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出口10億個口罩,中國製造到底什麼水平?

本文來源:DT財經

微信id:DTcaijing

作者:加油團長DT君

前幾天,商務部外貿司司長李興乾在答記者問時公布了一個數據:4月24日這一天,中國出口了10.6億只口罩。

1月底,我們在研究口罩生產的文章里自信寫道:「目前中國口罩最大產能是2000萬只/天。即使大膽翻個倍,這個數字達到4000萬只/天……」

現在再來看,我們對於中國製造的想像力還是過於貧瘠了。

據新華社消息,2月29日我國口罩日產量就已經達到1.16億,是2月1日的12倍。

快速大幅擴產背後,許多企業通過技術改造直接轉產口罩,比亞迪和上汽就快速研發生產了口罩機;全產業鏈提效動作也非常迅速,中石化緊急上馬10條熔噴布生產線……

疫情之下,我們真切地感受到製造業對於一個國家有多麼重要。

許多人也開始關心,中國製造,現在到底處於什麼水平?

今天我們就比較一下各個國家的數據,跟大家一起感受感受。

1

受益於第四次世界產業轉移

中國成為製造業第一大國

中國目前是全球製造業第一大國。

截至2017年,中國製造業增加值已經占到全球的27%,高出第二名美國10個百分點。

中國製造業的崛起,是全球範圍內第四次大規模製造業遷移的結果。

製造業的第一次大規模遷移發生在20世紀初,英國將部分「過剩產能」向美國轉移;

第二次遷移是在20世紀50年代,二戰結束後,美國將鋼鐵、紡織等傳統產業向日本、德國這些戰敗國轉移;

到了20世紀60至70年代,日本、德國向亞洲「四小龍」和部分拉美國家轉移輕工、紡織等勞動密集型加工產業,製造業第三次大遷移完成。

20世紀80年代初,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和亞洲「四小龍」等新興工業化國家(地區),開始將勞動密集型產業和低技術高消耗產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

中國成為這一次世界產業轉移的最大承接地和受益者。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2007年,中國製造業增加值超過了日本,全球排名上升至第2。

2010年,中國超過美國,正式成為製造業輸出第一大國。

站在全球比較的角度,現在各國製造業的體量差距其實很大。

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和美國作為全球TOP 2製造業大國,2017年製造業增加值就已經占到全球的44%;緊隨中美的製造業8大國,占全球比重之和僅為27%。

也就是說,中國和美國的製造業體量,遙遙領先,舉足輕重。

從製造業增加值占本國GDP的比值來看,相對於歐美發達國家,製造業對中國、日本、德國、韓國的經濟增長和發展更加重要。

中國製造業增加值占到本國GDP的29.3%,日本和韓國都是21%。

而美國、法國、英國、荷蘭等歐美發達國家,這個數字僅為10%左右。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看完上面這些數據,我們完全可以不心虛地說,中國是全球製造業第一大國。

但是,中國製造面臨的挑戰依舊十分明顯。

工信部部長苗圩在2015年解讀《中國製造2025》時便說過:

「全球製造業已基本形成四級梯隊發展格局。」

「中國現在處於第三梯隊,目前這種格局在短時間內難以有根本性改變。」

「我國已成為製造業大國,但還不是製造業強國」。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圖片來源:《唯有製造強國才能變身世界強國——工業和信息文化部部長苗圩全面解讀<中國製造2025>路線圖》,《人民政協報》2015年11月17日第05版)

四個梯隊具體來說是:

第一梯隊是以美國為主導的全球科技創新中心。

第二梯隊是高端製造領域,包括歐盟、日本。

第三梯隊是中低端製造領域,主要是一些新興國家。

第四梯隊主要是資源輸出國,包括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非洲、拉美等國。

2

雖然是製造業大國

但中國在產業鏈上的地位還需要增強

搞清楚中國不同行業在全球製造業體系中的位置,我們更能理解所謂「第三梯隊」的說法。

這里我們引用了OECD(經合組織)在2012年發表的全球價值鏈(GVCs)分析模型,作者通過對各個國家不同製造業行業投入產出的數據建立模型,找出各國在全球生產分工不同階段的介入程度和競爭力。

全球生產分工被分為未嵌入、最初、中間和最終四個生產階段,分別代表啥意思呢?

我們簡單地用口罩生產為例,先把這四個生產分工階段搞清楚。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常見的醫用口罩一般由普通無紡布、聚丙烯熔噴無紡布和防水處理無紡布三層構成,一只口罩的誕生流程可以粗略地總結為:

原油煉化聚丙烯→生產聚丙烯纖維→生產熔噴無紡布→駐極處理生產醫用高熔指熔噴無紡布→將原材料組合生產為口罩→消毒後口罩出廠。

將整個流程放到全球分工中,我們可以這麼來理解各個生產階段:

某國使用本國生產的熔噴無紡布生產口罩出口海外,從原料到成品全過程都沒有與其他國家合作,那就說明該國在口罩製造行業屬於未嵌入全球分工的階段。

(某國那些可以直接使用國內投入品進行最終產品生產出口的行業,都屬於這個階段。)

某國自主生產熔噴無紡布並出口供其他國家使用,不需要其他國家的技術和原料支持,說明該國處於口罩全球生產分工的最初階段。

(如果某國某行業在全球生產分工中主要為其他國家的生產提供中間投入,而該中間投入的生產主要由本國完成,並不依賴國外的投入品,那麼在這個行業中就處在最初階段。)

某國進口其他國家生產的聚丙烯纖維,製造和生產為熔噴無紡布後再出口供其他國家使用,說明該國處於口罩全球生產分工的中間階段。

(如果某國在某行業主要採用國外的中間投入品製造和生產中間投入品以供其他國家生產使用,那就處於中間階段。)

某國進口其他國家生產的熔噴無紡布,加工生產為口罩成品後出口供其他國家消費,說明該國處於口罩全球生產分工的最終階段。

(如果某國某產業在全球生產分工中主要是採用國外的中間投入品製造和生產最終產品以供其他國家直接消費,那就處於最終階段。)

搞清楚全球生產分工的邏輯,我們就可以進一步了解,中國製造各個行業處於哪個階段。

2018年,《數量經濟技術經濟研究》一篇論文對全球價值鏈(GVCs)分析模型進行改進,並使用2015年的最新數據,對43個經濟體17個製造業行業在全球製造業生產分工中角色的演變與分布進行了分析,中國各行業表現如下圖(氣泡位置表示中國製造業在全球生產分工中的生產階段,氣泡大小表示出口規模):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站在全球製造業生產分工的角度,我們可以這樣理解中國製造:

中國處於未嵌入階段的行業較少且出口規模都較小,說明2015年我國製造業大部分行業都深入嵌入全球生產分工中,在全球價值鏈中有一席之地。

可以看到,中國在最終階段中出口規模最大的幾個行業,如電腦/電子與光學產品製造、紡織/服裝與皮革、電氣設備製造等,同樣也是中間階段出口規模最大的幾個行業。

也就是說,在這些行業的全球化生產中,我國的生產過程橫跨了最終階段與中間階段,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國製造業在全球生產分工中的行業專業化程度很高,而且生產鏈路相對更完善。

不過,我們也必須承認,整體來看,中國製造大部分行業的全球生產分工中處於中間階段和最終階段。

進一步將中國和全球製造業主要行業分工分布情況的平均水平進行對比,計算2015年全球各行業的貿易在各生產階段出口占該行業出口的比重,我們可以更清晰地看到:

中國僅有精金屬制成品出口處於最初階段,僅有電腦/電子與光學產品、電氣設備、其他非金屬礦物、紡織/服裝與皮革和家具與其他制成品五個行業處於中間階段。

而在食品/飲料與煙草、化工及化學制品、基礎醫藥產品、焦炭和精煉石油、基本金屬等行業的出口中,中國並沒有競爭力。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在全球生產中多承擔中間階段和最終階段的角色,大概就是我們說中國是「製造業大國」而非「製造業強國」的原因。

為什麼呢?

3

中國製造面臨的挑戰

原因主要在於,在全球製造業生產分工上的位置越靠後,產生的附加值(可以理解為貿易利益,比如利潤)就越低。

附加值往往與高知識與技術含量成正比。

在整個價值鏈中,最初階段和中間階段始終控制著全球生產分工體系,也就占據其中更大的貿易利益。

以iPhone出口為例。

中國付出成本進口全部元件,完成最終組裝後出口,整個過程中獲得的價值等於出口批發價減去成本,其實就是組裝工作部分的價值——並不是那麼值錢。

這也是為什麼2010年時中國出口一部iPhone的價格是178.96美元,但實際在批發價格中僅能獲得3.6%、約6.50美元的價值(2010年亞洲開發銀行研究人員邢予青和迪特的一項研究)。

早年,中國出口集中在全球生產分工的最終階段,主要承接全球商品的組裝加工工序,獲得的附加值就較低。

比較中國、美國和德國在各個行業各個生產階段的附加值率表現,也可以發現,對於大多數行業,最初階段和中間階段的出口附加值率要高於最終階段。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這意味著,雖然中國在中間階段所占比重越來越高,但由於底蘊尚淺,在部分行業上對全球生產分工體系的控制力與獲利能力仍然不夠強。

而自身發展的階段性問題還不是當前挑戰的全部,中國製造還面臨更多外部環境的考驗。

「發達國家高端製造回流與新興經濟體爭奪中低端製造轉移同時發生,對我國形成‘雙向擠壓’。面對技術和產業變革及全球製造業競爭格局的重大調整,我國既面臨重大機遇也面臨重大挑戰。」

在2015年時,工信部部長苗圩就明確點出了中國製造的危機。

直到今天,這些挑戰與危機仍舊存在。

那麼,中國準備好了嗎?

2018年,世界經濟論壇與科爾尼共同推出了《2018年「製造業的未來」準備情況評估》,用59個指標評估了各國在多大程度上為第四次工業革命做好了準備。

一天出口10億隻口罩,中國制造到底什麼水平?

(圖片說明:「製造業的未來」準備情況診斷模型框架;圖片來源:《2018年「製造業的未來」準備情況評估》)

在這個評價體系中,中國成績還不錯,處於最優的領先國家陣營。

但報告也明確指出:

「盡管中國擁有龐大的製造業基礎規模,但在製造業複雜性方面仍有改善空間。」

「由於中國的體量問題,其製造業不同部門的現代化水平差別顯著,部分優秀製造商與低端製造商之間的差異更是驚人,因而拉低了整個國家的準備程度」。

當我們在為口罩產能一月翻12倍的中國製造而自豪時,也必須意識到,從大國到強國很難一蹴而就。

2015年5月8日印發的《中國製造2025》開篇即寫道:「力爭通過三個十年的努力,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把我國建設成為引領世界製造業發展的製造強國。」

也就是說,在宏觀調控的計劃中,從大到強的奮鬥時間至少是30年。

中國製造,路還很長。

閱讀原文

中國官方潑冷水,工信部長:中國製造實力、全球科技排名,前20名都排不進。

xxx

如何反駁工信部長發言:中國實現製造強國還需30年?

xxx

消費領域全球獨大的大疆無人機,正在工業無人機市場面臨競爭

xxx

中國國務院公布「汽車強國」藍圖,電動車行業將迎來春天?

xxxx

壯闊與波瀾:中國互聯網十年創業記。這個十年,帶給世界和中國的影響太大了。

xxx

歐巴馬出資拍攝的紀錄片「美國工廠」,主角是中國玻璃大王曹德旺的功與過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