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中國大學生網課代理:低價賣盜版課,靠差價月入人民幣三千

起底大學生網課代理:低價賣盜版課,靠差價月入三千

本文來源:鋅刻度

微信id:znkedu

作者: 許偉

這段時間,伴隨在線教育的火熱,網課代理也開始大肆活躍在大學生群體中。

只要繳納幾百元的代理費,來自文都、粉筆等大量知名教育機構的考研、考公課程隨便享受不說,將這些課程拆開賣給其他人還能收回成本,甚至可以借此賺取不少差價。

毫無疑問,這種既能低價學知識,又能賺點「零花錢」的特殊資料獲取方式,很快就俘虜了不少大學生的「芳心」。

然而,他們卻鮮少思考,為什麼正版成百上千的課程可以用這麼低的價格拿到手,未得到正版授權的情況下參與倒賣網課資源會有怎樣的法律風險……

從自用到成為代理商

「四六級、計算機二級、教師資格證、考研、考公……大學生需要的資料太多了。」

在讀大學生王子栩(化名)最開始接觸網課代理,只是為了利用代理提供的有償網課資源,讓自己的疫情宅家生活過得更加充實。

「相較於那些知名教育機構動輒幾百上千的網絡課程,從代理手上買課又齊全又便宜,感覺超值。」

了解到只要繳納520元代理費,就能享受包括粉筆公考、新東方等知名平台的網絡課程,還能通過賣課、拉新代理的方式回本,王子栩的買家身份發生了轉變。

「我找的是之前買網課資料的上家,在成為匯智學院的代理後,除了一些加密課程需要單獨購買,其他的課程都可以免費使用,還能拆開賣給其他人。」

起底大學生網課代理:低價賣盜版課,靠差價月入三千

▲匯智學院部分課程目錄

王子栩對鋅刻度表示,其實做網課代理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畢竟身邊都是具有同等需求的同學、朋友,完全可以從身邊已有的資源做起。

大學生身邊需要網課資源的人很多,做代理相對於其他群體更容易開發這個市場。

因為客戶都是認識的人,王子栩不太好意思賣高價,不過就算是在低價賣課的情況下,他也只用了兩個星期就回了本。

「在不耽誤學習的情況下,給自己掙個零食錢也是很好的。」

同樣也是在疫情期間加入匯智的黃雅琪(化名),看待網課代理卻並沒有王子栩這麼樂觀。

「最近在線教育那麼火熱,網課代理也跟著水漲船高,有想法是很正常的,我自己就是一時頭腦發熱加入的,但是如果現在讓我說的話,我會告訴心動的同學,一定要三思而後行。」

黃雅琪告訴鋅刻度,因為不想讓別人知道她在做網課代理,她一直是用小號做推廣,但小號本身並沒有多少好友,雖然用免費的資料引流了一部分人群,但這其中真正願意付費購買其他資料的人卻不多。

「最開始做的那幾天比較有激情,很快就新加了200多個好友,不過真正的有購買欲望的人不多,而且最開始我也沒有考慮好課程定價,送的課程多過賣的,就回本了幾十元。」

之後不久,因為要上網課,黃雅琪沒有多餘時間再做細致的引流工作,轉而通過閒魚、貼吧等渠道進行推廣。

「閒魚非資深用戶沒什麼曝光度不說,隔不了多久還會被刪帖。而貼吧那些貼吧超話里幾乎全都是賣資料的,發的貼不一會兒就會石沉大海。」

折騰一個多月後,黃雅琪放棄了,「普通課程就直接送吧,那些比較高端的課程也打算半賣半送了,我現在只想回本。」

賣課 拉新收益不菲

作為已有一年多代理經驗的老手,從代理費699元的最強渠道,到代理費520元的匯智學院,再到代理費328元的一二三學府……當初為了考研繼而加入資料團的李蕓,做過不少平台的代理。

相比王子栩、黃雅琪這類入場新人,李蕓(化名)更加明白什麼才是網課代理真正的賺錢之道,「首先應該考慮怎麼做到投入少、回本快。」

通過對比,李蕓發現這些大大小小的網課代理機構,除了部分小代理確實資源沒那麼全,大部分代理機構的資源多少、更新速度等條件基本差不多,那麼就性價比和回本難度來看,自然是代理費越少越划算。

更何況,如果是選擇代理費相對更低的平台,李蕓認為人脈因素對代理商的影響相對而言會更小。

「各大學校貼吧、豆瓣關於學生類的小組、qq的學校群、微博校園類,這些都是學生流量比較大的線上場所,只要和學生掛鉤的地方都可以去發廣告做推廣。

廣撒網,多斂魚,總會有幾個感興趣的人,現在每天大概都會有十多個人過來找我咨詢課程。」

因為課程售賣價格完全是由代理商自定,通過不斷試驗,對於有買課需求的客戶,李蕓逐漸琢磨出了一套比較適用的價格標準。

「課程價格一般分為兩種,普通課程50元一科、考研課程80元一科,這樣最多只需要幾個客戶就可以輕鬆回本了。」

李蕓告訴鋅刻度,既不能設定太高讓客戶被價格勸退,又不能設定太低讓回本變慢打擊信心

而這個度,恰好是新人難以把握的。

賣課之外,王子栩、黃雅琪還不曾涉及到的拉新,更是李蕓的拿手好戲。

「不同平台的拉新制度不一樣,比如一二三學府的標準代理價是328元,新人代理費中的30%直接屬於拉人代理。」

「而樂恩學知的永久代理費是358元,拉人代理只要給自己的管理(上級)40元就能將剩下的新人代理費全部包攬。」

起底大學生網課代理:低價賣盜版課,靠差價月入三千

▲樂恩學知拉新的分成制度

這些代理機構有一個共同點:拉新代理價格不得低於平台設定的標準價格,違反則雙踢。

當然,代理機構也允許代理商將拉新價格設定高於標準,換句話說,代理費設定的越高,拿到手的利潤越多

不過李蕓通常還是按照標準價格拉新,只是將之作為吸引新人的一個亮點展示。

入場以來,看著利潤從第一個月的一千五百元逐漸穩定到每月三千元,李蕓上大學後期的生活費借此完全實現了自理,而等到畢業的時候,李蕓的存款也攢到了五位數。

因為自身經歷,李蕓如今最常對客戶說的一句話就是,「早點加入才能早點開始賺錢。」

倒賣盜版網課是違法行為

當下,已有不少大學生如李蕓一樣將網課代理視為一條賺錢的好路子。

不過,鋅刻度調查發現,他們參與倒賣的網課中,有一些極有可能是盜版資源

根據王子栩提供的一份匯智學院課程目錄,課程涉及粉筆公考、新東方、文都、學而思等多個知名在線教育機構。

李蕓表示,市面上主流的代理機構,提供的課程往往都是大同小異。

那麼,這些大張旗鼓低價販賣網課的代理機構,到底有沒有獲得課程版權方的代理授權?

帶著這個疑問,鋅刻度致電了粉筆公考和學而思,相關工作人員均對鋅刻度表示,目前沒有對外開放過代理途徑,所有的課程只能通過官方渠道購買。

對於泛濫於各大代理機構的網課資源,學而思相關工作人員直言,「那可能是他們自己偷摸錄制的。」

起底大學生網課代理:低價賣盜版課,靠差價月入三千

▲學而思沒有開放過代理加盟

「我們一直都有收到學員反饋,說別的機構在使用我們的課,我們會根據反饋讓公司的法務部門去處理。」

粉筆公考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因為其他機構使用粉筆課程比較多,這種情況也不是都能處理完。

「比如有一些地方上的小機構會比較難纏,法律流程就更多,所以這種耗時就久一點。」

既然代理機構並沒有獲得代理授權,這種倒賣行為自然將擔負法律風險。

售賣盜版網課侵犯的實際是著作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一位法律界匿名人士如此表示。

該人士告訴鋅刻度,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提供他人作品,應當取得權利人許可,並支付報酬。

根據《著作權法》第四十七條的規定,未獲得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報酬,侵犯他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應當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在《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還規定了行政處罰。

一旦違反該條例的規定,有相關侵權行為的,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但在鋅刻度與李蕓等大學生代理的交流過程中,問起他們是否想過會因盜版問題引發法律風險,他們大多表示並不擔心,「主要是這種東西也不是你去錄的,你拿的也不是一手資源,所以我覺得應該還好。」

而事實上,從法律角度上看,不光代理機構有侵權行為,李蕓等參與售賣盜版網課的大學生代理群體也在面臨同等的法律風險

一道暫時無解的難題

大學生和粉筆公考這類持有網課版權的在線教育機構,原本只是單純的買賣關係,但在網課代理機構的介入下,大學生代理和在線教育機構已經逐漸演變成了一種特殊的競爭關係——從身負需求的買家,到與網課版權方爭奪客源的賣家,之間只隔著幾百元代理費的距離。

一個無法忽視的事實是,相較於正版課程成百上千的購買費用,代理渠道流通的課程因低廉的價格對用戶具有絕對的購買優勢

這也是網課代理行業近年來得以繁榮發展,最根本的原因。

即使版權方可以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身權益,但他們仍然面臨追責難點。

重慶佳昂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副主任律師趙凌飛對鋅刻度表示,最核心的一點就是要能夠證明自己享有該作品著作權。

在享有版權的情況下,首先要做的是保存對方侵權的證據,比如通過公證機關做好網頁公證,這是最穩妥的一種證據保存辦法。

其次是舉證對方因侵權行為所得利益是多少,以及因對方的侵權行為導致己方的損失是多少,然而這兩者的具體量化頗有難度。

很顯然,在代理機構販賣盜版網課已經蔚然成風的大背景下,追責成本高、訴訟周期長是版權方通過法律手段維權的致命傷。

而成為代理機構最佳「助攻」的大學生代理,他們對版權問題的不以為然,也暴露出在線教育行業發展多年的另一大漏洞——對於著作權的保護市場氛圍還未能形成。

歸根到底,代理機構只是鑽了市場漏洞的空子,把握住了用戶對低價的偏好。

這個伴隨在線教育市場發展起來的行業,或許只有等到市場真正完善起來的那一天,才會走向覆滅。

而現在的它們,正活躍在貼吧、微博、知乎、小紅書等多個互聯網平台,瘋狂的攫取著並不屬於它們的利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