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沒想到,就這點尺度也要打碼?」

本文來源:蟬創意

微信id:chanchuangyi

作者:蟬主

今年的音樂綜藝有點多,吐槽聲音也不少。

老牌節目《歌手》先因過半回鍋肉歌手被吐槽,而後奇襲賽制被說黑幕。

至於新推出的《天賜的聲音》,最早說是對打《歌手》的節目,還挺讓人期待的。

但因為每期節目都靠樂評人撕逼般點評歌手惹爭議,最後被罵炒作博眼球。

不同音樂綜藝得到的罵聲不同,可有一點是大眾都關注到的。

那就是—— 改歌詞 

經常聽歌又注意歌詞的人會發現,如今各大音樂APP都開始給歌詞打碼。

先前是歌詞被打碼、而後歌名被打碼,有些歌詞實在不好打碼,可能整首歌的歌詞都下架了。

搞笑的是,連 Sunshine 都要被打碼成 Sun***ne 。

但歌詞打碼裏最委屈的,必須是陳奕迅的《愛情轉移》,不信你看。

要是不打碼真沒人這麽解讀……

音樂APP的歌詞要打碼,音樂綜藝呈現的歌詞也更加嚴格。

於是,歌手們在音樂綜藝上演唱歌曲時,歌曲的歌詞經常會被改得面目全非。

搞得聽眾都邊聽歌邊疑惑:是字幕打錯字了,還是我聽錯詞了?

也有聽眾邊聽歌邊迷茫:這首歌跟我以前聽過的歌一樣嗎,我怎麽感覺哪裡不大一樣?

帶著滿滿的疑惑,今天來聊聊改歌詞這個話題。

綜藝改歌詞,到底有多魔幻?

綜藝改歌詞有不同形式,做個簡單的分類來說。

第一類:用諧音字代替系列 

最常見的改歌詞,是在字幕上做手腳。

歌手照常演唱,但節目呈現的字幕會用諧音字替換部分歌詞。

徐佳瑩在《歌手》裏唱了《我還年輕我還年輕》。

歌詞中的「給我一枝煙」,在字幕上變成「給我一只眼」

最早觀眾還以為是打錯字,彈幕都在說節目組太不走心了。

直到看見這句重復多次的歌詞,每次字幕都是「一只眼」,觀眾也就明白了。

不止觀眾看得清,節目嘉賓也是心知肚明。

在節目後台,周深唱起這句歌詞。

唱到「一支煙」時,他和袁婭維相視而笑,指著眼睛唱「一只眼」。

的確,「一只眼」是很正常的辭彙。

但把「一只眼」放到歌詞裏,「給我一只眼」難道不是恐怖故事嗎??

後來徐佳瑩唱了《大藝術家》,歌詞也有變化。

原版歌裏的「誰都應該被寵愛紋身」,在字幕裏變成「誰都應該被寵愛聞聲」

別問,問就是聞聲比紋身更加合適。

《大藝術家》的歌詞裏還有一句「別再做慈善家」。

但徐佳瑩演唱的版本中,這句歌詞被改成「你在做慈善家」。

大膽猜測,這或許是在鼓勵大家多做慈善吧。

《歌手》幾位嘉賓裏,歌詞被改最多的是華晨宇。

他演唱《神樹》,歌詞中「拆碎這座萬籟的牢房」最後變成「拆碎這座萬籟的老房」。

要不是知道本來的歌詞,對聽眾來說,這個詞可真沒毛病。

 第二類:字幕強行換詞系列 

用到諧音字代替,歌詞已經有些奇怪。

但更多時候,找不到合適的諧音字,字幕也會強行空耳換詞。

結果就是,歌手你唱你的,字幕我寫我的。

還是華晨宇的《神樹》,這首歌以環保為主題,歌詞講述人類會面臨的大自然災害。

本來挺有意境的歌,看到歌詞字幕卻很迷茫。

「太多生命無一幸免 都失控」變成了「太多生命無疑心願 多時空」

「大人放逐 孩童被困」變成了「大人救贖 孩童被問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

華晨宇演唱時唱的是原版歌詞,但後期字幕求生欲滿滿地強行換詞了。

先前,華晨宇的《鬥牛》也被悄悄換了歌詞。

舞台上華晨宇熱情澎湃唱著「刺扎背部 它血管爆破」。

字幕上呈現的是「刺扎背部 它靈魂爆破」。

也不知道,是血管爆破太恐怖,還是靈魂爆破太詭異。

歌詞裏的「激怒過後立刻兇暴如仇」,「兇暴」在字幕上變「風暴」

在《天賜的聲音》裏,王力宏的《改變自己》被字幕改變。

唱的時候是「但髒話沒用 大家只會嫌兇」,字幕則是「但髒話沒有 大家只會輕鬆」。

講文明樹新風,大家會輕鬆。

 第三類:直接魔改歌詞系列 

用諧音字或者悄悄改字幕,都算最大程度保留了歌曲的完整度。

只要閉眼不看歌詞,也就能好好聽完一首歌。

但,現在綜藝的求生欲是真的強。

某些時候,字幕不用諧音字、也不空耳換詞,直接開始改歌詞。

注意,這裡的改歌詞,是歌手也演唱了修改後的歌詞,不單單在字幕上做手腳。

《歌手》裏,周深唱了樸樹的《達尼亞》,歌曲中多處歌詞被改。

背叛不行,「背叛務必堅決」成了「放棄務必堅決」。

混賬不行,「我猜有個混賬」成了「我猜有人慌張」。

放蕩不行,「只有陌生還有放蕩」成了「只有陌生還有放浪」

可能是害怕「孤魂野鬼」嚇壞觀眾。

孤魂野鬼天涯」也改成「孤身一人天涯」。

萬萬沒想到的是,「空虛悲哀」都不合適,要改成「空曠悲涼」

原本以為,《達尼亞》算是改動較多的歌曲了。

但是點開《天賜的聲音》中的《尼可拉斯》,才發現什麼叫改動很多。

張韶涵和李汶翰唱的《尼可拉斯》,大概也就改了半首歌詞。

從開頭第一句開始改,只有少數歌詞幸免。

女孩不能帶走,但對白可以;煙酒用詞不合適,全部換掉;略顯曖昧的詞也不行,再改。

▼兩版歌詞對比

前面這三句,只是這首歌改詞的開端,接著還在改。

基本上,有點負面意思的歌詞全部都被改了。

「惡劣」變成「虛妄」。

「青春要替你毀滅 嫉妒要隨你不朽」變成「青春的溫柔狂烈 跳動著謎樣顫抖」。

「愛恨都任你顛倒 全世界陪你墮落」變成「你正將水面顛倒 浮出該有的自我」。

▼兩版歌詞對比

聽完這首大改歌詞的《尼可拉斯》。

很多人可能再聯想不到,這首歌原本是陳珊妮寫給謝霆鋒的,歌詞跟謝霆鋒息息相關。

也難怪網友吐槽:要是半首歌的歌詞都不能過審,就不要唱了。

 迷惑類:同首歌改出不同版本 

見多了改歌詞的情況,不少觀眾快以為綜藝的規則就是這樣,不改不行。

其實也不一定。

在不同綜藝裏,同首歌還可能改出不同的版本。

來看逢唱必改的《易燃易爆炸》。

這首歌近期在《青春有你2》和《天賜的聲音》中都有演唱。

《青春有你2》裏,歌詞改動了三處。

而《天賜的聲音》裏,歌詞改動了六處。

有趣的是,「赤裸」、「銷魂」等詞,一會能出現一會不能出現。

▼上:《青春有你2》 下:《天賜的聲音》

由此可見,大眾以為「不改不行」的歌詞,其實是節目組為了規避風險做的改變。

規避風險無可厚非,有些刪改也能理解,但有些刪改是真實令人迷惑。

這不,就改歌詞話題,不少網友都發出疑問:

「什麼時候才能在電視上看到不是修改版的歌詞。」

「把歌詞改得親媽都不認識,閹割成這樣不如不選這首歌。」

「當代綜藝選歌能不能不改歌詞?改得這麽尷尬,不如一開始就選正能量不用改歌詞的歌。」

字幕的迷惑行為,不止於音樂綜藝

近兩年,不同綜藝有都挺多改變。

音樂綜藝開始改字幕改歌詞,其他綜藝也在字幕上下功夫。

播了五季的《明星大偵探》字幕變化最顯著。

《明星大偵探》是明星推理真人秀,節目的設定是發生了謀殺案,嘉賓需要通過搜集證據和推理找出真正的兇手。

先前播出的幾季,節目的字幕都是直接呈現「有人死了」、「發生命案」等台詞。

《明星大偵探》第三季

到最近兩季,節目依然在破案,字幕上卻很多引號。

「死」、「死者」、「命案」、「殺」、「兇手」、「兇器」等辭彙都要加上引號。

《明星大偵探》第四季、第五季

「死」字加引號也是其他綜藝必備的操作。

就連嘉賓看到搞笑的事情說句我笑死了,字幕都要變成:我笑「死」了。

急死我了,字幕也是:急「死」我了。

而火箭少女101在團綜裏唱了《一個像夏天一個像秋天》的友情歌曲。

其中那句朋友比情人還死心塌地,字幕上打成:朋友比情人還「死」心塌地

歌詞都不放過系列,在《青春有你2》裏也有。

有女生表演了《Bad Girl》歌曲,歌中有句歌詞的字幕是:因為我是個「壞」女孩

還有《極限挑戰》,嘉賓共玩狼人殺,整期節目的字幕把「殺」都換成「刷」

綜藝連字幕都很嚴格,到影視劇裏,台詞、畫面就更加不好呈現。

前陣子大爆的《想見你》,內地版和台版有所不同。

內地版把提到生理期的台詞刪掉。

內地版VS台版

也刪除了兩段吻戲。

《想見你》還有一個番外篇,拍攝了王詮勝是同性戀的故事。

同樣的,這個番外在內地版並沒有呈現。

電影《小小的願望》是性喜劇,關於「破處」的故事。

最早放出的預告片裏,彭昱暢飾演的高遠還大喊「我要破處」。

但經歷各種風波之後,最終上映的版本中,「我想破處」的台詞改成了「我想談戀愛」

很多不清楚這個細節的觀眾,看電影時都帶著疑惑。

電視劇《下一站是幸福》裏,甜蜜CP蔡敏敏和賀燦陽的吻戲被刪了。

當時有人猜測,因為兩人是師生戀,所以吻戲被刪。

突然想起,上次寫電影《熱帶雨》時,很多人都在評論區問:為什麼師生戀是禁忌戀?

結合國產劇吻戲被刪的內容,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得到答案。

全面掩蓋掉黑暗,是不是失去了自我?

討論起改歌詞、刪戲份的內容。

多數人都會提到:因為觀眾有小孩,社會要給未成年人營造良好的環境。

話說得沒錯,營造良好的環境也可以理解。

但,營造良好環境是不是要把每個小孩都養成溫室裏的花朵?

這個世界是美好與邪惡並存的。

人們期待美好的一切,也不該因為恐懼而故意掩蓋邪惡。

很多事情不是不說就不存在,只有正視了邪惡,美好才會變得更加可貴。

擔憂未成年人對綜藝影視有誤解,家長要做好正確的引導。

只靠著拼命藏住不好的東西去保護孩子,結果很有可能變得適得其反。

深信美好的小孩,會不會更容易在美好面前栽跟頭?

養在溫室花園裏的小孩長大成人後,他們又是否會被社會上的邪惡嚇壞了?

陽光背後總有陰影,但只有直面黑暗才能看到最亮的光。

從另一個層面來講,語言是表達的工具。

人類用語言交流,最後卻自我限制語言的使用,是不是有點可笑了。

無論是歌詞,還是影視作品,這些內容背後都凝結著創作者內心的思考。

觀眾吐槽魔改、刪減現象,因為被改變背後,創作者想表達的東西將越來越難被觀眾理解。

回想起很多年前,影視畫面比現在更大膽,綜藝節目也是敢說敢聊。

1993年上映的《霸王別姬》。

當時的有版海報還寫著「異性戀、同性戀、生生死死無悔戀」的宣傳語。

《霸王別姬》海報

而今,影視拍了不少耽改劇,劇本都是正正經經的兄弟情。

至於綜藝節目,不能聊的別聊,能玩的就是來來回回的幾個遊戲環節。

後期字幕組還要努力盯緊嘉賓說的每句話,換字幕或者加引號。

國產的影視綜藝,怎麽就變成這樣了呢?

大眾都在討論安全話題,影視綜藝也要割舍不好的東西,退居安全境內規避風險。

讓人擔憂的是,就算不斷退居到安全境內,人們也依然可能在現有的安全境內找出不好的東西做割舍。

綜藝上,死字能出現,死字要打引號才能出現,死心塌地要變成「死」心踏地才能出現。

這樣一步步的後退,是不是也逐步把自己禁錮起來了呢?

當很多事情都要順從地被改變時,大眾或許也丟失了自我的態度。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