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後,中國各大城市掀起新一輪的「搶人大戰」

降低落戶門檻、提供購房補貼……疫情之下“搶人大戰”有何不同?

▲資料圖:湖北車企有序復工復產。中新社記者 張暢 攝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網

微信id:cns2012

記者:張尼

近期,隨著各地復工復產節奏加快,一些城市已經提前佈局,爭相推出「福利」吸引人才落戶。

降低落戶門檻、提供購房補貼……一系列誘人引才政策的背後,新一輪的「搶人大戰」已悄然打響。

湖北鼓勵人才家鄉就業 有城市為高學歷者發安家費

作為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省份,湖北此前面臨大批返鄉滯留人員。

為破解這一問題,疫情期間,多地出台了優惠政策,鼓勵人才在家鄉就業。

一些城市更拋出安家費等誘人條件,以吸引高學歷人才。

早在3月,荊門市就出台了促進農民工和大學生就業系列措施,打響復工復產「搶人大戰」。

為吸引更多人才,荊門開辟人才引進、事業單位招聘、公務員招錄、公益崗位開發等多個渠道。

同時,荊門還加碼了搶人政策「含金量」:

對就業的返鄉農民工和大學生,按每人1000元至3000元標準給予一次性補貼;

大學生到農村創業,每個月發500元生活補助,首次創業的最高補貼10萬元;

農民工、大學生等創業的,最高可申請300萬元的創業擔保貸款扶持。

此外,對在荊門工作的碩博人才,碩士和博士分別給2萬元、8萬元一次性安家費補貼。

隨州此前也下發《通知》,著力解決企業用工和返鄉人員就業「雙難」問題。

《通知》明確,對於留在隨州就業的回鄉人員按技能等級給予「務工補貼」。

其中高級工以上(含高級工)回鄉人員實現首次就業,簽訂勞動合同且穩定就業達6個月以上並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的,一次性給予每人每月500元就業補貼;

高級工以下(不含高級工)一次性給予每人每月200元就業補貼。

就業補貼最長不超過6個月,補貼期限截至2020年12月31日。

另外,回鄉人員連續在隨州工作三年以上的,還可享受首套購房契稅10%補貼。

近期,各地的政策成效也開始顯現。

例如,荊門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李本全本月初透露,疫情防控期間,湖北省荊門市3萬多名返鄉滯留人員,已實現就地就近就業。

多地放寬落戶條件 瀋陽全面取消人才落戶限制

湖北之外,隨著企業大規模復工復產,多個城市也打響了新一輪「搶人大戰」。

近期,已經有包括天津、蘇州、瀋陽、重慶、青島等在內的大城市出台了新的落戶政策。

3月,蘇州出台了被媒體稱為「王炸級」的人才新政:本科學歷人員可直接落戶,大專學歷在蘇連續繳納社保6個月以上,可辦理落戶。

同月,青島也打包推出10條舉措,給大學生發福利。

其中最大亮點是:在青高校在校大學生、國內(境)外高校專科及以上畢業學年在校大學生可申請在青落戶。

此外,大學生在青落戶後,可享受青島市購房政策,符合條件的可申請人才公寓。

值得注意的是,這已經是青島自2018年以來連續第三年降低落戶門檻。

瀋陽則在近日出台了全面取消人才落戶限制、進一步放開落戶政策的7條補充意見。

包括技工學校、職業院校及以上在校生和畢業生(含往屆)在內的7類在沈人員可以落戶。

除了上述城市,加入落戶政策調整的還有天津、重慶兩大直轄市。

依照天津近期公佈的新政,2020年天津市居住證積分落戶不設總量限制,每一期將根據最低積分落戶分值線,確定擬落戶名單。

4月1日,重慶市政府辦公廳印發新修改的《重慶市戶口遷移登記實施辦法》,也對務工經商、人才、學生、其他四類戶口遷移作出調整修改。

其中,學生落戶取消了重慶本市普通高等院校、中等職業學校時間限制。

降低落戶門檻、提供購房補貼……疫情之下“搶人大戰”有何不同?

▲資料圖:四川成都一樓盤銷售部,購房者在查看了解樓盤。中新社記者 劉忠俊 攝

優惠政策加碼 杭州高層次人才購房補貼提高

一方面,各大城市的落戶門檻一降再降,另一方面,還有不少城市拿出「真金白銀」作為籌碼吸引人才,特別是將目光轉向了高端人才。

例如,蘇州除推出落戶新政外,還發佈了《蘇州市高端人才獎勵計劃實施細則》。

該《細則》瞄準高端人才和急需人才,直接參照個人薪酬按比例給予重獎。

獎勵計劃在原有優秀貢獻獎勵基礎上,針對先導產業、前沿科技領域作出突出貢獻的高端人才和自貿片區急需人才,其中年薪高於40萬者,按個人薪酬給予每年最高40萬元的獎勵。

另外,還有一些城市則是給出了高額的購房補貼。

在疫情期間,杭州推出了「戰疫引才、杭向未來」八大舉措。

上述舉措中就包括:對本科及以上所有應屆大學生,在發放本科1萬元、碩士3萬元、博士5萬元一次性生活補助的基礎上,再給予每年1萬元租房補貼,最多可享受6年。

同時,杭州還提高了高層次人才購房補貼,給予A類頂尖人才「一人一議」最高800萬元購房補貼。

降低落戶門檻、提供購房補貼……疫情之下“搶人大戰”有何不同?

▲資料圖:2017年2月11日,北京國際會展中心舉行春季人才招聘會,求職者在招聘會尋找合適的就業崗位。中新社記者 韓海丹 攝

人口流動是否會受影響?

近年來,城市之間的「搶人大戰」不斷升級。

北京、上海等城市也已經不再是最熱門的人口流入地。

3月,北京市統計局、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發佈了《北京市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數據顯示,2019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萬人,比上年末減少0.6萬人。

北京市常住人口已經連續三年負增長。

相比之下,近年來,杭州、成都、西安等城市常住人口都出現明顯增長。

根據統計數據,2019年年末,西安全市常住人口為1020.35萬人,比上年末淨增加19.98萬人。

成都2019年末常住人口、戶籍人口均出現增長,其中戶籍人口突破1500萬人。

而杭州在2019年常住人口首破千萬達1036萬人,比上年末增加55.4萬人。

不過,在業內看來,此次疫情未來也可能對人口流動產生影響。

此前,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宏觀經濟論壇發佈的2020年3月中國宏觀經濟報告提到,疫情的衝擊可能會進一步促使人們流向公共服務較好的一線城市。

官方數據顯示,2020屆高校應屆畢業生規模預計將達到874萬,同比增加40萬人,規模創歷史新高。

疫情之下,應屆生的畢業求職也增加了更多不確定性。

各大城市伸出的「橄欖枝」是否有足夠的吸引力?

年輕人最終將用腳投票。

閱讀原文

中國南方人和北方人都有哪些笑死人的誤解?

xxxx

杭州的GDP,為何始終贏不了成都、武漢?

xxxx

只有武漢公交車才能跑贏重慶計程車?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