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很熱鬧的攜程供應商群,變成一個極安靜的「死群」

曾經很熱鬧的攜程供應商群,變成一個極安靜的“死群”

本文來源:獵雲網

微信id:ilieyun

作者:呂鑫燚、林美餘

出境遊停擺,上下遊產業也很難。

「受疫情影響很大,節前預訂的100多萬訂單幾乎都退了。」

阿布旅行網創始人張弦向獵雲網說道,阿布提供簽證辦理、酒店機票預訂、個性化定制等一站式出境遊服務,但目前業務收入歸零,雖未裁員,但薪資有所減少,員工上班時間也從一天變成半天。

連手機裡平時很熱鬧的攜程供應商群,也變成一個極安靜的「死群」。

消費縮水,行業恢復不可期

疫情爆發,旅遊業成為第一批受到衝擊的行業,作為市場經濟和民生生活質量發展重要組成部分,在復工復產的大潮中,頻頻出現在政策視野中。

2月27日,國家移民管理局出台十項措施加大出入境政策調節力度,北京貴州海南三地也出台一系列旅遊行業政策扶持;同時40多個國家的領館或簽證中心已重新陸續開放,全國出入境窗口服務逐漸有序恢復。

不過政策開放似乎並不能很快帶動旅遊行業恢復。

張弦向獵雲網說道,國內政策雖已開放出境遊,但允許和鼓勵性質不同,在人員流通依舊有所限制。

同時政策鼓勵加大對旅遊業的金融服務,公司所在的園區確確實實減少70%的房租成本。

但比較戲劇性的一點就是公司本來有11個工位,真正使用辦公的就9個,依舊按11個來繳費,減免後也就便宜了400塊錢。

就整個行業現狀來看,出境遊業務恢復發展並不可期。

作為攜程核心供應商,阿布旅遊網不久前就收到關於出境遊訂單通道關閉的消息,這就意味著出境遊的訂單和相關服務產品暫時不對外提供,業務從大量退單進入零發展。

同時國外的上下遊供應商也進入共同抗疫時期,景點酒店經營商停止開放經營,旅行社人員也進入待家等復工狀態,業務合作從年底被推到了明年。

但相比國內遊,出境遊更需要擔心的是市場用戶的消費信心。

一方面,國內疫情得到控制下的國內旅遊需求恢復速度更快;另一方面,出境定制遊服務對象以中高端客戶為主,目的是滿足一定程度的精神需求。

張弦表示,原先積累的老客戶相對於新客戶來說消費需求還較穩定,但國外疫情控制存在不確定性,客戶雖然有錢能出去消費但又對國外遊有恐懼心理。

若市場消費信心被長期影響,帶來的消費縮水可能將再次加重的企業的壓力。

轉型不易,節流更難

暫停主線業務收入下,尋找新的盈利點成為企業活下去的最重要的決策。

六人遊啟動線上視頻宣傳,免費為用戶提供境外旅遊科普,培養用戶市場消費信心;世界邦則轉頭國內,開始做酒店搶購,成為中小企業開拓盈利的「課代表」。

「我身邊做旅遊的企業,現在不是在做微商就是直播,或者乾脆就退出了。」

張弦說道,在這一個多月內,公司嘗試過賣口罩和境外旅遊產品,做過直播電商、社區團購、本地消費服務,在業務上嘗試過出境遊轉境內周邊遊服務,但收效甚微。

出境遊企業轉型並不容易。

一是企業資源都是根據國外需求配套的,做國內以及周邊遊既沒有配套資源,也沒有客源;

二是轉型下競爭壓力太大,旅遊產業每一環節都是有長期固定的合作對象,盲目進入的前期成本較大,也容易失去長期的合作夥伴;

三是人才流失成本較高,定制設計師作為出境定制遊企業的核心資本,一個優秀的設計師的人力和精力成本至少得需要半年時間,如果進行裁員,將拉長後期業務恢復的人才培養周期,不裁員就會進行人力成本增加的惡性循環。

目前阿布計劃從酒店服務切入,做酒店精細化管理經營,在這方面深耕,之前積累的酒店資源讓她更容易做好。

王峰的旅行社主做出境遊業務,疫情帶來的巨大衝擊使得旅行社不得不轉型做國內市場,主做跨省遊、周邊遊。

雖然目前國內的旅遊行業恢復也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在王峰看來主動做出改變總比等待事情變化來的好。

很多朋友勸王峰目前國內遊的市場早已成熟,此時入局有點晚。

但王峰的想法是,自己公司本身就有做旅遊的基礎轉型很快,而且目前國內受疫情影響也倒閉了一部分旅行社,目前五一黃金周馬上來臨,沒準此時入局恰是好時機。

王峰向獵雲網透露到,自己有很多導遊已經離職了 ,大多離職後都做直播或者外賣騎手了,朋友圈都同行們也都在轉行。

曾經很熱鬧的攜程供應商群,變成一個極安靜的“死群”

▲來源:官網截圖

行業上下遊受阻

出境遊受到巨大衝擊,其上下遊產業的現狀也並不好。

以在線旅遊平台為例,攜程CEO孫潔發內部信表示自己和梁建章自3月份開始0薪。

公司高管也表示自願降薪甚至半薪,直至行業恢復。

阿里投資,在新三板上市的百程旅行網在2月29號宣布破產。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作為簽證的龍頭老大深受資本喜愛,成為出境遊第一股。

20多年的風雨終究是沒能熬過這個冬天,公司內部郵件里表示疫情爆發後,旅遊行業陷入停頓。

百程旅遊深受影響,資金不能維系公司繼續運轉,決定關閉公司,啟動清算準備」。

從2020年1月底開始,大量的機票訂單取消導致航空公司客座率大幅下降,與以往的收入呈現明顯對比。

根據國際航空協會的統計,受疫情影響航空公司股票價格下跌接近25%,聯合航空公司股票下跌超過30%。

一場疫情讓航空業措手不及,據民航局的數據顯示,1月25日至2月14日期間,民航日均運輸旅客47萬人次,只有2019年同期的25%,客座率不足40%。

據民航局副局長李健透露,自免費退票政策發布以來,截至到2月15日,國內外航空公司共辦理退票2000萬張,涉及票面總金額超過200億元。

而這一大筆退票費用,大部分都是由各家航空公司承擔。

大量的退票導致現金流不堪重負。

據公告顯示,東方航空免費辦理的退票金額達40億元。

隨著疫情的蔓延,民航進入冬眠期。

國內航司執行航班數從1月23日以前1.8萬架次/天,降至2月13日的3500架次/天,航班取消率高達80%左右。

但也並非所有航空公司都承擔退票的成本,為了減少資金流出,海航把機票退票金額換成有一定使用期限的代金券。

買海航的機票如若需要退票,只能拿到機票的代金券而非人民幣。

4月22日澳大利亞第二大航空公司維珍澳大利亞航空宣布,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航空旅行需求暴跌和自身的高負債,公司將進入自願托管程序,以進行資本重組並改善財務狀況。

這家公司也成為在疫情爆發衝擊下倒閉的最大航空公司。

  買一套房子換N個地方住?河北房地產業者想出「分時度假」創新版
  上海蘇州河邊上的觀景平台,可以同時看到外白渡橋、外灘、陸家嘴、黃浦江...
  中國新能源概念車在美國的股價大漲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