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科累累剛出獄,30家經紀公司想簽他當網紅,輿論抨擊:請網紅產業自重

2020年4月中旬,媒體披露「這輩子不可能打工」名言創造者即將出獄。

正逢中國網紅盛世。

許多人認為這傢伙出獄後就是個自帶流量的「準網紅」,的確「不用去打工了」。

4月18日出獄,據傳迎接他的不只有家人,還有近30家網紅經紀公司。

來源:新京報

微信id:bjnews_xjb

記者:夏洪凱

因盜竊入獄,發表「這輩子不可能打工」言論,引發熱議的男子周某某,4月18日從柳州監獄出獄。

19日,周某某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已對未來做好規劃。

周某某稱,他現已回到南寧和家人見面,從18日晚見面後一直和家人在一起,「晚上還多喝了點酒,已經很久沒喝酒了。」

按照當地風俗,回到家裏有個程序要走完,比如「跳火盆」。

新京報記者問到在看守所裡面是否想好對以後生活的規劃,周某某回應已經想好了。

當再次問到對當年採訪的感受時,周某某說:「在電話裏講不清楚,等見面再說吧。」

2012年,周某某因盜竊電瓶車被警方抓獲。當時記者問他為何不去打工而是盜竊時,其回應稱:

「不可能打工,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做生意也不會做,就得靠偷東西,維持生計。在看守所比在家裏好多了。」

此前,周某某的姐姐回應媒體稱,弟弟本性不壞,只是被人帶上了歪路。周某某網上的那些言論都是「不經腦子的」。

南寧市五塘鎮司法所工作人員表示,周某某出獄後將被重點關注。

以下影片是當年被捕時受訪的影片,語出驚人,一砲而紅。

以下影片是周某弟弟接受媒體訪問,他說周某如果不去當網紅,就跟他一起去開挖土機吧

以下影片是周某某本人受訪,他交代了一下剛回家的情況

來源:新京報

微信id:bjnews_xjb

作者:韓浩月(專欄作家)

原標題:「一輩子不可能打工的」當事人出獄受捧,網紅產業請自律

因盜竊5輛電動車被判入獄4年6個月的周某,4月18日從廣西柳州監獄出獄時,享受了一把「明星」的待遇。

據媒體報導,除了他的家人外,迎接他的還有網紅經紀公司,有多家直播機構表示想跟其簽約。

周某如此有「名聲」,是因為2012年6月因盜竊被民警抓獲時,被攝像機記錄下了這樣一句話,「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四年後的2016年7月,包括這句話的視頻突然在網上竄紅,不少人拿它做文章。

互聯網果然是有記憶的,只不過,這次被惦記的周某,有可能一腳踏進網紅文化的「糞坑」。

八年間因盜竊四次入獄前科累累,從頭到尾無任何出獄後重新開始正常生活的打算。

在正常的輿論環境中,周某根本不可能被追捧,而現在,好逸惡勞的形象,有可能要被包裝成「一呼百應」的直播間「偶像」。

這種匪夷所思的行為,已經成為網紅文化的「另類景觀」。

大衣哥朱之文家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門口一群人喜笑顏開舉著手機在直播,這樣的醜態已經是網紅文化的常景。

類似的畫面,也曾出現於上海「流浪大師」沈巍走紅時,有人嬉皮笑臉要認他當爹,有人對著直播鏡頭喊著要嫁給他。

如果說早期的網紅文化還只是聚集於網上的「眼球效應」,停留於線上的惡搞,那麽現在的「流量變現」則使得網紅文化出現了明顯的糞坑化傾向,會給線下的現實生活造成汙染。

無利不起早,網紅經紀公司對於周某的追捧,是建立在這一產業「變現渴望」基礎上的,誰都知道,周某的「故事」和出格言論在主流社會並無生存土壤,但一些網民的好奇,仍然可能給網紅經紀公司帶來收入。

利用周某的網紅身份,在其出獄後的短期內無所不用其極把周某的「價值」一次榨幹,是這些網紅經紀公司打的如意算盤。

過往的例子可以證明,凡是具有流量影響的網紅,都會被公司盯上,哪怕只是暫時地紅幾天,也有人想「借雞生蛋」。

比如成為「支付寶錦鯉」的信小呆,「髮際線男孩」小吳,都曾被公司簽約,現在都早已沒有水花。

網紅以及網紅經紀公司在合情合理的前提下,通過正常運營獲取收入沒問題,但與其他行業一樣,網紅產業也應遵守底線,不能為短期利益,把整個行業搞成一片惡臭。

如果多次偷盜四次入獄且無悔改意識的周某,被網紅經紀公司真的捧成了「流量金蛋」,這不僅是對網紅產業的損害,也是對社會正常價值觀的一次挑釁。

過去有網民「欣賞」周某,原因是各種各樣、非常復雜。

除了有人羨慕周某「好吃懶做」也能成紅人外,更多人可能只是在消費周某打發時間,並無意成為周某那樣的人。

如果網紅經紀公司與周某真的如願在線上線下「掘金不止」,這會加速人們對網紅產業的反感,會傷及那些憑借誠實勞動而在這個產業裏生存的人。

拒絕網紅文化的糞坑化傾向,是當下網紅產業自救的重中之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