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擊世界第一: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一個雲南小鎮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亞洲第一、世界第二大的花卉市場,去年一年賣了92億枝鮮花,交易額74億元。

本文來源:正解局

微信id:zhengjieclub

在中國,提起鮮花,多數人第一反應就是雲南昆明的斗南鮮花市場。

因為它的名氣實在太大了,全國10枝鮮花至少7枝都來自這里。

這里每晚的成交價格,左右著第二天全國甚至亞洲許多國家鮮花市場的行情。

37年前,當斗南的農民種下第一顆花苗時,恐怕不會想到,他們會親手把這個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小鎮,變成如今的「花花世界」。

從種瓜種菜的普通村鎮,到左右亞洲花卉市場價格的「花都」,這個滇池邊的小鎮陽光、水土沒有任何改變,卻能在一枝花的「催化」下產生如此奇妙的「光合作用」。

斗南鮮花,離世界第一,還有多遠?

一年買賣92億枝花,22年無敵手

如果單說斗南鎮,這個地名可能會讓人有陌生的感覺,但是要加上「雲南鮮花」這個關鍵詞,亞洲最大花卉市場的形象就馬上蹦了出來。

為什麼?

因為花店里賣的玫瑰、百合、康乃馨這些鮮切花,10枝里面至少有7枝都是從這兒批發出去的。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斗南花市是全國第一、亞洲最大的鮮切花交易市場

我們來看一個數據:

2019年,斗南花市賣出了92.31億枝鮮切花,交易額是74.36億元;

斗南的鮮切花在全國市場份額大於70%,除了稱霸國內市場,還出口到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亞等50多個國家和地區;

雲南省種植的鮮切花,80%以上通過斗南花市銷售。截至2018年底,整個雲南省花卉種植總面積171.4萬畝,其中鮮切花種植面積22.7萬畝,產量112.2億枝。

整整22年,斗南花市在鮮切花的交易量、交易額、現金量、交易人次和出口額這幾項數據,一直霸占著全國第一,根本沒有對手。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1999年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斗南鮮花開始接觸世界花卉產業,交易量也開始飛速增長

這個賣花的「批發市場」,一開始只是昆明人買到新鮮、便宜鮮花的後花園,通了地鐵、公交後,更是吸引了越來越多外地的遊客,變成了昆明新興的旅遊景點。

獵奇的遊客、鮮花經紀人、花農和客商,交織出了一個晝夜無休的斗南花市。

除了白天遊客和晚上對手市場的熱鬧景象外,作為亞洲鮮切花市場的龍頭老大,昆明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才是斗南花市的核心。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斗南花市的拍賣市場,採取荷蘭式降價拍賣,鮮花價格指數對全國乃至亞洲的價格都起著風向標的作用

自從2002年敲響中國鮮花拍賣第一槌,到2014年發布全國第一個鮮切花交易價格指數,再到如今16萬平方米的場館和2個拍賣大廳、9口交易大鐘,每天300萬-350萬枝的交易規模,讓斗南的花拍中心成了亞洲最大、全球第三的拍賣市場。

一個村民自發形成的馬路市場,進化成亞洲第一的花卉交易中心,只用了30多年的時間。

而這個奇跡的發跡點,只不過是當年種下的一株花苗。

一個村民自發形成的花市,憑什麼做成亞洲第一?

從最初的0.3畝花田,到整個斗南2589畝地全都種上了鮮花;

從騎著自行車擺地攤一天賣100元,到日上市鮮花300萬枝,總產值386億元;

從一條50米長的馬路市場,到出口50多個國家和地區;

從人均年收入200元的拮據生活到如今0人外出務工,靠鮮花經濟帶動100多萬從業人員的龐大產業,斗南花市的前世今生,簡直就是個奇跡。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斗南花市的雛形起源於當地農民自發形成的馬路市場

1983年,斗南的村民化忠義,把從廣東佛山買來的劍蘭花苗種在了自家的那3分菜地里。

幾個月後,他把花插在水桶里,讓女兒騎著自行車到昆明賣掉。

結果,當時多數人還認為是「資產階級產物」的鮮花,第一天就賣了100元。

要知道,當時斗南人均年收入也才不過200元。

當年,他家種花的收益達到3000元,是以前種菜的幾十倍。

盡管靠種瓜種菜的斗南人不知道他們腳下的這片土地,是整個地球上最適宜種花的幾個區域之一。

不過眼看種花的經濟效益比種菜高得多,斗南人紛紛「改行」,幾年間斗南的土地上全部改種了鮮花,從最初的0.3畝發展到2589畝。

起初村民每天去昆明賣花,隨著斗南鮮花名氣漸漸地大了,有人就直接到斗南買花。

於是,在斗南的花田旁,最熱鬧的一條街上,50米長的馬路花卉市場就形成了。

鮮花擺在路邊,像賣菜一樣按斤稱著賣,「雲南十八怪,鮮花論斤賣」說的就是這個了。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上世紀90年代後,昆明出現花店和花攤,店主開始去斗南進貨

到了1995年,雲南開始控制煙草種植面積和價格,加上看到了斗南種花的經濟效益,斗南周邊的農民也開始種花。

眼瞅著鮮花交易量暴漲,斗南又先走了一步。

這一年,占地8000多平方米的斗南村花卉市場建成,斗南不僅告別了馬路花市,還以這個交易市場成了周邊花卉的集散地。

但是,一哄而上的副作用也在斗南鮮花規模擴大的同時顯露無遺。

因為當時的市場只有昆明市,所以從1993年斗南鮮花就開始顯出過剩的趨勢,最便宜的時候兩枝花才賣1分錢。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1998年,斗南花市擴建,隨後成為國內最大的鮮切花市場

必須有更大的市場,才能消化斗南越來越多的鮮花。

斗南的年輕人瞄準了北上廣。

他們幾十個人結伴跑到廣州,在當時全國最大的廣州嶺南花卉市場,開始打起了「斗南鮮花」的牌子。

那時的廣州既有龐大的消費市場可以消化斗南的鮮花,還有比斗南更豐富的花卉品種和更先進的種植技術可以學習引進。

邊學習引進邊賣花,沒過幾年,斗南鮮花的開拓者們,就在廣州打開了局面。

廣州的市場上,出現了一條「斗南鮮花街」。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自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始,斗南開始接觸到世界先進的花卉產業

真正讓斗南開始騰飛的,是2002年他們開始和國際接軌的交易模式。

1999年,昆明舉辦的世界園藝博覽會,讓斗南鮮花產業邁出了國際化的腳步,斗南開始接觸歐洲的新品種。

也是在這一年,斗南的鮮花批發市場再次擴建,成了當時全國最大的鮮切花批發市場,斗南的花開始走出國門。

靠傳統的對手市場批發交易顯然跟不上節奏了。

經過近2年的籌備和建設,2002年12月20日,中國第一個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在斗南落下第一槌。

盡管剛開始經過了5年的冷場和虧損,甚至有的買家這邊拍到鮮花,轉手拿到門外對手夜市上加一毛錢直接賣掉。

盡管花農一開始並沒把花卉拍賣的等級規則當回事,但市場對花卉品質追求更高,以及市場的需求,推著花卉拍賣越來越風生水起。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斗南花拍市場上待拍賣的都是等級較高、品種較好的鮮花

如今,平均每天300萬-350萬枝高品質的鮮花從斗南拍賣市場拍出,連夜發往全國各地和中東、日本、新加坡、俄羅斯等國家和地區。

斗南拍賣市場的價格,也決定著各地第二天花卉市場價格的走勢。

銷量和流水的背後,還有更重要的:整個斗南花市為29萬戶花農搭起了銷售的平臺,一戶花農平均要雇4-6個人,這樣算下來就是上百萬人的就業。

想成為世界第一,除了足夠「大」更要強

2017年,李克強總理專門去逛了趟斗南批發市場的夜市,總理說:

現在斗南花卉市場已經是中國第一、亞洲第一,希望你們向世界第一邁進!

要做世界第一,是中國所有行業的目標,當然也包括斗南的鮮花。

斗南為這個目標列出了時間表,準備分兩步走:

首先是到2022年交易量120億枝、交易額150億元,實現交易量世界第一;然後是到2028年實現交易量160億枝,交易額350億元,實現交易額世界第一。

交易量想沖上世界第一還好說,可交易金額想從現在74億到350億,卻絕非易事。

如果真能成功,可以說是中國花卉培育科技的巨大飛躍。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斗南花市已經給自己定下了要做「世界第一」的目標

這背後的邏輯聯繫就是,想要以160億枝的交易量完成350億元的交易額,那麼每枝花的平均價格就要2.187元。

我們按2019年的數據算一下,每枝花的均價是0.805元。

我們再看下最近3年斗南的數據:

2017年,交易量65億枝,金額53.55億元;

2018年,交易量69.87億枝,金額57.68億元;

2019年,交易量92.31億枝,金額74.36億元。

按照均價,斗南的鮮花價格其實是在下行的。

怎麼才能讓今天8毛錢一枝的花賣到差不多3倍的價格?

除了科技沒有別的路可選。

花卉既然是產品,就有品種的優劣之分。

目前國內90%的品種還要從荷蘭、以色列、法國這些花卉種植強國進口。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BBC紀錄片《世界最大的鮮花市場》中,介紹了世界最大的荷蘭阿斯米爾花市,全球80%的鮮花都來自這里的交易

2015年之前,斗南這邊種的玫瑰基本上還都是歐洲那邊淘汰了20多年,早就過了專利期的品種。

淘汰的品種自然價格比新的低,那想要新品種呢?請支付高昂的專利費再說。

這些花卉產業發達的國家,都是靠它獲得高額的利潤,並以此控制著世界花卉貿易。

再說,就算想付錢買,也不一定能引進。

因為以前缺乏知識產權保護,曾經嚇得國外育種商對中國進行封鎖,不讓新品種進入中國。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荷蘭的花卉種植莊園,自動化程度極高 來源:紀錄片《世界最大的鮮花市場》截圖

新品種是花卉行業利潤和發展的制高點,和其他行業的追趕、發展一樣,斗南也是引進和自研同步發展。

先來說引進。

專利是個繞不過去的話題,可你一個鮮花批發市場怎麼去解決讓花農付專利費種花的問題呢?

要知道,一棵玫瑰的專利費是8元,花農自己扦插繁殖只要5毛錢。

斗南的解決辦法是,用市場的力量去保護知識產權。

這里就要說到拍賣交易中心的作用了,它除了是進入國際市場和國際接軌的交易方式,還是斗南獨創的解決花卉種苗知識產權保護的平臺。

在拍賣市場,育種商、花農、拍賣市場要簽一個三方協議,拍賣市場負責從國外引進品種提供給農戶,花農種出來拿到拍賣市場交易,每筆交易扣下10%的專利費,然後分期給育種商。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斗南鮮花拍賣市場

雖然是個多贏的方案,可是一開始無論是花農還是花商,都不願嘗試這個從沒用過的方法。

直到拍賣中心成立10年後的2013年冬天,昆明一場大雪讓玫瑰產量減半,一些人看到從國外進口的玫瑰銷路極好,才轉頭關注起拍賣中心儲備的新品種。

消費者喜歡新品種,批發商就關注新品種,市場價格一高,農民就願意種新品種。

就這樣,經過10多年的努力,斗南自創的收取專利費的方式得到認可,吸引了10多家國內外育種商、2.5萬多戶種植戶和3000多花商加入合作體系,2019年為國內外育種商代收專利費700萬元。

當然,要從根本上解決價格問題,還是要靠科技的投入。

回頭看斗南的鮮花做成一個大產業的背後,其實也依稀能看到科研工作者的身影。

早在1986年,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就從日本引進設施和栽培鮮切花的技術,在自家單位的後山上建了個「花卉工廠」,培育香石竹、滿天星的種苗,然後給斗南的種花戶去種植。

不過,那時候就連植物所的研究員也對鮮切花栽培所知不多,只能遇到問題摸索分析,然後再去教給農民。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斗南的鮮花種植,目前還是種植規模較大,科技技術含量和世界領先水平的差距還很大

當斗南的鮮花成了一個大產業的時候,人們從根上看到了科研帶來的價值,對科研的投入才開始逐漸加大。

雲南省農科院花卉研究所,給10多家傳統園藝企業提供技術支撐,讓這些種花的企業變成了「高新企業」。

2018年,當地一家花卉公司花了4年時間,投入160萬元研發出來的玫瑰新品種推廣種植了1000多畝,光專利費就收了差不多200萬元。

能有這樣的收益,因為這種玫瑰價格是普通品種的2倍,而且一直是拍賣中心的爆款。

昆明植物所也用了18年時間,把野生兜蘭馴化成了商品花卉,2018年這個新品種的花一上市,就給企業帶來了上百萬元的利潤。

沖擊世界第一的雲南小鎮:中國每10枝鮮花,就有7枝來自斗南

▲2017年,李克強總理在斗南花市,希望斗南向世界第一邁進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這話不僅在高新科技行業,在種花、種糧食和種菜的農業也是一樣。

科技不僅能培育出優良的品種,更是搶占知識產權制高點和制定標準話語權的終極武器。

過去,斗南靠規模和價格的優勢,做成了全國最大、亞洲第一,但是真正的世界第一,不僅有規模,更要有科技研發實力。

這個世界第一,才是斗南的星辰大海。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