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交導購平台蘑菇街裁員14%:慘淡的服裝行業,大家的春裝都賣不掉

蘑菇街裁員14%:慘淡的服裝行業 春裝賣不掉流行免費送

本文來源:鉛筆道

微信id:pencilnews

作者: 付艷翠

曾經估值30億美元,上市市值15億美元,而今僅剩1.18億美元,蘑菇街當前的處境令人擔憂。

日前一封蘑菇街組織發展部向員工發出的內部信顯示,公司將裁員140人。

據媒體報道,蘑菇街目前共1000名員工,本次裁員140人,基本上2019年入職的應屆生都包括在內,整體裁員率約14%。

此次裁員的背景是2019年Q4經歷的大虧損。

據2019年Q4財報顯示,蘑菇街總營收為2.695億元,而淨虧損卻達到了16.346億元,同比拉大377%。

據了解,此次裁員名單中,除了業務線被整體裁掉的部門,其他被裁的都是層級高、入職時間短、對業務沒什麼貢獻的員工。

同時,從一些離職員工的只言片語中,發現本次蘑菇街裁員涉及的部門頗多,如採購流量的部門、技術部、數據開發、其他業務線等。

對於裁員,蘑菇街給出的理由是:公司聚焦電商直播業務,將由流量採購驅動轉向運營活動驅動。

此外,市場行情確實慘淡

消費者購買力以及以服裝為代表的商品供應鏈受到嚴重影響。

據業內創業者向鉛筆道表示,時尚服裝生產周期漫長,大約為180天。

本來時尚脈搏把握難度就高,容易造成備貨不足或庫存積壓現象,再加上疫情這個變量,2020年的春裝囤積幾乎是必然。

另一位創業者向鉛筆道表示,他身邊一些從事服裝行業的創業者都在送「春裝」。

「春裝賣不出去,留著還占庫房,不如送出去維繫關係,準備下一季度新款。」

而蘑菇街今年重要目標之一是盈虧平衡,因此更需要開源節流。

自2016年起,蘑菇街就在做直播業務,但因為電商直播雖然可以吸引流量,但徹底將娛樂流量轉化為購買流量還有一定難度。

如今,疫情對服裝等行業造成影響之下,蘑菇街選擇大規模裁員,一方面是一種無奈,另一方面也不難看出其 All in 直播業務的決心。

註: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採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裁員14% 賠償N+1.5

「蘑菇街2019屆應屆生被裁了,整個小組只剩下組長。」

「沒想到裁員有一天會到自己身上,坐標蘑菇街,早知道去年就不來了。」

「蘑菇街數據開發方向,目前找工作,有興趣可以聊下,謝謝各位。」

打開互聯網職場社交平台脈脈,搜索關鍵詞蘑菇街後,映入眼簾的都是蘑菇街員工在吐槽被裁的經歷。

此次裁員甚至還引起蘑菇街在職員工不滿,因為一些組里基本只剩下一個組長。

該在職員工表示,「很羨慕被裁的戰友,拿了補貼走人,然後看書找工作。我們這些留下來的業務交接沒人交接,工作量直接乘3,身心俱疲。」

此次蘑菇街裁員風波還要從一封郵件說起。

昨天,先是有消息稱時尚電商蘑菇街裁員,後又有該公司內部員工向媒體表示,裁員消息已通過內部郵件坐實。

據媒體報道,蘑菇街目前共1000名員工,本次裁員140人,裁員率達14%,賠償金將在月底到帳。

此外,匿名信源還表示,本輪裁員北京地區是重災區。

對於此次蘑菇街裁員的原因,在文件中也有一些答案。

郵件表示,為了能夠更加聚焦以直播購物和品牌特賣為主力的核心業務,提升公司整體的經營效率,公司管理層與組織發展部經過充分討論和慎重考慮,決定自今日起對部分業務進行優化調整。

與此同時,將有約140位同事會在這個調整中受到影響。

蘑菇街裁員14%:慘淡的服裝行業 春裝賣不掉流行免費送

對於蘑菇街的突然裁員,雖說有部分被裁員工抱怨,但更多的員工卻表示理解。

「關於蘑菇街裁員,在這樣的行情下給N 1.5還是很良心了,江湖再見,好聚好散。」

一位蘑菇街被裁員工在某互聯網職場論壇發帖表示,「總GMV漲不上去,年前剛有起色現在又受疫情影響,而開發的成本是大頭,只能大批量裁技術部了。」

該員工表示,他雖然走了,還是希望蘑菇街能發展好,祝留下的員工好好幹。「PS:2200元回購的Mac Pro還是挺香的。」

另一位蘑菇街被裁員工透露,公司裁員140人,他看了被裁人員名單,除了業務線被砍的,「裁的都是層級高的、入職時間短的、對業務沒啥貢獻的,滿足以上兩個,基本被裁。」

下決心發力直播業務

蘑菇街在這封郵件中還表示,隨著越來越聚焦電商直播業務,公司業務飛輪的驅動力已由流量採購驅動轉向運營活動驅動,該模式目前已得到持續的業績印證。

但仍然有部分業務模塊因為歷史原因與核心業務有所偏離,無法交付明顯的客戶價值。

同時,今年一季度以來,新冠疫情對時尚消費市場衝擊巨大,消費者購買力以及以服裝為代表的商品供應鏈受到嚴重影響,公司經營面臨多方面的挑戰。

「為了生存和發展,我們需要聚攏資源,開源節流。而且,我們新財年的重要目標之一就是盈虧平衡。」

蘑菇街在郵件最後提到,將盡力提供高於常規的補償方案,並「通過合作獵頭推薦工作機會,以及通過離職員工組織幫助解決具體困難」。

從上述郵件可以發現,蘑菇街流量採購模式轉型為直播 特賣。

猜測被裁員工中,會存在採購流量的部門,也可能增加直播部門。

由此也能肯定蘑菇街在疫情之下,對於走直播這條路的決心。

此前,蘑菇街的定位模糊。

作為電商平台,蘑菇街的產品品類、商品價格優勢以及品牌知名度都不如拼多多,而作為社區平台,無論是用戶活躍度還是受眾群體、帶貨能力都不如小紅書。

於是,2016年起,蘑菇街發力直播業務,計劃通過直播對電商供應鏈的改造來應對各方面問題。

蘑菇街嘗試了網紅直播、商家導流,甚至開設店鋪等業務,這些業務雖然能帶來不錯的現金流,卻因為規模太小而無法力挽狂瀾。

電商直播可吸引極大流量,但將娛樂流量轉化為購買流量還是有一定難度。

因為電商直播更像是一款輔助銷售工具,目的是為平台帶到額外流量,提高商品銷量和點擊率。

去直播間看視頻的用戶,普遍是為了找樂子,而不是購物,因此想讓這部分用戶下單,難度仍較大。

但如今,疫情之下,直播帶貨幾乎成了所有公司賣貨的唯一選擇:人人走進直播間,從員工到CEO,從餐廳等傳統公司到理髮器等消費公司,直播帶貨已經滲入到公司經營的各個環節,無孔不入。

蘑菇街自然不會錯過這次機會。

同時,蘑菇街副總裁、直播事業部負責人洛伊也曾公開表示,蘑菇街將持續為該計劃投入運營、流量、培訓、供應鏈體系支持等系列配套資源,為優質新主播提供培訓服務、特別流量支持以及貨品匹配。

對於招募優質主播數量或新主播成長速度特別突出的機構和供應鏈,還將獎勵機構專屬的資源位。

疫期下時尚行業陷入陰影

正如蘑菇街所說,公司裁員與新財年盈虧平衡的目標也脫不開關係。

2020年3月12日,蘑菇街發佈了2020財年Q3(2019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財報。

財報顯示,蘑菇街總營收2.695億元,同比下滑26.6%;淨虧損為16.346億元,上年同期淨虧損為4220萬元,同比擴大37.7倍;經調整後的淨虧損為9560萬元,上年同期盈利1370萬元。

在此壓力下,蘑菇街接下來幾個月的盈利情況越發重要。

尤其是在疫情之下,對服裝行業帶來的影響,又讓新冠疫情對時尚消費市場衝擊巨大,消費者購買力以及以服裝為代表的商品供應鏈受到嚴重影響。

事實上,衣服從製作到銷售的流程非常繁瑣。

首先,需要企劃部門根據國際各大品牌現在流行展的趨勢去「猜」明年會流行的風格,並設計衣服主題。

然後,設計根據主題元素設計衣服。

再之後,還要進行打樣並進入訂貨會流程,「預估」衣服量產數量。

最後,才能交給生產部門生產。

「這一套流程每個環節都差不多需要45天左右完成,為了避免意外,產品設計往往需要提前180天。」

資深服裝行業人士李強(化名)對鉛筆道表示,這樣一來,不僅導致公司對時尚脈搏很難把握,也會出現爆款衣服備貨不足,大多數款式又積壓的情況。

與此同時,提前兩個季度準備服裝,勢必會占用大量資金。

而從春節到現在,受疫情影響下,服裝企業囤積的春裝都將過時,線下100%無法售賣,只能依靠線上。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有教育行業創業者向鉛筆道透露,他也感受到服裝行業在疫情期間的艱難處境。

他表示,最近有做服裝生意的朋友,送給他和身邊的人好多春裝。

對方向他解釋,因為做服裝需要提前囤貨,今年的春裝在去年9、10月就已經備好,並放到倉庫。

「現在疫情之下,春裝賣不出去,留著還占庫房,不如送給朋友維系關係,並準備下一季度新款。」

由此可見,主要做時尚生意的蘑菇街在此時選擇裁員,也是無奈之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