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付費之爭】騰訊網路文學平台霸王條款,作家們群起抗爭發起「五五斷更節」

5月5日,部分中國網路文學作家發起了「55斷更節」。

斷更,就是中斷更新。

這是為了抗議騰訊旗下閱文集團的新合約。(閱文集團旗下有兩岸知名的起點中文網。)

惹議內容包括:作者著作權歸閱文所有、閱文有權運營作者的社交帳號等。

下圖簡單說明了為什麼作家們不爽:

5月3日凌晨,閱文集團緊急回應,否認這是新管理層上任後推出的新合同,而是2019年9月就推出的版本。

對於不合理的條款,騰訊派來接管閱文的新團隊承諾會做出相應的修改。

閱文還強調,必須要鞏固和保持付費模式,並對創新模式進行探索,否認推行「全部免費閱讀」。

根據網路流傳的一份「作者聲援紀錄」,愈來愈多的江湖好漢都加入了聲援。

但是「免費」模式為目前競爭對手們的方式,以追求規模和IP為主,弱化作者本身和作品本身。

他們正給予閱文集團很大壓力。

根據證券日報的報導:

「從閱文自身來看,上市之後收入增速幾乎全部依賴於版權業務。」

「反觀在線閱讀,似乎進入增長瓶頸。」

「從4月底的換帥,及修改作家的簽約合同等動作來看,閱文下決心要革自己的命了。」

「新用戶帶來的巨大流量紅利自不用說,不但可以提高平台的廣告收入,還能為培養現象級 IP 打下基礎,畢竟原著粉越多,IP 影視化時的價值越高。」

有作者表示:

「推動免費,勢必要付出一些代價。現在看來,我們就是代價。」

來源:情報姬、娛理

微信id:paperji、wan2movie

作者:大嘴、何小沁

「5月5日斷更,維護作者尊嚴!」

一紙新合同,讓網文這個文娛行業的二級市場掀起了驚濤駭浪。

而這場風暴的泉眼就在閱文集團中心。

作者與平台的矛盾再次被擺上台前。

風暴來自閱文集團的高層變動。

4月27日,深耕網文行業的閱文集團管理層發生巨大變動,騰訊正式接管閱文集團,閱文一眾老將離去。

管理層接班激起千層浪——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騰訊既然接管閱文,那必然會有所動作。

只是很少有人料到,這次的火勢燒的如此之旺。

在管理層接班後不久,一紙閱文與作者的新合同被曝光,引起了軒然大波。

合同中不僅沒有體現作者的福利,連各項基本權利被收歸平台。

如果合同內容為真,這對腰部以下的網文作者來說無疑是地震。

作者失去著作權,那就真成了平台槍手,再無自主權可言。

對中國互聯網用戶來說,網文一直是特有的新興產業,我們的文娛生活離不開網文圈的內容創造和一本本經典作品的輸出。

面對這樣可能發生的行業地震,全網都引發了轟動。

事情雖然沒有到定性的時候,而閱文集團和爆料而出的疑似新合同,一起被送上了各大平台熱搜。

另一方面,網絡作家們也開始有所行動起來。

許多作者在作品內直接暗示表態。

除了在章節上暗示,網文作者也開始聯合起來,發起了「55斷更節」旨在維護網文作者權益。

面對龐大的平台方,普通網文作者的聲音自然有限,頭部作家們開始紛紛表態。

2019年最熱的小說《詭秘之主》在這個節骨眼上完結,在引起熱議的同時,烏賊本身也做出了澄清,並且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其他老牌網絡作家紛紛發言表態,並且揭露出更多內幕。

擅長網遊小說的失落葉,氣得爆粗口。

老一代網文《高手寂寞》的作者蘭帝魅晨大聲反抗。

夢入神機則提醒作者們,這份合同中的陷阱。

天蠶土豆無奈倒出更多信息——IP開發的話語權,其實不在作者手中。

流浪的蛤蟆更是在知乎密切關注一系列問題,短短幾天連續回答了十幾條。

同為網文大神的唐家三少,則給出了另一種看法:

「給騰訊一點時間,情況也許沒有那麽糟。」

也有作家在撫平大眾情緒,期待合理結果。

《羋月傳》的作者蔣勝男提交建議:保護原創,推行制式合同。

隨著事情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官方媒體也開始關注這場風暴。

閱文的這一紙合同甚至登上了電視。

這場風波還沒有塵埃落定——知乎相關問題下,滿是對閱文回應的質疑和不滿。

太多暗箱操作不為外人所知,一切都是謎團。

「免費閱讀是大勢所趨」——這個被下過很多次的結論,確實有一定的數據支撐:

閱文旗下的起點中文網將付費閱讀模式推廣開來,在初期對網文生態發展功不可沒,這點毋庸置疑。

2018年,各大平台先後入局免費閱讀市場,如百度投資的七貓小說,字節跳動的蕃茄小說,阿里的書旗小說,趣頭條的米讀小說等,打開了下沉市場,吸引到大批新用戶。

一年之內,已有5款免費閱讀APP月活破千萬。

反觀閱文,財報顯示,付費用戶連續三年下降,付費閱讀已觸達天花板。

連閱文集團也順勢推出了飛讀APP,放一些舊書、普通網文、電子版圖書等,探索免費模式。

大IP時代,網文作家無路可退了嗎?

從收購新麗傳媒,到任命提出「從泛娛樂到新文創」概念的程武為新CEO,閱文集團的一系列操作早就在為IP影視化運營鋪路。

從2017到2019年,閱文的版權運營收入分別為3.66億元、10.03億元、44.23億元,還出現《慶餘年》這樣的爆款劇,發展態勢遠遠好過付費閱讀。

對閱文來說,擴大用戶規模迫在眉睫,原著粉的多少,是決定一個IP價值的根基。

而為了吸引新用戶,便出現了前文提到的「新型銷售模式」。

網文作家成為了IP生產鏈條上的一環,預算被擠壓,話語權在降低。

在這個時代,受視頻衝擊,純靠寫字確實很難像以前那麽賺錢了。

閱文的轉型,某種意義上是斷臂自救。

唐家三少也說過,中國網文可與美國好萊塢、韓國電視劇、日本動漫並稱世界四大文化現象,有過千萬作家,是最有可能帶著中國文化走出去的職業。

但是現在,他們正在失去最後的尊嚴。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