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尾聲,中國買手正在重啟韓國知名批發市場東大門

中國買手重啟東大門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鄭亞文

兩個月前,由於韓國疫情爆發,盛太不得不離開韓國。

整個三月,盛太都在杭州的住處隔離。

他每天都會接到韓國東大門檔口老板的電話,對方的語氣都是迫不及待。

「你什麼時候回來直播?再不回來,我們檔口要完蛋了。」

那段時間,跟盛太前後回國的淘寶全球購買手,有上千個。

東大門檔口,冷冷清清,有的檔口甚至退租倒閉。

趕在4月底,盛太再次回到了東大門,隨著中國買手陸續回來,東大門逐漸甦醒。

中國買手重啟東大門

盛太哭了

3月1日,盛太還在東大門附近的工作室,做直播。

那時,東北老家的小區附近,又新增了感染病例。

直播時,盛太跟媽媽通了電話,提醒他們不要出門。

聽到媽媽安慰的聲音,盛太的眼淚簌簌地往下掉。

他彎下腰躲避鏡頭。

「啥事兒都趕上了。」盛太忍不住,在直播間哭了20分鐘。

那是他離開韓國前的最後一場直播。

他不想離開東大門。

95年出生的盛太,中專畢業,他幹過裝修公司業務員、保險銷售、娛樂主播。

3年前,盛太丟下所有,一個人到了東大門,做起了淘寶全球購買手。

對於淘寶上愛看直播的人來說,「買手」就是幫他們搜羅世界各地好物的人。

東大門是韓國最大的服裝批發、零售市場,至今已超過100年歷史。

影響了中國、日本在內的整個亞洲服裝市場。

據說,這里一些檔口的設計師品牌,是李多海等韓國明星,經常會穿的私服。

東大門是盛太人生的轉折地,3年的摸爬滾打,讓他成了東大門第一買手。

在淘寶的男主播排名里,僅次於李佳琦。

中國買手重啟東大門

剛剛過去的2月,他的直播表現很好。

那時,國內疫情正處爆發階段,服裝廠停工。

淘寶上的國內主播,大多沒有帶貨。

很多原本在東大門直播的買手,都因為回家過年,滯留在國內。

於是,留在東大門、或提前回來的買手,收割了一波紅利。

那個月,盛太直播間的銷售額是去年同期的2倍。

「回國,最怕掉粉」

誰能想到,韓國的疫情發展得如此迅猛。

2月16日,韓國確診了首個新冠肺炎病例。

18日,新天地教會相關疫情的「零號患者」被確診。

沒幾天,韓國新冠病毒呈爆發式增長。

「整個市場里,除了中國人,很少有人戴口罩。還有的韓國檔口老板,下了班去蹦迪。」 東大門的買手們慌了神。

大家都在觀望。

每晚,盛太穿梭在各個檔口,遇到相熟的買手,總會停下來打探,「你回嗎?」「什麼時候回啊?」

那時,盛太的公司擴張到60多人。

「每天一睜眼就是工資支出。」他在東大門工作室樓下,新租了一間庫房,每個月都是一筆不小的租金開支。

回國就意味著銷量下滑,「還有那麼多人指望我吃飯。」

而且,盛太也害怕掉人氣。

回國,必然沒有在東大門現場直播的效果好。

「若是大家都不回,那自己也不回,再說。留下來,還能收割一大波流量。」

起初,大部分買手都抱著這樣的心態,守著東大門。

「但其實,也有人暗自想,若有人帶頭走了,我就走。」

2月底,韓國每天新增幾百個病例。

終於有一波買手扛不住,買票回了國。

盛太糾結了幾天,決定帶著幾個員工回國。

在回去的航班上,盛太看到,至少有十幾張臉熟的面孔,「都是東大門的買手。」

有人回國了,還有人在堅持。

37歲的寶媽崔春香最喜歡東大門的那個十字路口,由路口向外延伸的四條馬路,像網一樣,織起了東大門各個市場大樓,這里象徵著東大門的繁華。

十字路口的幾盞紅綠燈很特別,它們會在同一時間跳紅、跳綠。

夜晚,綠燈一亮,斑馬線上人潮湧動、摩肩擦踵,「偌大的十字路口,動不動就會撞到人。」

中國買手走了之後,這個十字路口空了許多。

中國買手重啟東大門

3月初,東大門的買手,就沒剩多少了。

崔春香還是每天晚上8點,準時到東大門直播。

樓里,燈光一如既往的明亮,但走道上,除了檔口的工作人員,她五分鐘都見不到一個人。

「我還有十個員工要養」

崔春香在韓國定居十年了,她的丈夫、孩子、父母全都在韓國生活。

韓國疫情爆發後,崔春香想過很多次要停播。

但是她不敢,「怕掉粉。」

起初,她也以為,等買手都回國了,自己的直播會有優勢。

但事實上並沒有。

3月3日,韓國確診病例突破了5000。

那幾天,韓國疫情相關的新聞,一直掛在國內的新聞熱門榜里。

國內的消費者,開始猶豫是否該購買韓國的商品。

崔春香的直播間里,不少人問她,「衣服有沒有消毒,寄到中國會不會有病毒?」

盡管崔春香再三解釋,病毒不會在衣服上存活,但她的銷量,還是出現了斷崖式下滑。

平時,崔春香在一個檔口直播幾十分鐘,至少能賣出1000萬韓幣(折合人民幣6萬元)的貨。

月上旬,她連100萬都賣不到。

中國買手重啟東大門

3月10日,首爾出現了聚集性感染事件。

直播時,粉絲們勸她,「別播了。」「想過放棄,東大門的買手,都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畢竟我37歲了。」

這種念頭只在她腦子里短暫地停留了幾秒,就被打消了。「我還有十幾個員工要養。」

檔口的命運

崔春香是較早在東大門直播的中國買手。

2017年初,她拿著手機走在檔口時,遭到了不少「白眼」。

檔口的老板,為了避免自己的設計被抄襲,拒絕任何形式的拍照,更別提直播了。

「我問店員,能不能進去直播,她斜著眼瞟了我一眼,手揮了揮,把我趕出來了。」

那時的買手,都要「點頭哈腰」,求著檔口,再三保證,自己真的只是賣貨的,對方才同意自己進去。「但是會像防賊一樣盯著你。」

檔口態度的轉變,來自於中國買手帶來的高銷量。

有一次,崔春香給一家新開的檔口,一口氣賣了80件衣服。

自此之後,崔春香再去直播,也順暢了很多。

她還和這個檔口的店長恩珍,成為了朋友。

去年年底,恩珍出來單幹。

她只租到了市場7樓的檔口。

市場的步行樓梯,只建到6樓。

要上7樓,還得另外坐電梯。

選址直接影響了恩珍檔口的人流量。

今年年初,店鋪一開張,疫情就爆發了。

恩珍的店鋪,有時一天,也沒有一個人光顧。

恩珍向崔春香哭訴,「我扛不住了」。

她設計的春款,全壓在了倉庫里。

崔春香留意著,直播時經常帶粉絲去逛恩珍的店。

恩珍將店里的衣服虧本處理,「顧不上掙錢了,只求別壓貨。」

恩珍的遭遇是所有東大門檔口老板的縮影。

服裝行業的規律是,3月,檔口里掛的,應該是夏款。

秋款的外套、大衣,也在設計師的稿紙上有了原型。

但是,直到4月,大部分檔口里,掛著的還是長袖、薄毛衣,有的店還擺著去年冬天的大衣。

老板為了回籠資金,衣服基本都在打折。

盛太有一家合作了很久的品牌檔口,店內的服裝,是李多海等韓國明星的私服。

前陣子,盛太聯繫這家店鋪,詢問夏款的進度,店長說,「夏款的設計圖都還沒出來。」

這家檔口,原本有6個設計師,現在,只剩下2個。

幾乎每個檔口都在裁員。

崔春香經常看到,原本人擠人的店內,只剩下1個店員,坐著打瞌睡。

「還有的檔口老板,找到市場大樓的管理層,說要退租,不幹了。」

中國買手重啟東大門

讓崔春香感到奇妙的是,「以前很牛、很傲嬌的店鋪,現在都求著我去直播。」

3月份,至少有十多個檔口老板,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了崔春香的電話,請她去直播。

甦醒

「沒有中國買手,東大門活不下去。」這句話,盛太和崔春香都能肯定地說出口。

東大門的服裝,有80%都出口了。

其中,「九成以上都賣給了中國買手。」盛太說。

據淘寶全球購的數據顯示,至少有4000名中國買手,長期在東大門淘金。

「3月,一大半買手回國了。」崔春香估算。

中國買手的離開,直接影響了東大門檔口的業績。

據崔春香了解,通常一間檔口,每晚在中國買手的帶動下,能賣出20萬元的貨。

但3月份,不少店鋪,一晚上2000元都難達到。

回國前的最後一場直播里,盛太擦乾眼淚,跟粉絲說,等東大門好了,我再回來。

韓國對疫情採取的措施見效很快。

4月10日起,首爾市日確診人數,平穩地控制在10人以下。

盛太準備找機會回韓國。

4月10號,他終於坐上了去韓國的飛機。

隔離14天後,他第一時間去了趟東大門。

「想要盡快選好貨,談好價格,開始直播。」

現在的東大門,仍然沒有恢復它原本該有的繁華。

但一直堅守在東大門的崔春香,卻感覺,進入4月下旬,隨著中國買手陸續回來,東大門正在慢慢蘇醒。

中國買手重啟東大門

中國和韓國的疫情,都已基本控制。

最近一周,崔春香直播的銷量,已經和以前相差無幾。

東大門最冷清的那2個月,崔春香直播時,總有一種孤零零的感覺,「沒有那麼多人的東大門,就不像東大門了。」

直到這兩天,那條十字路口,又開始人擠人,崔春香才感覺到心安。

受訪店鋪:盛太全球購、小土豆—全球購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