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預告糧食危機】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微信id:jjrbwx

作者:劉慧、喬金亮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確診病例已經破百萬,讓人揪心。

有這樣一個產業,盡管平時並未受到關注,關鍵時刻卻是保障國家安全的重器。

還是這個特殊產業,只有立足自身才能確保產品安全穩定,國際貿易是買不來的。

這個安天下、穩民心的產業就是糧食生產。

一些國家因為疫情封鎖港口、限制糧食出口,導致全球糧食供應鏈亮起了紅燈,再加上時隱時現的蝗蟲災害,糧食危機論卷土重來。

這讓正逐漸走出疫情陰霾的中國人再次陷入糧食短缺的擔憂之中,一些地方甚至出現恐慌性搶購囤積糧食的現象。

那麼,我國的糧食究竟夠不夠吃呢?需要搶購囤積糧食嗎?

問題一:我國庫存稻谷和小麥夠吃一年,還有必要搶購囤糧嗎?

相關部門負責人和權威專家說,我國糧食庫存充足,稻谷和小麥庫存均能滿足1年以上的消費需求。

我國有能力有底氣應對可能到來的全球性糧食危機帶來的各種風險和挑戰,牢牢端穩中國人的飯碗,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大可不必恐慌搶購囤積糧食。

糧食夠吃,稻谷和小麥面臨去庫存的壓力

大家高度關注糧食是好事,但是一定要學會撥開迷霧看本質。

在我國全民抗擊疫情期間,消費市場基本沒有發生糧食短缺的問題,雖然一些地方出現因恐慌導致的搶購現象,但很快就得到了平息。

這是怎麼做到的呢?

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農業連年豐收、庫存充足是我國能夠應對各種危機和挑戰的重要「資本」。

首先,我國糧食實現「十六年豐」,為應對各種危機和挑戰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自2004年至今,我國糧食已經實現「十六連豐」。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確立了「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糧食安全戰略,提出了「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新糧食安全觀。

國家採取一系列富有成效的政策舉措,糧食綜合生產能力穩步提升,糧食產量連續5年穩定在6.5億噸以上,穀物自給率超過95%,稻谷和小麥兩大口糧自給率超過了100%。

2000年,國家繼續在小麥主產區和稻谷主產區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為糧食再獲豐收提供政策保障。

特別是今年將南方秈稻最低收購價格每斤提高0.01元,以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恢復雙季稻,確保全年糧食產量穩定,在國家政策支持下,我國主產區早稻面積將會增加。

其次,糧食庫存充足成為糧食市場穩定的「穩壓器」。

我國糧庫遍佈全國各地,糧食庫存主要包括政府儲備、政策性糧食和企業周轉庫存。

經過多年發展,我國已經形成了中央儲備和地方儲備協同運作、政府儲備和企業庫存互為補充的糧食庫存體系,糧食庫存處於歷史高位。

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具體而言,政府儲備包括中央儲備糧、地方儲備糧和成品糧油儲備。

中央儲備糧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壓艙石」,宜存率達到98%以上;地方儲備糧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第一道防線」。

糧食主產區儲備規模保持3個月的銷量,糧食主銷區保持6個月的銷量,糧食產銷平衡區保持4個半月的銷量。

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儲備品種結構中,小麥和稻谷等口糧品種比例超過70%。

大中城市還建立了滿足市場供應10天至15天的成品糧油儲備。

除政府儲備外,2004年以來,我國連續多年對稻谷、小麥實行最低收購價收購政策。

目前,政策性糧食庫存創歷史新高,主產區普遍庫存壓力大。

從今年情況看,夏糧收購面臨一定倉容壓力。

此外,多元市場主體建立了用於正常生產經營的商業庫存。

總的來看,我國庫存的糧食足夠多,稻谷和小麥庫存均能滿足1年以上的消費需求。

具體來看,我國稻谷連續多年產大於需,階段性過剩特徵明顯。

2019年我國稻谷產量2.096億噸,預計年度結餘1430萬噸,連續多年結餘。

小麥供求平衡有餘,連續7年產大於需。

2019年我國小麥產量1.34億噸,預計年度結餘1400萬噸,同比增加870萬噸。

總而言之,我國糧食夠吃。

這下大家可以放心了吧。

而且,我國稻谷和小麥不僅夠吃,因為庫存糧食太多,還面臨著去庫存的壓力。

目前一些糧食出口國採取限制出口的措施,可能會加劇國際市場糧食價格的波動,但對目前我國糧食市場的影響不大,可能還有利於消化不合理糧食庫存,減輕國內部分糧食品種庫存壓力。

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問題二:糧食夠吃,為什麼還要進口呢?

進口調劑餘缺,我國大米出口多於進口

適度進口是我國新的國家糧食安全戰略的重要內涵。

近年來,我國積極發展糧食國際貿易,已經成為世界上重要的糧食進口國,每年還要進口超過1億噸的糧食。

糧食夠吃,為什麼還要進口呢?

中國農業大學經管學院教授李軍認為,我國存在結構性短缺問題,有效供給不足,如優質小麥和大米供給不足,玉米存在產需缺口,大豆自給率不足20%。

需要通過進口調劑餘缺,優化供給結構,從更高層次上提升國家糧食安全的整體水平。

從品種看,我國小麥和大米進口量很少,以2019年為例,小麥進口348.8萬噸,大米進口254.6萬噸,大米和小麥全年進口量僅占當年產量的1.8%和2.3%,即使不進口也不影響國內口糧供應。

因此,一些國家限制糧食出口對我國影響不大。

我國進口的糧食品種主要是飼料糧和大豆。

玉米是三大主糧之一,也是主要的飼料糧之一。

2019年我國進口玉米479.3萬噸,同比增36.0%;與此同時,大麥、高粱、玉米酒糟(DDGS)和木薯等玉米替代品進口均有所下降。

大豆是我國進口的主要農產品,大豆進口量占農產品總進口量的70%多,是食用植物油和蛋白飼料的主要原料。

大豆是一些糧食生產大國刺激經濟發展的重,農產品,有著較強的出口意願,目前還沒有成為這些國家限制出口的農產品。

這里需要加以關注的是,我國在進口糧食的同時,也出口糧食,糧食進口量大於出口量,屬於糧食純淨口國。

2019年,中國穀物進口1791.8萬噸,出口323.6萬噸。

其中,小麥出口31.3萬噸,大米出口274.8萬噸,玉米出口2.6萬噸。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2019年我國大米出口多於進口20多萬噸,成為大米淨出口國。

三大主糧也不是想進口多少就進口多少。

根據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承諾,2004年至今,我國對小麥、稻谷和玉米實行進口配額管理制度。

其中,小麥進口配額963.6萬噸;玉米進口配額720萬噸;大米進口配額532萬噸,其中長粒米266萬噸、中短粒米266萬噸,17年來年來進口配額一直保持不變。

從2019年進口來看,小麥、大米和玉米進口量都在國家規定的進口配額之內。

李軍認為,有關部門還應該加強糧食進出口的監測和管理,嚴厲打擊走私,規範市場秩序,為國內相關產業發展創造有利條件。

我國不斷拓展大豆進口多元化進口渠道,不能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確保供應安全。

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問題三:面對可能到來的糧食危機,我國怎麼辦呢?

加強國際合作,提高應對糧食危機能力

糧食安天下安,糧價穩百價穩。

這個道理誰都明白。

然而,在一個國內外市場深度融合的全球化時代,一些國家限制糧食出口阻礙了糧食供應鏈的正常運轉,引發期貨市場糧食品種價格上漲,國內糧價上漲預期強烈。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合理的糧食價格波動屬於正常現象,沒有必要大驚小怪。

但是,糧食是一種特殊的農產品,具有公共物品屬性、商品屬性、金融屬性、能源屬性以及政治和外交屬性等多重屬性。

特別是糧食金融化,與疫情、乾旱等因素交織在一起,不斷衝擊糧食市場,導致全球性糧食危機頻繁發生,糧食價格暴漲,一些人因為買不起糧食而在饑餓線上掙扎。

記憶中的2008年那場席卷全球的糧食危機中,國際市場糧價年平均波動幅度超過40%,導致30多個國家出現糧荒甚至引發社會動蕩,8億多人在饑餓線上掙扎。

面對可能到來的糧食危機,我國怎麼辦呢?

首先,我國除了有充足的糧食庫存確保人民有飯吃,還有著豐富的應對各種糧食危機的經驗。

我國是一個幅員遼闊、災害頻發的大國,外部發展環境錯綜複雜,糧食安全風險挑戰多,應急任務重。

我國經歷過2003年非典、2008年南方冰雪災害和汶川地震等重大公共衛生事件和自然災害的重重考驗,經歷過國際市場幾次「過山車」式的糧價大幅波動。

特別是面對2008年世界糧食危機,中國糧食市場巋然不動、應對從容,成為全球糧食市場的「安全島」。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我國再次成功化解了全國交通封鎖環境下糧食供應的問題,確保糧油市場供應不脫銷、不斷檔,國內糧油市場平穩有序運行。

其次,在地球村里,人類是一個命運共同體體,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獨善其身。

疫情當前,各國必須同舟共濟,採取負責任行動,加強糧食安全。

令各國感到欣慰的是,糧農組織總幹事屈冬玉、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日前發表聯合聲明:

「呼籲各國加強國際合作,在實施封鎖管控以應對疫情期間,必須想方設法維護糧食供應鏈的正常運轉。」

此舉將有助於預防國際上一連串限制出口舉措對糧食供應可能產生的不利影響,避免對全球貿易和糧食安全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

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問題四:糧食生產穩不穩?

作為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糧食生產穩不穩,不僅全國人民關心,也備受世界矚目。

在全球疫情爆發的大背景下,聯合國糧農組織呼籲各國加強應對疫情帶來的影響,中國糧食生產是否會受到疫情衝擊?在我國春耕生產正在有序推進之時,經濟日報記者採訪了有關專家和市場主體。

連年豐收基礎穩

毫不誇張地說,糧食生產戰略亦是對國家治理能力的考量。

中國政府始終對糧食安全有清醒認識:糧食安全歷來是治國安邦的首要之務。

世界上真正強大、沒有軟肋的國家,都是能確保自己糧食安全的國家。

決不能因為當前糧食供求寬裕,就簡單地認為今後糧食安全可以高枕無憂;決不能因為國際市場糧價一時下滑,就簡單地以為可以靠買糧吃過日子。

要始終保持戰略定力,時刻繃緊確保國家糧食安全這根弦。

「2004年起,我國糧食生產實現了16連豐,連續5年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增產幅度最大的時期。」

中國社科院農村所產業經濟室主任劉長全說,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提出國家糧食安全新戰略,從農業補貼、水利設施、轉移支付等多方面,加強對糧食生產支持和保護。

2019年,全國糧食總產量13277億斤,創歷史最高水平;人均糧食占有量474公斤,超過了國際公認的安全線。

穩糧食關鍵在於穩面積。

農民種什麼,取決於效益。

近年來,各地發揮價格的指揮棒作用,打出了政策組織拳,確保糧食播種面積穩定。

發揮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的作用,積極開展代耕代種、土地托管等社會化服務,降低生產成本;運用金融保險的力量,推進小麥、玉米和大米三大主糧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減輕自然風險壓力。

糧食主產區種植面積穩定,產量就穩定。

農業農村部小麥專家指導組顧問、河南農業大學教授郭天財連日來一直在小麥主產區的田間奔波。

他說,河南是小麥生產第一大省,近年來,小麥單產持續提高。

河南開展小麥整建制高產創建,從統一良種、肥水管理到病蟲防控、機械收獲,逐步推行標準化生產。

如今,中國人每吃4個饅頭,有1個來自河南。

商品糧基地穩定,調出量就有保障。

黑龍江農墾總局局長王守聰長期在農墾系統工作。

他介紹,農墾系統擁有耕地近1億畝,糧食的可調出量驚人,成為握在國家手里的「一把米」。

昔日北大荒已變身北大倉,田成方、路成網、林成行,肥沃黑土上農機縱橫。

僅黑龍江農墾年產的糧食就足夠京津滬渝四大直轄市約1億人一年的口糧。

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著眼當前產量穩

越是面對挑戰,越要抓好糧食。今年以來,中央多次強調抓好春耕生產的重要性,推動解決春耕面臨的農資供應不暢問題。

「疫情初期,部分地區的農資流通面臨一些困難。當前,農資重點企業復工率和農資門店營業率均已達常年水平,春耕生產的種子農藥化肥有充足保障。」農業農村部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管司副司長黃修柱說。

再有不到兩個月,夏糧就將迎來大面積收獲。

農業農村部種植業司副司長劉莉華說,今年氣溫偏高,小麥生育期比往年提前一周。

目前,長勢好於上年和常年,一二類苗比例87.2%,比上年提高3.5個百分點。

總體看,春季田管到位,土壤墑情充足,夏糧豐收很有基礎。

目前,春耕春播已經從南到北陸續展開。

截至3月26日,全國春播糧食7480多萬畝,進度同比快了0.6個百分點。

早稻育秧已近七成,栽插1600多萬畝,育秧進度快了1.6個百分點,栽插進度快2.9個百分點。

春播糧食面積占全年面積一半以上,東北4省區春播面積又占全國春播總面積的一半。

調度顯示,東北4省區春播意向面積穩中略增,春播墑情好。

4月份,全國進入機耕機播的作業高峰,投入春耕的農機具總量預計超過2000萬台套。

此時的江西省贛州市定南縣長橋村,村民餘鴻勝在秧田里機播,旁邊是旋耕機在犁田。

「去年種了57畝水稻,今年我們擴大到150畝,爭取都種上雙季稻。」餘鴻勝說,「為做好春播,縣里協調解決耕地流轉、融資貸款等難題。有了政府的扶持,我對豐收充滿信心。」

農業農村部種植業司司長潘文博說,雙季稻面積占稻谷的近1/3,恢復雙季稻最關鍵是增加早稻。

今年國家加大對早稻生產支持力度,早秈稻和中晚秈稻最低收購價有所提高,農業農村部會同財政部統籌整合農業項目資金36.7億元。

各地出台了相關扶持政策,積極推動早稻面積恢復。

疫情之下,中國能否確保糧食安全?

未來產能提升穩

有幾組數字,構成了大國糧倉的「密碼」:18億畝,是耕地紅線,實行占補平衡,嚴防死守。

15.46億畝,是永久基本農田數量,對其實施特殊保護,確保數量不減少、質量不下降。

10.58億畝,是劃定的糧食生產功能區和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要實現上圖入庫、到村到戶。

這是農業農村部新聞發言人廣德福透露的「秘密」。

要確保當期,更要謀劃長遠。

對糧食產能的培育顯示出中國人的智慧。

隨著人口增加、城鎮化推進,糧食需求將呈剛性增長,確保糧食安全是個永恒的話題。

糧食安全,根本在耕地,出路在科技。

「藏糧於地、藏糧於技」,軟硬件同時發力將更長期地決定農業生產率和土地產出率。

今天的耕地就是明天的飯碗。

依托高標準農田建設,許多昔日的「鬥笠田」 「望天田」變成了阡陌縱橫的「萬畝田」「噸糧田」。

據中國科學院評估,耕地質量每提升一至二個等級,糧食產能平均提高10%到20%。

在嚴重氣象災害年份,高標準農田項目區糧食產能穩定性水平要明顯高於非項目區。

高標準農田只是「藏糧於地」的一部分。

在耕地穩固的情況下,繼續提高單產的關鍵是,讓農業插上科技的翅膀。

農業農村部科技教育司司長廖西元告訴經濟日報記者,我國持續推進農業科技進步,大力發展現代種業,推進農機化轉型升級,推廣先進適用技術。

目前,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已達59.2%,農作物綜合機械化率已超70%,主要農作物自主選育品種達95%以上。

袁隆平和超級雜交水稻、李振聲和遠緣雜交小麥、李登海和緊湊型雜交玉米……

近年來,中國人依靠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培育出一批國際領先的品種,推動全國主要農作物品種更新了5至6次,每次更新都增產10%以上。

在廣袤農田,他們屢次創造了糧食生產的新高度。

截至目前,全國選育農作物品種4萬多個,申請植物新品種保護達到2.7萬個,位居世界第一。

中國糧食生產的安全穩定,也將為維護世界糧食安全、促進共同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被刪熱文 / 我是紅燒公主,離滬之後發誓燒完世界上所有的西葫蘆

xxx

在中國,如果從3歲開始準備,幾歲可以當上奧運冠軍?

xxx

中國官方公布2021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上海、北京、浙江位列前三

xxx

中國多所學校發布通知,家長沒打疫苗,孩子暫緩入學。輿論抨擊呼籲叫停

xxx

廣東小伙子創作「核酸檢測上河圖」

xxx

越南報告變異毒株混合體,能在空氣中迅速傳播。鴻海在越南工廠即將恢復生產

xxx