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療物資買手自述:你知道外國買家怎麽看我們嗎?

本文來源:放大燈(中國知名科學媒體果殼網旗下)

微信id:guokr233

作者:一萌、大綿羊、Hart

從口罩到額溫槍再到呼吸機,防疫抗疫物資為何如此難買?

本周,放大燈團隊(ID:guokr233)採訪了一位醫療物資「買手」——或者說,「倒爺」。

他告訴我們,自2月初他就開始關注並從事防疫物資買賣,口罩、額溫槍、呼吸機、熔噴布,「都是同一撥人在炒」。

70多天以來,他最大的感慨是:「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像不到,玩區塊鏈至多會遇到割韭菜的小詐騙犯,但倒醫療物資的是一群老頭子,看著別人去死。」

在本文中,你將看到:在這個製造業大國的特殊時期,防疫抗疫物資都是如何被瘋搶、漲價、倒賣和囤貨,人性又如何在這一筆筆艱難的交易中淋漓畢現。

以下,是他的口述——

倒口罩

民間炒家的熱情

我之前做區塊鏈,但現在國家並不歡迎這個行業。疫情期間在家無事可做,想要填飽肚子就得做點什麼。

疫情開始後,國內第一批人開始倒賣口罩。

2月初國內沒有什麼口罩廠開工,國內的最大的口罩廠都集中在湖北,尤其是武漢附近,沒法生產,引發全國口罩短缺,甚至有人跑去國外采購。

這些人都是民間炒家。他們從馬來西亞、泰國之類的國家采購各地口罩往國內輸送,那個時候一個3M的N95口罩能炒到50塊錢。

而那時候我正在泰國度假,看到有人各種采購口罩,覺得回國後可以參與一下。

像口罩、額溫槍這些物資主要吃關係,我剛好在之前的工作中積累了一些政府關係,就想看看能不能吃這口飯。

那時候我家裏人張羅準備捐一批口罩。可當時國內已經到處都買不到3M口罩,只能買國內廠家替代性的醫用N95口罩。

口罩騙局:拿「日常防護」當N95

2月的時候國內的3M已經被管制,由國家統一調配,原來的經銷商、代理商沒生意做,最後大量的地方政府也買不到。

我們就找到一家叫「綠盾」的口罩品牌。綠盾當時做事件營銷說,戰士執勤都在用綠盾口罩。我們信以為真,連3M的口罩都沒要,說綠盾是國產的,客戶每人幾萬幾萬地掏錢買綠盾口罩,通過渠道捐給武漢。

結果這批口罩完全沒有進醫院。

因為那批口罩不符合醫用標準,頂多防防塵,既不是N95也不是KN95,它遵循了一個非常低的「民用防護標準」,就是國標GB/T32610-2016,根本就和防新冠病毒沒有什麼關係。

我第一次嘗試采購口罩,就被這趟渾水勸退了。後來我把這事兒將講給哥們聽,然後打了幾天遊戲。沒想到那哥們回來跟我說:「你指的這條道厲害,我掙了些錢。」我問掙了多少,他說幾百萬。

不過他能跟官方指定的采購人員搭上線,就有得賣,渠道比我強多了。這幾百萬,我們掙不到。

我被哥們刺激到了,也正式開始看防疫物資。

第一個是額溫槍,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這些炒家。

炒額溫槍

崩壞的信用鏈

2月,額溫槍的出廠價也都在410~420元,民間零售的額溫槍已經被炒到了430~450元之間。

我們覺得這個事可以幹,就找人聯繫額溫槍的廠家,結果第二天民間額溫槍零售價漲到600元,一夜之間漲50%,我們詢問的批發價也漲到470~480元。

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民間炒家們多牛逼。

額溫槍這個東西,一個企業基本用兩三個也就差不多了,但那時候民間訂單全都是100萬個、200萬個起,甚至要1000萬個、要5000萬個……他們把額溫槍硬生生炒成了期貨。

他們從額溫槍廠家采購,花250~270元/個拿到一個期貨的訂單,一個月以後開始交貨,廠家會固定的每天出貨一部分。

比方說一個炒家訂了1000萬個,廠家每天出貨5到10萬個什麼的,這些貨到手就能全部以400多元的價格賣掉。

在出廠200多的時候,炒家只要付30%左右的定金,廠家就開始不停出貨。

這個時候就有一個穩賺不賠的策略:用大訂單騙優惠價,拿到30%左右的貨,就直接違約,後面的不要了。

當時這種情況超級多——炒家只要拿到相當於定金的貨就OK了,因為不會有人真需要那麽多。

後來也就兩三天時間內,所有的額溫槍廠家就學聰明了,要求買家全款訂。然後所有的廠家開始違約,他們學壞特別快:把這些生產出來的額溫槍自己囤積、高價賣給別人。

前面買家花100多、200多低價訂的貨,全被拖延交貨時間。原來約定的是每天交付一批,現在每天不交付,等著最後一天全部交付給你。

當時我們在幾天裏拿到的現貨額溫槍都是320~330元,倒手一遍可以賣到370~380元。

當時我中間還有兩個人,我320~330的價格這都算是第三手了,下面還有五六手,才能到真正的買家手裏,要400~410元才可以。

就這樣,額溫槍進入了一個特別惡性的狀態:所有人都囤貨不出,只有所謂的「期貨」。

純現貨,民間有沒有呢?有,一部分純現貨在「黑社會」性質組織手裏。

我在看額溫槍那段時間,接觸了三四幫這類組織。你跟他講好價格,他會直接讓你去看貨。

從最後的成單量看。其實從他們手裏拿到的貨最多,因為他們能治得了廠家,拿得到真貨,所以看起來講信用。

而有些「有正規渠道」的炒家,今天漲10塊,明天漲個5塊,後天又突然不給了,又或者說是一批貨賣三四撥人。

但額溫槍畢竟還是屬於國內的物資,當時國內萬眾一心抗疫,大家也不敢做得太過分了,所以頂多也就是七八十塊錢的額溫槍搞到400多塊錢,這個還不算可怕。

真正變態的都在後面。

真假摻賣、騙定金與囤積居奇:市場垮了

額溫槍有個部件,就是測溫感測器,這東西原來在國內都是爛大街的貨,根本沒有人要,後來漲得比額溫槍都快,大家都買不起了。

怎麽辦?那就做假額溫槍吧!有一部分廠家就開始作假。

作假特別簡單:一個空殼子裝一個自動隨機顯示數據的東西

這種「額溫槍」就能隨機顯示一個一定範圍內的體溫數據,懟天懟地懟空氣,你懟哪它都是35度7、36度7。然後他們就開始「混貨」,比如一批10000台的貨當中,混2000個假的,真假混賣。

假貨還能用來騙定金。這些人會刻意選一個犄角旮旯的鄉村,拖到晚上十一二點鐘驗貨,這樣買家很容易就會被騙過去。

拿到買家30%的定金之後,他們叫人來驗貨,要是買家傻被驗過去了,就能拿到100%的錢,全給假貨;如果買家不傻,驗出來了,他就玩消失,反正現場都是小弟。

我們知道的最大的一筆,應該是2萬個額溫槍全假。當時是炒得比較火的時候,按照350元出,賠了700萬。

當然訂金和誠意金這些名堂,都是廠家和民間這種小販收的,「黑社會」都是貨到付全款。

這行當裏還衍生出一種更安全的騙術:先騙買家付5萬塊錢的誠意金,再安排驗貨,同時他們會指一個特別遠的地方,又不停地催你貨要沒了;你還在半路的時候,就說不好意思貨被拿走了,5萬塊錢的誠意金就會一直在公司財務、一直走退款的流程,耗住炒家。

你也可以報案,然後很快拿到退款,但那個時候大多數的炒家可以從其它地方掙很多錢,沒有報案的心氣兒。

賣假貨是要坐牢的,我只敢賣真貨。因為沒有貨源,見了一兩百萬個的大單也不敢接,就賣了3000個,掙幾萬就結束。

額溫槍還是小試牛刀,這陣風過了沒多久就冷掉了。現在國內完全不需要,價格也回落到才100多一只。

我們當時明確知道,有不少人高價囤了10萬只以上的額溫槍。我們猜測,疫情發展可能真撐死了一大批囤貨的人。

額溫槍之後,大家消停了一小段時間。再次接觸這些防疫物資,是3月底的呼吸機。

搶呼吸機

期貨、現貨都沒那麽容易拿

我之前做區塊鏈,有渠道接觸很多海外政府,3月海外疫情開始爆發,他們就找到我,問有沒有在國內能夠買到呼吸機的渠道。

受到委托後,我們一開始找了國內的一家上市公司產品:812A呼吸機。

這款呼吸機很奇怪。你說它是無創的,其實是有創的;你說是有創的,它又不夠格,但是這算是當時國內最可靠的產品。

812A由某醫藥央企代理。剛和他們對接上時,我們代表北非某國一口氣訂了1500台。

他們說這些東西要現貨有現貨,要期貨有期貨,我們先給你們500台現貨,然後接下來再給你安排1000台期貨,期貨一周交付,把錢交給我們吧。

這也是我們第一次接觸大央企,非常開心地就相信了,因為大央企怎麽能騙人呢?臨到交現貨的前一天,這家公司告訴我們,不好意思,期貨和現貨都沒有。

當時好歹留了一手:我們是外幣匯款,可以撤回,所以沒有造成實際的經濟損失。

但還是造成了非常嚴重的信譽損失,我們把這個海外大單子丟了。

然後我們換了個主戰場,拿下兩個西歐國家大使館的單子。這兩國跟我們信任度不錯,他們下了訂單了以後直接給我們預付款,委托我們去采購。

他們一開始是要三種型號的呼吸機(目前國內市面上主要賣三種呼吸機。

除了前邊說的812A,現在來看,國外需求量最大的型號,是SH-300和VG-70的呼吸機,其中VG-70是北京誼安公司造的),後來經過醫院驗證,812A不好進ICU,最後只要VG-70,也不要期貨,就要現貨,他們很著急,因為他們國內的人一直在死。

作為兩個西歐國家的買手,我們沒有資格直接聯繫到廠家,因為廠家把所有的渠道都關閉了,大多數呼吸機,都在某醫藥央企及其下屬的授權經銷商手裏。

必須要通過那家醫藥央企,或者它的經銷商談,但這些經銷商能夠掌握的存量也特別少。

以前VG-70的出廠價基本上就是10萬塊錢出頭,但當我們詢價時,基本上都是三十二三萬,而且經銷商都要「誠意金」,否則就不給看貨(放大燈註:即便視頻看貨也不一定是真的,同一條看貨視頻能在炒家中流傳十幾天,每次都被說是「今日新拍現貨視頻」騙買家下單)。

我們感覺奇貴無比,不料這些人坐地起價,接下來就是三十三四萬、三十五六萬,然後到現在已經是四十多萬。最近成交的一筆最高的是1000台VG-70呼吸機,單價44萬。

呼吸機產量太低了,每個國家全都在搶那一點東西,幾十個國家每天搶一兩百台,後果就是賣家上天。

上了天的賣家

從誼安公司申請買貨,有多難?

首先要提供資質,國外的采購函、國內三類醫療器械的售賣資質(正常情況下,這資質應該是廠家負責,現在變成買家負責了)和進出口資質,要買家自己搞定這些通道公司,然後把這些三證拿給他們,這是第一步。

接下來他們又開始要通道公司的開戶許可。

開戶許可證在全國範圍內已經取消了,不得已就要跟通道公司溝通,讓通道公司乾脆PS一個開戶許可。

為什麼要經過通道公司?因為所有接受海外政府采購委托的,都是海外公司,而海外公司沒有國內的三級醫療資質,所以必須要委托一個國內具備三級醫療資質的機構,通道公司什麼都不幫你幹,只是純粹出資質。

後面醫藥央企的授權經銷商又要我們的資金證明,用來證明你「有錢買這個貨」。

還要求寫明在上午的「什麼時間,向什麼人委托我購買多少台VG-70」,但第二天驗資證明就失效了,還要再重新提交——反正每天都要。

所有的這些雜七雜八的資料都給了這些醫藥央企的中間人,或者掮客後,他們幫你去向誼安公司去做備案,去申請。

如果搞定了,就進入看貨的環節。

等你得到通知,知道提交的資料通過了,看貨就要隨叫隨到。

一般來講,像這種時候都是讓你夜裏十二點先別睡,必須要攜帶有你通道公司的公章、所有的U盾,在大夜裏公對公給人家打錢,打不到不要緊,但必須能夠動通道公司的公章。

這很難,但必須要操作,要不就是你周六日你可以通過公賬打款。不操作,貨就不給你。

現在,我們已經鍛煉得24小時都能往外打款。

呼吸機不會有假。無論是某醫藥央企還是販子,都會把你領到誼安工廠那邊去提貨。因為貨是從工廠出來的,但中介會做各種各樣很無恥的事情。

比如,他說訂期貨,然後就會各種拖你的貨,把你的貨賣給那些現貨的買家,然後強行收你一個很高的通道費用,別的通道費用可能1%~3%之間,他要收6%。

或者說他告訴你,夜裏十一二點鐘去看貨,但是讓你等到凌晨甚至第二天早上。然後他會說,哎呀昨天晚上沒有辦法,你今天繼續等吧。

某醫藥央企這麽幹,呼吸機廠家自己也一點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好好的拿著錢來買的買家,他一定要把你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你又沒有任何選擇。

買呼吸機這個東西,看命,看運氣,哪怕你連續找個十家二十家中間人,也未必有一家靠譜的。

我怕出事兒,所以絕對不交定金,但是真正能買到貨的人也確實是交了定金的人。

他們會被騙,他們會遇到退不了定金的事,但是他們付出極高的損耗之後,他們可以拿到貨。但是我害怕坐牢,我不敢幹這事兒。

買到貨就得轉口。轉口的時候,人家就各種拿捏你。

我們每天大概至少要開4~5個驗資視頻,簽5~6份合同,就為了能看個貨。每天晚上「遛狗」,我連續已經三四個晚上出去「遛狗」。

當然了,他們是遛狗的人,我們是狗。設置這種種的障礙,是要看你的心誠不誠、急不急。

我們遇到的幾個客戶,也被折磨得不行,都對我們發感慨。

拿到貨的北非買家拋下了一句話:crazy market(瘋狂的市場),還沒買到貨的西歐國家直接表示這就是bad seller(壞賣家)。

我估計藏在那幫西歐人腦子裏的話,是liar(騙子)。

熔噴布再起波瀾,口罩又有麻煩了

口罩市場現在雖然一直是期貨,但市場相對比較透明和正規化:口罩廠比較多,一旦進入一個公平競爭的狀態,雖然也有黑幕、拖期、倒賣,但是相對來講好很多。產品越輕量、生產廠家越多,市場環境會相對更好一點。

但熔噴布這個事情,是這兩天突然冒出來的。

最開始,熔噴布的定價是1.5萬元/噸,後來經歷了口罩需求和產能大爆發,差不多在30萬元/噸了。

最近的暴漲是從上周三周四(放大燈註:4月8日~4月9日)開始的,從30萬一噸漲到32萬一噸,從32萬一噸漲到39萬一噸,從39萬一噸漲到46萬一噸,現在是70萬一噸。

熔噴布原料聚丙烯也在暴漲。我知道的情況是,聚丙烯的造價是每噸3000元左右,最開始報價差不多是五六千/噸。上周五(放大燈註:4月10日)那一天,上午每噸價格是12,000,中午是24,000,晚上是40,000,現在穩定在100,000元/噸。

價格上漲背後,一方面東南亞疫情大爆發的需求,另一方面之前所有的口罩工廠都在滿負荷運作,國內的熔噴布也供不應求。隨著整個庫存降低,大家開始買熔噴布,價格就自然上漲了。

但誰也沒有料到上漲這麽快。

因為,最近中石化最近出了一則告示,說熔噴布只「定向供應」,所有的外部渠道都是騙子,大家不要相信。

按原有的采購流程,我們收到的熔噴布報價是39萬/噸,我們一口氣報了上千噸,但公告之後,原有一整套的采購流程全被推翻,現在所有的人都在等審批。

等審批的時候,我們得到消息:單噸價格從39萬漲到了46萬。

這還是一手買家的價格,外面可不就得漲到70萬?

▲放大燈團隊(ID:guokr233)獲得的某買手的熔噴布購買申請信息單

熔噴布這事兒大家都在瘋狂地哀嚎,尤其是口罩廠的同事們。因為正常情況下,熔噴布一旦到了45萬/噸以上,大家就沒得賺了,而現在是70萬/噸

熔噴布這麽貴,不能按重量,只能按長度賣了。按米算著買熔噴布的,是從我們手上拿到貨的人,回去以後賣給小廠,按百米賣,生產個兩三天要再找他們買,這一兩百米大概能生產兩天。

國內大口罩工廠的熔噴布儲存量還能夠半個月,中等一點的可能就夠幾天,還有一些,乾脆已經停工了。

聚丙烯和熔噴布被囤起來,價格又這麽高,然後最後大家都買不起怎麽辦?買不起也得買,要不然違約金把你罰死。

我們之前一直都在接穩定的口罩購買訂單,但是這兩天(放大燈註:4月13日~4月14日)我們就得不到任何工廠的報價了——口罩廠都停工了哪來的報價?

我們現在采購口罩的時候得不到報價,得不到排期,不給口罩。

我打個比方,原來可能有100個廠在生產口罩,現在可能就只有幾個、十幾個廠在為全世界做口罩,你覺得產能排得開嗎?

整個市場現在又變成得超級混亂,這個混亂是上遊公司人為造成的。別把什麼責任都推給「奸商」,好意思嗎?

我們還怎麽面對國際買家?

現在全世界買家都在找中國買耗材和器械,主要是沒辦法。要是運氣好,碰上有良心的廠家還行;但運氣不好呢,就是潘多拉的魔盒。

我給你讀一小段數字,你可能都要崩潰掉。今年4月1日起,海關嚴查正式報關的防疫物品,要求都要送檢,達到國家標準才能出口。

就那一天,我們所接觸的、和我們合作的一個國際物流公司,因為抽檢不合格,一天有5.5億只口罩、550萬份核酸檢測試劑盒、950台呼吸機、1100萬只手套,全部被卡——只是當天哦。

現在全世界哪怕是很差的口罩也得買,但他們緩過來會怎樣?

我可以很負責任跟你講,我們現在跟外國人溝通的時候,真的可以感覺出來,人家就是那種藏得極深的恨。

尾聲

就在放大燈團隊(ID:guokr233)採訪前夜,商務部發布《關於停止兩家公司防疫用品出口的通報》稱:

「在開展防疫用品出口過程中,有的企業因產品質量問題被外方退貨,擾亂防疫用品出口秩序,嚴重影響國家形象。」

「現停止北京啟迪區塊鏈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愛寶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防疫用品出口。」

4月14日,啟迪公司回應稱,供貨商愛寶達提供的62萬只N95口罩,「編號使用的是三暉公司(San  Huei)在美國註冊的NIOSH編號。經詢三暉公司,其並未生產此批口罩。」

換言之,該批口罩有貼牌造假嫌疑。

值得追問和反思的是:涉嫌防疫物資造假是偶發現象嗎?如果不是,那意味著什麼?

中國通過40多年的努力,將自己打造成世界工廠,並且甩掉了「中國製造=假冒偽劣」的帽子。

這場疫情本來是實踐「人類命運共同體」與「國際人道主義」的最好時機,相關部門對出口醫療物資進行更嚴格查驗,客觀上也阻止了劣質產品出口,避免中國製造蒙塵。

但國內市場個中亂象,令人心生憂慮:疫情過後,因為少數廠商和炒家的不良行徑,讓世界各國怎麽看待「中國製造」?

未來,又會對我們的經濟造成什麼深遠影響?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