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聯絡了抬棺的黑人老哥,並拿下了中國區代理

本文來源:X博士

微信id:doctorx666

作者:小城

我們的作者吳少劍平時有一個愛好,就是拖稿。

而最近,他又衍生出了一個新愛好,就是在拖稿的同時,叫上一份外賣,然後美滋滋地在B站點上一集黑 人 抬 棺

△如果看到這七人,你不心生畏懼,說明你有點out了(動圖,請點擊)

黑哥一笑,生死難料,棺材一抬,世間白來。

這首打油詩,在B站朗朗上口。

要是你對這首詩沒產生出一種共鳴感,那麽我建議你提前惡補這個視頻

看著少劍每天把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我感到有些困惑,這樣真的對嗎?

為了訴求答案,我們X博士組織立即聯絡了在迦納的前線記者小城。

小城也是浪跡天涯的國際派好事之徒,一聽說要玩狠活,立即從炕上滾下來,馬上打電話給了當地大哥,靠人脈聯絡到了抬棺七人眾的老大——班傑明·阿多(Banjamin Aidoo)。

什麼叫國際化,我覺得這,就叫國際化。

▲就是此人

小城初次遇到班傑明的時候,以為班傑明會對異鄉人小城抱有戒心。

但沒想到的是,班傑明一聽說小城是來自中國的X博士記者,馬上來了熱情,也給了X博士粉絲們誠摯的祝福。

我給抬棺人看黑人抬棺

大家看到的惡搞剪輯視頻,其原版是2017年BBC記錄的班傑明團隊抬棺場面,那時候正值班傑明熱情創業的初期。

而如今2020年,在年輕人們對抬棺視頻文藝復興後,班傑明卻已經是一家殯葬公司的CEO了。

他的殯葬公司,叫Nana Otafrija,已經統治了迦納殯葬行業的半邊江山。

根據班傑明提供的地址,我到了他的殯葬公司附近,公司地處迦納首都阿克拉海邊的Nabadi 市場內,是一個比較繁華的區域。

到了公司附近,就有兩個只穿著短褲的猛男員工在歡迎我,頭上頂著個班傑明大頭海報。

▲水泥牆上的大海報,貼滿了班傑明的榮譽勛章

和班傑明相見之後,我發現,三年過後的他,身材有些走樣,穿著也開始隨便,但從他專業和自信的笑容裏,我知道這就是本人。

▲AirJordan戰衣+ABT片房,這件衣服哪整來的,老鐵們誰能透露下

班傑明十分熱情,除了給X博士的粉絲誠摯祝福之外,還主動拉著我觀摩了下辦公室內部。

▲我看到了黑人抬棺裏的裝備,掛在床頭

班傑明拉開簾子,告訴我,他的殯葬公司是迦納行業頂級水準,不僅衣服有多款風格可以挑選。

任何著裝細節都能定制。

甚至要跳什麼舞、請什麼舞者、配什麼DJ、葬禮飲料喝些啥,等等瑣碎的事情,班傑明都能給你包圓了。

▲選擇您的英雄

▲選擇您的技能

▲選擇您的戰鬥風格

班傑明還形成了自己的培養體系,就是你在視頻裏看的班傑明帶著他的弟子蹦跳的,現在都是導師級別了,可以帶新學徒了。

要想加入班傑明的殯儀隊,必須自己交學費跟著班傑明來學,學成的學員會收到來自班傑明的證書,學費大概500人民幣。

學徒規則前三條十分有趣:

第一條:不要把公司的任何東西帶回家,這是偷竊

第二條:和我保持整齊劃一

第三條:不要在其他殯葬公司工作

參觀完這個樸素的房間後,我怕班傑明又不由分說拉著我去參加葬禮,於是我趕緊問了一句:「你知道你們現在在中國特別火嗎?」

隨即滑開手機,從B站裏隨便找了個黑人抬棺,期待著班傑明吃驚、哈哈一笑的表情。

但班傑明本只是一邊看著視頻,一邊保持著和視頻裏一樣專業而有素養的微笑,看完之後,手機就慢慢地遞給了我。

我感到有些害怕,我是不是觸犯了他的底線,可能班傑明覺得這種視頻是對他事業的不尊重。

沒想到的是,班傑明卻說了一句:「我早就知道了,我有更牛逼的」,然後給我看了更多的和他抬棺有關的惡搞視頻。

▲場景有點像這樣,我感覺我就像那個無知的猴

我問道:「你的風格火了之後,你會不會害怕你火了之後有後來者超過你?」

班傑明微微一笑,說道:「你爹永遠是你爹。」father always is the father

其實,班傑明在近期的突然走紅,只是班傑明生涯中的一個小小波瀾。

早在2017 年,班傑明的團隊就被BBC和美聯社AP爭相報導,班傑明被稱作迦納的抬棺舞者Ghana’s dancing pallbearers。

在BBC的採訪裡面,班傑明被稱作迦納的殯葬改革家,讓迦納原本隆重肅穆的葬禮傳統變得happy了起來。

而班傑明怎麽做到這一點的,許多新老媒體都不關心,只關心他們的快樂抬棺,以及網友們的二次創作。

但我更關心他的青年奮鬥史,關心他是怎麽把一個原本莊嚴的場合變得如此活潑,又讓迦納人民廣為接受的。

他改變了迦納

1987年,一個叫班傑明·阿多的小孩出生在迦納首都阿克拉。

他的祖籍是迦納旅遊城市海岸角,四百多年以前,英國人將這裡稱為黃金海岸,在這裡修建奴隸堡,他的祖先可能也是被囚禁的一員。

到了1987年,班傑明的家族依然沒有翻身。

班傑明一家有五個兄弟姐妹,班傑明排行老三,他靠著單親母親賣香蕉,以及二姐在市場賣小商品的收入生存。

2002年,班傑明15歲,成了家裏唯一一個讀到高中的小孩,一方面需要讀書,但另一方面,班傑明的家庭也日漸拮據。

▲高中當童子軍的班傑明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班傑明去參加了一個同學的葬禮,機緣巧合下結識了一幫專門做白事的團隊,班傑明幫著發發飲料,也拿到了些糊口小錢。

因為迦納葬禮只在周六做,自此手頭拮據的班傑明,在每周末就會跟著那幫人在迦納四處遊蕩。

為什麼做葬禮,在迦納是一門生意?

這有兩個原因。

經濟原因上,班傑明生在了好時代,班傑明涉水殯葬業的時候,是迦納經濟蓬勃發展的黃金時代,百姓們口袋越來越鼓。

▲2000年開始,迦納經濟跑進了上升通道

文化原因上,在迦納,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兩件事,除了婚禮,就是葬禮。

葬禮是每個迦納人一生中最昂貴、最隆重的場合。

在迦納,葬禮也有著實現願望、身份認知的含義,比方說你生前想開飛機,就會把你的棺材做成飛機,或者是你生前是個鞋匠,那你的棺材就是一只大皮鞋。

葬禮不僅不是忌諱的場合,反而極為隆重,是迦納人中最重要的社交場合、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體面最被respect的時候。

迦納有句俗話:「死了就知道有多少人愛你了。」

▲迦納葬禮,也是迦納人的一個社交場合,許多朋友都會來此聚集

要籌劃一個迦納人的葬禮,需要請DJ、舞者、主持人等等,經常要支出普通人一年的收入,有的家人還得四處貸款,才能湊成一次體面的葬禮。

因此,殯葬服務在迦納是一個大風口,它可以發財,但在00年代,它並不能給從業者帶來名望。

因為班傑明在葬禮上打了下手,賺了些散錢,被高中同學們知道了,班傑明隨即被孤立、敵視。

班傑明對於那段時光最深刻的記憶就是,沒有人願意和他們握手(shake hand),沒有人願意和他們一起吃飯。

▲年輕班傑明,在高中可能是這樣的,孤獨且站著如嘍啰

你可能覺得不願意握手,就算了唄,有啥大不了的。

但在迦納不一樣,握手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儀式,有一句俗話是:

「只有敵人拒絕握手」

‘Only enemies refuse to shake hands’

高中畢業後,無力負擔繼續收學費的班傑明,找不到工作,只能繼續從事這門他最熟悉也是他當時最厭惡的行當。

幸好,年輕的班傑明,靠著做事勤勞細致,慢慢地也在殯葬行業占穩了腳根。

周邊部落、社區啊,有個什麼殯葬事物,就會請班傑明一起來抬抬棺、賣賣飲料這樣。

▲小有名氣的班傑明,2006,穿得最黃的那個

但隨著時間推移,班傑明發現自己的收入也越來越少了,因為殯葬行業入門門檻低,基本上只要你不怕丟人四肢健全就能幹。

每月光靠熟人鄰居介紹做幾單活,滿足不了班傑明的胃口。

2006年,19歲的班傑明,面臨失業風險,窮則思變,他也遇到了人生轉折的契機——給酋長抬棺。

當地一個酋長過世了,酋長的子女是帶孝子,覺得父親生前極其喜歡跳舞,想著能不能讓殯葬隊抬著棺材,讓父親入土前再跳最後一次舞。

酋長的子女找了很多殯葬隊,由於沒有先例,沒有人敢接這個活,萬一這有點差池,酋長不得直接拿著AK把你斃了?

▲像這個就是重大的行業事故(動圖,請點擊)

消息傳到了班傑明耳裏,急於混口飯吃的年輕人也沒多想,創辦公司資質的同時,一口應承下來。

迦納人喜歡跳舞,普遍都有舞蹈基礎。班傑明讓幾個小伙子編排了舞蹈,刪除了一些危險動作後,把酋長愉悅送走。

沒想到,表演大獲成功,殯葬隊的舞蹈將葬禮的氛圍推上了高潮。

自此之後,班傑明的殯葬隊算是在迦納有了些名氣。

▲班傑明的公司註冊名,在迦納,註冊公司並不用花錢

在名流圈打響了第一炮後,班傑明的生意徹底走了起來,模仿者也越來越多,2009年,班傑明在遇到瓶頸的同時,開始思變。

因為在迦納,葬禮雖然十分重要,但也是迦納人頭上極重的壓力。

對普通迦納葬禮來說,人一走、土一埋,雖然潦草,但也算好了。

最寒酸的可能給你蓋幾片葉子就匆匆了事了。

能湊出一點錢的家庭,哀悼完,計程車送墓地。

所以很多人怕葬禮十分寒酸,寧願貸款、買葬禮保險,也要籌劃一場十分奢侈的葬禮。

班傑明想著,既然殯葬給迦納人的壓力這麽大,為什麼不讓他們再開心一點呢?

想通了邏輯,班傑明拿出了他當時所有的積蓄,大概兩萬元人民幣,在當地找裁縫做了大約三十來套西服。

又去中國進口了點道具,比如說皮鞋。

▲70塊一雙,已經有些老舊了

班傑明在抬棺跳舞的基礎上,也掀起了迦納易服運動。

▲2009年,風格是這樣的

▲如果你有需求,這樣也可以

班傑明的隆重著裝,直接和平時穿著樸素的迦納百姓形成強烈區別,給了死者極高的尊重。

而且,不管是窮人還是富人,班傑明的公司都有不同價位的服務,但質量都是行業頂尖的,給足了死者最後一次體面。

▲12年記載的一次價位較低的葬禮,班傑明團隊仍然十分賣力

▲15年的比較奢華的葬禮,在紅地毯上,班傑明給死者來了一波嬰兒搖籃,把他平安送走(動圖,請點擊)

此後,在BBC、AP美國通訊社、半島電台的無數長槍短炮的聚焦下,班傑明的改革事業被世人所知,他的專業團隊,最終也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中。

▲選擇你的英雄

現在,班傑明每周末一般會有一到五單生意,每次收費大約2500人民幣。

一單正常的送葬服務,一般需要七個人,六個人抬棺材,一個人舉旗子領班。

▲憶往昔崢嶸,班傑明和我如數家珍

班傑明也已然發福,退居幕後,若不是大部落首領,部長,歌手明星這類大人物,班傑明已經不會再去葬禮現場了。

15歲,班傑明加入喪葬行業,廝混於這個最不受尊重的行業之中,18年後,班傑明33歲,不僅成了當地名人,也讓喪葬行業成為了給人快樂與聲望的象徵。

在迦納人的傳統裏,靈魂死後會去往古阿散蒂王朝的天國,也會是死者新生的開始。

▲畫作《Ashanti Yam Festival》

而班傑明的舞蹈,就是世人對故人的最後一次接風洗塵。

班傑明告訴我,「funeral(葬禮)的前面三個字是fun(快樂),我們給大家帶來了fun,讓他們有一次完美的funeral。」

大概在今年三月底,迦納開始封城,班傑明的生意也因此中止。

這段時間,隨著黑人抬棺之類的惡搞視頻病毒般傳播,不斷有電話從世界各地打來,邀請班傑明的殯葬隊出國表演,報價為數千美金不含機酒,班傑明基本回絕。

但他告訴X博士的前線記者小城,若X博士的粉絲有服務需求,可以通過博士聯繫到班傑明,他十分歡迎。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