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蔡文勝到陸正耀,廈門互聯網沒有捷徑

從蔡文勝到陸正耀,廈門互聯網沒有捷徑

本文來源:Tech星球

微信id:tech618

作者:馬微冰、陳橋輝、周逸斐

趣店、瑞幸、神州、美圖「擱淺」廈門。

4月上旬的廈門,時而迎來小雨。

愚人節剛剛過去,總部位於廈門的瑞幸咖啡就給所有股民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4月2日,瑞幸咖啡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文件,自曝財務造假,中國互聯網行業一片嘩然。

這家成立不到三年的新零售咖啡公司,一夜之間從資本神話淪落為眾矢之的。

緊接著,與瑞幸關係緊密的神州優車也被拉下泥潭,在股價下跌後宣佈停牌。

2018年6月,廈門市、思明區與神州優車、瑞幸咖啡先後簽訂協議,將兩家公司的全國總部正式落戶廈門。

一個月後,另一家一直處在輿論風口浪尖的公司趣店,也將總部搬至廈門。

今年4月初前後,靠互聯網金融起家的趣店,推出了奢侈品電商平台萬里目,因其創始人羅敏此前曾在多個項目上屢敗屢戰,萬里目的前景並不被看好。

趣店、瑞幸、神州,3家引入到廈門的互聯網公司發展並不順利;另一方面,生在廈門的本土互聯網企業,如美圖、美柚、4399等亦長期缺乏新的增長動力。

一直賣力招商引資增加互聯網基因的廈門,發展並不那麼順暢。不禁讓人疑惑,廈門的互聯網公司怎麼了?

起點,繞不開的蔡文勝

事件回溯到20年前。

作為中國首批四大經濟特區之一,廈門一直有成為互聯網新經濟公司聚集地的夢想,而比起同時代的其他城市,廈門也更早具備的互聯網氛圍。

提起廈門互聯網,就無法繞開蔡文勝。

從創業者到投資人,蔡文勝親歷了4399、美圖、易名中國,這些廈門本土互聯網企業的發展過程。

從蔡文勝到陸正耀,廈門互聯網沒有捷徑

2000年PC年代域名生意爆火,蔡文勝作為第一批創業者進入互聯網領域,並憑借著倒賣域名掙得盆滿缽滿。

如今的土豆網、愛奇藝、微博等域名,都是出自他手,廈門也成為公認的「域名之都」。

2004年,蔡文勝經人介紹與企業家李興平相見恨晚,隨後兩人拉上科班出身的駱海堅,創辦了4399小遊戲;實際上在2002年,4399 就通過註冊的空殼公司在廈門成立。

2005年蔡文勝發起的首屆中國互聯網站長大會,正是在廈門舉辦。

彼時,深圳的騰訊剛給QQ增加了寵物和空間的功能、在線用戶數目達到一千萬,杭州的阿里巴巴與中國雅虎簽訂合作協議,收購並接管中國雅虎。

如果要論各個城市互聯網起步台階,廈門並不落後。

移動互聯網在國內剛剛興起,2008年,蔡文勝與吳欣鴻在廈門聯手創辦美圖公司,粗糙簡單的美圖秀秀隨後迅速上線,搶到了第一波紅利。

2010年,4399小遊戲的排行也進入中國網站排名前100。

在移動互聯網的概念還沒全年普及時,廈門已經擁有眾多互聯網公司,奔跑在賽道前端。

遊戲行業的發展迅速,也帶動動漫產業崛起。

2010年至2013年間,咪咕動漫,以及女性健康管理App美柚也相繼在廈門成立。

這一時期前後,廈門市政府便開始了大規模的招商引資行動。

2017年10月,趣店在紐交所上市,市值一度超過100億美元,成為中概股成長最快的互聯網公司之一。

廈門市長帶隊親赴北京與羅敏交流溝通,邀請來廈門再建一個分支。

趣店聯合創始人何洪佳回憶起那次會談說,「政府領導開門見山地給我們講解,把趣店搬到廈門的種種好處」。

從「在廈門再建一個總部」的會晤,最終演變為「把公司總部搬到廈門」。

兩度真誠相邀後,2018年7月趣店CEO羅敏將公司分兩批正式由北京遷往廈門。

也就在這前後,瑞幸咖啡與神州優車作為廈門市政府招商引資的重要項目,也將總部落戶廈門。

打造廈門互聯網新名片的計劃,由此開始。

欲速,樓起樓落

「來了就是廈門人」,廈門將自己所有利好條件開放,只為能吸引優秀的互聯網企業紮根發展。

據統計,截至2019年12月,已有119家世界500強企業在廈門投資,219家企業總部落戶廈門,3家本土企業躋身世界500強。

然而,擁有先天基因優勢的廈門互聯網在發展時,並沒有深入反思模式鞏固根基,而是蒙眼狂奔中,一味的擴張、再擴張;卻遭遇重擊。

在蔡文勝的眼里,沒有正而八經的商業模式,企業就是依靠一兩個「必殺技」,在互聯網的空間里殺出一條血路。

美圖、趣店、神州、瑞幸也皆是如此。

抓住PC端潮流的4399,並沒有順利跨入移動端。

移動互聯時代的到來,PC網站逐漸被用戶拋棄,4399也及時推出遊戲盒變革。

在發展後期,其演變為以4399遊戲為中心的遊戲生態鏈,需要大量平台用戶和遊戲資源作補充,但當時4399並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2015年8月底,剛轉向移動端的4399遊戲盒月活躍用戶突破650萬人,但隨著更多移動端遊戲的出現,PC端優勢無法凸顯,4399便迅速滑落。

再加上管理層發生股權糾紛,4399成為一種情懷,被遺留在上個互聯網時代。

不同於4399轉型失敗,美圖起步於移動互聯網時代,2017年全球擁有11億用戶。

美圖沿襲著Instagram的路徑,以「美」為核心規劃了一張廣闊的藍圖。

從工具到手機再到社交,然而美圖的橫向發展策略並沒有帶來聯動效應。

2016年上市以來,美圖公司接連出現虧損,市值從巔峰時期的千億港元,一度下跌至一百多億港元。

從蔡文勝到陸正耀,廈門互聯網沒有捷徑

▲2018年,美圖「美和社交」戰略發佈會

手機業務賣身小米,美顏工具市場被眾多新產品蠶食。

在2019年的互聯網百強企業榜中,美圖從上一年的第17位跌至59位。

即使目前手握千萬用戶,但一直沒有尋覓到新的增長點,增速堪憂。

搬到廈門後的趣店亦是如此,從2017年上市至今兩年半的時間,股價從35.45美元/股下跌到了3月19日的最低1.21美元,跌幅超過96%,市值從最高115億美元下跌至不足4億美元。

截止發稿前,其市值小有提升,但仍不足5億美元。

起家於校園貸的趣店,在政策監管下,營收大打折扣。

轉而推出的現金貸業務實現了一波扭虧為盈,但現金貸再一次成為監管對象。

後來羅敏依靠著開放平台業務,賺取流量費。

但在平台流量驟減後,趣店再一次跌入谷底。

幾番大起大落,使得資本市場對趣店失去了信心。

從蔡文勝到陸正耀,廈門互聯網沒有捷徑

而最近處於風口浪尖的瑞幸,在短短18個月快速擴張、上市,被譽為資本神話。

曝出財務造假後,瑞幸的故事被戳破。

去年瑞幸在納斯達克上市,在IPO之前的五輪融資,每輪次的融資金額少則數千萬,多則數億美金。

以營銷立品牌的「砸錢」戰略,被多次渲染的新零售咖啡模式,使得許多人摸不著頭腦。

而瑞幸背後操盤手陸正耀落戶廈門的另一張牌神州優車,也暴露出種種問題。

風險較高的車閃貸在營收結構中占比逐年增高,受讓寶沃汽車股權的交易讓外界疑惑。

瑞幸「爆倉」後,投資者與債權人對神州優車的信心受到影響,4月3日股價跌幅達30%,神州優車於4月7日公告停牌。

捷徑,此路不通

由點到線、再到面,單一零碎的點無法支撐起整個平面,無論對於企業、還是對於廈門皆是如此。

細數在廈門崛起的這幾家互聯網公司,無一不是在依靠某一優勢和打法迅速壯大,4399憑借PC小遊戲、美圖憑借一款美顏工具、趣店憑借現金借貸業務、神州和瑞幸憑借著長期的燒錢補貼。

短暫的增長是誘人的,然而如何把故事長期講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隨著新一線城市概念的興起,以及獨角獸企業在「北上廣深」的生存壓力提升,各地政府展開了互聯網公司爭奪戰,互聯網企業「搬家」或是「回鄉」的故事仍在繼續。

雷軍回歸家鄉,小米南遷在武漢建立另一處小米總部,讓人聯想翩翩。

除此之外,武漢還成為眾多武漢互聯網公司落地第二總部的選擇,獵雲網2019年根據公開資料統計,有幾十家互聯網企業將落地武漢第二總部。

成都先後有騰訊加碼、螞蟻金服落地,在《2019年新一線城市互聯網生態指數報告》中排名第四,高於廣州和杭州。

2018年4月,互聯網共享住宿平台小豬短租宣佈在成都落戶,今年3月,互聯網藥店1藥網也宣佈落戶成都。

除此之外,人人車、新氧網都將在成都落下第二總部。

相比同階段招商引資的武漢和成都,廈門擁有港口的開放優勢和互聯網基因。

但從目前看來,廈門努力多年辛勤耕耘有一定的成績,但建設互聯網新經濟中心的成效並不顯著,甚至落後於武漢、成都。

企業在選擇新一線城市落戶時,往往會考慮人才、基礎設施、產業集聚效應等方面因素。

廈門相比起武漢、成都,高校人才儲備較少,新型技術產業沒有形成聚合效應,尚未有巨頭進駐,長期依賴旅遊業和地產的收支結構,使得廈門互聯網缺乏紮實的基礎。

開放優勢條件,進駐優秀企業拉動當地經濟增長,是一個雙方互利的策略。

但關鍵在於如何利用自身長處,合理考慮自己的定位謀求長遠發展。

一味引進高增長的企業無疑是一個冒險的行為,既會加速企業膨脹,也會過度消耗資源。

從蔡文勝到陸正耀,廈門互聯網沒有捷徑

▲趣店正在修建中的廈門總部大樓

廈門等到了「外來戶」趣店,而羅敏的表現也是「來了就是廈門人」,他甚至比蔡文勝更積極地承擔為廈門招商的責任。

陸正耀也作為招商代表,為廈門貢獻了又一家上市企業。

但在這些短暫的虛高成績背後,卻並未帶來廈門互聯網產業的「春天」。

對於所有城市而言,快不是不目標,穩才是。

不僅廈門互聯網沒有捷徑,所有地域、所有企業亦是如此。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