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本文來源:beebee公園

微信id:wastepark

作者:小偉

在非洲這片偉岸的大陸,夜生活與紐約沒什麼不同。

叛逃的軍閥副官,部落祭司,偷獵者,遺落護照的歐洲人,尼羅河的百大DJ,艾本哈杜的三線女星都混跡於此,酋二代一擲千金,每夜都有人醉倒在路邊,每條後巷都會傳來槍響,這是非洲夢的開端,這是最好的時代。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根據時代雜誌的報道,非洲,尤其是肯亞,因為外國流行文化,以及跨國酒業公司的影響,大概有12%的年輕人徹底迷上了酒精。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卡哇拉爾嘟嘟在烏吉爾•象鼻酋長的榮耀衛隊上班,但他今天沒去打仗。

從宿醉中醒來,他的狀態不是很好。

抖落頭髮上的黃泥後,他深吸了一口牛糞味的涼風,正巧聽見草原深處傳來了孤獨的槍聲,應該是酋長的滑膛槍開火了。

他勉強回憶起昨夜酒保倒給他的最後一杯精釀,眩暈不免再次朝他襲來。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卡哇拉爾嘟嘟是資深玩家,部落開出的薪資足夠支撐他每周去三次當地最local的酒吧,並與同事嬉戲至天明。

被灌翻是常有的事,要是沒趕上去前線的公共篷車,他們就直接在酒吧門口胡亂開上幾槍,以便交差。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很多時候,等不到日落,夜場門口就會聚集起大堆的人群,他們這是為了搶到最佳的卡座,其中也會有其他場所的商業間諜,只為窺探釀酒秘方。

座機容易被猩猩偷走,又因雨季的關係,電話線路經常會斷掉,所以很多場子乾脆不接受預訂,也省了一筆經費。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西非的特雷力咚喜歡趁著手機還有電,提前約上幾個年輕女孩。

去夜店之前,他習慣在家里先墊上一些食物,因為夜場的小吃並不便宜,一盤油炸螞蚱是外面的三倍,就這樣,直到臨近了黃昏,他才出發。

外出獵獅的父親回家時,經常見不到他。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玩一玩骰子,兩打酒下去,再講一些坦桑尼亞嫩模的緋聞,接著給點小費,炫耀一下自己的充電寶,讓駐唱歌手哼唱一小段索馬里的民謠,最後,就帶著微醺的女孩前往早已預訂的瓦房。

特雷力咚總是喜歡這樣呲妞。

他也不是沒出過事,有次搞大了女孩的肚子,未曾想到女孩祖父是控制河流的軍閥,他爸為了求情,幾乎跑斷了腿。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前來支教的美國人,喜歡去約翰內斯堡的場子,要我說,那些地方根本就是糊弄外國人的。」

「那里只賣工業啤酒,太貴,味道像犀牛尿,沒意思。」

「在我們當地,一美元能買八大杯自釀酒,足夠讓你昏睡到下一次角馬遷徙。」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汽油,香蕉,牛血,或者一切能釀酒的玩意兒,都會出現在夜店里。

酒保用喊話器放著自制的爵士樂,或是用防空警報充當trap。

夜晚,中年人就坐在一起談古論今,從卡紮菲聊到葉門內戰,並在結帳時推諉,與鄰座的年輕人相互毆打,直到巡邏的士兵將所有人帶走。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喝高的有錢人左擁右抱,聽不見包廂里的電風扇正吱呀作響。

而意猶未盡的先知們,就對著星空胡亂指點,他們談論哲學與政治,並試圖找出行星的排列規律。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烏干達的郊區有一所很出名的夜店,叫做「獅王之傲」。

這同時也是老板的名字。

老板當過三年護林員,也曾是部落遠征軍的斥候,直到嗅到了商機才轉行。

「獅王之傲」擁有當地最完善的設備,甚至還獨享一個放克樂隊。

客人們在店里很少鬧事,如果紛爭避免不了,老板就會從吧台掏出幾支長矛,遞給幾位當事人,並讓他們到外面去解決。

在非洲的夜店,每個年輕人都是和平精英

「在夜店里,我感受到了久違的和平。」

「以前的夜晚,我們只能待在家里抓蚊子玩,但在夜店,我認識了很多人,最近有個導演,甚至想讓我去拍武打片。」

「我再也不用扛槍了。」

已經辭職的卡哇拉爾嘟嘟對記者講到。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