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英語,可能是中國教育領域最有爭議的學科了。

一方面,它長時間陷入該不該學的討論罵戰中;另一方面,在和其他基礎學科的比較下,英語教育資源不均的現象尤為明顯。

久而久之,成了很多人的不可言說之痛。

雖然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了解過英語教育差距的存在,但卻少有人願意去深入追問這一話題的細節,而中國孩子英語水平差異的話題順勢成為了不忍心細說的「心酸」。

在諸如「9歲中國女孩聯合國演講」的新聞下,網友們習慣於用自嘲掩飾羨慕,自嘲用中文諧音背單詞,自嘲生在小縣城「俺果然比不過大城市的娃」。

大家哈哈一樂,誰也別提背後的苦澀現實。

變革總在僵局背後。在這個「特殊職業」出現後,事情悄然發生了改變。

01

王佳寶沒能留下那個學生,那個「四字弟弟」。

他打電話給學生的姥姥,誠誠懇懇地說了許多,什麼「再窮不能窮教育」,什麼「這個孩子打心底好學,每次上課都把手舉得特別高」,姥姥猶豫不決的態度依舊沒變。

王佳寶最後著急又心酸地問:「學費的話我自己給他貼三四百行不行?孩子是真的想學。」

但最終孩子姥姥還是婉言拒絕了他的好意。

他們是典型的留守兒童家庭,年邁的姥姥沒錢供外孫繼續學習英語,孩子的父母又長期在外打工,看不到兒子的生活狀態,也未曾了解過小孩對英語學習的興趣。

王佳寶是作業幫直播課的一名小學英語老師,教的是在線直播班課,同時面向上千個學力相近的孩子進行直播授課,教小學英語。

因為學生多,所以每個學生的收費相比線下相對便宜。

老師們來自北京,都是背景良好的優秀教育工作者。

「四字弟弟」跟姥姥生活,能來上王佳寶的課,還是因為他恰好遇上了課時短費用低的一門寒假特價課。

他在上過體驗課後第一次了解到英語學習也有簡單模式,於是抓住機會報了幾百元的寒假班。

在作業幫的課程直播間,平臺會根據學生「進教室」的時間來分配虛擬座位,這個小男孩每節課都是前6名。

每次到了互動環節,王佳寶都能在小小的視頻框中看到他努力地舉手,把小手抬得特別高。

無論是向他提問還是讓他跟讀,小家夥都特別配合——「他是真的想學好,你從他的眼里能看到光的」。

那個寒假王佳寶有時一天上三節課上到口幹舌燥,但看到這個學生時成就感都會油然而生,「像喝了一桶紅牛」。

整個寒假課期間,王佳寶一共給「四字弟弟」上了七節課,在最後一節課前,他已經知道了這個小男生會離開課堂。

王佳寶記得自己本來是不想哭的,可是在下課說「再見」時,他看著小男孩噼里啪啦地掉眼淚,自己忍不住也「哭了一鼻子」。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王佳寶上課時與學生互動

對於那些成熟懂事的留守孩子來說,「別總問父母要錢」「別給家里添負擔」是天打不動的第一準則。

通過網絡課程線上學習這件事一聽就太過「奢侈」,更何況還是要學周圍人眼中「不太實用」的英語。

這個名字有四個字、每次上課都認真配合的「四字弟弟」,最後還是離開了課堂,成為了王佳寶上萬個學生中最令他遺憾的一個。

與「四字弟弟」一樣,中國有眾多三四線的城市和縣城、鄉鎮,在這些地方的小學里,學生的口語交流還僅限於一板一眼地背教科書上的中式「英語順口溜」:「How are you?I’m fine 三克油」。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我在未來等你》片段,用「榨汁」記「judge」,用「賣牛」記menu

而在知識含量極高的海淀各附屬幼兒園里,四歲孩子能掌握1500個英語詞匯。

袁琰一直想開發一套適合全國小學生學習的英語課程。

她是作業幫直播課小學英語負責人,出生在重慶的一個小鎮,初中時學校里甚至沒有英語老師,是地理老師轉崗過來教英語。

回顧自己考上四川外國語大學、拿下英語專業八級證書的經歷,袁琰覺得,這就是「從教育資源特別貧瘠的地方,走到教育資源極為豐富的過程。」

而等到她接觸互聯網線上教育,同時面對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時,她才第一次在教育行業體會到了「震撼」的情緒。

「我上課時看直播鏡頭里的那些孩子們,學習的環境特別不一樣。有的孩子在特別暗的屋子里面,房頂上一根電線吊著那種黃色舊燈泡,是拿著一個手機在上課;而有的孩子是坐在電腦桌前,你能看出家里裝修設備都很豪華。」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袁琰老師上課時直播間截圖

這些同齡孩子之間的學業水平也存在著差距,有的農村孩子連26個字母都認不全,有的孩子已經能流利對話——

「我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整個中國的縮影,整個中國英語教育的縮影。」袁琰這樣說道。

袁琰和王佳寶都在教學時瞬間意識到,擔任過外國訪問學者或是一級名校畢業的他們,對於那些教育水平偏弱的地域學生來說或許不只是「普通老師」這麼簡單。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深圳南山外國語學校為這批畢業於清北的教師開出的年薪是30萬左右

與中國1.8億中小學生對應的,是數字龐大的英語老師缺口,那些名校畢業的優秀教師注定無法「分配均勻」,他們對十八線城市的學生來說可能是永遠無法獲得的稀缺教育資源,但也是畫龍點睛、讓孩子們找到學習竅門的關鍵。

線上教育的形式,或許會成為改變貧困地區學生命運的希望。

02

王佳寶童年時期學習英語的經歷其實和袁琰很類似,他第一次上英語課時只覺得老師「嘰哩哇啦一頓吵,聽起來像鳥語」,小地方有的英語老師的水平也不高,教的一些詞匯句子又或是語音語調都是錯的。

他至今記得那個老師把完全沒學過英語的他點起來回答問題,自己低著頭臉憋了很紅都說不出來。

「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這輩子都學不好英語了。」

單詞背了就忘、用中文諧音學發音、學起英文語法就像讀天書、句子結構看不懂、不願說英語……王佳寶與袁琰發現,這些廣大中國孩子面臨的通用難題,和自己當年學習英語時的狀態幾乎一樣。

幸運的是,童年的他之後遇上了一位極為耐心的英語培訓老師,把自己總結的方法竅門慢慢教給學生,讓王佳寶找到了英語學習的「正確打開方式」。

而現在,師生身份互換,輪到了他去成為其他學生的「幸運老師」,去總結匯編英語學習的地圖。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學生寫給作業幫直播課老師的信

由於作業幫直播課是面向全國,學生情況複雜,老師們需要顧慮到要讓每一個孩子都能聽懂、能運用。

袁琰和王佳寶決定從最基礎的方法竅門開始,抽絲剝繭把知識點全部碾碎,讓每個學生都能有機會推開英語學習的大門。

以背單詞這項最基礎的事情為例,如果學生用多讀幾遍強行記住的方式,總有一天會遭遇瓶頸。

「孩子的小腦瓜就那麼大,你使勁背能記下來幾個?能記下200個,還能記下2000個嗎?當詞匯量不斷增加,死記硬背的方法慢慢就不再能起效,這個時候,你會發現自己跟不上了。」

王佳寶認為,這是不少孩子上初中後英語學習掉隊的原因,特別是小城市、小村莊里的孩子,他們的英語老師或許從來沒有教過如何背單詞,只要求學生盯著教科書上的幾十個詞硬背。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via 紀錄片《盜火者》

小學英語團隊開始著手研發針對單詞記憶的教學方法,嘗試把成千上萬個單詞背後的組詞方式與邏輯簡化為小技巧。

比如sweet這個單詞,大部分老師會直接讓孩子們記拼寫,但王佳寶會這麼教:

「寶貝兒你想想,這個s像個小蛇,小蛇是怎麼說話的,試著學一學?」

「對啦,這個‘ee’是個長音,我們上節課學過對不對,可以試著說給老師聽嗎?」

當孩子們跟著他讀出來這個單詞,這個學習和記憶的過程就完成了。

他認為,要讓學生試著開口、試著背誦、試著理解……一定要多給孩子們多幾次嘗試的機會。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作業幫直播課學生的筆記

在教齡九年的袁琰看來,英語相比於數學、物理等學科來說更像是一門技能,沒有一層又一層互相包裹遞進的理論知識,而是更重視「第一次」正確與否。

第一次開口讀句子、第一次了解語法體系、第一次了解音標發音……

在實際生活中,尤其是教育資源比較匱乏的小地方,這些需要重視並糾正錯誤的「第一次」往往會在全班人附和般的集體朗讀中蒙混過去。

普通的英語老師也沒有精力對孩子們進行一一糾正,更何況還要考慮到孩子們的自尊心問題——「小孩子不要面子的嘛?要是讀的不好說不定會被小朋友們笑呢。」

這一問題,則被作業幫的AI直播平台解決。

重金打造的AI系統能夠自動識別每個孩子們的發音語調是否標準、給出評分,並對讀錯了的單詞句子進行標紅,提醒孩子進行改正。

袁琰和王佳寶遇上過無數從未接觸過英語的孩子,他們在這套課程體系中實現了許多「第一次」:標準的發音、完整的體系、細致的知識點……

「你的任務就像是教他們去推開學習英語的大門,要讓他們敢於去伸手,讓他們知道這扇大門沒有那麼沉重。輕輕一推,它就開了。」

不過,袁琰也坦言說很多偏遠地區的孩子會因為經濟條件有限、實在負擔不起,上了幾門課後就不學了;又或是家長的偏見,認為只有語文、數學才是主科目,不願繼續培養。

「但只要這套知識點能細致地傳遞給他們,就算為他們開了個好頭吧。」

袁琰和王佳寶都知道,自己的能力始終有限,沒法握住每一個孩子的手。

但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提及:「我可能是這個孩子人生中遇見的第一個或第二個英語老師,不能馬虎。」

這些孩子們的學業就像是鐵路上一列列掠過的火車,有人是磁懸浮高鐵,有人還是綠皮火車,有些資質天生就被決定。

「沒關係,我們去提速就好了,去讓他們成長得更快,去讓孩子的這趟(人生)列車能走向更遠的地方。」

03

互聯網線上課程帶來的最大改變,就是對偏遠地區投放優質教育資源的一次傾斜。

海歸的王佳寶調侃說自己在公司都算不上學霸。

為了設計課程,他跑去問清華畢業的同事當初是如何學習復習,同事說自己的方法「比較笨」,就是假期多學、在高一就把知識點學完了,然後高二高三一直在復習鞏固,再夾雜著學習一些大學的知識點。

王佳寶雖然也覺得「學霸之路」難以復制,但同事的例子卻讓他意識到了一點,那就是英語這門課程,一定是越早開始越好

袁琰對此的理解是,英語對中國人來說其實更像一個技能,一個完全學通了之後能「一勞永逸」的技能。

小學學通英語,之後的初高中就不必再為英語煩惱,可以把更多時間和精力轉移到其他科目上。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如何算學通呢?

王佳寶覺得,可能是「全面」。

英語學習,是個追求「滴水不漏」的過程。

有些孩子在小學時沒學好聽力、口語、語法、閱讀、寫作等,等到初三高三才匆忙地去彌補時,要付出更多的時間成本。」小學學漏一個全盤皆輸。」

在他看來,一套好的英語課程應該是「全方位360°無死角」的課程,要包括更多全而精的知識,讓學生們該學的都能學到,還能在學習中開放視野。

袁琰和小學英語團隊的老師們開發出了一套兼容並包、可以容納全國不同程度學生的作業幫直播課小學英語「super E」英語體系

這套小學英語課程體系由中教外教共同配合上課。

課上,中教老師糾正讀音講解方法,外教老師把關地道口語,並通過多種形式的學生互動練習讓孩子實現高頻率的口語練習機會;課下,通過APP自主練習,保障課程效果。

特地開發的「浣熊背誦四步法」,讓孩子脫離死記硬背的苦海,學會理解性記憶,使背下的單詞、句式、文章能夠融會貫通。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而作業幫獨家的EFIS智能學習系統,能夠以大數據記錄孩子的學習軌跡,以數據化的檢測與報告幫助查缺補漏,達成王佳寶老師所說的「全方位360°無死角」。

談到它背後的理念,袁琰說是「教方法」,這是她眼中學習的原動力,只有方法才能讓孩子更高效、更快樂地掌握知識。

就像數學書上「奇變偶不變、符號看象限」,這種公式順口溜最適合學生記憶,作業幫便也總結了許多關鍵詞,把知識點完全拆開後再進行統一歸納:

比如英語名詞復數要加「s」或「es」的知識點,被總結為了「四線城市」,這四個漢字的聲母分別是「s」「ch」「sh」,英語名詞末尾看見這幾個字母,就知道該加「es」了。

如果課上沒及時記住,每個課程配備的輔導老師便會在課後進行補充、耐心講解。

老師們使用的教材,是辛苦研發出的「滴水不漏」款。

在總結全國共19套教材引進的基礎上,斥百萬巨資引進了為6-12歲中國學生量身打造的牛津原版Starlight教材,帶給學生國際視野。

更重要的是這套教材的實用性,它覆蓋了小學階段的高頻考點,能同時提升聽說讀寫譯等各項能力。

不僅對標了國家新課程標準,還同時與歐標劍橋等級考試對應。

在這套課程體系下,老師們可以配合著最全面的教材,針對學生們的整體學習水平,靈活調整教學方式。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現在,英語課程體系已經越來越完備,招生量逐漸加大,老師們又根據在線平臺的數據總結出更多規律。

但每次面對全國各地的幾千名學生,他們還是會覺得有壓力,這種敬畏之心,是因為生怕一節課講不好,浪費了學生的學習機會。

王佳寶坦言,他近十天內都沒有好好休息,忙著研究課程、忙著做上課的PPT。

有的老師追求完美主義,上課時不小心口誤了一個知識點,糾正之後,課後還會自責不已。

但其實,快節奏、精益求精,已經是英語團隊老師們的常態。

「面對幾千名孩子,你能在後臺的視頻里看到很多孩子眼里都有光的,他們可能是第一次上這麼有體系的英語課。」

這份壓力某種意義上也是老師們前行的動力,他們從中感受到了一份情懷,一份少有的教育使命感——

「我們願意點燈熬油地教,就是因為值得,想要教得更好、更精細化、更漂亮、更完美、更適用於每個小朋友。」

1.8億中國學生的“貧富差距”,一節英語課就能暴露

▲作業幫直播課小學英語團隊

袁琰一直說,對於千千萬萬個中國孩子來說,可能缺的就是這一次嘗試,能打開視野、點通竅門的契機。

這是跨越山川、突破教育資源屏障的機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