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撈們的低價10元店來了,新的戰場已經開啟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本文來源:十億消費者

微信id:gjgc168

作者:敲敲格

在2020年的北京,想只用9.9元解決一頓飯,是一件挺難的事。

9.9元一碗炸醬麵、10元一杯水果茶、一份小吃賣4塊錢、甜點只賣2塊錢……

這是海底撈的中式澆頭面品牌「十八汆(cuān)」走的路線——一個足夠低價親民的快餐食堂。

這不是一家新店,但此前一直未引起廣泛關注,近期隨著餐飲垂直媒體的報道走入行業人士的視線。

根據十八汆微信公眾號的介紹,品牌於2019年5月成立。

海底撈並未對此品牌進行過宣傳,截至目前,該品牌只擁有一家門店,位於北京。

在探店時,虎嗅詢問店員品牌是否與海底撈有關聯,店員只回應稱:「咱們這兒是十八汆。」

但天眼查信息顯示,北京十八汆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於2019年9月29日完成註冊,是新派(上海)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新派(上海)則是海底撈的全資子公司。

此外,其公眾號顯示,十八汆所有食材均來自知名餐飲供應商「蜀海供應鏈」——這也是海底撈最有名的供應鏈公司。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最近同樣引起熱議的快餐品牌還有西貝旗下的「弓長張」——西貝近期放出「‘弓長張’國民食堂北京旺鋪尋租」信息,重啟對快餐品類的嘗試。

根據現有信息,「弓長張」主打「33道下飯菜」,以現炒快餐為賣點。

當頭部正餐品牌紛紛進入中式快餐的領域,會湧現新的「真功夫」或者「老鄉雞」嗎?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十八汆的首店是酒仙橋地區的一個臨街店鋪,周圍辦公區密集。

虎嗅在工作日中午12店左右來到門店,雖然仍在疫情期間,但店門口已排起隊來,足以見得人氣頗旺。

店名中的「汆(cuān)」是一種烹飪手法,亦是各種面條澆頭的統稱。

店內設置兩種面底,八種澆頭,最便宜的炸醬面和番茄雞蛋打鹵面僅需要9.9元,價格最高的回鍋肉拌面、京城口蘑打鹵面等也不過15元。

相比北京大多數快餐連鎖店,十八汆的價格的確非常有競爭力。

店內的選餐區設置成類似企業食堂的一字動線,顧客自取餐盤選擇小吃、茶飲、面條澆頭等,最後在自助結帳機器上完成支付即可。

店內所有菜品都當得起「便宜」二字:一份小吃僅需4元、甜品在2~4元間,一杯水果茶賣10塊錢……由此可以推測,該店的平均客單價在20元左右。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店內有4人桌、2人桌與供1人食的長桌,目前長桌都已經用白板隔離出單人的就餐位,每個配置上還配有充電插頭和建議顧客「自主回收餐具」的標語。

這家店還設置了面食外賣與茶飲外賣兩個窗口,但因疫情原因暫不開放。

至於口味,每個人有不同的評判標準(所以就不評價了),但一碗面的份量不大,對食量比較大的人士來說可能會吃不飽。

總的來說,十八汆的食堂模式主要服務於周圍白領的用餐需求,自主選餐、自主回收餐盤的設置盡可能地降低了對店員數量的要求,也能讓顧客更快地完成用餐、提升翻台率。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虎嗅離店時,選餐隊伍排至門口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有不少餐飲從業者慕名前來品嘗、探店。

虎嗅在店內遇見一位餐飲行業人士,他認為十八汆的定價確實非常便宜,「北京在商場里吃碗面至少都要16、17塊錢。」

另一位在北京經營一家小面館的餐飲從業者告訴虎嗅,他認為十八汆的品牌名起得不夠好,「‘汆’這個字還是稍微生僻了些,尤其南方人可能不怎麼知道這種叫法。」

餐飲咨詢公司羽生策劃的聯合創始人邊江曾撰文預測,此次疫情過後,餐飲行業的小店模式將陸續出現。

他認為——

在疫情之後可以發現企業的存活率和死亡率會出現兩個極端。

頭部的品牌能夠通過貸款或通過原本的現金流的積累,可以承受住疫情的衝擊;特別小的門店如夫妻店、小面積連鎖門店由於用工人數少、不需要備貨沒有庫存壓力是可以度過疫情的。

其他業態的企業也向小店方向轉型發展,西貝未來要從三四百平米繼續往下縮小,變成更小的業態形式,更加像快簡餐的模式,快餐的出餐方式疊加簡餐的體驗方式就是快簡餐主要的特點,這是正餐業態經歷疫情之後的一些變化。

相比此前較少涉足快餐領域的海底撈,西貝在快餐這條路上可謂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此前,西貝陸續推出過西貝燕麥面、西貝麥香村、西貝超級肉夾饃等三個快餐品牌,前兩個品牌都在推出三個月後叫停,超級肉夾饃也未大規模擴張。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西貝與海底撈對快餐的佈局都早於疫情。

西貝早在2019年就註冊了「弓長張」的商標,由於品牌名與西貝董事長賈國龍的太太張麗平姓氏有關,有行業觀點認為這或許意味著西貝「All In」在這個快餐品牌上,畢竟「西貝」二字就是拆分自「賈」。

海底撈們的10元店來瞭

當中式正餐的頭部品牌們都開始在以快餐為首的小店領域發力,下一個戰場已經出現。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