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上海房東的四次心軟

知乎故事 | 一個上海房東的 4 次心軟

知乎上有個問題:做一名房東是怎樣一種體驗?

這個答案拿到1.3萬個讚。

本文來源:知乎日報

微信id:zhihuribao

作者:小蘭

大概是看盡人生百態。

之前一套房,住進來一對年輕戀人,來看房的時候,男生抑制不住的時不時捏捏女孩子的手或者臉,女孩子看著他笑啊笑,偶爾也瞪他一眼。

也不管老阿姨看著酸不酸。

因為女孩子養了一隻貓,很可愛,和她微信聊了幾次,其實小倆口收入並不低,就還差點首付,他們打算再存兩年,大概就可以看房了。

有房後,他們就打算結婚。

一年租滿的時候,女孩子說她想繼續租,問漲價嗎?我說不。

她突然和我說了一句,我現在一個人住,還有貓。

我瞬間明白。

上海這種城市,這樣的故事很多。

大概,又過了幾個月,去房子看了看,很髒,很亂,明顯很久沒有收拾。

女孩子看起來也不太有精神勁。

我本來很想說說她,房子太不愛惜了。

但是突然想起她才租房子時,發的朋友圈。

買了新桌布,沙發上多了兩個鮮艷的墊子,書桌上還有鮮花,一幅欣欣向榮的樣子,大概就像那時候她和他的愛情。

我心軟。

想算了吧。

一次,住進來一個單身女人,看起來很整潔。

雖然我覺得一個人租個三室很奇怪,但是作為房東,我覺得人少,對房子總是好的。

一進來她就把我原來家具換了很多。

我想這是個對生活有要求的人,並且打算長租。

3 個月一付房租,第一次很爽快。

大概過來不到 2 個月,我接到一個陌生男的電話,自稱是律師,代表女租客要求退租,她違約,但是不想付違約金,還想我把家具折價給她。

我氣笑了。

男士在電話對面強勢又野蠻,說租房合同有漏洞,嘰里呱啦很多,我直接掛了電話,給租客打了電話。

因為氣,也懂法,我給租客電話的時候也強勢而不客氣。

女租客其實很溫柔,她在電話裡哭了,說她做生意被老朋友騙了,她付不出房租,連生活也有問題。

朋友看她可憐,只是想幫她,她朋友不是故意這樣不友善。

她在那邊吚吚嗚嗚,我感覺應該眼淚流了不少。

我又心軟了。

退了她押金,把她買的家具也折價給了她。

一次,租給兩對夫妻,是兩兄弟帶各自老婆。

一開始挺好,夏天的時候,物業給我打電話了,說樓下鄰居受不了樓上太吵了投訴了,說樓上住了一大幫子人。

我一聽愣了,只有 4 個人啊,我趕緊給租客打電話。

租客很不好意思,說暑假了,父母帶著孩子來看他們,最多臨時住半個月,我問有幾個人?

他支支吾吾,最後還是答了,老夫妻加 4 個孩子,相當於那套房子住了 10 個人。

我內心暈死了,但是知道約束不了他們,哪怕我要求,我離得遠,等我有時間跑回去,大概率孩子也回老家了,我無奈。

我只好說:你不能影響樓下鄰居,你應該好好管管孩子。

他條件反射回答到:孩子不聽啊。

是啊,留守兒童,常年和爺爺奶奶待一起,又怎麼會聽一年見一兩次父母的話?

還有一次,有對老夫妻要租我的房子,她們找中介和我談,想比市場價低很多,租我的房子,但是承諾會愛惜房子。

中介給我講了夫妻兩個的故事,夫妻兩個原來在上海浦西有套房子,但是為了女兒出國賣了,這 10 幾年一直租房住。

以前租金還好,現在越來越承受不住,女兒好像在國外也混得比較艱難,已經很久沒有回來看老倆口了。

老兩口想長租,大概厭惡了搬家,知道我大概率不會賣房。又不會搬回來住。

對他們來說,我這樣的外地房東大概特別適合。

但是因為價格實在太低,而且希望以後都不漲。

雖然我最後拒絕了,但是當時挺惆悵。

不知道老兩口現在有沒有找到合適的住所,不知道有沒有後悔送獨生女兒出國。

……

後來我把房子托管給了中介。

也就再也不用心軟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