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對國際疫情幸災樂禍的人,根本不知道我們將面對什麼?

本文來源:衛夕指北

微信id:weixizhibei

作者:衛夕

國際疫情急轉直下,美國義大利確診數據先後快速超越中國,各種壞消息頻傳。

於是在社交媒體的評論區,出現了很多讓人不安的言論,其中有嘲笑、諷刺甚至是幸災樂禍,對此,我想說——

這些人並不清楚現代世界的運作規則,他們並不知道國外的疫情的水深火熱對中國到底意味著什麼,他們並不知道我們要面對的是什麼。

首先我需要說的一個點是——我們看到的壞消息並非真相的全部。

我們需要明確一個基礎的邏輯——對於傳播而言,壞消息傳播速度永遠比好消息快且廣泛。

舉個例子,在韓國、日本疫情爆發的時候,我們的公眾號文章都是極力渲染他們的愚蠢的應對策略、慌亂的民眾以及混亂的秩序。

但僅僅兩周之後,我們發現韓國和日本其實疫情已經得到了有效控制,那麽現在又有多少媒體在報導韓國日本如何井然有序穩住疫情呢?幾乎沒有,因為井然有序不是新聞,沒有傳播度,拿不到10萬+閱讀。

沒錯,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的義大利、美國、英國的疫情慘狀在事實上都是真實的,但請注意,這並非真相的全部——

那些他們進展順利的方面我們的媒體往往會選擇性忽視,因為那沒有可讀性,太普通,太常見,太不算新聞。

不要以為你看到的就是真相,真相永遠比你看到的要復雜。

仔細感受一下下面兩張圖:

當我們幸災樂禍的時候,或許我們應該回想一下過去兩個月我們剛剛經歷了什麼——

沒錯,我們疫情初期非常被動,個別國家的媒體刻意嘲笑、侮辱中國的時候,一轉眼才發現中國對於這個世界的正常運轉是如此重要——

▲中國作為「中間產品」供應商在世界各地區的份額

1.蘋果全球限購了,因為我們的富士康不能正常開足馬力生產了;

2.澳洲的龍蝦賣不出去了,因為中國的餐館在疫情期間紛紛關門了;

3.泰國的旅遊業按下暫停鍵,因為中國的旅客隔離在家不敢出門了;

4.韓國的現代汽車工廠停產了,因為中國山東的供應鏈工廠停滯了;

5.巴塞羅那國際電信展取消了,因為中國的電子消費品牌沒法參展了。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國,中國的貿易量占全世界的12%;

中國是全球33個國家的最大出口國,是65個國家的最大進口商品來源國;

同時中國也是全球120個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

2004年的聖誕節,美國記者薩拉忽然發現,收到的39件聖誕禮物中「中國製造」的有25件,薩拉突發奇想,決定從2005年1月1日起,帶領全家開始嘗試一年不買中國產品的日子。

於是她開啟了一段真實而艱難的歷險,在經歷了無數啼笑皆非的痛苦之後,她重新回到了中國製造的懷抱,她把這段經歷寫成了一本暢銷書——《離開中國製造的一年》。

美國直到疫情告急才發現,他們整個國家使用的青黴素中有45%是中國製造的,而布洛芬幾乎是100%為中國製造。

▲歷年中美抗生素貿易逆差

離開中國製造,世界不能正常運轉,世界需要我們,我們也需要世界。

當你在為各國疫情重創、美股暴跌幸災樂禍的時候,或許我們並不知道接下來對於我們到底意味著什麼?

隔岸觀火的時候,火馬上就要燒過來了。

或許你沒有親戚同學在美國,你沒有購買美股,美國的疫情似乎和你毫無關係,然而這個世界的運作規則沒有如此簡單——美股大跌,在美股上市的中國公司毫無疑問也損失慘重。

過去一個月,中國平安下跌13%、微博下跌19%、阿里巴巴下跌10%,百度下跌21%,股價下跌公司就需要改善自身財報來繼續維持股價。

在疫情需求抑制的情況下,裁員就是縮減成本的為數不多的選擇之一。

計算一下你的公司股價在疫情期間的跌幅,或許失業離我們並沒有那麽遙遠。

一個簡單的邏輯——國際疫情水深火熱,國際消費者就會減少消費,而直接後果就是我們東莞的工廠的訂單就會被撤掉,我們的工人就會失業回家。

與上年同期相比,今年中國前兩個月的出口下降了 17%,訂單退回、工廠倒閉正在真實地發生……

▲2020第一季度電子產品出貨量

全球產業鏈條可以分為三個層次:

美歐英是以服務業為主要輸出的經濟體——更多輸出技術、品牌,

中日德意是以各種類製造業為主要輸出的經濟體——更多輸出產品、實物,

而其他國家則主要輸出上遊產品——更多輸出石油、原材料。

每一個國家都是全球產業鏈不可或缺的一環,全球供應鏈是一副多米諾骨牌,任何一塊倒掉都會牽一髮而動全身。

就連Netflix在疫情期間都要減小碼率,我們看的美劇都不會那麽清晰了。

全球經濟早就是一個整體了——

2月份,韓國大邱市是此次疫情重災區,大邱的淪陷立馬影響到了全球智能手機的生產,因為占全球OLED螢幕94%市場佔有率的三星和LG的工廠,就在在距離大邱20分鐘車程的龜尾工業園。

2011 年日本福島核泄漏事故,讓世界消費電子產業也跟著發生「地震」,當年日本晶片產業收入633億美元,占全球半導體市場的20.8%,飛思卡爾、富士通、東芝、索尼等無數品牌的工廠都在震央附近。

2013年,韓國第二大晶片廠商海力士位於無錫的晶圓廠發生爆炸後,全球存儲晶片價格瞬間跳漲了25%。

2015年,台灣高雄地震,台積電中科、南科廠停產,導致全球邏輯晶片價格上漲10%~20%。

世界是一個整體——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還記得2008年的美國金融危機嗎?

當一位湖南的農民工失業後坐上火車回到老家的時候,他可能不曾想到他的失業,是底特律無錢買房但依然可以從貪婪的銀行申請到貸款的汽車工人所導致的。

▲出口量驟降的背後是工廠的減產

我們面臨的狀況,可能比我們想象的要更加嚴重——

聯合國秘書長指出,從目前看,全球經濟衰退不可避免,新冠疫情可能導致2500萬人失業。

國際勞工組織表示,這次全球大流行不僅僅是全球公共衛生危機,而是嚴峻的就業危機和經濟危機。

們的預測的最壞情況是,今年全球經濟增長率將下降8%。

中金公司將2020年中國實際GDP增速從之前預測的6.1%下調至2.6%,2.6%是什麼概念呢?

它是自1977年以來中國過去43年以來最低的增速。

「中國經濟最困難的一年」並不是一句空話,它將在今年成為最真切的現實。

當Sars在2003年爆發時,中國僅占世界經濟的4%,而今天這個數字是16%,世界經濟增長的火車頭要停下來了。

或許你現在還感受不到,是因為國外的疫情還遠沒有到高峰,想一想中國用如此嚴防死守的策略,也用了兩個多月才將疫情穩定下來,以國外的目前的策略,時間毫無疑問會比我們更長,影響範圍也會更廣。

微博上有人預測,離全球死亡100萬人的時間只剩24天。

接下來的幾個月,世界只會更加糟糕,我們還會不斷聽到壞消息,做好應對艱難時刻的準備吧!

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終身教授金刻羽則更加悲觀:

我們面臨的有可能是經濟大蕭條,而不是經濟衰退,是1931年的情況,而不是2009年的情況。」

「危機和蕭條區別很大,一個是crisis,一個是depression。一個是喪失GDP的5%,一個是喪失GDP的50%,蕭條和危機是不一樣的,我覺得嚴重程度可能是2008年的10倍左右。」

▲1930年的美國大蕭條

據航空諮詢公司亞太航空中心(CAPA)稱,如果不能有效遏制COVID-19疫情的傳播,航空繼續管制的話,全球全部航空公司將在今年5月破產。

世界處於經濟危機的十字路口,你準備好了嗎?

另一個不可忽視的事實是:中國的國家利益並非完全在國內。

我們在國外有著眾多國人關切的直接利益,2019年中國直接對外投資超過了1100億美元。

我們在全世界建高鐵、運河、港口——

總長度超過巴拿馬運河的尼加拉瓜大運河是中國人承建的,

我們租下了澳大利亞的達爾文港,

我們投資逾10億美元開發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

我們承建了俄羅斯的莫斯科-喀山高鐵………

現在,全世界都有著中國的利益,國際疫情爆發,這些超級工程也毫無疑問會受到直接影響。

我們有著全世界最多的海外留學生,僅2018年,我國出國留學生人數就達66.21萬,他們在北美、在歐洲、在澳洲……在眾多疫情國家的中心。

疫情爆發,他們在海外的生存和安危也直接受到衝擊,美國的很多華人已經在購買槍枝以防止意外……

我們還有眾多的公司不僅出口,而且是直接在海外經營業務,有市場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活躍的身影。

2018年,中國人進行了1.49億次海外旅行,這一數字超過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這次的病毒不僅感染了無數歐洲人,也感染了我們在歐洲踢球的武磊……

我們的國家早已融入了這個複雜的世界體系,中國人、中國公司、中國商品早已成為海外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和這個世界——一榮皆榮,一損皆損。


在《世界是平的》一書中,作者提出了一個頗具說服力的理論——「戴爾理論」,即當兩個國家通過廣泛的供應鏈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的時候,這兩個國家就不會發生戰爭。

戴爾電腦生產的供應鏈橫跨多個國家——

處理器來自英特爾在菲律賓、馬來西亞或中國的工廠,記憶體來自韓國、日本、中國台灣的車間;

主板由中國台灣和韓國在內地的工廠生產;

電池來自日本設在墨西哥或馬來西亞的工廠;

電腦包則由東莞的某個工廠進行加工;

而戴爾的客服團隊有一部分在印度…….

今天,或許這個理論可以修改成「iPhone理論」,《一支iPhone的全球之旅》更加詳細地描述這台全世界最暢銷的手機,是如何將多個國家的供應鏈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的。

「戴爾理論」認為處在供應鏈上的國家會在任何可能的戰爭潛在因素前,都會三思而行——阿富汗、黎巴嫩、敘利亞、朝鮮…..這些國家並不是全球任何供應鏈的一部分;

如果這個世界的供應鏈網絡因為疫情遭到破壞的話,這個世界的危險程度就會增加。


我們在過去40年的飛速發展,是因為柏林牆倒後、911發生後,我們有一個和平、穩定、溫和的外部環境。

如今,這個外部環境在起變化,這種微妙的變化並非這次疫情爆發後才啟動的,而是疫情爆發後加劇了世界的割裂程度——

美國奉行「美國優先」的孤立主義政策,歐洲出現了英國脫歐的黑天鵝,甚至這次義大利疫情告急向歐盟求援27國竟完全不理會,德國則扣押了瑞士的口罩,歐洲的團結變成一個童話;

如今,疫情的爆發讓各國右派政治勢力都在呼籲「供應鏈回流」,似乎決意要和整個世界脫鉤。

著名智庫Chatham House的首席執行官尼布利特憂心忡忡地說,「我們所知道的全球化在走向終結」。

世界變得越來越撕裂,沒有國家能從一個撕裂的世界中受益。

一名學生曾經問了著名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一個問題—— 到底什麼是人類文明的最初標誌?很多學生們猜想的答案是魚鉤、石器、火等等。

然而米德的回答超出所有人的猜想,她說,人類文明最初的標誌是我們發現了「一塊折斷之後又癒合的股骨」。

米德進一步解釋說——

大腿骨骨折在動物界如果被折斷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如果動物摔斷大腿,這其實意味著死亡,因為它無法逃避危險、不能去河邊喝水或狩獵食物,它很快會被四處遊蕩的野獸吃掉。

而癒合的股骨,則表明有人花了很長時間來照顧受傷的人——處理傷口、提供食物、保護他不受攻擊。

最後米德意味深長地總結說——從困難中幫助別人,才是文明的起點!

當我們對國外疫情幸災樂禍的時候,不要忘記我們的文明就是從互相幫助開始的。

最後,讓我們重溫那首著名的詩——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沒有誰是一座孤島,

在大海裏獨踞;

每個人都像一塊小小的泥土,

連接成整個陸地。

如果有一塊泥土被海水沖刷,

歐洲就會失去一角,

這如同一座山岬,

也如同一座莊園,

無論是你的還是你朋友的。

無論誰死了,

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

因為我包含在人類這個概念裏。

因此,

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

喪鐘為你而鳴。

閱讀原文

武漢殯儀館排了長長的隊伍,沒有哀樂,卻有刪帖

xxx

中國財政部:已投入人民幣273億元用於疫情防控,一線醫護人員每天補助人民幣300元

xxx

叫黨員都上一線的上海醫師張文宏談疫情發展:我的預測一定是對的

xxx

馬雲名列全球最偉大抗疫領袖第三位,有人批評馬雲向外國捐贈抗疫物資?中國外交部回應

xxx

2020年春節,遊戲火得一塌糊塗

xxx

新冠肺炎病毒可通過「氣溶膠」傳播,保持通風很重要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