得到頭的生活呢

西蒙:曾在北京上學,畢業就回了家,一個三線城市

我本科四年是在北京過的,北京是個好地方,有機會我會回去玩,但工作和長居就算了。

大三暑假我在後廠村某大廠實習過,那段時間挺開心的,公司的食堂出了名的好吃,但工作的技術含量不高,我不想一直幹那個。

至於其他厲害的工作,我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北京也找不到太好的。北京人才輩出,我在大學里都不算拔尖的,我的大學也不算拔尖。

大城市的交通讓人崩潰,有一次我從六道口回學校,路上堵了一個多小時,大夏天我站在滿載乘客的公交車上,跳車的心都有了。

另外,北京的住宿和餐飲也很難讓我舒服。

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深”?這屆年輕人早就不這麼想瞭

▲小城市很小,打車去哪基本都是10幾塊錢,北京完全不是這樣

我現在是公務員,工作方向偏研究型,跟你想的可能不一樣,這份工作挺忙的。

之前有人問我在單位會不會給領導端茶倒水,說實話很多時候一天忙下來,我自己一口水都喝不上,領導想喝水還是自己倒比較快。

大學的時候有個老師,課其實講得一般,但喜歡judge別人,說擠破頭考公務員沒出息,鼓勵大家要在大城市拼搏,不要過「望得到頭的生活」。

我覺得挺有意思,為什麼選擇一份安穩的工作就一定是選擇「望得到頭的生活」呢?

生活不可能讓你望得到頭的,生活永遠充滿了意外和不確定。

工作也是一樣,你永遠不知道今天的工作會出什麼岔子。

再說了,也不是每一個在大城市的人都在拼搏,這個思路不對。

就像這個老師,她之前是公務員,覺得沒意思,重新考研然後到大學當老師,她對她的經歷很自豪,但在我和同學看來,也不過是換個地方混日子罷了,她自己沒有意識到。

至於年輕人該不該去拼,年輕人分很多種,有的精力旺盛、理想遠大,有的懶散度日,有的安於現狀,願意拼的就去拼,不願意拼的就別拼,能養活自己就可以。

我沒什麼同輩壓力,說實話,在這個小城市里我的收入還可以,也不是庸碌度日,不要臉地說,我覺得我在普通人里已經是忙碌光鮮的了。

當然了,我有不少真正在拼搏、真正耀眼的朋友,我打心底里敬佩他們,但畢竟能上舞臺的還是少數人,認清這點有益無害。

沒想過如果在大城市會怎樣,對現在的生活不滿意的就是朋友比較少,大部分聊得來的朋友都在外地,只能靠網絡聯繫。

不過我也想過了,就算我當初留在北京,或者去廣州深圳,又有多少時間留給我和朋友來往呢?

周末約個飯出門搭一小時地鐵?

算了吧,大城市真的太大了。

(文中姜南、林冰、秦欣、毛戈、西蒙皆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