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獵人紀錄片】30歲廣東人在歐洲口罩黑市淘金:不是國難財,合法的為什麼不能賺?

本文來源:外灘TheBund

微信id:the-Bund

作者:外灘君

30歲廣東小夥在土耳其口罩黑市沉浮

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他說,自己沒有發國難財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如今,口罩成了有著300%利潤的香餑餑,成為全球哄搶的對象,一條口罩工廠流水線堪比印鈔機,原料熔噴布成了軟黃金。

就在這幾天,一部講述中國商人在土耳其採購口罩的紀錄短片引起了網路熱議。

這部《口罩獵人》短片拍攝於今年3月,四處「捕獵」口罩的「獵人」名叫林棟,拍攝者/採訪者是曾因「鑒表」、「杯子的秘密」等多個網路大事件為大眾所知的花總。

在這個非常時期,一個中國人在土耳其到處掃口罩,賣回給國內。

身邊的合作夥伴和對手,都是當地的黃牛、軍火商和歐洲黑手黨。

每一筆交易,林棟都會到工廠、倉庫親自驗貨,只要口罩不過關,再高的利潤他都會立刻拒絕。

「我不是發國難財,我想成為規範市場秩序的參與者。」

以下是《口罩獵人》紀錄片:

30歲廣東小夥成了全歐最大口罩買家之一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故事的主角林棟,今年30歲,廣東湛江人。

大學本科林棟讀的是廣告,大學畢業後當過攝影師,後來投身醫療健康行業,成了商人。

2017年,林棟還入圍了福布斯中國30under30榜單(醫療、健康和科技領域)。

林棟的口罩生意開始得很突然,在中國國內疫情爆發初期,林棟靠著自己8年全球醫療採購經驗,從國外迅速採購到了1500萬個口罩,賣給了國內的買家。

這讓他在國內口罩市場一夜成名,包括許多醫院、基金會在內的買家都委托他在海外繼續找到更多的口罩,林棟成了真正的口罩販子。

這部紀錄片拍攝於2020年3月5日至18日,彼時林棟的「主戰場」在遙遠的土耳其。

一開始林棟只想花一周時間來做一筆小的口罩生意,但隨著交易量越來越大,他的下家越來越多,林棟的生意規模已經遠遠超出了自己的預期,他在土耳其就這樣待了整整一個月。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作為歐洲和亞洲的交匯處,土耳其在林棟看來有著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匯集了許多有價值的情報,貿易運輸也很便利。

林棟和助理Wake在土耳其不同城市的口罩工廠和熔噴布倉庫掃貨,身邊帶著司機和隨身配槍的保鏢Agun。

由於采集情報的需要,林棟的線人也四散在土耳其各地。

隨著疫情的全球化,也開始有歐洲的訂單找到林棟,這讓他成為了土耳其最大的中國買家,在整個歐洲也位列前茅。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林棟和助理平時住在伊斯坦布爾的香格里拉酒店,在疫情爆發後,酒店就只剩下他們一家住戶。

當聽到他們想搬走時,酒店給出了多套優惠方案極力挽留。

最後林棟住進了這里最豪華的海景套房,每天房價7000歐,一個月約合人民幣150萬元。

軍火商、黑手黨、黃牛魚龍混雜的土耳其口罩黑市

林棟說,自己最大的一筆訂單超過1億美金。

他經常處於焦慮狀態,背後有著國內的十幾個買家每天催促他交貨,「身後就像有一條龍,我自己就是站在前頭的一只螞蚱。」

由於目前全球口罩市場的混亂,無法按期交付是常有的事。

林棟曾有一單幾百萬個寄往中國的口罩,在伊朗中轉時正好碰上當地疫情爆發,結果這批口罩被莫名其妙扣下幾周。

等發到中國時,國內的疫情已經爬過拐點,口罩價格大跌,這一單讓林棟虧了不少。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其實大多數人對於口罩這個行業都不了解,比如說,我現在就要1千萬只口罩,錢給你你馬上發給我。但是沒有一個國家的產能可以立刻拿出1千萬只口罩,這是整整兩架飛機。」

林棟說自己先前墊資1個億人民幣採購口罩,當中還虧了1千萬元,但這並沒能阻止他繼續大手筆投入繼續掃貨。

土耳其的口罩市場魚龍混雜,林棟毫不諱言說這的確就是個巨大的黑市,工廠生產完,這些口罩馬上流到黃牛、倒爺手里,行業中的大佬不乏當地的軍火商和歐洲黑手黨。

林棟自己在土耳其的一個重要合作夥伴,就是持牌的正經軍火商。

他對著鏡頭展示自己平時的生意,手機螢幕里都是裝甲車、大炮的照片。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因為中國人的異域身份,加上在語言方面多有不便,土耳其很多商人英語不好,林棟通過這位軍火商在當地完成交易,無論成敗都會給他5%的傭金。

「這樣至少能避免被騙。」

「騙子」遍地的歐洲口罩圈,口罩機成了印鈔機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由於這波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在歐洲地下市場,口罩的利潤已經超過軍火和毒品,口罩工廠中一台台製作口罩的機器,成了名副其實的「印鈔機」。

對著鏡頭,林棟還展示了一段對方因為飛單退款的視頻,對方從拉桿箱里一沓一沓往外掏現金擺在桌面上,像極了黑幫電影里地下交易的場景。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由於林棟名聲在外,香格里拉酒店大堂里總會擠滿來自各地的生產商,每個人拿著自己的樣品來給林棟推銷。

他的手機也常被打爆,那頭有陌生電話打來,說自己有一批口罩現貨。

助理Wake說,這些人中其實許多都是騙子,「開局一張嘴,剩下全靠騙。」

有一次,線人給林棟拉來一筆生意,對方幾次變換見面地點,最後終於在倉庫見了面。

當時賣家發給他的質檢報告顯示,口罩用料是合規的熔噴布,但當他們到倉庫實地檢查的時候發現,這些熔噴布其實都是用無紡布冒充的。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對方還大言不慚:「報告上寫熔噴布,就是為了混過出口檢驗。」

言下之意,你能做成這筆生意就行,口罩質量管他幹嘛?

林棟只能苦笑著拒掉了這筆買賣,白跑一趟。

商人正常利益不等於發國難財,「只要是合法的為什麼不能賺?」

熔噴布貍貓換太子成無紡布,以次充好的騙局林棟經歷過太多,但只要發現口罩質量不達標,他就會堅決拒絕對方的交易。

「這個生意並不像大家想像中那麼輕鬆,發了國難財,賺著高回報和高利潤,絕對不是。」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就像他所說的那樣,林棟當然能預見到,自己的生意公之於眾後,會有人罵他發國難財,他自己並不這麼看。

「我認為我在幫助他們,因為他們提出了採購的需求。在全球運力都受阻的情況下,我有這個能力,可以幫他們把這些東西買到。我冒著巨大的風險,去賺取了一份我應得的酬勞,這是國難財嗎?」

林棟給花總算了一筆帳:「工廠出廠價格每個口罩兩塊錢,中間商加價2快5賣給我,物流、關稅的成本都是公開的。最後回到國內,每個我就賺個3毛5毛,這也是我合理應該掙的,對吧?」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在他看來,全球的醫療物資市場都很混亂,如果要有更長遠的發展,肯定需要規範市場秩序,他也希望成為其中的參與者。

在整個過程中,林棟其實也非常享受迎接未知挑戰的感覺,這讓他感到刺激,用他的話說就是「擁抱失控」。

「我希望自己短暫的人生過的有一點意義。」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在和自己人坐著喝酒時,林棟調侃說,自己能出現在花總的視頻里,肯定會有網民說自己「有背景」,「其實真的沒有背景,小時候窮的豬肉都吃不起。」

「白手起家?我還沒起家呢。」被問到怎麼才算起家時,他毫不掩飾自己的目標,「至少要有用不完的財富。」

至於為什麼住豪華酒店、包私人飛機到處買口罩,林棟說自己的消費觀就是這樣,「窮的時候也是這樣,口袋里有100塊錢,就會全部用掉。」

30歲廣東小夥,成歐洲口罩黑市大買傢,和軍火商鬥智鬥勇

而當初答應花總的全程跟拍,林棟說自己一開始真沒想那麼多,稀里糊塗就答應了。

但最後還是會意識到,這一切公開出來,對自己未必是好事。

也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短片在網路發布後,林棟的身份背景被迅速翻了個底朝天。

有人還查到他由於名下三家公司的訴訟問題,登上了失信執行人名單。

「我可以保證這(片子)一定是真實客觀的。」花總在最後的訪談中對林棟說。

「客觀和真實,對我來講未必是好的」,林棟講得非常直接,「你也可以像寫作文一樣,修辭一下。」

「想讓我怎麼修辭?」

「希望讓大家可以接受這樣新的秩序下的,存在的一種個體方式。我們未必要帶有自我的眼光來評判他人的行為,依賴經驗來做一些判斷和選擇,這個是壞的、不好的。」

以下是《口罩獵人》紀錄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